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2月12日   
  
榴花战斗亲历记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3 10:01
榴花战斗亲历记
 
陈文慧
 
    日寇南侵起祸殃,“老模”抗敌勇非常。捐躯誓雪欺凌耻,千载榴花伴国殇。
日寇南侵 模范队建立
    1938年下半年,日寇铁蹄已经侵犯到华南,10月11 日,炮轰虎门,用飞机轰炸惠州、淡水、石龙、东莞等地;10月12 日凌晨,日寇在大亚湾登陆,主力军直侵广州。石龙沦陷,莞城危在旦夕,形势十分紧迫!商店关门,学校停课,有的人拖儿带女走难,人心惶惶。日本鬼子来了,怎么办?摆在东莞人民面前的有三条路:一是不抵抗,当亡国奴;二是逃难;三是拿起武器,抵抗敌人,把侵略者赶出去。东莞人民素有反侵略的光荣传统。当时,有许多热血青年游行请愿,要求政府组织大家起来抗日救国。这时中共东莞中心县委按省委指示,作了武装抗日的准备,要建立一支由我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队伍,迎击敌人,保卫家乡。就在当时紧急关头,东莞中心县委开会决定建立“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10月15日,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正式成立(简称“模范队”),派县委武装部长王作尧任队长,组织部长袁鉴文任政治指导员。当晚,东莞抗日模范队的队员到中山公园集中编队,进行了简单的军事训练,直到翌晨。当日全队12 0多人便随队长、指导员踏上抗日游击战争的征途,向大岭山进发。这12 0多人中,有四五个女战士,我是其中一员。很快,各乡支部接到县委通知,也带着武装力量来到大岭山集结。模范队已壮大到200多人,一支由我党直接掌握和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队伍便建立起来了。
挥戈上阵 扼守峡口
    我在大岭山飞鹅岭和其他战友一样,参加军训、站岗放哨,做群众工作。当时我们的物质条件很差,吃的是“沙谷米”,睡的是禾杆地铺,蚊子特别多,咬得睡不着。许多同志生病了,主要是疟疾,加上缺医少药,很多同志在困难的情况下,捐出自己带来的现金,有些女同志捐出首饰,甚至有人把结婚纪念的金戒指也捐出来。大家一致认为,日寇入侵,山河破碎,家破人亡,还有什么个人的东西?游击队就是我们的家。同志们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团结一致。物质生活虽然困难,但精神上是很愉快的。同时我们有一个共同的伟大的理想:我们是在共产党直接领导下的人民抗日队伍,正义之师,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一定能打败日本侵略者,取得抗战的彻底胜利。所以艰苦的生活不怕,凶狠的敌人也不怕。
    日寇占领石龙后,时刻想进犯东莞县城。因石龙铁路大桥已经炸断,犯莞城一定要横渡宽阔的东江河。为了保卫莞城,抗击侵略者,国民党社训总队副队长颜奇和何与成带领由我党掌握和领导的东莞壮丁常备队第一中队和第二中队以及模范队第一小队奔赴峡口,在东江河岸的西湖、京山、茶山、鳌峙塘布防,队部设在茶山,密切监视敌人。峡口是离东莞十里路的一群小山岗,由龙、虎、狮、龟几个小山组成,向有龙、虎、狮、龟守峡口的说法,地势险要。龙山是宋代末年,民族英雄熊飞将军兴兵勤王的地方,在这里把侵犯的元兵杀得片甲不留。山顶上有座榴花塔,山脚下有间熊飞庙为明朝东莞人民所建。榴花塔高高屹立,好似召唤后人要发扬熊飞将军的爱国精神,勇敢地抗击入侵的敌人!
    10月下旬的一天清晨,中队长陈昶在江边一个小山岗用望远镜看见河对岸停着几条空木船,又朦胧看见一队穿黄衣服的士兵在走动,知道敌人要过河了,但又想到我们的同志未打过仗,有的还未开过枪,如果分散力量各打各的,敌人过河时就不能阻挡他们了。于是,他命令全体战士,各就各位,听到开枪的命令,就一齐放排头火,不要分散力量。队员们知道要立即阻击过河的日本鬼子,个个精神奕奕,装好子弹,伏在阵地上,紧紧盯着江面。一会儿,只见敌人分乘几只木船大摇大摆地划过来。陈昶叫大家沉着气,一定要听命令才一齐射击。等敌人过了江中心,距离我们阵地约100米左右,队长一声令下:“瞄准——放!”“瞄准——放!”一连打出几次排头火,当时我们没有机关枪,但百几十支枪一齐射击,威力也是很猛的,好似机关枪那样,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有的受伤趴在船边,有的跌落河。第一轮我们把敌人打退了。敌人没料到会遇到如此猛烈的打击,不甘失败,用机关枪掩护,继续冲过来要过河。同志们发火了,低声说:“可恨的日本鬼子,你们真该死!”大家望着队长,要求快下命令。队长一边下令投弹,一边自己奋力投出第一颗手榴弹,在敌船边爆炸,冲起一股水柱。敌船摇摇晃晃,像喝醉那样。前沿阵地的队员们一齐投弹,轰声震天,炸得敌人死的死,伤的伤,河水也被敌血染红了。我们胜利了,但是敌人还是不甘失败,又用小钢炮掩护渡河,又被英勇的战士们打退了。从早到晚,反复几次渡河都被我打退,只得退回岸上用小钢炮轰我们。一时烈焰腾空,飞沙走石。队长叫大家撤回山后驻地,只留二三个人监视敌人。敌人几日几夜的炮轰,枪弹有时打到鳌峙塘山后的禾田爆炸,把泥土和未收割的稻谷炸得满天飞。农民辛辛苦苦种的稻谷被烧掉了,田里留下一个个深深的弹坑。
