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09月21日   
  
抗战初期东莞党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回顾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3 10:01
抗战初期东莞党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回顾
 
袁鉴文
 
    回顾抗战初期东莞党领导东莞人民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和抗日武装斗争的经历,是很有意义的。
一、重建党组织,壮大党的力量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实行极残酷的白色恐怖,广东党受到严重的损失,中共东莞县委被破坏。1928年秋,东莞中学学生李勤媛、李海青、工友黎寿被捕,从此,东莞党停止了活动。有的党、团员远避他方,有的隐蔽起来。直到1936年秋,东莞才恢复党的活动,重建党组织,先后成立了东莞特别支部,县临时工作委员会。1937年改为中心支部,领导东莞、宝安、增城三县党组织,到1938年5月成立东莞中心县委。东莞重建党组织后,遵照广州市委和广东省委的指示,为了适应发展的有利形势,坚决克服关门主义,发展了一大批党员,到1939年有100 多党员。东莞中学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学生有较强的爱国心和较高的思想觉悟。重建党组织时,首先吸收了一大批莞中进步学生,通过他们深入城乡发动群众,发展一大批党员。在莞城和农村建立了一大批党支部,有学生支部、妇女支部、工人支部、农民支部,还有部队的党支部。在东莞各个区都成立了区委。
    东莞党为了培训党员骨干,先后举办了三期党员训练班,每期有十多人,共有50多人。授课内容主要有党的建设、群众工作和游击战争等。受过训的党员,后来都担任党支部、区委或县委的领导干部。东莞人民有了党的领导,在党的领导下,经过艰苦工作,英勇战斗,开创了新局面。
二、抓紧时机,积极开展抗日统一战线工作
    (一)出版报刊,传播党的主张
    抗战初期,遵照上级党的指示,要利用国共合作的有利形势,积极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尽力争取国民党的党、政、军人士和开明绅士的支持,积极做好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准备。我党通过公开做上层工作的何鼎华做国民党的县政府和县党部的工作,开办《东莞新闻》报社,何鼎华任主任,出版《东莞新闻》周刊和《老百姓》小报,登载全国各地抗日救亡运动的情况,及日军进犯和我军抗战的战况,报道我党抗日的主张及新华社和《解放日报》的新闻。每期社论和重要文章,多是县委同志写的,深得东莞人民的喜读,报纸发行量,成倍增加。它成为我党对外宣传的工具,扩大了党的影响。
    (二)以革命知识分子为先锋,大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东莞县政府经我党同志的推动,为了表示支持抗日,取得群众信任,建立了“青年抗敌同志会”(简称“青抗”)和“妇女抗敌同志会”(简称“妇抗”)。我党派何与成负责领导“青抗”,派何佳任“妇抗”主任。动员中学生、小学教师和进步青年参加,其中有许多是党员。这两个群众团体实际上是在我党的直接领导下,统一行动的抗日群众组织。各种活动都是统一进行,他们一起组织歌唱队,每晚集中练唱,到街头演唱和教唱,城里群众纷纷涌来,跟着放声高唱。宏亮激昂的抗日歌声响彻大街小巷,鼓舞了群众抗日情绪。他们还联合组织下乡宣传队、演剧队深入到广大农村宣传抗日救亡,写标语,出墙报,演“放下你的鞭子”等街头剧,很受群众欢迎。
    县委还利用三八妇女节、五四青年节、五一劳动节等节日,在县城和乡镇组织庆祝、纪念活动,在学校里或在公园召开群众大会,众多群众踊跃参加,情绪激昂。会后,还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
    1938年秋,东莞县委支持国民党县政府发动为前线抗敌募捐,决定由莞中党支部和“妇抗”负责组织、发动。在莞城大西路、彭屋大街搭起了献金台,宣传为前线抗敌募捐的重要意义,动员路人捐献,还组织募捐分队,到商店、茶楼酒馆去募捐,妇女同志还深入到街坊去动员各阶层妇女捐献,许多妇女连金戒指、金项链也献了出来。这次捐献活动,搞得较广泛,不但在县城,且扩展到圩镇,不但为前线抗敌捐得一大笔金钱,更重要的进行了一次广泛的抗日宣传,提高了广大群众的抗敌情绪。
    东莞国民党成立了“民众抗日自卫团统率委员会”(简称“统委会”)。张我东当主任。县委委员张广业打入内部活动,征得张我东同意,组成了政工队,到清溪、塘厦、凤岗、樟木头、大朗等乡村活动。接着,张高科又组成第二个政工队,他任队长,到水乡的高埗、道滘、中堂、望角等村庄活动。经过这两个政工队进行广泛的宣传、组织工作,在各村组织一批兄弟会、姐妹会,开辟了一些新的据点。东莞的山乡、水乡和铁路沿线的许多农村的群众都发动起来了。
    东莞人民在党的领导下,经过积极广泛的宣传,深入的发动,整个县城和广大乡村的抗日救亡运动轰轰烈烈开展起来!
