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0月17日   
  
横扫莞太线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0 17:01
横扫莞太线
 
黄布 李征
 
夜袭官涌坳
    1945年5月初,苏联军队攻克德国柏林,迫使法西斯德国无条件投降。与此同时,意大利人民发动起义,解放了意大利,欧洲人民的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了伟大胜利。1945年7月26日,美、英、中三国发表了《波茨坦公告》,促令日本无条件投降。至此,抗日战争已处于最后阶段。
    但是,日本帝国主义拒不接受《波茨坦公告》,仍然企图盘踞中国领土继续进行顽抗。华南地区的情况也是这样。日军在华南沿海和珠江口一带增强了兵力,除以伪军第四十五师据守东莞城、太平(虎门)一带外,又调来日军几个联队,布防于广九铁路沿线以及东莞、厚街、太平、南头、深圳等地;接着便向我根据地展开了猛烈进攻,企图消灭我军。
    8月8日,苏联对日本宣战。8月10日,延安总部发布大反攻的命令,并向日军发出最后通牒,限期投降,若负隅顽抗,即坚决消灭之。翌日,延安总部又接连发布了一系列的命令,命令各军区部队均需向本区所辖范围之敌展开猛烈反攻,占领交通要道及重要城镇,迫使敌人投降。遵照延安总部的命令,东江纵队也向日军展开了进攻。
这时,东江纵队领导机关在罗浮山,珠江纵队有一支队伍正经过宝安向北行进,准备向罗浮山集中。在此情况下,中共东(莞)宝(安)县委会在宝太线的燕村地方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由周伯明(珠江纵队参谋长)和谭天度(东宝路西行政督导处主任)率珠纵一支部队和路西的常备队等保卫宝安根据地;由黄布(第一支队支队长)和李征(第一支队政治处主任)率第一支队向莞太线主动出击,由我一支队郑珠明队袭扰宝(南头)深(圳)线。
    莞太线全长70余里,沿线各据点及水乡驻有日、伪军及护沙队共2000余人。除水乡外,计东莞城有日伪军数百名,篁村有伪军一个营,翟家村有伪军一个连,赤岭有伪军一个营,厚街有日军一个小队和伪军一个营,太平有日军几百人和伪军一个团,太平附近的官涌坳有伪军一个连,北栅有伪护沙队麦浩大队200人左右。
    我们支队在会上接受了出击莞太线日伪的光荣任务后,当即召集了大队军政干部会议,认真讨论研究了当前敌我形势和如何展开出击等问题。我们决定集中优势的兵力,打击敌人最薄弱的一环,拔除突出在我区的敌据点,威慑据守在虎门要塞的敌人。于是选择了官涌坳的伪军来“祭旗”。
    官涌坳位于太平东南方10里,是驻太平敌人的“后门”,又是连结宝太线上另一据点北栅的枢纽。坳上有两座小山岗,高约七八十米,形势较陡峭。伪军在山上构筑了鹿砦、铁刺网、堑壕等工事,并在两个山顶上放了一个连哨。为了确保初战必胜,我们在战前作了充分的准备。
    8月12日黄昏,我们率队从大迳出发。当队伍抵佛子坳的分水岭时,便暂时停止前进。支队部按原定作战计划区分了兵力,再分头前进:第三大队“猛虎”大队由政委何清率领,担任堵击驻太平方面的敌人援军,并袭击北栅伪军;我俩则带着主力“猛豹”大队继续朝官涌坳疾进。
    部队经过数十里的行军后,夜11 时许,进入了战斗位置。张法兴中队和袁康中队分别担任攻击官涌坳的左、右两个山头,12 时许开始接敌。突击队的战士们精神抖擞,把我军自制的三棱刺刀插上了枪尖,开道前进。爆破手拿着炸药和燃烧瓶,小心而勇猛地跟上。山虽不高,但很陡,难于运动,容易暴露目标。突击手们机敏地利用地形地物,避开敌人哨兵的视野,摸索着登山。
    一声巨响,打破了沉寂的夜空。张法兴中队的战士用炸药把敌人的鹿砦炸毁了。紧接着又是一声爆炸,敌人的草棚也着火了,立时火光冲天。接着,袁康中队也接上了火。与此同时,北栅方向响起了枪声,我“猛虎”大队在那里也打响了。顿时,各部队的攻击枪声,此呼彼应,狠狠地打击敌人。很快地,张法兴中队的战士们突入了敌人的阵地。敌人被这突然的袭击打得晕头转向,东撞西倒;在我英勇的战士面前,纷纷举手就擒。有少数敌军企图顽抗,立即被我们的战士刺死于刀尖之下。不到15分钟,张法兴中队就解决了战斗。
