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09月21日   
  
东江纵队战斗总结(节选)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1月23 15:01
东江纵队战斗总结(节选)
 
——1945年1月至7月全队战斗情况
 
一月份全队战斗总结
    一、对敌伪斗争
    一月三日晚敌由平湖、天堂围、塘下三据点出动,分五路(人数约一千人),包围塘沥、黄洞、凤岗一带。三日晚包围指甲岭,四日早包围黄洞,在金沟桥遭我横沥自卫队(二人)伏击,敌甚凌乱,怆惶撤退,计毙敌二名,伤一名(长官),又从敌手中逃出民众数十名(被敌捉去的),我无损失。五日早,敌再包围黄洞,被我双英队骚扰,敌甚恐慌,五日晚十二时敌余部退回原防。敌此次“扫荡”塘沥一带,被捉去民众二十六人,击毙女人一名,民众损失达百万元左右。
    六日上午八时,我中道某队(十五名)配自卫队十三名,袭击帆屋伪税卡,伪东莞县第二区清乡联防第一大队第二中队(九人),将其全部解决,计俘伪九名,缴获步枪六支,曲驳一支,子弹三十三发,我消耗子弹十七发,余无损失。
    七日接新晋报告,驻太平之伪一四五师一三三团第三营第七连第一排士兵王合(化名简炽)带轻机一挺到北栅附近,向我队投诚。
    七日我新晋某队袭击伪麦浩部之亭埔税站,俘伪五名,缴获步枪数枝。
    七日我沙湾常备队与沙湾伪警察遭遇,伪不敢应战,束手就擒,计俘伪五名,缴获步枪二支。
    九日夜,我新晋某部一中队,配合民众武装十余名,袭击西乡伪警察所(十余人),将其全部解决,计俘伪十七名,缴获手提机二挺,步枪二十五支,击毙一名,我仅消耗子弹一发,余无损失。
    十三日敌(二百余人)由联和分三路向我罗布网、下径大地进犯,因我队初到新地区,警惕性甚高,将敌之企图(扑灭我领导机关)完全粉碎。敌以右侧为主攻,直扑我后面山(距我大地营房一百米远),但经我反冲锋后,敌即溃退,其他两路也跟着退却。计是役毙击敌三名(一中队长尸没抬走,另一名比这中队长还重要的已抬走),伤一名。我牺牲二名,伤二名。
    十五日我新晋水乡部队(三龙、猛豹共十五名),夜袭高埗伪联防队(七十余名),至十七日早结束战斗,计缴获轻机三挺,手提机二挺,步枪五十支,短枪十三支,子弹二千五百发,军用品一批,俘虏七十名,击毙一名,伤一名,我也牺牲同志一名,受伤二名。
    十三日敌三百余进攻龙岗,顽军萧天来、黄文光部不战而退。我队为挽救龙岗民众免为敌所蹂躏,便由五虎某队,配合中道某队开赴龙岗,将敌人击退,进驻龙岗,而顽军见敌人已退,也即开返白坝(萧天来部)。我队为惩戒以见敌而逃之军队,便于十四日将白坝包围起来,与顽军展开火力,至晚仍未解决。十五日早五时敌(滕本大队全部及可△炮队共七百余名)由平龙公路开来龙岗,与我队哨兵发生接触,敌即直冲至龙岗圩,与我驻龙岗部队发生剧烈巷战,敌之飞机也到掩护,至十时敌退出龙岗,向坑子前进,我队即[刻]尾追,打击敌人。计是役敌伤亡十余名,我也壮烈牺牲同志十名(五虎五名,中道五名),伤八名,失步枪十支,其他军用品少许。
    此次战斗,同志们之表现甚为英勇,但因麻木太平,警戒疏忽,对支队部的指示不加警惕,以致招受此次之损失。
    十八、十九日,新晋水乡部队连续解放企石隔基、江城洲、麻疯院、鹤田下等村庄(对方于我攻下高埗后即撤退上列据点)。
    十九日晚,我新晋双英队发动沙湾、李朗、布吉民众约千人,拆毁沙湾敌炮台四座,布吉(松无[元]头)二座,剪电线数十丈,因工具缺乏,路锄不动,当晚电话不通(因被我剪断),敌由香港开往广州的货卡与火车相撞,货卡被撞后退,但不出轨,死敌七名,传其中两名为少校。当晚并埋地雷于松元头炮楼,次早响一个,敌死伤未详,敌老羞成怒,向附近山头开炮出气,并将附近伪村长捕捉。
    二十日晨,伪李潮部二百余名,配轻机四挺,包围鹤田下,该乡村民向我请救,我新晋队即派某队(三十二人)配合常备队(二十余名,担任警戒),前往援救。在我队员之英勇奋斗下,以少胜多,将李部完全击退,伤毙伪二十余名,遗尸七具在场,我消耗子弹二百余发,余无损失。经此战斗后,鹤田下原属刘部之伪联防队,也为我政治瓦解,向我投诚,转变为我之力量(有轻机一挺,步枪、短枪八十余支)。
    二十三日我新晋水乡部队消灭万江洲伪联防队,俘虏十二人,缴长短枪六支。
    本月初我某部袭击西乡伪宝安警察第二中队,将敌伪全部解决,缴获短枪九支,我无损失,安然返防。
    十六日沙河民兵在我队之协助下,抬土炮数门,深入南头城,袭攻敌人心脏,发土炮数响,敌甚恐慌,怆惶退往后海,计是役伤毙敌兵数名,我无损失。
    二十一日敌百余名,并马十三匹,由淡水送伤兵往龙岗,我坑梓自卫队闻讯即派队赴三角楼打伏击,并展开地雷战,将敌人打得七零八落,狼狈退走。计是役击伤敌兵五名,缴获文件一批,我队无损失,安然返防。
    二十三日我莞樟线飞虎队为配合水乡牵制敌人,遂于是日出扰罗村伪税站与莞城救济院、敌兵房和炮台,战斗由晨六时半至十一时止。此次我之兵力仅四十五名,分为三组进扰,而伪军出动之人数,达四百余。计伤毙敌伪十余名,我消耗子弹四百发,余无损失。莞城敌于战斗开始后即戒严并打电令各处伪军援助,非常恐慌。
    二十四日布吉敌二十余名,到沙湾至其原驻祠堂休息,中我双英队埋伏地雷,当场炸死敌兵六名、伤三名,通译一名、沙湾汉奸一名、担夫二名。后悉炸伤日兵中一名系酒井中队长,负伤极重,不省人事。因此事,沙湾伪中队长谭森被敌撤职。
    二十四日上午十时,莞太线伪军出公路附近割烟苗,我晋新某队及常备队、后备队共五百余人,展开火力向伪猛击,伪不支溃退,我尾追至石鼓、石马一带,后伪军由篁村增援,我始退回。此役战斗至下午四时终止,伤毙伪军十余名,我消耗子弹二百余发,余无损失。