    (三)培养武装骨干,作好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准备
    我党为培养军事骨干,派赵学和何与成去做国民党驻军一五三师工作,争取了该师政治处的支持,同意和我们合作,举办了两期军事训练班。他们负责军事课和军事训练,何与成负责政治课。我们动员党员和进步青年参加,共有100多人。另由陈修业争取了国民党自卫团统率会的同意,我们派了一批党员和进步青年参加他们举办的军事干部训练班。参加这几期军事训练班的党员,都分配到农村训练壮丁,在各村较普遍成立了自卫队,有的同志当了自卫队队长或中队长,有的同志分配到国民党自卫团的集结大队当教官,或留在统委会工作,为我党掌握群众抗日武装。这一大批受过军事训练的党员和进步青年,在我党开展抗日武装斗争中都成为我党领导的部队骨干和领导干部。
    (四)选好抗日重要据点,开辟抗日基地
大岭山区是一个重要据点,大沙乡有一个大革命时期的老党员殷乐山当乡长,支持抗日。张英在大沙一带活动过,县委便派张英到大沙,他得殷乡长的大力支持,任大沙乡自卫队队长兼小学校长。他做当地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先后在大岭山区的大沙、飞鹅、大公岭等村举办了三期壮丁训练班,共有100多人,发展了一批党员。并在各村组织了自卫队,他当中队长,实行村村联防。在大公岭建立了一个交通联络站,后来,成为地下党和部队同志的重要交通站。模范队成立后,首先就开到大岭山区的飞鹅村。1940年10月,曾生部队在东移后,回到大岭山区的大公岭,得到当地广大群众的大力支援,腾出房子,准备好粮食,部队很快就站稳了脚跟,为以后东江纵队创立大岭山抗日根据地打下了党和群众的良好基础。
    (五)掌握合法武装,建立党直接领导的抗日部队
    县委遵照省委的指示:要争取公开合法的番号,就要尽力掌握地方武装,尽快建立党的抗日部队。通过何与成和国民党社训总队颜奇总队长的交情,得到他的大力支持,推荐何与成任社训总队政训员,同意我们派李燮邦任该总队第一中队副中队长,李守仁任指导员。我们还动员一批进步青年参加,以充实和掌握该中队。颜奇还同意我们组建第二中队,由陈昶任中队长,小队长和队员都由我们动员进步青年和20多个手工业工人参加,其中有党员,成立党支部,黄树楷任支部书记。这样,社训总队两个中队基本上为我党所掌握。
    东莞党很重视抓武装,张广业在高埗,鼓励当地绅士动用祖尝公款购买枪支、弹药,由党员掌握,组成武装小组。同样,卢仲夫在东坑、叶镜源在大朗、严常在山厦、林锦华在清溪等先后组织武装小组,每个武装小组都有十多人,十多支枪。还有蔡子培在石马、张松鹤在清溪分任自卫团集结大队大队长,两个大队都有近百人。
    1938年10月12 日,日军在大亚湾登陆,局势突然紧张起来。县委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速即组织党直接领导的抗日部队。王作尧和何与成去找颜奇副总队长商议,他很赞同。决定取名为: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简称“模范队”),表明这是一支坚决抗日的模范部队。县委武装部长王作尧任队长,组织部长袁鉴文任政治指导员,县委机关设在模范队队部。县城全部党员和“青抗”、“妇抗”的进步青年踊跃参加,有100多人。10月15日,在县城立达小学召开“模范队”成立大会。会后,王作尧队长带领20多队员前去县政府,好不容易找到县长,他发给40多支旧步枪和几百发子弹,同志们不管新枪或旧枪,只要有枪大家背着枪高高兴兴地回到立达小学,一齐动手把枪擦洗得干干净净。全体队员于当天晚饭后到县城公园集中,进行编队和军事训练,直到天亮。队员们虽然操练得满头大汗,个个还是精神奕奕,满脸笑容。
