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1月19日   
  
三个先行,东莞总能“先走一步”
http://dgds.sun0769.com  2013年11月28 16:11
三个先行,东莞总能“先走一步”
——原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陈立平揭秘东莞“创新基因”
 
《东莞时报》记者  吴碧华
 
    1993年5月,原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陈立平从肇庆来到东莞工作。
    这一待,就是20年。他,成为东莞党史研究的一位资深学者,也是东莞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与参与者。
    从1978年起航,改革开放的号角在全国吹响。1980年9月,中央在广东、福建两省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广东从而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区。也就是从这里开始,陈立平说,东莞“自觉不自觉”地走上了改革开放的快车道。这一走就是35年。当各地还在解放思想的启蒙中,东莞已经开起了中国内地第一家“三来一补”太平手袋厂。
    当“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刚刚写进中共十二届三中全会的公报中,先行一步的东莞早已经迈开了“向农村工业化进军”的步伐。
    当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作出“制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本框架”决定时,东莞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已经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开始了转型升级之路。
    …………
    东莞,总是能站在时代的潮头。东莞的改革之路,也频频引发中央关注,并频派调研组到东莞调研。
    东莞创新的基因,到底何在?东莞人又是如何一次次提前做好准备,迎接改革的挑战?
    陈立平,用他20年对东莞的研究和观察,为我们娓娓道来。回顾历史,又让我们从历史中“出走”。

东莞是改革开放的先行区

    东莞时报:在全国改革开放历程中,东莞改革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又处于怎样的地位?
    陈立平:东莞,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区,这是毫无疑问的。
    首先,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区,这是当初中央给予广东的政策。后来,中央又把东莞列入“沿海经济开放区”。
    第二,在地理位置上,东莞位于中国南大门,又毗邻港澳,东莞开放有着先天优势。
    第三,东莞人骨子里就有着一股改革的精气神,从敢为天下先到思想解放。虽然东莞不是中央赋予的经济特区,我们却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先走了一步。
    所谓自觉,就是东莞要发展必须先走一步。“不自觉”,就是你已经站在了这个起跑线上,在大势所趋下,你就不可能停下来了。

东莞自觉不自觉地总是“先走了一步”

    东莞时报总说东莞在改革中做好准备先行一步,东莞到底在哪些方面成为先行者?
    陈立平:第一个先行,就是利用外资,走外向型经济发展道路。1978年7月,国务院刚刚颁发了《开展对外加工装配业务试行办法》,中共广东省委率先作出发展来料加工的决定。东莞很快就知道了,利用自己的地缘优势和华侨港澳同胞众多的人缘优势,开始了引进外资。中国内地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太平手袋厂就在东莞诞生。
    第二个先行,是农村现代化建设。东莞农村现代化建设是走得比较早的。1984年,全国农村的改革和发展还处于完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阶段,东莞已经完成了农村经济管理体制,开始向商品农业转变,而且由于乡镇企业的快速发展,加速了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转移。于是,1984年9月召开的东莞县第五次党代会,提出了“向农村工业化进军”的奋斗目标,农村工业化也就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了。
    第三个先行,是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方面,东莞也是自觉不自觉的先走了一步。
    东莞时报为什么说,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东莞是在“自觉不自觉”地先走一步呢?
    陈立平:从全国来说,我们引进外资,走外向型经济发展道路,本来就抢占了国内的先机。
    随着“三来一补”经济的发展,许多发达国家和地区先进的管理制度、工资制度、生产制度等经济管理制度就带到了东莞。我们再参与他们的管理,我们的人在那里工作,就必须适应。比如生产销售问题,人家都是根据国际市场规则在走,不能按国内的计划经济那套做;又比如生产管理问题,人家按照国际惯例实行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东莞要发展就只能“自觉”地这么做。
    那“不自觉”,就是说人家也在逼着我们这样做了。我们这边还是计划经济那一套,但我们做生意的那头是市场经济,那么怎么办呢?只能冲破国内计划经济的各种条条框框了。
    所以说,即使没有全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我们都要改革。为了生存,为了发展,我们必须改革。那反过来,在东莞国有经济也就被逼跟着改革。
    这是一种“无形”的改革,许多人看不见,因为在当时只能是一种不可张扬的改革。
    经历了这种不露声色的改革,我们到外地办事,就对计划经济那套看不惯了。人家内地的人来东莞取经后也觉得计划经济不适应时代发展了。而就在东莞先行探索了近10年之后,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制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
    1988年,中共中央办公厅调研室到东莞进行了为期30天的综合考察,写成调查报告《东莞十年——对我国沿海农村社会主义建设一个成功典型的考察》,发表在1988年8月14日的《人民日报》上,《人民日报》“编者按”指出:“东莞的基本经验,很值得重视。读一读这份调查报告,有助于加深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理解,进一步消除对改革开放和发展外向型经济的疑虑,增强改革开放的信心。”