    二十五日我新晋水乡部队,又消灭莞城附近棠梨山之伪联防第三中队第二分队,俘九人,缴获长短枪十支。
    二十五日晚,我新晋飞虎队,至元头山(茶山附近)捉茶山伪联防中队长刘亮,但刘被逃脱,只捉获其卫士及妻子三人,缴获长枪一支,子弹二十余发,物资一批。又我莞太线镇平队也于是晚袭联防队,缴获步枪九枝,左轮一支,子弹三十余发。
    二十六日晚上,我新晋水乡部队渡河,夜袭樊磨村刘部,又将其伪联防第一大队第三中队全部消灭,缴获轻机一挺,长短枪二十余支,子弹七百余发,俘十九人。
    二十六日我行道某队,夜袭惠樟公路陈江桥敌驻地(番号不明,人数约三十余名,配轻机一挺,掷弹筒一支),敌死伤十余名,我牺牲战士一名,伤五名。
    二十七日上午九时我行道某队(二小队),于马安白泥塘,约三百人,马四十余匹,配钢炮一门,遭遇展开战斗。结果敌死伤四名,我无损失,消耗子弹六十六发。
    三十日我新晋某队由路西运动兵力到沙湾,袭击该地之伪警,战斗于是日早上开始,后因布置暴露,敌人已有准备,指挥突击同志又不能灵活运用,已知敌有警惕,仍用攻击,不把队伍撤退,等到一打起来,虽然同志表现很英勇,当化装女人同志用手枪制止敌人之哨兵时,队伍已进行冲锋。但因敌已有准备,当我突击队伍冲入时,受敌威胁很大,想退出来不及,以致损失很大,牺牲了十位同志(内小队长、小队[副]各一名),失步枪五支,短枪四支,打了一场败仗!象这样的战斗,实是不能采用日间袭击的,虽然,有人指出了这一点,主张夜袭,但因指挥者未加接纳,冒险从事,以致遭受无谓的牺牲。
    三十一日我大地合昌队(五十余名)追击敌伪联防队(十六人),由新塘到冈文市转太平场,缴获棉衣一件,子弹一百发,帽一顶。
    三十一日我中道河东队(十三名),于铁岗上庙,截击敌人运输船四十艘,我兵力分为二班,一班在庙旁埋伏,一班在虾公岭上准备情况变化,准备退却,当敌船接近我队,即集中向第一只射击,敌数人应声倒于舱内,余敌怆惶逃窜,其他敌船也于同时向我还击。战斗至晚结束,敌船蠕动退至白莲湖,计共击毙敌四名,我无损失,消耗子弹一百七十九发。
二月份全队战斗总结
    一、对敌斗争
    一日伪警八名,由西瓜岭(增城)护送武器(系罗铭前日往太平圩收税,遭我队打击,弃留于西瓜岭之枪)落新塘,我四支即派合昌队一部分于伪警必经之路埋伏,候其到达时,即起而痛击之,将其全部解决。计俘伪第二区署事务员二名,联防队员五名(后全部释放),我无损失。
    七日晚十一时,我一支飞虎队二十九人(包括税站同志四名),袭击横沥敌兵房老人院川名小队二十七名(配轻机一挺,掷弹筒二支)。结果毙敌六名(内队长一名),伤未明,缴获曲尺一支,指挥剑两把,时钟一个,药物一包。我牺牲二名,伤一名,损失步枪一支,左轮一支,驳壳一支,步枪机一个(这些东西的损失是新同志战斗经验少,在爬铁丝网时失去的)。
    九日敌警备队四名,到石马丰门村煮饭,没有警戒,麻木太平,将枪放在墙壁上,我二支某队得民众报告,便派短枪队六名,前往袭击,我将兵力分为两组,蔡汉尧一组先突入缴枪,另一组担任警戒及射杀敌人。当我蔡汉尧一组突入时,即将步枪三支缴在手上,但敌人发觉时,即来抢拦蔡汉尧,由于蔡机警,知和他角力无法取胜,且易陷危险,乃乘势坐下,捉准敌人的睾丸,猛力一握,敌即昏倒在地,后面二位同志开了二枪,结果了这个敌人,其余之敌人也为另一组同志射杀,二敌倒地,一敌负伤逃窜,旋因敌人来援,我即退出战斗。计是役共击毙敌三名,一负伤逃窜,我缴获勾仔步枪二支,刺刀三把,子弹百余发。我轻伤一名。
    二十日一支镇东队短枪队,十一名深入厚街市内,袭击伪军在街上之排哨。我队分为三组,前进到市内集中。伪之哨位共有两个(闸门口、八角亭),当我短枪到达后,立即进行对伪哨袭击,在八角亭缴枪四支,闸门口缴一支,其余一支为伪逃跑,结果只缴步枪六支,子弹一百零二发(在退却时,我□□受伤一名)。
    二十二日飞英队手枪队于石马缴伪联防队步枪十支、马一匹、敌军服二套、烟仔二十包,头巾一条。
    二十五日二支飞英队于石马缴敌步枪一支、子弹二十五发,日本手榴弹一只,枪榴弹一个。
    二十七日,敌机一架于二十六日晚失事,在山尾头降落。翌日我二支第三大队闻讯,即派出一小队进击。敌军官、机师共九名(内有少将一名),企图沿小河向企石方向逃窜。我队追击至大敦圩附近,发觉敌使用木船向企石驶去,我即以船追击,敌展开火力向我顽抗,结果在二十分钟将全数敌人消灭。我缴获重机一挺、轻机一挺、曲尺二支、指挥剑三支、皮靴三对、皮袋四个、水笔五支,恤衫二件、信件二百余封、相片一百五十张,毙敌八名(内陆军少将一名)。我英勇牺牲小队长一名(黄球同志),消耗步枪弹三百九十七发,驳壳子弹一百三十三发。
    该机乃是第五十五航空师团之直辖第七号机,被击毙之长官二名,安田利喜雄少将、八田顺作大尉,驾驶员六名,属一零七教育飞行团第八练成飞行队,系受命由安南飞往日本去。
    二十七日,我二支张平队派一小队协同地方自卫队,往五岭打伏击,埋装地雷二个。于八时敌二十余人果然由淡水前来,敌到达我伏击线,地雷不响,即展开火力接触。我另一小队赶至配合,约三十分钟,我退出战斗。当我派一班人打扫战场时,又遭敌四、五十名赶至五岭凹顶,于是又发生遭遇战,我退出战斗。我消耗子弹七十余发,敌死伤二名。
三月份全队战斗总结
    三月二日驻仙桥、赤岭、厚街之伪四十五师一三四团由李逆亿荣亲自率领,并配合陈泰与麦浩之护沙队一部兵力,企图突破我河田、桥头两据点,以达奸淫、抢掠、烧杀、勒索之目的,其人数共约六百人,配轻机七挺,分二路向我河田进犯:一路由仙桥沿莞太公路到厚街车站,即占岳犯山后之松山,并挺进寮下后之高地,向河田攻击;一路由桥头开始,向河田南面进击。我一支人数约一百三十人,配轻机三挺并地雷。于羊角山、大松山一带,迎击敌人,卒因敌人火力甚强,我队机枪一挺又发生故障,枪弹缺乏,地雷不发生效力,为避免无代价之牺牲起见,我队便退出战斗,河田失陷。伪军便停在村内大肆抢掠烧杀,我队复集结兵力,趁敌开始撤退时,出[击]到寮下方面之敌人。此次战斗由上午十时起至下午二时三十分停止,敌伪死伤共二十七名,概属一三五团的。我方伤小队长一名,牺牲战士三名,损失步枪五支,刺刀三把,手榴弹一个,地雷一个,消耗子弹一千三百八十八发。
