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6月20日   
  
东纵飞鹰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1 09:01
东纵飞鹰
 
何 通
 
    1943年11 月,日寇占领广九铁路沿线各点,国民党军队狼狈遁逃。东江纵队宝安大队立即派我带一支只有30多人的队伍,从路西挺进到路东,发动群众打击日寇。我们在斗争中迅速发展壮大,1944年2月间,改由东江纵队直接领导,编为东江纵队独立第三中队,代号飞鹰队。我任中队长,黄克任政委,张军任指导员。我们的对手是日寇藤本大队,驻平湖林村一线,还有山下大队驻樟木头。敌人的目的是修通广九铁路并企图连接粤汉、平汉、北宁线,构成“大陆交通线”,以挽救日寇战略上的颓势。我们的任务是积极打击日伪军,建立路东根据地,与路西部队相配合,紧紧卡住广九线。这是针锋相对你死我活的斗争。那时,我才19岁。早在1938年我在这一带活动过,但目下要面对强敌独立作战,深感经验不足。黄克、张军是清溪塘沥人,情况熟悉,年龄比我大,有较丰富经验,对斗争起到重大作用。
凤凰山上歼日寇
    平湖是广九路上重要车站,驻有日寇藤本末夫中佐的大队部及两个中队。飞鹰队在地方党组织及基本群众支援下,首先打击日寇专到四乡抢掠的“物资收集班”,铲除汉奸伪政权,保护群众。1944年1月21 日,正是春节前,平湖日寇数十人,到虾公潭村烧杀抢掠,将全村青壮年拘禁一室用毒气熏。我和张军在山上听见了凄惨的呼救声,决心出击。飞鹰队隐蔽接敌,突然冲入村内毙伤敌数人。日寇猝不及防,仓惶退走。我们解救了垂死的群众。于是民心振奋,日寇恐慌。藤本在平湖车站东面两公里的凤凰山顶构筑工事,设一个班哨加强警戒。我们侦察发现,敌哨每晚都撤回平湖。1944年2月15日凌晨4时,我率飞鹰队40人,秘密爬上凤凰山顶隐蔽在敌人挖的堑壕里,并将小鬼班和手枪班隐蔽在敌来路小山侧后。那时,东纵有不少十三四岁至十六七岁的少年,除了当侦察员、交通员外,在连队往往把他们编成小鬼班,以发扬他们朝气蓬勃、灵活机智、英勇善战的优点。小鬼班班长黄友,凤岗凤德岭人,已经过一年多战斗锻炼。飞鹰队在湖笃尾与日寇遭遇及在虾公潭解救群众等战斗中,黄友都带头勇敢冲锋,所以我把他们用作突击队。天明7时,日寇按时上山,待敌临近到几十米,我们的机枪、步枪突然开火,扫倒几个敌兵。我设在小山后的伏兵勇猛出击,断敌退路。黄友猛扑敌机枪射手,一枪把敌人打倒,硬是从敌人手上夺过机枪。可是,他的大腿也中弹负伤。我们迅速消灭残敌,背黄友下山。这时,平湖敌出动增援,并派骑兵迂回我后路,但为我预设警戒部队所阻击,飞鹰队安全撤回官井头。此战击毙日寇8人,缴获机枪一挺,步枪6支,全歼日寇一个班,敲掉藤本的门牙。接着,2月29日,飞鹰队在平湖地方党刘曼之、刘荣华的协助下,夜袭平湖元屋围伪区政府,用炸药炸开大门,冼粦带突击队冲入,击毙伪警一人,俘伪区长以下23人,缴枪33支,军用品一批。日寇经几次打击后,不敢轻易下乡抢掠,群众情绪高涨,张军指导员通过地方党组织及统战关系,并派出工作队发动群众参军,筹建村乡政权,建立了凤岗塘沥根据地。
砍树与反砍树的斗争
    1944年2月27日,日寇自樟木头派出川口中队约一百人侵占清溪。国民党驻军逃走。飞鹰队按东纵指示,北上清溪打击日寇。日寇到清溪目的是斫伐银屏咀山南麓盛产的大松树,用来做枕木,尽快修通广九铁路。敌我围绕砍树与反砍树展开激烈的斗争。我们多次袭击砍树的敌人。三月间,我带冼粦、江荣等5名手枪队员袭击清溪以东5公里钳口赉茶亭砍松树的日寇。我们化装赶圩,跟群众混入茶亭,与日寇杂坐饮茶,伺机拔枪杀敌,展开肉搏战,消灭茶亭敌人,击毙日寇8人,击伤1人,击坏汽车3辆,缴获步枪1支。但距茶亭一百多米处一辆汽车上的敌人用机枪扫射顽抗,清溪日寇援兵迫近,我们即撤出。手枪队员罗瑞英勇牺牲。5月5日晚,飞鹰队及土桥、青塘民兵又到钳口赉小山后埋伏,在日寇每天早上下车集合的场地挖个大坑,用20斤炸药和几十担鹅卵石,布成一个特大的电发掷石地雷。第二天早上,从五辆汽车上下来40多个鬼子五挺机枪正好在地雷上集合。但是这天鬼子比往常迟到了,被强迫来砍树的百多名群众反而先到,站在地雷旁。