    在右面山岗上,袁康中队仍在猛烈地攻击敌人。这个山岗稍高而陡峭,加之敌人已被张法兴中队的爆炸声所惊醒,起来顽抗。指战员们十分勇猛地向敌人攻击,向敌投掷了一连串的手榴弹。有些手榴弹在敌阵爆炸了,有的从陡坡上滚下来,也有的被敌人扔回来,战士们立即把手榴弹拾起又掷回去。双方的机关枪都在吼叫。在此情况下,我们立即组织了强攻,集中机枪火力,给敌人以加倍的打击,终于把敌人逼回工事里面。战士们乘势冲上山顶,跃入敌阵,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白刃战,迅速歼灭敌人。
    在战斗过程中,北栅方面的敌人由于受到我“猛虎”大队的袭击,一直龟缩在据点里,不敢出来。太平方面的日伪军,因在夜间,怕受到我队的伏击,也不敢出动,到拂晓时才派出了“援兵”,但已经迟了。
太阳升起来了。红旗在晨风中飞舞。我们沐浴着灿烂的晨曦,押着几十名俘虏,凯旋而归。这场战斗揭开了路西军民大反攻的序幕。
斩断莞太线
    不久,支队政委兼县委书记古道同志转来东纵领导人曾生、林平、王作尧、杨康华于8月11 日向东纵各部发布的紧急命令。命令指出:日本已宣布无条件投降,我部要坚决执行延安总部朱总司令发布的命令,应立即动员全体军民,开入附近敌占据点,解除日伪武装、维持治安,镇压土匪特务的破坏活动,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我们看过这一命令后,兴奋得跳起来,当即在张家山的草坪上召开军人大会,宣读延安总部朱总司令的命令,当念到:“在广东的日军,应由你指定在广州的代表至华南抗日纵队东莞地区,接受曾生将军的命令”时,全场欢声雷动,热烈欢乎:“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朱总司令万岁!”欢呼声震荡着张家山的山谷!
    我队展开了政治攻势,向日伪军广泛宣传苏联对日宣战,东京日本当局已接受无条件投降,令日伪军立即向我队投降。可是,由于蒋介石“命令”日伪不要向我投降缴械,并且与日伪合流反共,因此日本“南支派遣军”司令部和广州汪伪政权令其所属各部“勿向共军投降”,等候国民党来受降。这样一来,莞太线各据点的日伪军,不仅不理睬我队的受降令,反而气焰嚣张,疯狂向我反扑。
    我们路西军民随即投入了如火如荼的反攻,在宝太、莞太等线出击,迫使日伪军向我投降。中共东宝县委会决定仍由我们两人率支队“猛豹”、“猛虎”两个大队,反攻莞太线。
    莞太线是敌人保护珠江航运的屏障,维系东、宝交通的动脉。8月17日,我们反攻的头一天,就斩断了敌人这条动脉。张法兴中队和莞太线特派员史明率领的部队和民兵攻进了厚街,“猛虎”大队包围了赤岭,另外一部分队伍和民兵包围了翟家村。我“猛豹”大队位于厚街和赤岭之间相机出击。
    敌人在莞太线最薄弱的一环是翟家村,他们深恐遭到官涌坳伪军被歼的命运。翟家村被包围的伪军几度企图突围逃窜,都被我们堵住。驻篁村的伪军不停地向我反扑,力图解翟家村之围,都被我们赶了回去。“猛虎”大队则狠狠地揍了赤岭伪军一顿,打得他们不敢越雷池半步,连派出的两名去莞城求援的通讯兵都被我俘虏了。
    敌人的威风是打下去了,包围圈步步紧缩。指战员展开了战场喊话,收效很大,伪军士兵停止向我打枪,气得敌军官咆哮起来,强迫伪军士兵开火。我战士针对敌人内部的矛盾,于是又喊话说:“弟兄们! 团结起来,把你们的坏军官押起来,投降有赏……”句句打中敌兵的心窝。伪军士兵又停止开枪,伪军官也不敢大声吆喝了。
    厚街方面的战斗也进展得很快。头一天,当张法兴、史明率领的队伍攻进厚街时,日、伪军仗着其优势兵力,猛力向我反扑。我队在当地群众的支援下,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战斗,构筑了临时工事,击退了日、伪军数度的反扑,向敌人步步紧逼,终于把敌人压缩到几间祠堂里去了。第二天,日、伪军力图突围,均被我队集中的火力封锁,冲不出来。
    我路西军民的反攻战斗,捷报频传。莞城郊区的民兵已把红旗插到城外的山岗上。宝深线的军民已向南头城进逼。
新基歼灭战
