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8月18日   
  
梅塘之战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1 09:01
梅塘之战
 
黄 业
 
晨曦中突然发现敌情
    东江纵队在1943年12 月2日宣布正式成立后,东江人民群众受到极大的鼓舞,抗日根据地得到很大的发展,部队开展了杀敌竞赛和扩军竞赛运动,指战员情绪高涨,斗志昂扬。这时纵队由梁鸿钧、王作尧、杨康华组成东宝地区指挥部,王作尧是东江纵队副司令员,杨康华是政治部主任,梁鸿钧原是东纵成立前的军事指挥负责人。现在就住在这梅塘的龙见田村,集中了在东莞活动的由邬强、卢伟如指挥的第三大队,由黄布和我指挥的东莞大队的第一中队,以及原在宝安活动的彭沃、卢伟良、陈一民指挥的第五大队,共700人。除彭大队驻附近距龙见田村约五公里的长山外,其他的部队都随指挥部驻龙见田、田心附近村庄,原来计划在这里开会研究部队整训的问题,准备当天就开会的。
    5月,是南方的黄金季节。东莞的原野广袤的稻田一片嫩绿,荔枝结果累累,呈现出丰收年景。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更在妆点着这解放了的村庄。这天,晨曦初照,万里无云,东面大山的山峰放出彩霞,村子里的乡亲们都牵着哞哞叫的壮实的水牛准备下地了。久经艰苦战斗生活锻炼的指挥部领导同志们都跟着部队早早起来了。精力充沛的王作尧,是最早走出村子门边的一个。这时,他聚精会神地在望着前面朦胧的群山,好像发现什么似的。
    “怎么搞的?”王作尧自言自语说。
     正好在这时,梁鸿钧、杨康华、邬强也都不约而同地来了。
    “啊,你们都来了,来得很好,你们看!”王作尧指着远山向着大家说。
    “是敌人,看,越来越多了!”杨康华说。这时对面远山的棱线上若隐若现已站满人了。
    “奇怪,我们上下流洞的人,哪里去了?为什么没有报告敌情!”邬强说。这上下流洞,是樟木头进来必经之路,我们派出去的武工队是有侦察和警戒任务的。
    原来,在黄猄坑战斗我军给伪军李益荣团以致命的打击以后,驻樟木头、大朗之敌已存心报复,同时也急于要解除我游击队对其交通命脉广九铁路的威胁,因而蓄谋布置这一次对梅塘我军指挥机关的奔袭。敌军加藤大队长费尽心思,采取秘密集结部队的办法,表面上樟木头、大朗铁路线的日军,一如平常,只是几个碉堡住有一些武装分队,没精打采地在那里站岗,街道上也是冷清清的,入夜后营区更是一片漆黑。连我们派出去的情报侦察人员,也报来敌情无异常变化的信息。国民党军队在铁路线上和我方有合作关系的情报人员也送来同样的消息。这样,我们就被蒙骗了。实际情况是,加藤大队秘密从铁路线上大朗、横沥、石龙等处调来了两个中队和一个炮兵分队,以及一些伪军,约400多人,偷偷地绕过上下流洞等我军活动地区,突然袭击我梅塘指挥部,以使我军措手不及。日军这一着,也确是很毒辣的。
马山争夺战
    “今天不开会了,立即准备战斗!……”王作尧顿即下达战斗部署。
    天大亮了,太阳升出到山峰上,敌人气势汹汹地分成三路直向马山扑来,枪炮声很密,响彻山野。我方根据指挥部的命令,由三大队独立中队夺占马山,没有命令不得后撤。这个独立中队有80多名战斗员,是战斗力较强的连队,中队长黎汉威是广西人,作战勇敢,有指挥战斗的经验。政治委员李中又名钟若潮,是从泰国回来参加东江纵队的华侨爱国青年,在政治工作上、军事指挥上都表现突出。他与医生周昆同志结婚才三天。现在为了战斗的需要,为了执行这紧急的重要的战斗任务,他丝毫也没有留恋,义无反顾地带领着队伍走在前面,鼓励着同志们夺占山顶,杀敌立功。
    争夺马山这制高点,是这场战斗的重要关键。我方先占了,可以变被动为主动,可以阻止来敌在山脚下,便于我方机动和反击;如果被敌方先行占领,他们依靠兵力和火力的优势,就会陷我方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乃至有被击败的危险。我们执行争夺马山任务的同志们,都知道这个重要性,一接到命令,个个都迈开两条腿,拼命往上跑。
    独立中队第一小队有32人枪,小队长袁康是东莞温塘农村青年,20岁左右,高大、结实、勇敢,他现在走在前头指挥着自己的小队,忙向后面招手:“快上,同志们快上!”邬强大队长给他的任务是占领马山东面的马头,这是马山也是附近最高的山峰。袁康小队一口气爬上了这100多米的马山山顶,并前出到前沿便于发挥火力的阵地。袁康急忙命令同志们占领有利地形地物,俯瞰山下,准备向上来之敌射击,不给一个敌人爬上来。