    三月五日下午,敌由樟木头开[往]凤山[庙]住宿之敌约四百人,到达后即派出二十余人至附近围村南坑、古坑等捉人抢物,与我五支队派出之搜索兵遭遇,我即开枪向敌射击,敌即狼狈退却。我解救被俘民众六十余人,并缴回耕牛一头,猪、鸡等甚多,并击毙敌人一名。我消耗子弹五十余发。
    三月七日七时三十分,我第一支第一中队(五十七人、轻机二、步枪四支,短枪一支)、第三中队(五十九人、轻机二、手枪□、其余步枪)并湘江一个中队(轻机一、步枪三十余支),袭击冼沙吴东权、东湖林矮仔部。当时吴有兵力百余人,配重机一挺,轻机二,短枪二十余支,其余步枪,营地周围布置网线、地雷,防卫工事十分坚固。林倭仔人数二十余名,轻机一挺,步枪二十余支,住第四坊,吴部住第五坊。我队有突击队三十五人,由湘江队担任警戒。敌人日间因防卫疏忽,我队运动至距敌三十公尺处之屋内掩蔽,而敌仍未发觉。我队配合乡民捉拿门楼和敌哨之敌四名,后突击队不敢再继续冲锋而大声喊并发一枪,为敌发觉,敌便据守工事顽抗。我队展开全面火力战,逐步迫近敌人。至十一时已将敌全部迫进[铁]网前工事。敌人复据[铁]网内防卫工事抵抗。我用地雷炸开敌营房,敌人全部退出□□。我突击队冲至离敌十公尺时,湘江的警戒部队给敌人冲破,敌一直冲至我队战斗地点,我队在此情形之下,迫得用火力压住敌人而退出战斗。在退出战斗中途与敌肉搏至三小时之久。此次战斗敌死伤三十余名,缴获驳壳一支、步枪八支,子弹三千一百八十二发。我方损失二十四名(中队付、小队长付各一,班长,班付三,政治战士十一,其余战士),消耗轻机及步枪子弹二千五百二十二发,驳壳、左轮子弹五十八发,手榴弹四个,遗失左轮一支,损失步枪四支。
    三月九日上午十时半,敌步兵四名配勾仔三支,通译一人、驳壳一支,经石马乡至石马桥时,我二支手枪队三人、驳壳三支、自卫队三人、自造单响三支伏击,敌慌忙散开,以桥柱作掩护,开枪还击。战斗历二十分钟,敌遗一电话于桥上,消耗子弹二十余发。我消耗十余发,后敌向樟木头方面退去。
    三月十日,敌人汽车两辆由樟木头开往惠州,第一辆满载三十余敌兵,第二辆载货物并十个敌兵,配轻机一挺,掷弹筒一门,其余步枪。第一队第二支队第一大队(即中华队和中□队,配地雷二个,每个十斤重,人数有一百四十名,轻机四挺,步枪有七十支,短枪三支)及大队部于离惠州三十二里之峰下口的古塘凹伏击,当时把兵力分配警戒、埋伏等候着敌人前进。当敌车二辆进入我[伏]击区时,第一辆车中我地雷,但因药力不够,不能将车炸翻,第二个地雷不响,少部敌人仍可踏下车来,利用公路两旁水沟顽强抵抗,致不能解决战斗。大队长下令突击组冲锋,突击组则迟迟不前,敌仍仗路旁水沟顽抗。半小时后,由惠州开来增援部队,我始依次从容退出战斗。战斗结果:炸死与杀伤敌人十余人,毁敌汽车一辆,我方英勇牺牲大队长(曾才)一名、大队副(赖章)、战士二名,轻伤一名,消耗子弹六千发。
    三月十二日敌人一百[一]十人与麦浩部百余人,日寇配备轻机四挺、重机一挺、钢炮一门,麦浩配备不明,在下边高山至石堂之围侧方之小山上,与我一支队一百四十人发生战斗(石江一个小队进入战斗,□□□□□,另一班打伏击配合我队),配轻机四挺,手提枪一挺,步枪九十支,短枪十一支,当时我因处于不利地形和情况变化退出战斗。此役我伤战士四名,消耗子弹二百四十八发,敌死伤三名,消耗子弹二千发,弹炮四发。
    三月十三日晚,我三支二大人数四十二人(八名指挥员、三十四名战斗员,轻机一挺,手提机三挺,步枪□支,杀伤地雷二个),至樟木头乡利卢围敌人储藏物资之处,夺取敌人之粮食,敌有运输队八名(手提枪一,其余步枪,看守利卢围之物资)。结果我缴获白米约三千多斤,敌死二名、伤二名。我方牺牲战士一名,轻伤一名,失去手提枪机梳一只,子弹十五发,红毛瑟一枝,子弹十发,消耗子弹六发。
    三月十九日,伪军约一百名,配重机一挺,轻机六挺,由莞城出发。首先占领榴花圩一带山。同时又有一部敌兵约三十余名由石龙赶来配合,配有炮一门、轻机一挺,到海仙岩配合占领海仙岩高地,当时我第一支队武装八名,配合周采民兵四十名(配长短枪),用游击战术阻击敌伪。战斗历三小时,敌伪不得逞。后敌二百余又由石龙增援,到来包围我队,结果又为我击退。是役击毙伪军三名、伤二名。我军民毫无损失。
    三月二十日敌伪三百余人,重机一挺,轻机数挺,由太平大宁渡江到北栅龙眼一带,企图割烟苗与抢掠民众物资,为我一支队江左中队截击,敌伪慌忙退出战斗,遗下向民众抢来之牛及鸡等甚多,我江左队乘机追击到大宁附近。计敌伪伤亡数名,我无损失。
    三月二十五日,伪麦浩部百余人(配备不明),分二路进犯我活动区北栅、龙眼一带,一路由公路直上,一路由社光直上龙眼,而我第一支队江左队一个中队分路侧击,战斗历数十分钟,敌败退。伪伤亡五名(中有一名为关鸣小队长),我无伤亡。
    三月二十七晚,我一支税站同志七名(后备队四名),袭击横沥伪联防队(十二名,配步枪十二支)。结果不费一弹俘获伪兵十一名,缴步枪十一支,我无损失。
    三月二十七日晚十二时,我二支队一百七十人(飞英[鹰]手枪队二十一名,飞英[鹰]步枪班五十二人,五虎张耕队的一个中队四个班,五虎爆破七人,配地雷四个,另徒手十余人,民众徒手二十人,清婆乡土桥村自卫队四人,配步枪八支,手枪二支),袭击塘下伪军(郑天池一个中队八十人,配德[式]轻机一挺,重机一挺[失撞针],步枪约四十支,驳壳六支,左轮四支,六格一支)。因我队事前布置周密,又有内应,结果在十分钟内把塘下伪军全部解决。击毙伪小队长一名,伪兵二名,且敌死二名。缴获轻机(德式)一挺,梳角五个,驳壳八支,左轮一支,六格一支,步枪二十九支,七九子弹三百九十五发。驳壳弹十四个,筒弹一个,皮盒九个,俘虏四十五名(其中二名是女的)。我牺牲手枪组长一名,驳壳弹十发,步枪弹十余发。
