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0月20日   
  
怀念袁鉴文同志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2月17 10:02
怀念袁鉴文同志
 
方绍谦
 
    袁鉴文同志是一位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抗日战争期间,他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毕业后,奉党组织命令回广东东莞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他对党忠诚,政治坚定,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

(一)

    我认识袁鉴文同志,是在1938年10月。
    1938年10月12日,日军在惠阳大亚湾登陆,中共东莞中心县委决定组建抗日武装。10月14日晚,中心县委在莞城立达小学召开动员大会,动员东莞的中共党员、进步青年、小学教师和中学生参加抗日武装——抗日模范壮丁队。当时,我在莞中读初中,又是共产党员,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报名参加。在动员大会上,我认识了袁鉴文同志,知道他去过延安,见过毛主席,经过党的培养,于1938年初,被派回东莞工作,是中心县委组织部部长。
    10月15日晚,中共东莞中心县委在莞城中山公园举行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成立大会,宣布王作尧任队长,袁鉴文任政治指导员,全队共100多人,编为三个小队和一个留城分队。我被分配为交通员,跟随王作尧同志。10月16日,莞城危急,队伍当即开进大岭山飞鹅村集结,开始训练,宣传群众,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斗争。有一天,我护送袁鉴文同志到基层检查工作,他一路上询问我的家庭和个人情况,讲述许多革命经验,鼓励我努力做一个好党员。这一切,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循循善诱,经常深入基层,是一位好同志、好领导、好首长,

(二)

    1938年11月下旬,日军为了巩固其后方,开始对东宝地区进行残酷“扫荡”,模范队面临严峻考验,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巩固队伍,伺机发展,中共东莞中心县委作出决定,把队伍转移敌后,向屏山水口进发。队伍从飞鹅村出发,经过宝安公明圩时,我和表兄王泳因痢疾病发作,忽冷忽热,举步难行。当时,我们二人的母亲也随队伍撤退,见此情景,一怕拖累队伍,二怕掉队遭遇敌人,我母亲向袁鉴文同志提出,是否让我们先撤回香港家中治病,病好归队。袁鉴文同志经过全面考虑,同意这一要求,并说,我们会派同志与你们联系。于是,我们跟着难民潮,先退回香港九龙家中治病。不久,他派王夫同志前来联系,我重新接上党组织关系。
    1939年元旦后,东莞中学、石龙中学与明生中学联合在香港复课,成立东莞县临时联合中学。不久,王夫同志通知我说:袁鉴文同志决定要我留港进联合中学读书,开展党的活动,培养革命力量与骨干。当时,除了我之外,还有初三级的张广嗣、张合稳、尹叶藩等同志,我们几人成立党小组,组织关系仍由东莞中心县委联系。
    1940年春,东莞中学决定搬回东莞常平复办,我随校回到东莞常平,不久,与祁烽同志接上组织关系。东莞中学复办后,东莞中心县委从“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中抽调部分曾在模范队的原莞中学生入校就读。这一来,东莞中学党员人数增多,建立了党支部,我是宣传委员,以后党组织不断发展,培养了一批骨干。
    袁鉴文同志是一名优秀的党务工作者、组织者。1938年初,他奉调回东莞,任中心县委组织部长。他抓住时机,发展与培养党员,仅仅半年多时间,东莞党组织从100人发展到220人,扩大了一倍多。这是东莞中心县委正确领导与努力的结果,也与袁鉴文同志的努力分不开。

(三)

    袁鉴文同志为党的事业尽心尽力,并以实际行动影响他的家人和父母。他父亲在香港九龙广东道的居所是我党在香港的地下联络站、接待站,在此建立了中共广东省委、东南特委、东江特委、东莞县委和香港分局的高级领导机关秘密交通联络站,又是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发展到东江纵队的接待站,经历了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两个时期,从1938年到1949年广东解放,坚持了整整十年多,安全无损,完成了党交给他们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他的父母不辞劳苦,不顾安危,不惜金钱,认真负责,热情诚恳接待一个又一个领导干部,一批又一批党员和部队的同志,协助转移一批又一批的爱国民主人士与文化人士,尽最大努力支持党的革命事业,毫无保留地贡献自己的力量,深为同志们感动与敬佩。

(四)

    1983年12月,东江纵队成立四十周年,袁鉴文同志和我,都被东莞县委邀请参加纪念大会,我和袁鉴文同志分别了整整四十四个年头,久别重逢,真是激动万分,讲不完分别后的牵挂,诉不尽抗日烽火漫天的战斗情谊。交谈中,知道袁鉴文同志虽年老体弱,还为东莞撰写地方党史的回忆资料。近年来,每年10月15日,他都会召集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的老战友从各地来广州集会纪念。每次都会发言,希望老同志从国家和党的利益出发,奉献自己的余热,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而今,他离开了战斗过、眷恋着的祖国大地,驾鹤西归,但他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心中,成为我永恒的怀念。
袁鉴文同志安息吧!
 
    (作者是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老战士,离休前任广州医学院总务处处长)
编辑:方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