我和黄克研究,绝不能杀伤无辜百姓,宁可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决定不起爆地雷,继续隐蔽。我眼睁睁看着敌人分头押群众走了。后来日寇风闻此事,夜间出动包围飞鹰队住地扑空。天明,与飞鹰队在契爷石打了一场遭遇战,互有伤亡。以后,日寇砍松树时战战兢兢,迟出早归,加上群众怠工,砍到的松树越来越少。敌人将砍来的木材,堆积在沿公路各点,派伪联防队及强迫附近群众看守。黄克和张秋云的民运队,在地方党支持下,深入发动群众,打击汉奸,争取部分联防队员。于是,白天,群众被日寇强迫砍伐祖辈栽下的大树,凄凄惨惨,慢慢吞吞;夜晚,同是这些群众,锯断敌人的木材,高高兴兴,轻快麻利,每根木材拦腰锯断一半多,依旧堆好。后来,川口亲率车队来装车,发现根根木材都是断的。川口坐在地板上捶胸大哭。日寇终于无法完成砍树任务。
    1944年5月13日,飞鹰队在敌人运输线磨泥圩榄树头设伏。上午7时,日寇一个加强班自横塘桥换哨回来,进入我伏击圈,我们猛烈开火,敌伤亡过半,但由于我们预设地雷失灵,残敌得以依托沟渠顽抗。横塘桥据点敌人以郑弹筒向我们轰击,清溪两车敌人迅速来援,我们撤回黄洞。此战毙伤日寇7人,我牺牲爆破手一人,伤战士一人。翌晨,日寇藤本大队及樟木头之敌五百余人,分五路合击黄洞。我预先有准备,天亮前部队登了山,与敌人激战后交替掩护东撤。在南门山嶂下与另两路敌人遭遇。飞鹰队利用敌人火力死角,从一条十米宽的山沟里杀出重围,转移到黄泥坑。此战毙伤日寇十余人,打死一个骑白马的军官。我小队长罗润琛、班长林克、李查理等数人负伤。
    5月26日,飞鹰队夜袭清溪圩伪联防队和税警队。在这之前,由飞鹰队情报站长杨汉友通过同学关系教育了伪联队小队长蓝文星,队员李明等。当晚,我们先以部分兵力对鹿鸣学校日寇川口部队严密封锁,然后进入清溪圩,由蓝文星带到“永平社”联防队驻地。放哨的李明当即打开大门,突击队冲入活捉伪中队长徐华,一枪不发全部解决。接着再当蓝文星骗开头街税警队大门,捉住哨兵,击毙顽抗的伪队长游华兴,其余投降。我们安全撤回。此战共缴枪50余支,俘32人。日寇震动极大,但未敢出动。
    日寇川口部队侵占清溪三个多月,遭飞鹰队连续打击,伤亡惨重,松树也砍不下去了,被迫于6月7日仓惶逃回樟木头。日寇在广九铁路上因枕木奇缺,又遭东江纵队各部队不断破袭,始终不能顺利通车,因而使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企图,成为泡影。飞鹰队解放清溪,大力发动群众,扩大部队,建立根据地,以后在各乡抗日民主政权基础上,成立路东新三区民主区政府,张松鹤任区长。
老虎山下小英雄
    清溪解放后,飞鹰队立即挥戈南下,再与藤本较量。情报查明,平湖东侧距藤本大队的碉堡只有400米的谭屋村,驻有一个伪警队中队80余人,全用新枪,但组建不久,战斗力弱。飞鹰队经过反复侦察周密准备,拟定了夜袭平湖歼灭伪警的作战计划。在这之前,黄友已伤愈归队,他被批准加入共产党,而且参加了对伪警驻地的反复侦察。在他的积极要求下,我们同意由黄友的小鬼班担任突击队。1944年7月21日晚,飞鹰队集中兵力150人,还有民兵50余人,自黄洞向平湖进发。途中大雨,雷电交加,天黑路滑,到凌晨四时,才到达谭屋村后小山进攻出发地,而且还有部分兵力没有到齐。原计划担任警戒及从北面佯攻平湖、用土炮轰击日寇马棚的部队及民兵没有到位。土炮火药淋湿透了不能打。天又快亮。我和黄克、张军等在风雨中研究片刻,审时度势,还是决心打。按计划由张军率部分兵力及地雷爆破班警戒平湖方向,以邬振祥小队自前门助攻,主力沿后山甘蔗地后门攻击,小鬼班与手枪班在风雨声中秘密接近,强行通过铁线网,击毙敌哨兵,直扑敌后门,与敌激战。小鬼班副班长李查理在后门口中弹牺牲。在这前进受阻紧要关头,班长黄友起模范带头作用。用手榴弹压住敌人,又用小包炸药打开通路,在我们机枪火力掩护下,率先冲入敌营。我们的后续部队紧跟着源源涌入,冼粦手枪班直捣伪警中队部,俘虏伪中队长蒙德普。余敌不支,纷纷缴械投降,共俘敌40余人,缴枪70余支。我们牺牲一人,张军等5人负伤。此战只用了20分钟。飞鹰队战士换上缴获的新枪,将卸下机枪的旧枪及缴获的弹药物资,由俘虏扛着,立即向雁田撤退。
