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2月18日   
  
创立东莞大岭山抗日根据地的艰苦斗争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1 11:01
创立东莞大岭山抗日根据地的艰苦斗争
 
曾 生
 
    根据中共中央“五·八”指示,1940年8月,部队回到了东宝敌后前线。9月在宝安县的上下坪村,由尹林平同志主持召开了部队干部会议。会议上传达了党中央的“五·八”指示,总结了东移海陆丰的经验教训,确定了坚持在惠、东、宝敌后,坚持独立自主的抗日游击战争,建立敌后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方针,把部队番号改称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和第五大队。我任第三大队大队长,邬强为副大队长,政训员卢伟良,王作尧为第五大队大队长,周伯明为副大队长,政训员蔡国良。第三大队到东莞县大岭山地区,第五大队在宝安阳台山地区,建立抗日根据地。尹林平兼任两个大队的政委,梁鸿钧负责军事指挥。领导中心设在东莞,我和尹林平、梁鸿钧都在东莞活动。上下坪会议,贯彻了党中央“五·八”指示的精神,确定了方针,统一了干部的思想,增强了团结,提高了斗争胜利的信心,为部队发展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是东江纵队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第三大队于1940年10月初回到东莞大岭山的大公岭、大环一带。我化名为王彬,主要不让国民党顽军过早发现我们部队回到东宝敌后活动。我到东莞之前,曾去香港和袁庚一起整理财务,准备部队的经费。第三大队挺进东莞大岭山初期,活动地区面积约130多平方公里,当时部队只有70多人,两挺轻机枪,而我们面临的敌人有日伪军共约3000余人,分驻在莞城、石龙、厚街、太平等地,在东南面樟木头、塘厦、平湖等地,有徐东来支队、保安第八团等国民党顽军,控制着广九铁路中段,还深入到大岭山的金桔岭,设立据点。第三大队开到大岭山时,东莞县委发动群众支援部队,大岭山区广大群众,腾出房子,欢迎部队到来,并拿出粮食支援部队,部队很快就站稳脚跟了。
    11月初,发生了黄潭战斗,驻莞太线厚街、桥头的日军一个加强中队和一个炮兵分队约200余人,向我进犯,先头部队十余人,闯进我大迳村,我部以为又是日军来抓鸡抢劫,为了保护群众利益,打击敌人的气焰,便下令翟信手枪队向大迳出击,在战斗中发现敌人兵力较大,因敌强我弱,这次战斗打得很剧烈,我军指战员发扬英勇战斗的精神,毙伤敌60余人。我军牺牲了小队长陈定安等5位同志,鲁锋、翟信、陈其禄等5人也受了伤。经过这场战斗,政治影响很大。黄潭战斗,是我军重返东、宝敌后的第一仗,广大群众看见部队敢于打日本,同国民党军队一遇日军即狼狈溃逃,形成鲜明的对照,大大地鼓舞了群众的抗日情绪,增强了抗战胜利的信心,群众更加支持部队了,他们为部队送情报、救伤员,爱国青年也纷纷参军,部队也逐渐扩大了。为进一步发动群众,发展敌后游击战争,建立东莞大岭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1940年10月,国民党在全国掀起反共高潮,广东当局为了消灭我武装力量也加紧部署,向我根据地发动进攻。1941年初,国民党土顽军陈禄(大鸡六)大队,进入大岭山区骚扰和抢掠,第三大队掩蔽在大环,顽军未发现,我军出其不意,主动出击,打得它慌乱一团,被消灭一部,狼狈溃逃。这一战斗的胜利,保护了群众利益,深得群众拥护,群众情绪激昂。随即建立八个民兵中队,这些民兵在后来配合我军作战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由于第三大队在黄潭战斗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又痛打了土顽的陈禄大队,引起了日、伪、顽的震动。在他们取得默契后,有计划地相互勾结配合,向我根据地发动新的进攻。
    1941年3月初,顽军保八团一个营,首先向我连平民兵吴庚稳中队进攻,被连平、髻岭、大公岭等八个中队民兵联合围扰顽军,弄得它们寸步难行,民兵发挥战斗的威力,我部队才从大环出击,机枪一响,民兵就知道我主力部队出动了,他们打得更加英勇,配合部队击退保八团的进攻。
    1941年3月底,杨西乡反动地主刘德、张玉衡,飞鹅岭的李积仓等,在连平乡高田村召开“十乡耆老会议”,谋划组织反动武装,勾结伪军刘发如和顽军保八团,进行武装骚扰活动,屠杀我地方工作人员,我第三大队再次向杨西反动武装还击,镇压了一些反革命分子,不但拔除了日、伪、顽在根据地内设置的“钉子”,也消灭他们的反动武装。
    1941年4月,顽军黄文光大队,从宝安向东莞方向进犯,经大塘乡向大岭山区进攻,被我击退。