    三月三十一日,敌三十四名在苦草洞占领高山,用机枪向山头扫射,其侧方派出搜索兵向铁场搜索,在螭蜍坳与我派出一班人接触,为我痛击后还击几枪便退了,敌我均无伤亡。
    三月三十一日敌松本中队四十余人,配轻机一挺,余步枪,至飞鹅地张屋附近修筑公路,并抢劫,为我东江队步枪班十名配地雷组二名,于该地伏击。我队因占着有利地形,敌虽用火力向我猛击,并分二路向我迂回,但我队健儿英勇抗击,卒将敌人击退,并追击狼狈退却之敌至飞鹅地之钟屋,敌遗弃抢来之锅头等物,我队获得,将原物归还物主。此役计击毙敌六名,伤四名,我消耗子弹二百发。
四月份对敌伪K战斗总结
    东莞队:
    一、对敌斗争
    四月一日敌四十余人,配轻机三挺,其余步枪,由清溪出动至河桥,与二支派出搜索兵十余人遭遇,我登山开排火向[敌]射击,敌即开机枪向我还击,火力甚猛,我追下山脚至松原下围。明日战斗再发生,我为敌包围,故迅速退出原防。敌死伤不明,我同志跌伤二名,失七九步枪一挺。
    四月八日中午十二时,我二支队健儿九人配驳壳六枝,左轮二枝,袭击清溪四个鬼头仔(驳壳一,左轮三枝),结果打死汉奸四名,轻伤一名,我缴获左轮一枝。四月九日十二时,敌四十余人配轻机二挺,马一匹,其余步枪,在△章步至长平沿路,为我一支(人数六十五人,轻机一挺,其余步枪)截击。结果毙敌五名,缴轻机盘一个,我伤同志二名。
    四月十九日上午八时,伪军一三三团三百人配轻机四挺,余步枪,于莞线上白沙为我一支队二十五人(配步枪二十三枝,短枪三枝,地雷二个)并配合白沙后备队(四十人,长枪二十支,余短枪)所伏击,敌用火力压制山头同志,并以主力向我迂回,战斗历三小时,伪退却,我亦返防。此次战斗,我打[死]敌长官一名,士兵二名。我无损失,白沙民众被劫去谷米财物共计损失大洋五万元。
    四月十九日上午十时,敌人数二百五十人(伪45师135团,配备不明)在两头塘被我队所攻击。该敌为我队包围门内,但我队因地形关系,不能冲入该村,解决敌人,只用排炮向其村之敌射击,敌迫不得不向[我]冲锋三次,均不得逞,最后为他在比较疏的栅门冲出,我因众寡悬殊,便迅速将队撤退。在敌三次冲锋中,敌为我击毙约二十名,我被俘一名,失枪一技,耗子弹(七九)九百四十发,短枪子弹七十三发。
    四月十九日九时,我一支队人数六十名(配轻机枪一挺,长短枪五十七枝,地雷一个,手榴弹六个)到五点梅伏击敌人,敌人在寒溪水(人数有五十余人,配轻机一挺,余步枪),我队到了伏击地将兵力布置完。经一时之久,敌仍没有来,我便衣武装诱他出来,结果敌兵有三个敌人出来搜索,我队打他,其后敌人又不出动,我以一轻机射击他是山之敌,又向寒山[溪]水方面撤退。我撤退后,敌人才登我队伏击之山头,我又在寒溪水用轻机射击敌人,当时被打死一个,敌不敢迎击。后因情况变化,我即返防,我消耗子弹六十四发。
    四月二十二日晚十二时,我一支新生队(共四十人,配轻机一挺)袭击驻守虎门亭东较场之伪军(四十五师一三四团,人数不明),我在敌驻地对面山上用机枪向敌射击,并喊口号,敌还数十枪,不敢出动。我队收师反[返]北栅。我消耗子弹十二发,双方均无死伤。
    四月二十二日晚,我一支新生队派机、步枪共人二十三名配合常备队二班人十三名到该地驻伪军四十五师一三三团驻冈口骚扰敌伪,我队到达该地布置完成,即向敌阵地射击,伪军沉着不还击,后我队撤回时,伪才发空响十余枪。我消耗子弹六发。常备队消耗子弹百余发。
    四月二十五日上午,伪麦浩部护沙队二百余人,配轻机数挺,另伪45D133团谢治平全部约三百人,配炮一门连土匪共八百余人分三路:北栅、大率、恃头圩村青大坑赤岗至马山岗北栅新村一带抢粮,我一支新生队全体战斗员十五名配合各地常备队约一百五十余,在该地一带展开反伪骚扰和抢粮、保卫我地区的斗争,初我无能,敌人数又多,致为敌冲入各村去。后我队分三路向敌迂回袭击,始将顽敌赶出。此次战斗,我队及民兵均无伤亡,敌死二名,我消耗子弹一百一十三发,北栅损失谷甚多,猪被捉去八条,民众(肥佬莱是富翁)一名,被捉去大亭,被捉去谭公多时,被捉去博头村六,被抢油及谷物少许,大坑乡民失去猪数条。
    四月二十六日,伪约一百六十名,内有日军十余名,配轻机一挺,由两头塘向莞城前进,为我一支队(人数约五十名,配轻机枪一挺)截击于铁涌。结果我毙敌六名,我亦伤二名,消耗子弹二十发。
五月份全队战斗总结
    路西方面:
    一、对敌斗争
    五月三日伪四十五师第一三四团第三营陈大部配合篁村之一三五团第一营,人数共三百余人,配轻机二,子弹每个士兵三十粒,步枪二百八十支,余短枪。由赤岭出动于杨西乡坡头水迳头村附近之山地为我一支队(配合常备队民兵共一百五十人,配轻机一,短枪三十支,土炮二门,地雷二个)所截击,战斗甚为剧烈,卒因我队与民兵勇敢向敌作数次之冲击,敌不支溃退,我军乘胜追击。结果俘伪二名,缴步枪二支,子弹三十发,表一个,又毙敌三名,我方无伤亡,耗子弹一千发。
    五月四日上午十时,伪军四十五师一三三团一百五十人,敌五十名左右(配备不明),由莞城出动,修筑乌山岗一带公路,同时横坑敌又赶抢物资运回莞城。我二支队即派出一班十五名,步枪十五,袭击敌,六十名任掩护,当伪至乌石岗时,即登山掩护敌伕修筑公路。其时横坑抢物资之敌,亦开始由这里通过,我步枪班即瞄准向该修筑公路之人伕射击,使敌无法筑路与通过物资,因而松山之敌乃向我射击,并组织三次冲锋,声势汹汹。卒因我步枪班坚持阵地,威胁公路,至下午三时,敌无法打破僵局,遂分二路退回原防,战斗便结束。敌死伤不明,我方无损伤,只耗子弹二百八十六发。
    补路东对敌斗争:
