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09月21日   
  
莞城解放前夕的一个紧急任务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3 11:01
莞城解放前夕的一个紧急任务
 
张  秋
 
    1943年,我参加东江人民抗日游击队。两年后,因父亲患重病,母亲到部队向指导员提出要我回家探望父亲,经同意,我回到家乡篁村。后来母亲病逝,父亲瘫痪在床,我只得继续留在家里。父亲病故后,1949年初,舅父尹煜留我到他的家里生活,实际上由我看管门户和警卫。直至莞城解放时我都住在尹煜家里。尹煜家在莞城文兴街,是我党地下交通站,尹煜是革命干部家属(儿子尹平曾任中共东莞新一区区委书记),他以国民党保长身份作掩护从事革命活动,家里藏有长短枪4支,其中一支长枪、一支短枪(左轮)藏在楼下,信任我保管使用。在莞城解放前数月,中共东莞蒋管区委的祝锦龄多次秘密到尹煜家里,有时即来即走,有时住几天。在莞城解放前几天,已是中共东莞县委成员的祝锦龄住在尹煜家里。当时解放大军迫近广州,莞城社会治安动荡,人心浮动。
    10月15日下午,祝锦龄吩咐我到街上走走,看看外面有什么风声。我即走出大街,走进城内,沿路看见冷冷清清,行人很少。经过万寿里国民党县党部(储济仓附近),里面不见人影。我闯入县正街衙门(国民党县政府),没人把守,听说国民党官员都逃走了。我返回家里,将所见所闻向祝锦龄汇报。第二天,社会治安情况更紧张,各路土匪聚集了十多条大坭船在金鳌洲附近海面,准备晚上洗劫莞城十二坊(即城外几条商业街),加上前一两天城外连续发生打死祁宝、枪杀牛仔锐等恶性事件,人们更加惊慌。当日午饭后,祝锦龄叫我上二楼(即木楼阁),给我一个紧急任务:“你带一封信到葵衣街瑞记祥榨油铺,有人问你时,你说祝锦龄叫你带信来的。”当我怀上短枪带信到瑞记祥时,就有人接住问我,带我由铺面右侧入榨油坊内。我见到卢焕光(时任县委书记),将信交给他。榨油坊里点燃一盏围尾灯,半明半暗,看不清里面有多少人。卢焕光看完信后写上几个字,吩咐我迅速将信带去莞城郊外找武工队黎柏芳,时间要快,并派一位穿便衣的男青年(年纪比我大一些,不是莞城口音,怀有手枪)和我一起去完成这个紧急任务。我两人马上出发。同去的青年不熟路,我也不大熟悉,唯有一股救急心情去闯。我们经过大马路,到莞龙公路,往黄旗方向走。没想到就在戴屋庄村前附近,看见前面小山头上插有几面红旗。我们决定上山寻人,走到半山腰时有哨兵喝住,问干什么,我们回答要找黎柏芳有急事要办。很快黎柏芳由山顶下来,看信后,即向其他同志交代任务。黎随我们二人入莞城直到尹煜家里,他到楼上见祝锦龄。不久,祝锦龄、黎柏芳等几个人从楼上下来,我看见方东同志(时任县委常委)也在一起,方东见我有些惊讶,问我为什么在这里。我说尹煜是我舅父,我住在这里。他微笑一下急匆匆地出去了。当大家分头出去时,祝锦龄要我跟随黎柏芳去集队进城。黎柏芳将队伍带到原莞太车站旁边的一块草地,指挥各人站岗,有一部分人到上清观城墙制高点,另一部分人到西门口高第路段碾米厂、木茨厂附近站岗。黎柏芳和我等几个同志到莞城商会联系事务:(一)要求商会负责我们饮食;(二)因商店灯光太暗,便利土匪出动,不利我们行动,要求商会通知各商店通宵点亮大光灯。商会祁贺枝等人都答允。
    傍晚,方东带领的水乡武工队也进城了,有部分人住在上清观大雄宝殿。到了半夜,土匪不敢上十二坊洗劫,但有小股土匪去文兴街抢掠。我们接到情况后马上派同志出去截击,当我们赶到时土匪已逃走了。第二天(10月17日)中午,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一支队第三团领导人麦定唐、何棠等同志带领大部队进城,宣布东莞解放。祝锦龄担任莞城市(即莞城镇)市长,我和尹煜被安排在莞城市政府工作,从此当上国家干部。
(作者是中共东莞市委统战部退休干部)
 
(载《东莞党史》2006年第2期)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