英勇杀敌 保家卫国
    我和一部分模范队驻在鳌峙塘,得到京山、茶山方面御敌胜利的消息,全线士气旺盛。我们得知河对岸石碣那边常有日本鬼子活动,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我们的同志个个摩拳擦掌,要求去打日本鬼子。经颜奇和何与成领导研究后,同意过河出击,并挑选50个左右健壮的队员参加战斗。那天吃晚饭时,樊炳坤悄悄对我们女同志说:“我们明天过河打鬼子,胜利回来,你们准备拿什么东西慰问我们?”我问:“真的过河?”他说:“谁骗你!”我们几个女同志嚷着要去,樊说:“你们不能去,上头不让女同志去。”我心里很不舒服,饭后立刻去找颜奇和何与成,刚好见他们在一起研究什么问题。我一见他们就说:“两位首长,我来请缨杀敌,也要过河杀鬼子。”他们看看我,然后说:“这次是过河,你们女同志不要去了,要杀敌,以后机会多呢!”我力争说出可以过河的理由:我受过军训,学过救护,没有病,身体好。因为我曾在颜奇领导的军训班里受训结业,他表扬过我夜行军演习表现好;何与成是我在莞中读书时帮助我思想进步,指导我参加革命的导师,平时我叫他做何先生的,因此他们都了解我,我还说了一大堆可以过河打鬼子的理由,他们不吭声,互相望了望。后来颜奇对何与成说:“你的意见如何?”何与成考虑了一下,对我说:“这次过河杀敌,是初次实战,可能会遇到许多料想不到的问题,你怕不怕?你再考虑考虑。”我看有希望了,立刻说:“不怕!什么也不怕。”他不作声,看看颜奇的反应,颜奇说:“让她去吧!”又对我说:“那你就明早五时前集合,吃过早饭一齐出发!”我获准参战杀敌,心情非常激动,心里想:古时木兰替父从军,征战12 年,战胜侵略者,保卫了国家;近代革命女烈士秋瑾,为挽救垂危的中华民族,冲破重重阻力,投身革命,为国牺牲。还有许许多多革命女志士,为求国家民族的解放,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甚至生命,她们的爱国精神多么伟大!今天国难当头,我作为一个女青年,更加要向她们学习,要为保家卫国而英勇杀敌!
    翌晨吃过早饭,参加过河战斗的约50人,分三个班乘两条船渡江。开船后,大家心情很紧张,没有人说话,不久,到了石碣刘屋村上岸。何与成带一班人入村向群众宣传,并与刘屋的抗日自卫队联系。我和另外两个班,跟颜奇到村外观察地形、布防。何与成安排我跟随颜奇,保持与他的联系。当时预计敌人从村前的堤坝来,我们面对堤坝布阵。刚布置好阵地,突然前哨王班长跑来向颜奇报告,发现一队敌骑向我方窜来。颜奇立刻命令各班各就各位,依托土堆、竹林、田埂阻击敌人。刹那间,敌骑逼近,约二三十人。班长喊一声:“打!”队伍排头火射向敌人。敌人突然受到袭击,队伍慌乱,随即用冲锋枪向我方阵地扫射。同志们奋勇射击。敌骑冲向我侧后方,又受到另外一班战友密集火力的阻击,一个鬼子从马背上倒下来,几个鬼子把他抬上马,扶着跑回去了,其余的不明我方情况,不敢前进,被我们打得转来转去。枪声刚起时,我的确有些害怕,但一见敌人来了,国家仇,民族恨,化成怒火涌上心头,一下子,什么也不怕了,依托着竹林,和几个战友一齐开枪打鬼子。敌人用冲锋枪扫射竹林,子弹打得竹林沙沙响,竹枝被打断,竹叶纷纷落下,子弹啪的一声落在身边。有竹枝挡住,子弹也减少许多射伤力,我们一点也不怕。忽然看见王班长倒下,只听见他艰难地喊:“开火,挡住敌人……”我心里一急,也顾不得弹雨纷飞,冲出竹林跑到王班长身边,一手把他的枪挂在肩上,然后使劲把他背起来,一口气跑了百多米路,一直背到河边,送到停在河边的船上。王班长的鲜血不断流出。我替他包扎时,发现几处受伤,肠子都流出来了。他捂住肚皮说:“别管我,快去救护别的同志!”我心里非常难过,眼泪汪汪地叫他别说话,别动。
    我再上岸时,敌人已驮着伤员逃跑了。时已下午,刘屋自卫队与刘屋的群众,协助我们打扫战场。我队有11 位同志光荣牺牲,刘屋自卫队也光荣牺牲11人。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了家乡,赶走了敌人!
    模范队11 位烈士的遗体送回莞城,在中山公园召开追悼大会,有几千群众参加,由何与成主持。讲台两边挂着一副挽联,写着“老模初战东江畔,榴花塔下显忠魂”。何与成致悼词,悲壮激昂,痛数日寇的凶残,高度赞扬烈士们英勇杀敌、保卫家乡的献身精神。烈士英名永垂不朽!最后,号召我们东莞人民团结一致,继承烈士遗志,武装起来,打败日本侵略者!会后,许多热血青年纷纷报名参加抗日模范壮丁队,走上抗日救国的道路。这就是东莞历史上有名的“榴花战斗”。
    (作者是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老战士,离休前任广东省教育厅仪器设备中心副主任)
 
(载《东莞党史》1998年第2期)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