    夜里,我们根据一天来的情况,重新研究了整个战役形势。我们估计到敌伪军在我军政治攻势和军事打击之下,已全线动摇,驻莞太线各点的敌军已无突围的可能。这样一来,驻东莞城的敌人很可能被迫前来解救上述被围的敌人。如果我们不彻底打垮东莞城的敌援兵,被围的敌人是不会投降的。因此,我们决定先打援,然后再回头解决被围困中的敌人。据此,我们作了新的部署:除厚街、翟家村仍各用一个中队及民兵继续包围展开政治攻势外,赤岭也只留民兵监视;将“猛虎”大队和“猛豹”大队的全部主力集中起来,转到新基附近,准备给东莞城出犯之敌以歼灭性的打击。
    新基是一个好战场。它位于莞太线北段,北距莞城10余里,南距翟家村也不远。它的东、南、北面都有山岗,当中则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
    8月18日拂晓前,我们主力五个中队,已按支队部的命令进入了预定的伏击地点:一个中队挡住正面,一个中队潜伏到敌人据点篁村附近;三个中队作为突攻部队。各队抽出一挺机枪组成了火力群。指挥所设在正面小山上。等了一天,敌军没有出动。
    8月19日,继续埋伏。整个上午,战士们都伏守在各自的掩蔽所里,等待敌人的到来。但敌人一直没有露面。有些性子急躁的战士憋不住了,唠叨说:“今天白吃了,敌人哪还敢出来!”中午12 时许,太阳躲进了云层,天色突然阴沉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刻,从东莞城出动的一支日军,带着几门迫击炮,和篁村的一营伪军,沿着公路走过来了。敌人的前卫边走边用猛烈火力向公路东侧山头扫射。但我们埋伏在东山的指战员们都很沉着,突击队的战士们迅速地装上了雪亮的三棱刺刀,一个个精神抖擞地准备着冲杀。我们都以高度的耐心等待着敌人完全爬进伏击圈,然后狠狠地痛揍他们!
    敌人经过一阵火力搜索,没有发现我军半点踪影,就加快步伐前进了。他们越来越接近我们预定的打击位置,进到距离30米,20米……
    “开火!”指挥所下达命令。突然间,我军全部机关枪齐鸣,猛然撒开了火网。几百名敌人顿时乱成一团,有许多当场死在公路上,有的滚到公路两旁的水沟里。在后头押阵的日军,由于距我火力较远,惊惶一阵之后,就乱轰迫击炮。这时,天上突然下了一场倾盆大雨,狂风呼啸,雷电交加,地动山摇。枪炮声、风雨声和敌人的嚎叫声混成了一片。
    我们向敌人扫射约10分钟后,指挥所下达了冲锋令。号兵吹奏着激奋人心的冲锋号,英勇的战士们手持武器,冒着狂风暴雨,像一群猛虎下山,扑向公路。敌人的指挥官惊魂落魄,慌忙组织抵抗,但已无济于事。我“猛豹”大队长沈标(剑光)同志,奋勇当先,两名通讯员紧随着他左右勇猛冲杀,一连击毙好几个企图顽抗的敌军。“猛虎”大队的理发员郭德华也冲了出去同敌人拼刺刀,一口气挑死了几个敌人。在我们战士的迎头痛击下,敌人无法抵挡,纷纷倒下了,活着的也赶紧抛掉武器,就地跪着举手求饶。原先滚到水沟里的,则像乌龟似的爬上来举手投降。
    但在伪军后面押阵的日军,仍然占据着新基茶亭,用重机枪向我方射击,沈标同志一面令一中队长麦容留少数人,继续捉拿向我投降的伪军和收缴武器,一面令部队迅速在公路右侧小村前集中,消灭据守茶亭的日军。正当沈标向部队作简短动员时,日军发来的炮弹,刚好落在他的跟前,他当场负重伤;在他身后的两名通讯员和理发员郭德华也当场光荣牺牲。
    雨渐渐小了。这时,我们潜伏在篁村方向的祁和中队,已楔入敌据点附近,威胁到日军的炮兵阵地。这时,敌炮兵和占领新基茶亭的日军,发觉自己即将面临覆灭的命运,立刻把重机枪脚架、炮弹等扔下水里,慌慌张张地放了一顿炮,就狼狈地逃回东莞城去了。
就这样,我们痛快地歼灭了伪四十五师一个营,并杀伤了一批日军。我勇敢果断的“猛豹”大队长沈标同志负了重伤,经抢救无效,不久就壮烈牺牲了。
    新基战斗后,我们立即写了一封招降书,派两名被俘的伪军,往翟家村敌据点送去。不久,翟家村的伪军在碉堡上竖起了白旗,派来代表表示无条件投降。这样,我们不费半颗枪弹,解放了翟家村,受降伪军一个连。
    我们再乘胜扩大战果,准备解决驻厚街的敌人。经过前两天的打击,敌人已非常动摇。日军小队在前两天配合伪军突围失败之后,见势不妙,在当天夜里就背着伪军,悄悄地坐船逃跑了。第二天天明时,伪军见不到半个日军的影子,吓得魂飞魄散,也在晚上从水路狼狈地逃窜了。沦陷七年之久的厚街即告解放。
赤岭受降