    五月十八日晚三时半,我二支队(一百四十人,机枪一,步枪一百二十余支)袭击、进攻塘尾之伪军李潮部(李匪正式军有四十余人,连同李匪组织之地方军共有五百余人),到达目的地时,我队先以地雷将闸门炸开,但爆炸员与向导均不知去向,故突击员也无法从何而入,伪军便得有空在村内占据有利地形,展开火力,向我射击。我处于不利地形,支持约一小时,便开始退出。李匪组织之地方军又四方八面向我包围,后后备队占据有地[利]机枪阵地,以机枪向敌猛扫,但敌仍向我步步进迫,于是我队组织反冲锋,将敌击退,我追至上市。此次战斗,敌伤二十余人,缴步枪二支。我方死二名,伤一名,被俘二名,损坏步枪二枝,损失步枪四支,耗子弹一百七十五发,损失五月份口令一份,手旗一对,语录一本,密码一本。
    五月二十四日上午,驻清溪岭可围之敌“811 47部”山本小队三十余人,配轻机二挺,掷弹筒二只,余步[枪],企图到鹿湖坝考察被我破坏之桥及公路。我二支队估计是日敌有出动清溪之可能,派三个班人数三十四人,步枪三十三枝,驳壳一支,分三路决予此敌以打击。我队正面的一路,当接近长排坳山脚时,该山上之敌人用机枪向我队扫射,因我地形不利,当即被击伤二名同志,于是全班撤退,敌又企图截我这一班退路,但为我清袭公路的一班还击。结果双方无死伤,均退回原防。
    五月二十七日拂晓,驻岭干围(离清溪约二十华里)敌派三十余人,配轻机一挺,弹筒一枝,余步[枪],出扰清溪圩,我二支队闻讯即派队分头出击,占据该处附近山地,以密集火力向敌扫射,敌不支,于上午九时,狼狈往风吹廉退去。
    五月二十八日,敌十九名,配轻机一挺,掷弹筒一支,余步枪十三支,企图在该圩日至清溪迫民众代其修筑公路,我二支派出战士二十四名,步枪二十四支,伏击敌人之后路。敌因我清溪有部队在警戒而不敢前进,在退回时遭我伏击,我欲消灭其一部,卒因兵力分散,指挥不够,并无进行追击及扩大战果。此役据民众云敌死、伤[各]一名,我方全无损伤。
    五月二十九日敌二十九名,配轻机一挺,弹筒一技,勾仔枪不明,分两路到风吹廉、五羊围捉民众修筑公路,我二支队闻讯即派人数十四名(配枪十四支,民兵十名,步枪十支),于五羊围蔡湖后石山契爷石前面伏击敌人,我队分二班,一班布置在侧,一班截敌人退路,准备歼灭敌人的一部。敌人被我侧方的一班同志打得狼狈退却,敌之机枪被我追得无法发挥火力,后退至爷面石洋楼时,敌才得以洋楼作掩蔽还击,并开掷[弹]筒六响,我队撤退后机枪才得发挥火力。敌人此次耗子弹很多,我耗子弹八十发左右,我无伤亡,敌死伤不明。
    下面续路西:
    敌伪为应付盟军在广东沿海登陆,作为其最后的挣扎,加强沿海防卫,巩固广州外围,确保其交通线,尤其对我解放区之交通线,更时刻欲打通之。伪四十五师上月即进占莞樟线的两头塘(一营),屯重兵于横坑(一三三团两个营及直属队四、五百人),两头塘为樟木头至莞城之中点,故敌复企图进占寮埗、大朗而控制莞樟全线,完成其广州至香港之第二交通线,但为我队所阻,不能再进一步。于五月七日敌为配合伪军占领该全线,乘我队(湘江与源江)调防之际,以约一中队人数九十余人,配炮一门,重机二、轻机四、弹筒三,马三匹。当晚驻于寮埗圩内,我当时因疏于警戒,敌占寮埗时,仅与敌发生小接触(是日敌又到松木小队一百七十人,配机四),八日敌驻于寮埗,在该处附近掠抢物资。九日上午三时,敌百余人,由寮埗出动,沿公路直上,企图进驻大朗,五时许在竹山附近之山头与我队遭遇(本来我事先已派出有部队“黄日”到竹山附近设伏,但伏兵未能依时到达该地伏击,而被敌搜索兵发觉)。战斗即开始,历三十五分钟,伏击队得不到友队的配合(当时袁康队在侧方也不晓灵活地作配合)。于是伏击队不得不放弃原来阵地。我主力闻枪声后,即向寮埗方向挺进(因当时对情况的了解不够,以为该敌是由樟木头常平来打寮埗)。后得前头部队报告,该敌是由寮埗来的,于是赶到作战地点将该敌包围。敌受我队四面包围,且我队又向他作猛烈的冲锋,将敌队冲垮,狼狈逃走,入竹树山的一部为我压住在水田里及山脚下。准备缴枪时,山林中之敌用猛烈之炮火向我威胁,故无缴获。我方于此时见无法解决战斗,下令向竹林之敌冲击,但无法将战斗解决,才下令依次退回防地(我此次参战人数,源江二中队轻机二挺,一百二十人,湘江二中队一百三十人,轻机四,常备队二十余人,轻机一,李桂平常备队三十余人,配轻机一挺)。结果我牺牲同志共八人(政委一人,李少清同志),伤共十人。敌死伤未明,据民众说有三十余人。此次战斗的损失是相当大的,因在战斗前指挥人对敌情况了解不够,部下有的执行命令的不彻底,在作战时,又不晓取得好好的配合,干部对自己所负的使命不了解而猛冲猛打,战士作战技术差,不晓利用地形,致有如此大的损失。
    五月二十四日,伪一三四团五百名,配轻机九,弹筒一,余步枪,企图到横岭一带抢粮。我一支队闻讯即派队六十名(配轻机二挺,步枪五十六支,短枪一支,配合常备队、民兵一百二十名,土炮二门,余步枪)截击伪军,双方发生剧烈战斗。我小鬼班非常英勇,冲锋接近敌人,因子弹缺乏,方退回,伪军不敢前进,战斗历十小时才终止。结果敌死一名,伤三十余人,我民兵伤二名,常备队伤一名,我队伤一名,轻机在战斗中坏了,耗子弹一千二百发,民兵耗子弹二千发。
    五月十四日上午,敌山田中队四十五人,伪四十五师一三四团一营麦浩部一百五十人,分二路进入怀德乡,抢劫粮食并迫交军谷,我一支队闻讯即派新生队一大队,配合赤岗、龙眼民兵三十余人,怀德常备队二十余人,伏击该敌。上午六时,敌由白沙、赤岗推进头马,用密集火力进击我队,守头马一班人,因民兵之力弱,十分钟后即退回三马。后我主力部队由远丰向敌攻击前进,即夺回头马与赤岗一带,敌受我火力威胁退返太平,我一中队追击至伏面,二中追击至官涌坳停止。八时我收队返北栅,沿途向各村抚慰、宣传,继即退回怀德。此役敌死二,伤四名。我伤常备队员一名。