    1941年5月,东莞道滘水乡地区伪军刘发如等200余人,进犯大岭山杨西地区,第三大队在各乡抗日自卫队配合下,奋起反击,激战一天,敌被迫败退,我乘胜追击到东莞城下。敌人不甘心失败,过了几天,刘发如部再次发动向我进犯,第三大队和抗日自卫队分三路合击,伪军遭到几方面打击,狼狈逃窜。这两次战斗,保护了群众利益,显示了我军民合作抗击伪军的威力,使伪军营垒胆震心惊,大大提高我抗日军民的声威,在东莞山区和水乡影响很大。
    第三大队连续取得的胜利和迅速发展壮大,引起敌、伪更大的震动。1941年6月10日,驻东莞的日本南支派遣军长濑大队400余人和伪军三十师200余人,分两路奔袭我大岭山中心区百花洞,妄图消灭我军,摧毁大岭山抗日根据地。长濑大队在黑夜的掩护下,偷偷摸摸地侵入上下山门、髫岭、大迳。大环村的民兵马上将敌情报告我们,当时,我和叶锋住在百花洞。接到情报后,叶锋带了独立小队,向大环方向侦察。大环原驻有符东一个中队,碰到敌人,也转移了。拂晓,敌人进入百花洞。百花洞村在大岭山脚下,我们从村后上了山,各乡抗日自卫队也迅速占领百花洞四周的高地,彭沃中队和邬强带领了一个中队,也控制了附近山头,趁敌人立足未稳,我部以密集火力扫射敌人,敌人大乱,向后退缩,在敌人所到各村,都受到我们还击,形成了对敌人的包围圈,把敌人压缩在大地山和丝线吊芙蓉一带山丘,我们把敌人围住两天,但又不够力量把敌人吃掉。第三天敌人从莞城、广州、石龙派来援兵约1000余人,始得逃出重围。“百花洞战斗”毙伤敌人五六十人,敌大队长长濑连人带马被击翻在地,重伤毙命。这一仗给日军以沉重打击,事后广州日军首脑哀叹:“这是进占华南以来最丢脸的一仗。”
    战斗后,大岭山抗日根据地在连平召开了数千军民的祝捷大会,展览了缴获的战利品,这次胜利是我军重返惠东宝敌后对敌作战的一次伟大胜利,大大地鼓舞了大岭山地区军民抗战的胜利信心,群众的觉悟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国民党顽军为了加紧消灭我武装力量,调集兵力,大举向我根据地发动新的进攻。首先,徐东来挺进支队刘光大队向我东莞大岭山根据地进攻,被我击退。随后,保八团及徐东来部之刘光大队、杨参化大队等2000多人,向我宝安进攻,我第三大队主动配合,先在大朗消灭国民党顽军陈禄(大鸡六)大队大部,缴获重机枪一挺,步枪数十支。以后,出击塘厦、林村,消灭国民党顽军一个中队,直逼敌人的重要据点观澜。顽军又将锋芒转向东莞地区进攻,我第三大队连续战斗,英勇抗击敌人,在敌我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决定用少量部队在大岭山牵制敌人,坚持内线作战,主力转出外线,会合宝安方面的第五大队,积极打击国民党顽军后方,以粉碎其对东莞的重点进攻。根据这一方针,决定邬强率领翟信中队在内线坚持作战,梁鸿钧和我带领彭沃和谢阳光两中队及短枪队出外线与第五大队会合,攻打广九铁路石鼓车站国民党顽军张林大队,消灭其一个中队,缴获轻机枪两挺,步枪30多支,拔除了国民党顽军在广九线上的一个据点。但是,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未能打破敌人对大岭山根据地的进攻。顽军闯入根据地,大肆烧、杀、抢,根据地人民受到损失。在此严重困难的情况下,坚持在大岭山邬强、翟信率领的部队,把兵力分散成小分队,不时出击小股分散之敌,集中兵力深入莞太、宝太线两侧敌占区,袭击敌伪据点,扩大了部队的活动地区。我军民在这一场抗击顽军进攻中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
    日、伪、顽互相勾结,大规模地向我进犯,妄图一举消灭我军。在我抗日军民密切合作、英勇作战下,敌、伪、顽消灭我军的阴谋未能得逞。
    第三大队在打击敌伪顽的同时,部队在牛牯岭举办“中山书院”,谭家驹任院长,培养了一批青年骨干。为加强大岭山抗日根据地的建设,成立了民运部,以叶锋为部长,高云波为民运部宣传部部长,范毅为民运部组织部部长,派出民运队员,深入各村和大岭山地下党组织的同志一起,发动群众进行抗日,广泛建立各种抗日群众组织,如抗日兄弟会、抗日姐妹会等,又通过夜校、识字班,组织群众开展抗日救国、保卫家乡的教育,群众的觉悟又进一步提高,部队的威信也日益增高,群众纷纷组织自卫队,联防队等民兵组织,在这基础上建立了连平联乡办事处和大塘办事处,刘荫、张英分别任办事处主任,组织了八个抗日联防自卫队和许多不脱产的民兵,在大岭山区的大王岭召开成立大会,号称5000人,影响很大。
    第三大队挺进东莞大岭山区第一年,是经历了艰苦奋斗的一年,打开了东莞地区的抗战局面,为创立大岭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奠定基础。证明了党中央的“五·八”指示是正确的,上下坪会议确定的坚持惠、东、宝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的基本方针和对国民党的反共军事进攻实行自卫反击的原则,都是正确的。
    (作者是原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司令员,离休前任国务院交通部部长)
 
(载《东莞烽火》第3册)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