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1月15日   
  
击毙日陆军少将的经过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1 09:01
击毙日陆军少将的经过
 
赵 球
 
    自从日军攻陷香港后,1943年日军又打通广九铁路。日军就以广州和香港为基地,来支持已经陷入困境的太平洋战争。但是日军表面上虽然打通广九铁路,却从未有效控制住铁路,其中以谢阳光为大队长,卢克敏为政委的“东纵”铁东大队,经常活动在广九铁路石龙至樟木头以东,东江河以南的石排、企石一带。我就是当年铁东大队的一名“小鬼”。我们扎根在人民中,敌情消息来源广泛,又经常化装到广九铁路沿线侦察搜集情报,善于抓住时机,经常去袭击和伏击日伪军,日伪军在据点上时刻有挨打可能。当然日军也经常组织兵力,在广九铁路大“扫荡”,日军每进行一次“扫荡”就要对一些村民进行无辜的“烧杀”。日军的残酷,更激发人民的愤怒!有压迫就有反抗。铁东大队就是在这种环境发展壮大的。在当时,日军所控制的广九铁路这条交通大动脉处于半瘫痪状态,日伪军平时只能龟缩在据点内。
    1944年夏季的某天早上,驻地村民报告,日军一架飞机因机械故障,降落在靠近东莞桥头镇的潼湖边。铁东大队当时分别住在桥头圩的邓屋、李屋和朗厦,谢、卢两位大队领导,命令黄球小队长带人去侦察。黄球是位不负众望的小队长,他打过很多仗,又常带队深入日伪据点,进行侦察、伏击、袭击,为了完成任务,他敢去“虎口拔牙”。当即,黄球带领陈志安、我和另一位姓黄的同志,各身怀手枪出发。当我们4人走出桥头圩时,群众就指点着8名日军逃跑的方向。我们走上前面一看,日军距离约500米,正沿着桥头企石的一条无名河涌东岸堤基行走,他们扛着从飞机拆下的两挺机枪,有人背着公文袋和佩着指挥刀,一字形大摇大摆地走着,根本没有想到此时有人会袭击他们。带领我们负责侦察任务的黄球,在日军将要走脱的情况下,当机立断地命令我们3人,要牵制住日军,绝不让其轻易地逃脱。我们同时抵近日军,在接近100米处,命令他们放下武器投降。日军立即卧倒,用手枪向我们4人射击,我们也卧倒和日军对射。基于民族大义,桥头圩有的村民跑出来助战。此时,日军不敢恋战,只是边打边往企石方向退,我们4人则跟着追。日军后退至河涌的转弯处,那里停放着一艘民用木船,日军见此就相继跳上船,顺水漂向企石,我们只能在河涌的岸边射击,我们的手枪对日军威胁不大。但木船也漂得很慢,黄球就带领我们三人到船前面去截击。我们在岸边前进时,日军在船上架着机枪,向黄球扫射,黄球身中数弹后当场牺牲!
    张苞的小队住在朗厦村,在黄球带领我们三人和日军战斗时,他迅速带着李球等10余人从河涌的西岸阻截日军乘坐的木船。此时日军余下的子弹已经不多,张苞等同志呼叫日军投降,但日军始终顽抗,最后,张苞等同志跳下河涌,游上木船,将日军全部打死。在清查现场的日军尸体中,发现其中有日军陆军少将安田利喜雄。日军将领被“东纵”游击队击毙,使侵略华南日军极为震惊。
    当天黄昏,日伪军立即从樟木头至石龙的广九铁路沿线,集结大量兵力,对潼湖、桥头、企石一带的村庄、山岭,进行大规模的“扫荡”,逐村逐户搜查,有不少村民被拷打,有的村民惨遭杀害。日军这种惨无人道的法西斯主义,更加激发青壮年加入到抗日战争的洪流。
    (作者是海南省人民法院离休干部)
(载《东莞党史》1995年第2期)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