    横坑与莞城间经常有伪军数十至百余人往来联络运输,并常于途中的乌石岗、葫基湖、三□一带抢劫,我为断绝敌之联络运输,并企图歼灭敌之交通部队之一部分,于十四日夜十二时,派队(一支)在石井、乌石岗一带伏击敌人。我队兵力为二个大队(怒江和湘江),四时五十分,怒江三中到乌石岗警戒,当选择哨位时,伪军一百余人向横坑前进,密集队形,并无警戒,敌经过我队警戒之山脚,我便向敌冲锋,当即伤、毙敌人五名。后因地形关系,为敌接近,其他山头亦被敌所占,我警戒敌之二班,只得退出该山,在农场一带据守,敌亦在各山头守住,不敢前进。当时我主力攻击队因时间关系,布置未妥,各有利山头又为敌占,故没有向敌展开大攻击。横坑之敌企图洗劫良平,于是日早出动三百余人,配轻机十挺,重机二挺,步炮一门,向良平推进,为我祁兴队搜索兵截击于良石后面,我祁兴全部兵力推出良平后面之大松山,敌接近围村约一里之地,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向我冲锋二次,卒为我所击退,敌人士无斗志,情绪消沉,我即组织反冲锋,第一次敌火力还强,我冲不成功。第二次,我集中一点,冲向前去,敌正面战斗过于拖长,首尾不能相顾,卒为我冲破,敌溃退至下岭贝竹树山固守,在下岭贝掠劫,猪做饭。我祁中队当时因弹药消耗过多,未能给予敌多大杀伤。此次战斗,据说敌死伤十四名,内有指挥员一名云。我方牺牲服务员一名,耗子弹一千零四十九发。
    敌伪“扫荡”:
    伪军45师133团驻莞樟线北段,一、二营及团部驻横坑,三营驻两头塘,连日出动抢粮,企图攻入寮埗,巩固与扩大其抢粮目的。李潮一个大队百余人驻茶山,45师师部驻莞城,135团驻莞太北段与附城一带,134团在宝太与莞太南段连日配合陈太、麦浩与少数敌兵疯狂劫粮,原驻东莞敌军千余,向惠州方向转移,留莞城约百余人。
    五月十七日,湘江于富竹山击溃其出动劫粮伪军后,十八日民众传来消息:伪军准备全团主力,声明要进占寮埗,决于十九日行动。当时我大致情况的估计:伪军之出动劫粮与进犯寮埗是可能的,其出动兵力,总共不过五百余人,可能分三路进攻:⒈ 主力由两头塘向富竹山后之隐蔽地进攻。⒉ 一路经大埗进攻。⒊ 一路向公路直上佯攻。
    根据这种情况、我方的兵力布置是这样的:湘江、祁兴中队驻陈家埔,半夜派出一名军事哨在富竹山新围,大队部与袁康中队、高埗常备队驻磨边。民主常备队驻磐基窝,警戒石涉到寮埗,怒江全部三个中队与指挥位置在富竹山。
当时我方决定敌进犯时,先由军事哨展开抵抗,吸引其一部进入寮埗附近,湘江主力即插过富竹山,截敌之归路,怒江出击歼灭其进入部分。
    十九日早,横坑、两头塘之伪军,果然集中出动。一路由两头塘(约二百人)出发经过三边路水田,攻击我驻陈家埔之队伍。一路由横坑(两个营约四百人)占领良平一带,我驻军陈家[埔]队伍疏于警戒,水田方面无派出搜索,直至天明军事哨才发觉敌已向陈家埔右侧之小山占领,并继续向后面之松山前进。当时祁兴队迅速轻装拼命夺村后之松山,当时该山已为敌占去一半,故敌我在松山两峰相持。战斗开始后,驻磨边之袁康队与大队指挥所,立即集结队伍,推出后面山头,当时对情况不甚了解,大队副率队与常备队向陈家[埔]方向增援,袁康队则向富竹山推进。
    怒江队闻枪声后,全部赶出,当通过富竹山前面水田时,为敌二方所发觉,怒江仍未到,敌见我主力出动,为湘江一压,便不支溃退,敌通过陈家埔前之水田时,拼命死跑,通过昆潭桥时,为我火力杀伤颇多,我追击出六、七百米远处,敌向良平、两头塘方面逃去。此役俘敌一名,打死十余名。
    良平后面松山之伪军见我富竹山主力推出陈家埔,乘我该处兵力空虚,便分一个营(约二百人)插进我之后方,直入井港、小坑、富竹山来,我怒江立即抽调三中迅速赶回富竹山后面的高山,在高山下面松山之小鬼班(警戒的)已为敌冲破,敌已有一部分入了富竹山,左面小坑也为敌占,终惨洗劫。不久怒江一中再增援到二中处,一部至富竹山前面之沙坣,展开强烈火力,正面压制,迫使敌退出村庄。
    祁兴中华队在正面直冲入小坑,将敌分成二部,以图解决富竹山之一部,敌来不及退出,在小坑展开巷战,即为我击毙四、五名,俘虏六名。由于怒江三中执行命令机械,迟不赶上,未能断绝敌之归路,为敌死命冲出,我全部追至大桥后面停止战斗。战斗时间由晨早至十一时半结束。
    这次战斗,我队共有五个中队及一个常备队二十余人,总共人数为二百八十余人,轻机八,余步枪。敌伪人数约六、七百名,重机三,迫击炮一门,轻机十余挺。此役敌死十六名,伤二十名,俘虏三名,缴获步枪四支,子弹数十发,民众缴获步枪三支,我伤三,亡二名,耗子弹三千七百二十二发。
    这次战斗没有收到大的收获,主要的就是估计敌人进攻路线的错误,又太平观念的意识太重,打起仗又不会机动地把握情况。
    敌伪“扫荡”:
    敌伪为挽救其粮食恐慌,而拼命的对我解放区进行掠夺。
    五月十九日太平敌约六十名,配合伪45D一部分与麦浩、陈太二百余名,总共三百人,清早至北栅,随即分二路:一由人和、石岐向怀德而来;一绕过远丰向怀德进犯。我一支队于是日六时半得讯,便派二中一小登占怀德附近西北之小山(重要的金银山),派二中二小迎击远丰来路之敌,并通知驻远丰之新生队出大坑。北栅敌伪见我有备,便退至石岐附近之小高地及大坑、远丰之小高地,这时猛虎队负责石岐一线,新生队负责远丰一线。
    八时我集中一、三中兵力,派一中迂回后堂包抄石岐敌之侧,三中一小进行冲锋,敌为我逼回石岐新田,后敌反冲锋,占领附近之小高地,但无力再来,形成相持之势(我为避免兵力分散,便集中兵力于金银山食早饭、休息)。十一时,新生队在我对敌攻击时亦猛攻大坑、北栅,结果占领大坑、北栅村、北栅墩,将敌伪包围在村头人和圩石岐,已[既]不能进又不敢退。下午六时,我队组织向敌进攻,敌伪便往坣头退却,后狼狈窜回太平(日寇与45D一部)。而伪陈、麦部仍在坣头,似有待援进犯之势。此次战斗,敌伪死伤颇重,估计在二十名以上,有一轻机付射手为我俘获。我方光荣牺牲战士二名,伤六名,耗子弹一千五百发以上,
    在战斗中民众情绪极高,四方鸣锣击鼓出家伙,登上山头配合我队作战,一方面送茶、送粥、送糖水给我同志吃。在沙头举行庆祝欧洲和平大会时,民众都热烈的出慰劳品,大家都说非“擦”不可。