    也正好差不多在这个时候,敌人也从山头北面的相反方向上来了。双方赛跑似的,只差数十米就要到山顶。
    袁康指挥自己的小队,用手榴弹、步枪、机枪的密集火力,对准就在眼前的凶恶的敌人一齐扫去,打得敌人死的死、伤的伤,连滚带爬退了下去。这时,二小队上来了,控制了马头山顶的制高点,黎汉威、李中亲自在这里指挥,其他分队控制着马尾,与马头前沿的战斗互相呼应。同志们更加信心百倍,斗志昂扬,居高临下,直往下面敌人进行射击。
    这时,敌人的火炮也向山头上密集射来,还不时使用了野战炮枪榴弹,掩护其向上冲击的部队。这时太阳已经升空,在烈日下,这炮火显得特别耀眼,把山上泥土石块都翻起来了,大大小小的松树一株株被折断,附近石岩里的崖鹰,林子里的白鹤、黄雀受惊乱飞,在茅草篷中睡觉的黄猄、野猪也到处奔跑。
    黎中队长、李政委和战友们,几乎每一个人身上都盖上了泥沙,泥人似的,有的被掀起的石头砸破了皮,或被打断的树枝打伤,鲜血直流,但他们顾不了这么多,抹干净手中武器,继续向冲上来的敌人进行射击,牢牢地坚守着阵地。
    就在独立中队勇攀马山的时候,在龙见田村东侧的指挥部也紧急部署部队展开战斗。
    第三大队的二、三中队在马山西侧高地上占领阵地,直接支援山上独立中队的战斗;东莞大队第一中队占领龙见田村西南侧,监视和警戒铁路方面可能增援之敌。枪声就是号令,驻长山口的第五大队,立即增援,占领长山口大顶山,从北面直接以火力侧击上山之敌。与此同时,长山口、梅塘地区的民兵队伍,也纷纷出动,紧密地配合部队作战。长山口60多岁的民兵队长叶常伯,带着民兵把土炮都抬到阵地上来了,在大顶山、黄牛埔和部队在一起战斗,增强了部队的火力,壮大了部队的声势。
    到了上午8时多,我方的部队,已形成了从东、西、南三面对敌的半月形包围态势。我们坚守马山的独立中队得到左右两侧的有力配合,侧翼有了保障,不让敌人集中全力来攻击马山,减轻我坚守马山部队的压力,给敌人以重创。
    但是加藤还不死心,没有放弃对马山的争夺。他很明白,不把马山拿下,他精心策划的这场奔袭战就化成泡影,就要失败。因此,战斗到上午10时多,他组织第三次冲击马山,使用更多的炮弹,向马山顶峰倾泻,马山的茅草被炮火引燃冒起的白烟,与敌人施放的烟幕混在一起,笼罩着马山周围。我守马山的部队没有什么掩体,在这种情况下,伤亡很大,32人的第一小队,除三个人没有受伤外,其他都英勇牺牲或负了伤。袁康小队长,大腿被炮弹削去一块肉,流血过多,晕厥滚下洼地里。马山顶上的中队部和第二小队遭到敌人反复密集轰击,在黎汉威、李中的指挥下,仍坚持在射击位置上,和前面第一小队紧密配合作战。就在这时,一颗炮弹飞来,落在李中附近爆炸,李中不幸被击中当场牺牲,黎汉威也负了伤。
    敌人在炮兵的掩护下,正分路从东西两面合击我守山部队,在这危急关头,邬强大队长亲自跑到马山前沿阵地,布置撤出马头,迅速在两侧部队火力的掩护下,集中到马尾坚守。这样既可脱出包围,又可减轻敌人炮火的威胁。敌人虽占马头,但要冲占马尾,也已无能为力了。
    从拂晓一直打到下午3时左右,马山阵地仍在我军的手中。
黄昏,敌人悄悄逃遁
    遇事冷静沉着的邬强,在第三大队前沿阵地,认真观察了敌我双方的情况。他回到指挥部,即向王作尧、梁鸿钧、杨康华简单汇报了前面的情况,他说,敌人的攻势已经减弱,现在他们是进退两难,我们仍应坚守马山尾部,和敌人对峙,继续吸引敌人主力,其他包围敌人的部队则不让敌人逃脱,待到黄昏出击歼敌。指挥部同意他的意见,当即把这个部署传达到各个部队。
    阵地上虽然比上午沉静,但敌人还不断组织冲击我守马尾的部队,冷枪冷炮不停。
    我方乘机调整部署。卫生员周洁冰到阵地上去处理伤员,周昆沉痛地与李中以及牺牲的战友告别,随后也去参加救护伤员。部队争取时间吃饭休息,准备黄昏歼敌。
    下午5时左右,太阳西坠,接近黄昏时,敌人猛烈炮击我马山和附近阵地,而且越来越密,造成向我进攻的假象。这是加藤为自己扮演的“金蝉脱壳”之计。接着,他便带着残兵抄山里羊肠小路,悄悄溜走了。
    这次加藤真的伤透了心,偷鸡不成蚀了一把米。他偷袭我指挥部不成,反而伤亡百余人,吃了个大败仗,丢盔弃甲地逃遁。他垂头丧气,骑着那疲惫不堪的战马,一路上沮丧懊悔,感到惭愧,回到樟木头营房,他就剖腹自杀了。
梅塘战斗正是一个侵略者可耻下场的写照!
    (作者是原东江纵队第四、第五支队政治委员,离休前任广东省军区副司令员)
 
(载《南北征战录》,广东经济出版社1998年版)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