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2月12日   
  
叶挺当过东江游击指挥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1 11:01
叶挺当过东江游击指挥
 
吴有恒
 
    叶挺在抗日战争初期,曾任东江游击指挥,在深圳设指挥部。
    1938年10月12日,日本侵略军在惠阳县海岸登陆,国民党军溃逃,日寇几乎未遇抵抗,第9天就占了广州。国民党第十二集团军司令兼第四战区司令余汉谋退往粤北,彷徨无计。东江的惠阳、宝安、东莞、增城、博罗等县,俱已失陷。余汉谋委任谭邃为东江游击指挥。谭原系余汉谋旧部,自感这职务艰苦,他又患病,恐难以胜任,因此不愿担任。谭邃与新四军军长叶挺是朋友,这时叶挺从新四军来到粤北,谭邃向叶挺讲起此事,叶挺请谭邃向余汉谋推荐他去担任,余汉谋果然任命叶挺为东江游击指挥。
    叶挺同新四军其他领导同志商量,准备从新四军调60个干部来东江。叶挺自己则先辗转到达香港,通过在香港的廖承志,找领导珠江三角洲及东江下游数县工作的中国共产党粤东南特委。特委当即调了几十个人,找来30余支枪,随同叶挺,于12月间在宝安县深圳墟建立起指挥部,并决定以曾生任总队长的惠宝人民抗日游击总队为指挥部的警卫营。当时曾部在惠阳县淡水区一带活动,尚未调集到来。又有王作尧任大队长的东莞模范壮丁队,在东莞县境,亦决定调来,尚未到达。当时东莞之莞城、太平、石龙,宝安之南头,惠阳之惠州城、淡水墟等,俱为敌据点。深圳亦曾为敌据点,敌一时移动他去,叶挺同志身边只有几十个人和30余支枪,但他毅然进驻深圳,建立起司令部和政治部,安定群众,向散在辖区各地的原国民党军的散兵及地方团队发出命令,要他们前来联系,接受指挥。按照职务,那些军队是要接受叶挺指挥的。叶挺设想:以曾生、王作尧所部游击队为核心,发动群众,争取并改造其他的抗日武装力量,可以在短期内建成一支拥有一万数千人的有较强战斗力的部队。党的粤东南特委也同叶挺持这种看法。叶挺在深圳,曾亲自带着四个人去过龙华,会见按职务要受他指挥的地方团队头目。
    工作正紧张地进行着,忽然廖承志通知粤东南特委,据悉:蒋介石得知余汉谋任叶挺为东江游击指挥,责备余汉谋说,这样,共产党就又在华南建立了一支新四军了。蒋介石要余汉谋撤销原任命,要叶挺立即离开东江回新四军去。廖承志说,党组织上(作者按:当时习惯如此说,其意是指党中央或代表党中央的长江局)的意见是:叶挺如不回去,恐影响到同国民党的统一战线关系。于是,叶挺只好离开。我当时是粤东南特委组织部长,就由我去深圳,将设在深圳的指挥部结束。
    为了秘密工作原因,我通过交通员,先同叶挺约定,俟他离开指挥部后,我才进去。我进去时叶挺已离开。政治部的同志也多数已离开,也是事先布置好的。政治部还有几个同志,是我到后才离开的,其中有一个是何启明同志。现在仅记得他这一个人名了。其他留下的,都是带着枪的同志,是特委临时组织起来交给叶挺带往深圳的一个排,排长是蔡国梁,他原是香港大同罐头厂的工人。全排30余人,几乎全是香港的工人,有30多支枪。
    叶挺在深圳总共只住了7天,他离开前,将他自用的白金钱牌三号左轮手枪交给蔡国梁,要蔡将枪转交给我。我同蔡国梁等在深圳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才离开。我把这个排带到了惠阳坪山时,曾生未知叶挺已离开,他正奉令率所部从淡水地区向深圳转移,去指挥部集中,于此与我们相遇。会合后,蔡国梁排就编入曾生部队。不久,我离开曾生部队,又将叶挺给我的手枪转赠给曾生。曾生佩用这手枪,一直至全国解放以后。
    叶挺在深圳的指挥部,设在鸿兴酒家。楼下为政治部,楼上为司令部。1965年春节我同曾生去访问老根据地,特意去深圳街上访寻过。当时那屋子已改为邮电局职工宿舍,门外柱子上旧漆有鸿兴酒家字样,尚依稀可认。屋内地板砌着花瓷砖,也还有旧时形迹。当时我曾慨叹,可惜当地很少人知道叶挺在深圳的这段历史。现在那屋子不知如何了。
    曾生接了叶挺留下来的战士和枪,这事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叶挺和曾生都用过的那支枪,是历史文物,经过“文化大革命”的十年灾难,那物件大概亦不知何在了,我希望保留叶挺在深圳设立指挥部的那座屋子。
    (作者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边区部队司令员、粤中纵队司令员,离休前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载《羊城晚报》1982年8月4日)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