    (六)开赴前线,英勇抗击敌军
    日军大亚湾登陆,城里居民十分恐慌,国民党官员更加紧张。县政府急忙迁离,军队匆匆后撤。县委为了稳定居民情绪,留下模范队一个分队,留守处设在《东莞新闻》报社,坚持进行宣传,唱抗日救亡歌曲,每天出墙报,报道时事新闻。居民见到模范队员照常活动,情绪才稳定下来。
    10月17日,王作尧和袁鉴文率领模范队开赴大岭山区飞鹅村,并通知各区乡党组织,除必要留下坚持工作的同志外,其余党员都到大岭山飞鹅、大沙,参加模范队活动,有枪的就带枪来。各乡党员接到通知,很快集中到飞鹅来,队伍增加到200多人。
    国民党军队畏敌,不战撤退,散兵游勇,到处抢掠民众的鸡、猪、财物,民众十分惊慌。模范队把散兵抓起来,给以警告、严惩,散兵不敢再来侵扰,保护了民众利益,民众得以安宁,十分感谢! 队员们白天做爱民工作,深入到各村,和村民一起到田地劳动;晚上和民众谈家常,教唱歌、识字,进行宣传抗日,发动和组织群众。队员们和各村群众建立了像亲人般的关系。
    10月19日,日军占领石龙,县委书记姚永光和何与成、颜奇率领常备队两个中队和模范队一个小队,共200多人,开到前线,扼守石龙附近的东江河。总队部和陈昶的第二中队在西湖、京山一线设防;李燮邦带领的第一中队和模范队一小队在峡口、鳌峙塘、榴花塔一线设防。10月下旬,日军企图乘船渡江攻占西湖、京山,陈昶率领部队扼守着京山靠江边的高地,沉着应战。当敌船驶近岸边时,一声号令:“射击!”“狠狠地打!”战士们立即向敌船猛烈射击。敌人受到意想不到的突然猛击,狼狈败退。日军连续几天,企图用炮火掩护强攻,均未能得逞,京山阵地屹立不动。
    日军在京山渡江不成,便转向峡口、榴花方向进攻。李燮邦沉着指挥,再一次给企图渡江的敌军以重创,敌军终未能登上南岸。敌人进攻不成,进行报复。在东江北岸石碣、刘屋一带村庄大肆烧杀、抢掠,群众受殃。同志们十分愤怒,纷纷请求渡江出击敌军。颜奇和何与成亲自率领李燮邦的第一中队三个小队和模范队一个班五六十人,在拂晓前乘着两艘大木船渡江,到达北岸刘屋村,得到该村自卫队的配合,分头在刘屋村前的一片大树林里埋伏。不久,李中队长看见一队敌人骑兵,从竹林西边奔来,立即大声叫喊:“日本鬼骑兵,狠狠地射击!”战士们向奔来的敌骑猛烈射击,一个敌骑兵当场被击中,从马上滚下来。敌人随即用冲锋枪疯狂扫射还击,双方展开激烈的战斗。王尚谦班长被击中头部,鲜血满脸,他还站起来,愤怒地尽力大声叫喊:“同志们!打!打!狠狠地打!”喊声未完就气绝倒下! 同志们悲愤异常,齐向敌骑勇猛射击,自卫队也跟着向敌骑猛烈射击。敌人遭到突然射击,摸不清情况,还击一阵,就拖着一具尸体向石龙方向奔走。战斗结束,模范队牺牲11 人,自卫队也牺牲11 人。翌日,在东莞公园召开追悼大会,县城有数千人前来参加,悼念英勇牺牲的烈士。会后,举行抬尸示威游行。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抗日部队不畏强敌,不顾背水战之忌,有乡政府大力支持、群众热烈欢迎和地方武装配合的著名“榴花战斗”。从此,东莞模范队英勇抗战的事迹传遍东宝地区,为广大群众所称颂。东莞人民亲热地称“模范队”为“老模”。
    (七)支援国民党友军,争取共同抗战
