今天是:2018年06月20日   
  
回忆在路东地区的受降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0 17:01
回忆在路东地区的受降
 
黄 克
 
    1945年初,东莞塘厦、樟木头、石马、约场等乡先后成立抗日民主乡政府和各种群众组织及抗日自卫队。1945年春在清溪召开有清溪、塘厦、塘沥、凤岗、樟木头、石马、约场7个乡政府选出的和各个乡的群众团体选出的代表参加的路东新三区群众代表大会。民主选举张松鹤为区长。新三区抗日民主区政府成立后主要任务有:一是进一步发动和组织群众,支持和参加抗日战争,保卫和巩固根据地;二是进行减租减息、退租退息;三是拥军优抗,征收抗日公粮和收税;四是组织领导群众生产建设和文化教育建设。后来上级指示要实行一元化领导,要我兼任路东新三区区委书记。
    1945年7月初,苏平来接替我的工作,我调中共路东县委任组织部长。当时,县委书记蓝造,宣传部长兼政权部长叶锋,武装部长蔡子培,民运部长黄坚。路东行政委员会主任叶锋,成立路东抗日自卫总队,总队长叶锋兼任,副总队长蔡子培。统率路东抗日自卫队。我上任不久就到新四区桥头、谢岗一带检查指导减租减息、退租退息工作。8月中旬在桥头得知日本无条件投降。当时群众情绪非常高涨。8月中旬要我回来到江南指挥政治部任组织科长。9月下旬,江南指挥部参谋长高健找我谈话,说我对清塘区情况熟悉,有利于坚持斗争,要我回到二大队任政委,与苏平对调,苏平回去任组织科长。后来蔡子培也回来任大队长。不久成立路东第三战线(一个区作为一条战线),蔡子培任指挥员,张军任副指挥员,我任政委。第三战线统率新三区所有武装。
    1945年9月底,东纵司令部、政治部授命我和蔡子培两人到樟木头和日军谈判受降问题,并派敌工科长林展带了两名日本反战同盟盟员(其中一名是台湾籍人,会讲普通话,不需要翻译),来到苦草洞我们大队部,共同研究如何进樟木头和日军谈判受降问题。方案预定后,林展回司令部了,我们大队转移到石马古坑村。开始先派一名白皮红心的伪保长带领那两名日本反战同盟盟员到樟木头与日军沟通,经过两天沟通后,约好在一个下午我和蔡子培带着两名盟员进樟木头与日军谈判。经过两个下午谈判,他们同意秘密给我们一批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并约好交接地点。第一批在一天下午3时许他们派了一辆卡车装了一车军毯、布匹等物资,由我带了几个人押车运到清溪柏朗村,再由群众运到司令部去。第二批在一个晚上八时许,他们运了两卡车武器弹药等,沿惠樟公路惠州方向开来,在一个荔枝园旁边,我和蔡子培带着部队和群众,早在那里等候,他们把武器弹药卸下,交接完毕,他们开车回去了。我们将这批武器弹药先运回古坑村。这批武器计有迫击炮4门,轻重机枪25挺,步枪100余支,弹药一批。第三天我率部队和群众走山路,经线鸡头、苦草洞将它运回惠阳县南坑村东纵司令部。当时曾生司令员见到这批武器弹药,很高兴地对我说,部队成立以来从未缴获过这么多武器。
 
    说明:蔡子培在《东莞党史》1995年第三期发表《路东受降记》一文,说我当时还未到路东,还说他带领我的一个大队,洋坳那边还有两个大队,还动员石马、樟木头、洋坳的民兵、老百姓一齐起来,全民出动,大做声势攻打山猪棚和养贤学校据点的日军,有10多个日军到樟木头投降。这与当时事实不符。我当年看到此文后,即打电话,向他提出质疑,他承认记忆错了,说要更正。作者已去世了,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我必须澄清这一事实。
 
    (作者是原东江纵队第二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离休前任广州军区后勤部直属供应部副政治委员)
 
(载《东莞抗日实录》,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年版)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