    新基歼灭战彻底粉碎了敌伪增援解围的企图,断绝了被围敌人固守待援的一切希望。我们全体指战员越战越勇,不顾连日作战的疲劳,立即投入了新的战斗,把赤岭的伪军一个营紧紧地包围了。与此同时,我们进行了新的政治攻势,写了一份通牒,着一名俘虏送往赤岭伪军营,命令其无条件投降,并同时充分作好进击的准备。
敌人收到通牒之后,仍然固守着据点,既不投降,又不答复,既不打枪,也不还击。我们估计敌人可能正在研究对策。
    为向敌人施加更大的压力,我进击部队以小组为单位,白日接近敌人,展开单枪特等射手的狙击。这一行动收到很大效果,据守赤岭山岗工事的敌人,在我特等射手的狙击下,都龟缩在里面,不敢露出半点形影。
    一天下午,我们的战士向山岗上敌工事射击,一枪打着了敌工事里的草棚,立时浓烟冲天,烈焰腾空,迸发出几响猛烈爆炸声。一瞬间,草棚化为灰烬。后来才知道,这是打中了敌人放在草棚内的迫击炮药包引起炮弹爆炸。但是敌人仍然没有向我投降的表示。为了更进一步逼迫敌人投降,入夜后,我们组织逼近作业。何清同志率祁兴、黎明等队的战士,在叶屋村我方村长和群众的协助下,迅速地把作业线推进到赤岭村前,距敌只有几十米,紧缩了包围圈,接着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并利用在翟家村向我投降的伪军连长在阵前喊话。
    翌日清晨,敌人仍未投降,许多同志已经忍耐不住了,纷纷要求实行总攻击。我们估计敌人此时已经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仍决定暂不总攻,并临时撤去南面之围,以便于掌握敌军动态。
中午时分,我们进驻厚街的工作人员,带了一名商人模样的人到指挥所来。此人身穿黑胶绸衣,约40左右年纪,神色紧张,见到我们后,赶紧点头哈腰,说:“报告长官,我是赤岭驻军的副官,代表敝营营长王铁汉前来接洽投降事宜。贵军包围得太紧了,我们想出来接洽都出不来……”
    “你们应该打着白旗出来投降嘛!”我们严正地对他说。
    他见我们态度强硬,又说:“敝营王营长提出请求给予几天的时间考虑,这样宽限几天,我们以后好对上司交代。”
    显然,敌人仍在打鬼主意,既怕被歼,又想待援解围。我们立即揭破其诡计,严正指出他们卖国殃民的罪行,只有低头认罪,向人民投降,才有出路,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伪副官见钻不到空子,只好低声下气地连声说:“是!是!是!我保证把长官的训示,转达给王营长。务请贵军不要立刻进攻,待王营长同各连长商量答复。”我们当即斩钉截铁地说:“限令你们于明日12 时以前向我投降,决不拖延。你们应立即派出全权代表前来谈判向我军投降的细则。”伪副官唯唯诺诺,匆匆地离开了我们的指挥所。
    伪副官走后,我们便在赤岭叶屋村乡政府设立了一个会场,准备伪军代表前来谈判向我投降时用。与此同时,我们更加严密地包围,并加强对东莞城方向的警戒,以防止意外。当天晚上8时左右,两个伪连长作为全权代表与我谈判投降来了。谈判过程很简单,我们给他们讲一番劝降的话,除重申日间所定期限和条件外,要伪军即晚撤回全部警戒,把全部人员、武器清册送来;于明天拂晓前,要全部集中出营投降。最后,伪军代表要求我方派一名代表与伪营长面谈。我们研究后,决定派陈化同志为代表,到伪营去促降。
    不久,伪军正式决定向我无条件投降。8月22 日拂晓5时许,伪营长王铁汉率领四名连长首先前来投降,其余全部伪军列队于伪营前候命接收,武器即行清点。这次缴获有重机枪2挺,八二迫击炮2门,长短枪135支;投降官兵共166名。
    就这样,莞太线战役前后共打了10天,连战皆捷,共歼灭伪四十五师两个营又两个连,杀伤一批日军,解放了莞太沿线多年来深受苦难的人民,震动了莞城、太平和宝安城的敌人,为解放全东莞、宝安地区创造了有利形势。不久之后,宝安县伪政府亦向我军政领导机关投降。红旗飘扬在宝安城头了。
    (黄布是原东江纵队第一支队支队长,离休前任广东省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李征是原东江纵队第六支队第四团政治委员,离休前任中共广州市委文教政治部副主任)
 
(载《南北征战录》,广东经济出版社1998年版)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