    第二天敌又向我进攻,企图掠夺怀德、猎树,为我还击后又退回去,这样的战斗一连经过五天。由于我兵力单薄,同志们经了五天的战斗都感觉疲劳。二十三日怀德遂为敌人占据。
    敌伪为着在进行抢粮时,不致受我集中兵力之打击,而同时在宝太线出动,配合莞樟线之敌伪一同行动。
    事前敌伪先放出空气:要到宝太线一带购买粮食。于十九日晚得到一个确实的消息,敌人准备由南头出动。敌出动消息为我一支队知道后,即由△德兄提意见到紫坳去打伏击,由于我警戒部队的疏于警戒和布置的不妥,不能给敌人以大的打击,只伤敌一人,我耗子弹十余发。敌遭我之抗击后,是晚驻宿于新桥。二十一日敌三十人往沙井。经高岗时为我地雷炸死四名。敌至沙井不久,即会同陈培、陈洪把抢掠该处之物资特别是米粮搬回沙井,运往南头去。
    敌在新桥停留二天,乃于二十三日晨早约一百人(留新桥数十人)出动到黄松岗附近,我预先埋伏在该地的地雷因被雨淋湿不响,而我们的警卫连在黄冈即配合民众与敌展开战斗,不久,又由燕川增援一个中队兵力上去,于洪桥头及燕川过河地点剧烈战斗,敌此时集中力量抢洪桥之山头,我因轻机发生故障,洪桥头一带之山头,为敌占去,我于此次战斗牺牲五名。而另一部分敌与南江队发生战斗,我队击毙敌二名,伤五名,后用两班兵力掩护退出战斗。
    伪第三营退出两头塘,只留横坑二个营,为了动摇伪军士气,并企图迫其退出横坑,于二十一日八时集结怒江二中与湘江祁中队,推出良平后面,湘江全部占领两头塘,怒江原驻富竹山,由三中派出一个小队在陈家埔,我企图用少数兵力向其搔[骚]扰,诱引敌出追,我主力突袭,解决其一部。
    当时敌兵在横坑甚太平,士兵四散于村中,我集中祁中队掩蔽在离横坑右侧一千公尺之大岭下面,二中主力集中良平后面的高岭,派出四个组迫近横坑,用火力向村中射击。敌见我兵力弱,十五分钟之后,立即派出约一百以上的兵力,机枪二挺,由横坑上面直通过水田,向我下岭贝之竹树山冲锋、我队则随打随退,引其深入。敌再追来时,我祁中队便开始出动插其后尾,但由于地形所关,为敌发觉,便迅速撤退,使我队不能将其扣断,为其集结于下岭贝之竹[树]山处抵抗,经了20分钟的相持,我派出陈家埔之三中一小队,派出一班人由公路直插下去,我主力亦开始迂回运动,敌便在横坑用重机与步枪作掩护,通过原来道路,向横坑退却。此次战斗,据民众说伪伤六名,耗迫击炮三响。我无伤亡,耗子弹八百七十五发。
    五月二十六晨五时,横坑伪军拉夫百多名,运米及物资到莞城,途中为我一支队伏击。至中午伪军全部退出横坑。
五月二十七早,常平敌三十名,配重机一挺,轻机二挺,乘民船至金民村砍伐松树,我队配合民兵予敌痛击,战斗历数小时,敌不支返回原防。
    敌伪于二十三日进占怀德后,一支猛虎队得令于二十四日开来宝太线保卫抢粮进驻霄边。二十五日夜我占指挥台(四名)。敌于二十六日退出怀德,留马博头、北栅、大宁运谷物出太平,而敌伪是贪婪的,早欲来霄边,前几天有声气说敌伪欲来霄边。
    敌伪二百余名——敌四十余人,配炮、掷弹筒,伪麦浩、陈太部一百四十余人,向我驻沙头前哨进攻,由博头到夏岗(一路由水路来)。分路由蝴蝶山[向]我军事哨进攻,继攻麒麟山,再以炮威胁,以机枪掩护,向指挥台冲锋,占指挥台后控制了附近山头,接着失金钟山。六时大队部得报即派队伍冲往蝠鼠山与石头山,于该山防守正面公路来路,并即通知新生队(驻怀德)推出独树呼应我们,通知珠江队(驻燕川)开来监视黄岗来路。
    指挥台与金钟山失后,我驻沙头之队伍退至田尾前面山头。敌于此时停止进攻,一方面进入沙头上运动兵力,由基围并绕水路而来乌沙(我当时不知),于下午二时开始向我攻击,由公路直进。本来我有一班人在公路防守的,因乡民要求,而准备去上谨附近,队伍正在开始移动时,在公路上便与敌遭遇,我石头山上之一中队,虽以机枪向敌扫射,而敌亦向霄边猛冲。当时,我指挥不能灵活,又不能与二、三中联系,战斗约二小时,敌伪完全进入霄边,我于四时半退出战斗。是役我伤同志五人,消耗子弹三千六百五十发。敌伪死伤未明。
    这次战斗很快的把霄边失去,主要原因是对军事上的太平观念,以为敌人不会这样快就来进攻,而估计又错误, 以为敌人不会由公路来攻,战斗间则没有联络,首尾不能呼应,易为敌各个击破。
六月份全队战斗总结
    路东:
    我二支子龙队驻桥头,张飞、关公队驻青湖,配备轻机二挺,余步枪。六月三日驻东岸伪护国军第一纵队张林部约五百名,配合博罗敌约一百八十余名,总计配备钢炮一门,弹筒二支,重机近十挺,分三路进攻桥头我丰乐乡地区(一路伪军约三百名由畔湖向桥头进攻。一路日军百余名由建州海口配合伪军近百名,正面进攻桥头。一路由铁岗经青湖来的有日军五、六十名,配合姚辉南三姚的伪军百名左右,迂回打磨岭方围攻我区,又一小部分便衣预早潜入桥头)。敌在炮火掩护下向我猛攻,我子龙小队即予迎击,激战约一时三十分,敌以钢炮向鸡心岭轰击数次,子龙队为减少无畏牺牲计,即退出桥头,于田溪头一带山头与敌坚持战斗。当时我驻青湖的张飞、关公队亦赶至朗霞、大洲、新围一带占据山头助战,驻中和圩友军中卫队也赶来对敌作战,敌于此时又发炮近十枚向我袭击,但没有一发能击中目标。战斗至下午八时才结束,此次桥头与臣贝被敌伪洗劫一空。是役,伪军死伤七、八名,日军死一名;我方亦伤同志一名,消耗子弹约一千发。
    六月五日一支于白马、袁屋边公路伏击去赤岭伪军,缴轻机一挺,步枪六支,子弹二百发,俘伪七名,击毙伪军十名,我无损失,只耗子弹二百发。