“第二次工业革命”,东莞走上了转型升级道路

    东莞时报发展了10年,东莞农村工业已得到到外界和中央的高度肯定,东莞为什么会在这时提出“第二次工业革命”战略呢?
    陈立平:当年,我们和人家合作,都是没有多少条件和人家去谈判的,跟人家合作都是低档次的。
    我们口袋里没有钱,有的就只是力气(指劳动力),场地(指土地),人家赚大钱当然我们也不会眼红。因为对于我们来说,自己有钱赚就已经很不错了。比如,东莞太平手袋厂,当时工人每月可领到两三百块钱的工资,而国家的同类企业的工资每月只有几十块钱。
    当时东莞发展“三来一补”经济,农村到处出现了“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繁荣景象。10年间,东莞农村工业化就基本实现了。
    但是,那时候东莞的工业,基本上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低。今后如果还是依靠增加外地劳动力来支撑这种经济增长,已经不合时宜了。东莞若不改变这种粗放型经济发展形式,就没有多少潜力了。东莞必须要向更高级的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因此,1994年10月召开的市第九次党代会宣布,东莞已基本实现了农村工业化,这是东莞的“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结束,接下来要不失时机地推进我市的“第二次工业革命”。
    东莞时报:要推进“第二次工业革命”想来难度很大?
    陈立平:是的。当时连一些学者都不理解,你东莞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是啥回事?
    东莞“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内涵就是推动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的升级转型。当时我也有一些担心,市委提出推进“第二次工业革命”发展战略,也只能是引导,那些外资企业、民营企业又不姓“公”,凭什么要听你的?
    但是过两三年后当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东莞竟出现了奇迹。东莞经济仿佛一夜之间就发生了巨大变化。为何会发展得那么快呢?因为我们刚好抓住了机遇,承接到了第二波的国际产业转移。那时东莞的先进IT产业迅猛发展,东莞被人称为“中国的IT之都”,并办起了电博会,成为当时全球的四大国际电脑资讯博览会之一。那时,在世界电脑业流行这样一句话:“无论你在哪里下单,都在东莞制造。”
    所以说,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推进,东莞很快就走在了广东四小虎前列。
    2003年4月13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到东莞视察工作。他对东莞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绩给予了高度评价,并鼓励东莞要继续打基础、办实业、走正道。

金融危机“倒逼”东莞再发力

    东莞时报又一个10年之后,东莞在2006年再次改革提出“经济社会双转型”的动因又何在?
   陈立平:东莞的发展,就是一条在改革中再改革的道路。
    10年之后,正当我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时,通过到国内外先进地区参观学习,通过剖析自己,发现我们的发展形势变严峻了,那就是:我们的双优效应(国内格局中的先发优势和世界格局中的后发优势)越来越弱了。
    2006年5月,东莞市委在全市领导干部会议上要求,东莞要增创新优势,推动新发展,并首次提出了“双转型”的观点。2007年1月,市第十二次党代会正式确立经济社会双转型发展战略。
    东莞时报:东莞再次选择转型升级,又让东莞走在了全国前列,还引来省和国家领导人多次到莞调研?
    陈立平:当时,我是感到担忧的。党政干部的思想通了,但企业老板的思想怎么弄?2007年一年,我观察着,其实大多数企业都没动。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来了,许多企业没有订单,产品也销不出去。此时他们才紧张起来,想办法去应对,企业比政府更急了。
    在这关键时刻,东莞市委、市政府先后推出了“六个10亿元”、完善“1+26”政策体系等,出台扶持民营经济的22条措施、实施帮扶企业政策,通过莞港合作、招商引资、产业转移、拓展内外销、首创加工贸易不停产转型模式等,帮助企业应对国际金融风暴,推动企业转型升级。这一系列扶持举措,使企业主们非常感动。
    可以说,这次东莞经济转型升级,得益于国际金融危机造成的倒逼机制,大家才有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改革勇气。
    在这期间,中央和省领导温家宝、汪洋等多次到东莞视察并作出指示,给东莞“打气”。温总理鼓励东莞:“忍得住就是胜利!”
    2010年,东莞经济全面恢复。东莞被确定为首批“全国加工贸易转型升级试点城市”,为全国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探索经验。

