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6月20日   
  
黄潭战斗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1 11:01
黄潭战斗
 
邬强 彭沃 鲁锋
 
    抗日战争时期,我党领导的抗日人民武装,在东莞地区与日寇大小战斗近百次,其中影响最大之一的要数黄潭战斗了。这次战斗,为我党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开创了一个新局面,在政治上产生了重大影响。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中国革命进入了抗日战争时期。在我党的领导、推动和全国人民要求抗日的压力下,国民党被迫和我党建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938年10月12 日,日军在大亚湾登陆,国民党守军不战自溃,很快占领了华南广大地区。广东党组织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在惠(阳)、东(莞)、宝(安)地区广泛发动群众,利用国民党军队的番号,先后建立起以王作尧为大队长的第二大队和以曾生为大队长的新编大队。这两支在我党直接领导下的抗日人民武装,在敌人占领区积极开展对敌斗争,很快发展七八百人。可是,国民党顽固派不仅自己不抗日,还不准人民起来抗日,却发动了抗日战争时期第一次反共高潮。1940年3月初,国民党东江游击指挥所主任香翰屏调集3000多人的兵力,向惠阳的坪山、宝安的乌石岩我曾(生)、王(作尧)两部驻地进迫,企图消灭我党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为了避开敌人进攻锋芒,曾生、王作尧率领部队被迫向东往海陆丰转移,转移途中在国民党顽军的围追堵截下,部队遭到了重大损失。
    1940年8月,曾生、王作尧根据党中央的指示,部署东移部队从海陆丰秘密返回惠、东、宝抗日前线。9月,在宝安布吉的上下坪村,由尹林平主持召开了中队长以上干部会议,认真总结了东移海陆丰的经验教训,确定了在惠、东、宝敌后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的方针。那时,部队只剩下108人,番号改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第五大队,东江特委书记林平兼两个大队政委,梁鸿钧负责军事指挥,第三大队到东莞县大岭山地区活动,第五大队在宝安县广九铁路两侧活动。
    第三大队大队长曾生、副大队长邬强、政训员卢伟良带领70多人,于9月底秘密来到东莞大岭山地区,与当地党组织取得联系,经过一个多月的活动,部队发展到100多人左右,下编两个中队,翟信任手枪队长,彭沃、陈其禄分别任两个中队的中队长,黄潭战斗是第三大队挺进东莞后与日军的第一仗。
    11月初,莞太线厚街、桥头的日军出动一个加强中队和一个炮兵分队约200多人进犯我大岭山地区。敌人以10多人先行,作为“征发队”于拂晓时闯入大迳村。当时第三大队从大环村转移来到黄潭村,部队才吃完早饭,就有两个农民跑来报告,说有10名日本鬼子在大迳村抢东西,请求我们派人去将他们消灭。自曾、王两部东移后,日军在东莞地区为所欲为,经常10多人外出抢掠,百姓不胜其扰。大队领导根据以上情报判断,这次是小股敌人出来骚扰,为了保护群众的利益,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决心把这10多名日本鬼子兵吃掉。当时大队领导立即下令翟信手枪队向大迳村出击,令彭沃中队和陈其禄中队在黄潭村掩蔽待命。
    大迳村位于黄潭的西南部,相距约700米,中间有一片稻田开阔地。手枪队接受出击命令后,分段接敌运动,通过开阔地段,进入大迳村头时,被敌人发觉即向我队开枪射击,我手枪队与敌人在村边展开了激烈战斗,在战斗中发现敌人兵力较大,并向我手枪队压缩,此时手枪队长翟信受重伤。在此情况下,我部为了狠狠地打击敌人,掩护手枪队撤出大迳,大队遂命彭沃中队抢占大迳右侧的独立松树高地,以猛烈火力射击大迳右侧日寇,掩护手枪队后撤,并命陈其禄中队从黄潭村的右侧出击,迂回大迳村,打击从大迳村左侧向我黄潭出击的日寇。当陈其禄中队刚到黄潭右侧高地时,日寇在大迳村发炮向我军轰击,此时敌人左翼部队继续向我军黄潭村进逼。副中队长鲁锋带领陈定安小队两个班向敌人右侧迂回,二班轻机射手何光同志头部中弹倒下,副射手接过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掩护部队向敌人冲击。小队长陈定安冲在最前头,他高喊着:“同志们!为了中华民族,为了广大人民,冲啊!”当他跃进到小溪边时,敌人从左侧射来一阵密集的子弹,陈定安胸部中弹牺牲了。战斗全面展开后,从各方面观察判断,这次敌人不是来小股,而是约200多人兵力。于是大队决定:部队要利用有利地形,给敌人重大杀伤后,即交替掩护撤退。这次战斗从上午8时许一直战斗到中午12 时许,我部队即撤至黄潭后面高山,掩护群众安全转移。敌人于是闯进黄潭村后,无力再向我部队追击,在黄潭村内大肆烧、杀、抢的“三光”政策,当时黄潭村火光冲天,群众大量财物、牲畜被抢,抢劫一阵后,便抬着伤亡的日寇,匆匆忙忙地撤走不敢久留。
    在这次激烈战斗中,我军毙伤日寇60多人,我军伤亡10多人。小队长陈定安英勇牺牲。中队长翟信、陈其禄、鲁锋负伤。这是我军东移后回到东宝敌后抗击日寇的第一仗,狠狠打击日寇不可一世的疯狂嚣张气焰,扩大了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显示了我军的军威。为了进一步发动群众,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我部队自东移受挫后,以这样一支小小的队伍,竟然与强大的日寇激战一场,竟敢公开打出抗日的旗号,第一次给强大敌人迎头痛击,保护广大人民群众利益,这就大大鼓舞和提高人民群众坚持抗战必胜的信心。经过黄潭战斗后,全县人民莫不欢欣鼓舞,互相走告,争相传说:“打日本鬼子的‘老模’又回来了!”“真正抗日的,为人民谋福利的是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游击队。”此后,小股的日伪军再也不敢轻易外出抢掠骚扰,第三大队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大大提高,我们部队不仅在大岭山区站住了脚,而且在大岭山区打开局面和扩大了我部队活动范围,前来参军、参战的青年大为增加。
    (邬强是原东江纵队北江支队支队长,离休前任广东省军区副司令员;彭沃是原东江纵队第三支队支队长,离休前任湖南省军区副参谋长;鲁锋是原东江纵队江南指挥部第一支队副支队长,离休前任空军第七军副军长)
 
(载《东莞烽火》第3册)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