    驻清溪领下围(契爷石)山本小队四十名左右,配轻机二挺,弹筒一支,步枪二十余支,修筑大布圩至独树围一段公路,准备进驻□□□□村,当地民众均希望我队予敌人以重大打击。我二支队派出三十八名,配轻机一挺,步枪三十六支,于六月十六日派二个班兵力埋伏于大布圩公路侧旁,准备伏击来敌。是日早七时半,敌二十余名配轻机二挺,由公路直下准备修路,行至大布时,我机枪班即集中火力向敌猛烈扫射,敌即袭击围我公路南之高地。我公路南山地三步枪班又以排头火向敌射击,敌便以机枪反击,并向我冲锋,战斗十余分钟后,我的兵力较弱转移射击□□□酷,那时契爷石之增援十余名,弹筒一枝,重机一挺,配合向我转移部队追击,我部即派出二个步枪班,分二路向敌迂回夹击,双方相持达八小时之久。敌处于不利地形,收队退却,我见敌退,即追击,后敌又组织兵力,企图向我反击,受我部一班人,由后面袭击敌人,敌于是收兵即行退去。此次战斗,毙敌三名,敌耗子弹三千余发,我方亦英勇牺牲一名,耗子弹七百余发。
    五月二十日水口战斗:
    1.轻敌:以过去看东莞伪军之眼光来看今天的老土匪,因而不足够的估计敌人,如土匪善于上瓦顶及树,镇静,打枪很准,在这次战斗中,一开始敌便上瓦顶和上树,或跑到榕树头下潜伏着,并不乱打枪,打得又很准。没有估计到这二点,便不会布置如何压制他的长处。
    2.由于轻敌,以为必胜,单靠地雷以炸围墙,连地形也不深入了解,不了解街道的窄宽,因而自己刺死三个战士,不了解庙的墙下厚上薄,因此地雷响了,也只是墙顶塌了一些,不了解土匪赌钱不只在大赌场也在店铺里打麻将,不了解从高地到庙门的地形是复杂的,有很多竹篷,是很易于接敌投入冲锋,不用地雷也能迅速解决战斗,即使是不能解决,也易于撤退的。
    3.由于轻敌,因此没有周密的布置,没有周密的计算突击队与警戒队在时间上的配合,以致警戒队过早为敌发觉,使不能秘密接近与依照计划进行,一遇情况变化使手枪组与长枪班失了联络(在同一巷内)。地雷组乱走,地雷组叫手枪组冲锋,手枪组叫地雷组爆破,大声疾呼,而至于怆惶撤退,也是一样高声叫,“死人”的。4.一遇变化,干部多怕死不前,不统率自己队伍,不去集结自己部队,如梁锦平是突击队长,带有爆破组、手枪组及长枪二班,就是因为他自己怕死,而搞到队伍一塌糊涂,甚至于自相惊叫,而致刺死了二个自己的同志,完全不负责任,最后曾芳上去,便牺牲了。
六月份东纵战斗概况
    自六月一日起,十日前后敌伪对东江解放区是继续着五月间的行动,在各方面进行“扫荡”、“抢掠”,增城方面六月一日伪警、伪联防队及伪四十五师八八团等部共五百余人,由新塘窜犯永和圩一带,我队坚持至二日下午退出永和圩,当晚乘夜袭击敌伪后方新塘,迫使伪军警怆惶退出,永和圩遂为我克复。三日,东江河南岸伪护国军第一纵队张林部约五百名,配合博罗县城敌军约二百名,进攻东莞桥头,我队以一当五,阻止敌伪深入,战斗历九小时,敌伪毙伤九名,崩溃而退,四日广九路西我集结主力压迫占驻宝(安)太(平)线黄松岗圩之伪联防队陈培部,将其白石山上之排哨全部消灭,并一举而收复该圩。同时驻东莞厚街一带之伪四十五师一三四团共五百余人,牵制宝太线我队之行动,分两路进攻横岗圩,我以主力抄其背后,并从正面积极反击。伪军前后捱打,死伤四十余名,败回赤岭。翌日,伪军一个排,企图出来抢粮,又中伏击,为我缴获轻机一挺,步枪六支,俘虎及毙伤约二十名。六日伪军倾巢而出,意欲报复,谁知一出,又遭我伏击。
    接着,我队乃主动地对敌伪据点展开袭击战,八日晚收复惠州附近之马鞍圩,十三日袭击惠阳东多祝之伪护国军,十五日袭击惠州附近东岸之伪护国军张林部。十九日伏击东莞赤岭伪四十五师一三四团一个连,毙伤伪连长以下二十余名,缴获步枪三十一支,子弹四百九十发。二十一日又袭击惠阳东潭公圩之伪护国军,将其大部解决,俘虏十七名,缴获长、短枪十七支。
    全六月大小战斗共五十六次,毙伤敌伪共一百五十五名,俘虏敌五名、伪军九十名,缴获[轻]重机各一挺,长、短枪二百一十一支,子弹九百七十七发,军毡七十三张,大木船三艘,重要物资值数百万元。我亦光荣牺牲十五名,负伤二十四名,惠东伪护国军经过我数度打击,现已暂呈瓦解、动摇之态。
七月份东纵战斗总结
    七月,本区敌人正在运动的运动(如一○四师团由海陆[丰]沿海的西向广州移运),集中的集中(如一二九师团原驻防大亚湾沿海的庞大兵力渐向大鹏湾内地集中)。同时,从今年二月至四月的疯狂增兵转变到完全相反的方面,撤走了二七、四十师团。因此敌人为掩护这种诡诈的军事行动,曾在我广九路西及路东地区配合伪军进行了三次“扫荡”,但均为我与民兵全力所粉碎。十五日敌独立六十大队八十余人配合伪军“扫荡”我路西地区之公明圩时曾遭我有力反击,歼敌二十余,缴获轻机一挺,步枪三支。路东反“扫荡”则表现了民兵的英勇善战。
    对伪斗争,我们是采取主动的,七月一日我路西队曾强攻宝安县宝(安)太(平)线重要据点沙井与伪护沙队陈逆培部,苦战二昼夜,卒将沙井攻克,歼伪五十余,俘伪三名,缴获土炮七门,步枪百余,大木船一艘。十四日我博(罗)西部队配合民兵困围进扰白沙之伪抗红义勇军李逆潮部,又获胜利,歼伪三十余名,缴获长、短枪十余支。
    顽军在本月中表现了极其卑鄙的和敌伪勾结的事实,乘伪向我进攻之时,顽则向我解放区进扰。本月十四日我博西部队,正与李逆潮苦战,顽独二十旅教导团及梁桂平部七百余人,由龙门向我博东地区进攻,我守军在众寡悬殊下予顽以重大损伤后,退出柏塘(博东重要军事据点)。
    又海、陆、惠、紫守备总队钟超武部曾公开配合敌军一○四师团三百余人向我海陆丰解放区进攻,卒为我击退。
    综计本月对敌伪大小战斗三十八次,对顽大小战斗九次,共四十六次,毙伤敌伪二百二十二名,俘敌八名,俘伪三十六名,伪中国独立海军粤东警备队一个大队二百余人携械投诚,我缴获高射机枪二挺,轻机一挺,长、短枪一百五十一支,子弹二千八百三十发,土炮七门,手榴弹七枚,电扒二艘,大木船一艘,电油七百斤,军事地图二百余幅及重要文件一批,物资甚多。我方伤亡一百三十四名。
(载《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46)
 


编者对文件中与东莞无关的内容作了删节。
 
编辑:刘韦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