“三重”建设和水乡统筹,东莞新一轮改革发展的妙棋

    东莞时报:现在,东莞站在了高水平崛起的路口,您对东莞改革又有着怎样的观察?
    陈立平:2011年12月,市第十三次党代会确立了“加快转型升级,建设幸福东莞,实现高水平崛起”的战略决策和奋斗目标,新一届市委选准了东莞改革发展的突破口,提出搞“三重”(重大项目、重大产业集聚区、重大科技专项)建设,搞水乡统筹发展,对东莞的经济结构格局进行了适当的调整。
    在新一轮的发展中,改革就是要不断解决新问题。东莞经济对外依存度过高,因此我们要十分重视应对国际性的经济危机。这好比是在大海里航行,如果还是小船,就适应不了大风大浪,只有建造巨舰才能迎风破浪,东莞“三重”建设就是建造“巨舰”。
    东莞发展到今天,必须提高经济的质量和总量,要引进大项目,发展大企业和高新科技企业。“三重”建设的发展,将使东莞的改革发展有新的、重大的突破。
    另一方面,统筹水乡发展,是解决东莞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又是对东莞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重大探索。实施水乡一体化建设,把水乡建设成广东水乡特色经济发展示范区,这是一着妙棋。水乡统筹发展,在我看来,是东莞发展的最后一块绿洲。抓住水乡的特色,另辟蹊径发展经济,从生态文明建设和新一轮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东莞决策者选准了方向,选中了目标,选对了地域。相信再过三五年,水乡经济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东莞时报水乡统筹一体化发展,改革的力度亦不可谓不大。东莞在推进水乡地区一体化的改革发展中,又有哪些东风可以借用?
    陈立平:刚刚闭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土地改革的问题。我们可以乘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东风,通过土地流转,发展多种形式模范经营,实现水乡土地资源的最大效益化。
    另外,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已35年了,在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也存在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比如生态环境破坏、食品安全问题,以及人们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方式等等。建设水乡特色发展经济区,可以针对这些问题,发展农业生态、休闲旅游等产业。总之,要在“水乡特色”上做文章。

东莞人有永不甘于人后的精神

    东莞时报:35年的改革中,东莞总是能当一个弄潮儿,您觉得内在的共性基因何在?
    陈立平:第一,东莞领导层思想比较开放,眼光比较超前。现在走着这一步,就想到了下一步。在应对现在困局的时候,就想到了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这也是东莞改革开放35年能够一直站在改革开放潮头的至关重要的因素。
    第二,东莞的干部和群众有干事创业的精神和永不甘于人后的精神。
    第三,东莞发展到现在,有很多得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比如中央的政策调研,很多次都不忘到东莞来调研,东莞的许多好的做法好的经验,为中央决策提供了可行依据。因此,中央出台的新政策,东莞实际上已经在贯彻了,而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就有条件做得更好了。地利,东莞地处在沿海地区,靠近深圳香港,接收国际经济信息比内地许多地方都更快捷。人和,东莞已经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进典型,东莞的改革获得了中央的有力支持,也得到了各地各阶层的认可,阻力也就没有那么多了。
    东莞时报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路线图,你认为东莞在这新一轮改革中应该充当什么角色?
    陈立平:总的来说,要乘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东风,坚定不移地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东莞在全面深化改革中,要继续走在各省、全国的前列,继续争当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排头兵,改革改革再改革,谱写改革开放伟大事业历史新篇章。
 
    (本文于2013年11月15日在《东莞时报》特刊《先行者——35年改革历程的东莞足迹》摘要发表)
编辑:方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