    撤退路上,迎着十级台风暴雨,抬着伤员,走得不快。我与黄克位于后卫防敌追击。过雁田后,前卫第一小队长没有走老虎山以东,而错走老虎山以西这条路。黄友班做尖兵班,当走到老虎山西北沙岭附近时,突然与藤本大队主力400余人遭遇。原来藤本调集广九路沿线各站兵力,多路出动截击我们。由于台风雨雾,我们预设的警戒部队没有发现。敌人得以先我到达沙岭展开兵力,占领有利地形向我开火,以重机枪密集火力把飞鹰队压在一片开阔地里。俘虏纷纷逃走。一路敌人已向老虎山迂回,局势万分危急。黄友立即指挥全班抢占一条较高的堤围,坚决抗战,用准确火力和手榴弹打退敌人多次冲锋,掩护飞鹰队主力撤出开阔地,坚持了近一个小时,黄友的战友傅天聪、尹林、赖志强、李明等相继牺牲,黄友负伤多处还继续奋战。他将文件扯碎,连同子弹打完了的驳壳枪塞在稻田里,最后投弹时壮烈牺牲。我与黄克在后卫听见前面枪声,立即跑步上前,组织部队交替撤出开阔地并争夺老虎山。但是一路敌人先占了老虎山顶以猛烈火力向我们射击,后边雨雾中又出现100多个鬼子向我们扑来,飞鹰队奋勇拼杀,突围到黄泥坑。我立即带几个手枪队员绕到老虎山东北,想去策应营救黄友班,却被另一路日寇包围在官井头村。鬼子挨户砸门搜查拷问群众。我们隐蔽在村边一间普通空屋里,把门打开,站在门楣上方的小阁上。鬼子几次经过没有在意,折腾了几个小时才退走。飞鹰队及民兵又对退却之敌射击给予杀伤。平湖、老虎山之战,在敌巢穴中全歼一个伪警察中队,又毙伤日寇40余人,我牺牲8人,伤10余人。黄友小鬼班及飞鹰队全体战士不怕牺牲、奋勇杀敌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对抗日军民极大鼓舞,连敌酋藤本也不得不表示慑服。
    战后,我们收集黄友等烈士遗体,埋葬在老虎山下,并找回黄友塞在淤泥里的驳壳枪和《党员须知》。飞鹰队转移到柏朗整训,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我在全队面前,检查自己轻敌大意,选择撤退方向不当,警戒不周,致为敌所乘的惨痛教训,全队同志无不痛哭失声,决心要为黄友烈士报仇。东江纵队司令部、政治部发了通报,授予黄友烈士“抗日英雄”光荣称号,把飞鹰队小鬼班命名为“黄友模范班”,我写了《老虎山下的英雄》一文,叙述黄友革命英雄主义光辉事迹,登载在《前进报》上。
定时地雷响了
    1944年9月初,藤本大队协同伪军第三十师、第四十五师、对路西大举“扫荡”。东纵命令飞鹰队配合路西反“扫荡”,积极打击广九线上敌人。我们除了立即加强破路袭扰外,决心给藤本沉重打击,并为黄友等烈士报仇,选定了天堂围北两公里石马河铁桥日寇碉堡作为袭击目标。但该碉堡处在石马山敌据点火力范围之内,且三面环水,有铁丝网和狼狗,不易接近。正在这时,我从《前进报》看见希特勒被定时炸弹炸伤的消息,因而受到启发。我潜心半个月反复试验,自制电发引信,并用手表改成一个定时器,放入适量TNT炸药,研制制成一个定时地雷。1944年9月20日下午,我派手枪队长冼粦、小队长黄基、爆破班长黎展辉化装成修路民工,将定时地雷放在畚箕中伪装好前去修路。伺日寇外出监工时潜入碉堡,将定时地雷设置在日寇床下。是夜,飞鹰队冒雨自三峰村出发,进入石马桥附近阵地。午夜11 时30分,定时地雷准时爆炸,歼日寇一个班,毙日寇一个班,毙日寇9人,缴获歪把子机枪一挺,步枪7支。飞鹰队立即取捷径经桥垅村,在民兵接应下,用船渡过暴涨的石马河,经青塘安全撤回契爷石村。战后,飞鹰队受到东纵通令嘉奖,我奉命率“黄友模范班”将缴获的武器带到大鹏湾土洋东纵司令部接受首长检阅。飞鹰队召开军民大会,将缴获的机枪祭奠黄友等烈士。
    石马桥战后,飞鹰队立即按东纵命令,将主力调到惠阳编为东纵第二支队第一大队。留下的部分兵力以后扩编成第二支队第二大队。东纵飞鹰继续在东江、北江抗日战场上振翅飞翔。
    (作者是原东江纵队独立第一大队大队长。,离休前任兰州军区副参谋长)
 
(载《广州日报》1993年11 月28日)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