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2月12日   
  
百花洞杀敌记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1 11:01
百花洞杀敌记
 
彭沃 王彪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于1940年10月初,挺进东莞县大岭山区,独立自主地发展敌后游击战争,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
    大岭山区位于东莞县东南部,北面是莞城,莞太公路沿山区西缘直到太平;东面是广九铁路与莞樟公路;南面与宝安县的阳台山遥遥相望;由大岭山、莲花山、水濂山、红山等山岭组成了大岭山山区。百花洞是隐蔽在大岭山东面一片荔枝林中的一条村庄。
    抗战爆发后,大岭山区建立和发展了党组织,许多青年农民响应党的号召纷纷参军参战。东莞党组织领导的“模范壮丁队”曾经活动在这一带山区。1940年秋,当我们抗日游击队东移海陆丰重返大岭山后,群众奔走相告:“老模又回来了!”广大群众热情欢迎自己的子弟兵。
    11 月初,我军在黄潭战斗中,英勇杀敌,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扩大了我军的政治影响。接着,我们抓住战机,向莞太、宝太线出击,袭击敌人的据点和日军的来往车辆。同时又进行了清匪肃特,打击到大岭山勒收税款、搜刮民财的伪军土匪和顽军,保护了群众利益。这引起了驻莞太线的日本占领军的恐慌,于是他们便密谋出兵围攻大岭山抗日根据地。一场剧烈的战斗便是这样开始了。
    1941年6月10日夜里,驻莞城、太平、桥头的日军400多人,在大队长长濑的率领下,偷偷地向大岭山抗日根据地进发。敌人这次进攻的矛头直接指向百花洞。他们错误地以为这里是抗日游击队的活动中心,妄图在这里一举把我军主力消灭。他们兵分两路,一路从桥头经大迳、大环扑向百花洞;另一路由长濑率领从莞城经上下山门、髻岭,向百花洞合围。
    敌人这个秘密行动,早已被我方情报人员所侦得,于当天晚上便送到了正在百花洞主持召开民运会议的大队长曾生手上。他立即率领百花洞抗日自卫队迅速抢占百花洞西南的小山头制高点,准备迎敌。同时派通讯员去大王岭村向总队长梁鸿钧和政委林平报告。他们接获报告后,当即命令副大队长邬强率领跟随大队部活动的第三中队急速赶往百花洞去支援曾生同志,又命令驻大环村的二中队和驻大沙长圳村的一中队迅速抢占有利地形,待机出击进攻之敌。随即林平和梁鸿钧便率领大队部机关人员从后山转路来与曾生会合。
    当时第三大队三个中队总共只有200多人枪,只配有两挺轻机枪,武器装备均不如敌人,但他们不怕强敌,为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敢与敌人拼个高低。当我们第一中队接到命令,登上百花洞对面的大岭山右侧小高地时,从百花洞方向便传来了激烈的枪声,曾生率领的抗日自卫队与从桥头开来的一路日军接上了火。不一会,在第一中队阵地500米外也有一队日军约100来人朝阵地横向运动过来。走在前面的是骑着东洋人马的长濑大队长,他手挥舞着指挥刀,不断在指指画画,神气十足。埋伏在阵地上的一中队战士,眼见这妖魔的神气样,个个火冒三丈,恨不得一枪把他撂下马来。老红军出身的中队长彭沃这时正伏在机枪射手吕苏的身边,两只眼睛紧紧盯住那只大洋马的动静,待它一走进机枪的射程,他便立即向吕苏下达命令:“瞄准那马上的军官,打!”
    “哒!哒!哒!”吕苏一阵点射,不歪不斜正打中了目标,骑在马背上的长濑连人带马一齐应声跌落在路边,滚几滚,再也不动弹了。
    “打中了,打得好!”战士们边喊着,边扣动扳机。一时间,一排排子弹便朝敌群倾泻过去。
    敌人遭这突然袭击,队伍顿时大乱,他们丢下死伤者,各自向附近的荔枝林窜去。我军在彭沃中队长指挥下,乘胜向敌人发起了冲锋。