    国民党一五三师九一三团,在日军回师“扫荡”时被击败,与师部失了联系,退避到东宝边界白花洞一带山地,军心动摇,逃兵日众,又找不到粮食,濒于瓦解。县委为了争取该团和我们一起坚持抗战,派王启光与该团团长会谈。李团长正在十分焦急,很乐意接受我们的建议。双方商定,在该团设立政治部,王启光任主任,负责全团政治工作。经过我们派一批政治工作人员当营、连指导员进行政治思想工作,提高了士兵的士气,改善了和群众的关系;开展文娱活动,活跃了部队生活,军心和情绪才稳定下来。在敌军“扫荡”过后,一五三师九一三团取得联系,命令该团速回河源,李团长要求政治队员同去。我们派了20多名模范队队员随同到达河源,参加四战区政训班后派到各连当指导员。
    (八)护送叶挺总指挥,组建行营特务营
    叶挺将军是被蒋介石亲自任命为新四军军长的,因受新四军政委项英的歧视和不尊重而离开新四军,来到广东。国民党十二集团军司令余汉谋和叶挺谈判,任命叶挺担任东路总指挥部总指挥。叶挺在深圳设立了总指挥部和政治部,姚永光和何与成带领一批干部和模范队70多人正在深圳。叶挺把模范队作为总指挥部的警卫部队,王鲁明等一批干部到政治部办公。叶挺要视察国民党的驻军,决定先到驻扎在宝安的袁华照部队视察。何与成在模范队中挑选十多名强壮的战士,组成一个武装班,袁鉴文亲自率领,护送叶挺总指挥到达乌石岩袁华照部队视察。沿途叶挺教导我们如何选择伏击地点,如何利用地形等武装斗争知识,同志们听了很受教益。毛泽东知道叶挺离开新四军到广东,深怕蒋介石另任命其他人为新四军军长,速即发电报给叶挺,要他必须顾全大局,速即返回新四军。叶挺接毛泽东的电示,速即离开广东返回新四军。县委遵照东南特委的决定,何与成带领在深圳的模范队70多人调到惠阳坪山,编入曾生领导的惠宝人民抗日游击总队的第一中队,成为该总队一个主力中队。
    (九)集中训练,整编部队
    王作尧和袁鉴文率领的模范队开到白花洞,同张广业和黄木芬领导的东宝惠抗日游击大队会合,县委决定集中到苦草洞进行训练整编。1939年元旦,在200多队员中挑选12 0人,重新组成东宝惠边人民抗日游击大队,大队长王作尧,政训员何与成。余下的人员,有部分分配到各区去,坚持地下党工作,大多数人员后来组成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东宝队。
    东莞党在抗日战争爆发初期,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和抗日武装斗争所取得的成就,作出的贡献,主要是由于紧紧抓住三大法宝:坚决执行广州市委和广东省委的指示,充分发挥党的领导作用,紧跟形势,大胆发展党员,重建党组织;不失时机,大力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争取了国民党的党、政、军的上层人士和地方开明绅士的支持,广泛、深入地发动和组织群众;参加和组织合法抗日武装,及时建立我党直接领导的抗日部队,开辟抗日基地,英勇抗击敌军,为后来东江纵队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创建抗日根据地打下了党和群众的良好基础。
    (作者是原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政治指导员,离休前任武汉市教育学院院长)
 
(载《东莞党史》1997年第1期)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