    冲在最前面的第二小队来到百花洞村北边的一处荔枝林,正遇着10多名溃逃的日本兵,小队长杨仰仁立即指挥战士向他们扑去。敌军一触即溃,拔腿朝北端小高地逃走,战士们在后紧追。这时,走在最后面的鬼子军曹眼看就快被战士追上了,便临死挣扎,掉转身,举起指挥刀嗥叫着向战士们扑过来。冲在前面的吴提祥班长眼明手快,端起步枪,迎面“乒”的一声,不歪不斜正打中军曹的胸膛,他应声跌倒在地上。后面追上来的战士,又“乒乒乓乓”朝他身上补了几枪,这个曾不可一世的日本军曹便这样直挺挺地见阎王去了。
    杀死了军曹,战士们又紧跟着敌人屁股继续追击,把这股敌军包围在荔枝园北面的乱坟岗上。敌人依仗这有利的地形进行顽抗,我第二小队立即组织火力发动进攻。就在这时,唯一的一挺机枪撞针打弯了,火力突然减弱,让敌人有了可乘之机。他们居高临下,凶猛地以炽烈的炮火朝我向前冲锋的战士进行射击,有几名战士当即负了伤,班长张兴不幸中弹牺牲。我军第一次冲锋受阻。
    当时,我们的武器很差,步枪大都是双筒漏底,子弹也不多,又没有手榴弹,想用武力强攻来消灭这股敌人是很困难的。中队领导便决定开展政治攻势来瓦解敌人。指导员韩藻光平日学会几句日语。他带领一班小战士偷偷摸到靠近敌人不远的地方,一齐放开嗓门,用日语喊话:“缴枪不杀”、“优待俘虏”。可敌人哪里会去理会你,他们继续开枪顽抗,还把韩藻光打伤了。战士们气愤非常,又集中火力狠狠向敌人射击。这样,双方形成了对峙的状态。
    就在第一中队在荔枝园与日军接火的时候,邬强率领的第三中队赶到百花洞村与曾生会合后,很快便占领了大环至百花洞之间的南面高地,用火力支援第一中队作战。第二中队在大环以北山地,也占领了制高点,在各乡抗日自卫队配合下,正奋勇围攻占领大环东北山地的日军,并配合第三中队堵住日军逃往大环西南的退路。到了中午,全区各乡的抗日自卫队都纷纷投入了战斗。从髻岭、连平、大环,到百花洞、大公岭一带起伏的山峦,处处是抗日的军民,他们把两路敌军分割包围在百花洞与大环之间的山沟里,使其进退不得。
    两路敌军来时气势汹汹,此刻却成了钻洞老鼠,惊慌失措。他们企图会合成一处,然后突围逃命,曾先后组织了两次冲锋,但都被我们一一打了回去。双方激战到了下午3时,日军又两次施放烟幕弹,借以掩护再行突围,但在我军民奋勇反击下,同样遭到了惨败。
    日军知道孤军突围无望,便一边就地挖掘堑壕,固守待援;一边放出军鸽去向驻石龙日军求援。谁知军鸽飞至大沙乡时,便被大沙抗日自卫队打了下来。敌人的求援报告和一幅作战地图成了我军的战利品。
    这时候,林平、梁鸿钧和曾生几位领导都已会合一起,他们看了敌人的求援报告,知道敌人正处在穷途末路之中,立即分头到各部队去进行战斗动员,鼓励全体指战员再接再厉,抓紧时机,歼灭这股敌人。
    入夜,日军收缩防线。被困在荔枝园北面的敌军集中到了那座小高地上进行同守。彭沃中队长指挥第一中队各班战士轮番进行袭击,不断向敌营开枪,打得敌军彻夜不得安宁。
    到了第二天,各处战斗还在激烈进行着。日军出动了飞机来空投弹药和食品,但大部分却落到我军的阵地上,成了抗日军民的战利品。
    战斗持续到第二天下午,驻广州、莞城、石龙的日军才接到命令,出动了骑兵、步兵1000多人前来救援。他们开抵战场后,先集中野战炮等重型武器轮番进行了轰击,随后步兵才向纵深搜索前进。被困的两路日军听到援军的浓密炮声,知道援军已至,便乘势在烟幕弹的掩护下,夺路冲出重围,而躲过了全军覆灭的命运。
    百花洞战斗持续了两天两夜,击毙了日酋长濑大队长以及毙伤日军官兵五六十人,缴获长短枪十余支、弹药辎重一大批,还缴获几匹战马。
    百花洞战斗的胜利,显示了我人民战争的威力。我军在武器和兵力都不及敌军的情况下,依靠人民群众的支援,也能以少胜多,把敌军打败,给日军一次沉重的打击。战后,占驻广州的日军华南南支派遣军头目不得不哀鸣:袭击大岭山一仗,“是进军华南以来最丢脸的一仗!”
    (彭沃是原东江纵队第三支队支队长,离休前任湖南省军区副参谋长;王彪是原东江纵队第三支队第一大队政治委员,离休前任湖南省军区副参谋长)
 
(载《南北征战录》,广东经济出版社1998年版)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