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1月12日   
  
缅怀在抗战中牺牲的四位亲人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2月24 11:02
缅怀在抗战中牺牲的四位亲人
 
郭    际
 
    抗日战争胜利已60多年了,我和老伴陈枫及儿孙们仍深深怀念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四位亲人。他们为民族解放事业英勇献身的崇高革命精神,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激励着我们坚定革命理想和信念,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而奋斗。
    我的母亲李淑桓,在抗日战争初期,先后把七个子女送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被誉为“东江游击队之母”。1941年春,她本人也参加了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被安排到东莞大岭山大塘村小学,以教书为掩护,做抗日民运和交通情报工作。同年9月,国民党顽固派军队大举进攻大岭山抗日根据地,她不幸被捕。顽军迫她供出游击队的情况,她坚贞不屈,痛斥顽军不抗日,惨遭酷刑,被杀害于大岭山金桔岭村,时年47岁。我的大哥郭显承,于1938年1月去延安陕北公学,后转入“抗大”参加八路军,在战斗中牺牲。我的四哥郭显和、五哥郭显乐是孪生兄弟,他们一起于1939年5月参加惠宝人民抗日游击队,两人均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3月,曾生部队东移海陆丰,途中遭顽军截击。五哥时任班长,在掩护部队转移时壮烈牺牲,时年18岁。1941年9月,顽军进攻东莞抗日根据地,时任游击队副小队长的四哥英勇战斗,重伤后牺牲,时年19岁。
    母亲1894年出生于广东省鹤山县古劳乡围墩村一个清朝贡生家庭。自幼熟读四书五经,尤爱烈女传,养成坚毅性格,崇尚岳飞、文天祥、花木兰等民族英雄。1913年与郭福荣结婚,开办一间私塾,以教书为业。1930年全家迁居香港继续办学。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全国抗战开始,香港的抗日救亡运动如火如荼。母亲在香港九龙参加中共外围组织“惠阳青年会”的抗日救亡运动,接触到进步思想,受到共产党的教育。1938年1月,经中共党员刘宣介绍,母亲送我大哥郭显承去延安参加抗日。同年冬,母亲又送二姐郭云翔和我从香港回到惠阳坪山参加惠宝人民抗日游击总队。母亲和三哥郭显绪(现名郭村,1941年参军)同是宝安青年会执行委员。她停办学校转为教夜学,参加制棉衣,动员她的学生和亲朋募捐抗战物资,一心扑在抗日救亡工作上。在1939年三八妇女节纪念会上,母亲听了著名女革命家何香凝的抗日演说,很受鼓舞。当时有人关切地问她:“你把子女送上前线,将来老了怎么办?”母亲答道:“没有国就没有家,我还有几个儿子,把他们都送去。”1939年5月间,香港进步团体要把募捐到的物资送往部队慰问子弟兵。母亲把四哥和五哥带去参加曾生领导的抗日游击队。部队在召开欢迎慰劳团大会上请她讲话。母亲把二姐、四哥、五哥、七弟和我都叫到台上,从高到矮站好,然后对大家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抗日人人有责。我大儿子去了延安参加八路军,三儿子在香港做抗日救亡工作,其余的都在这里,最小的七儿子才九岁,等他长大些也送来参军。”她送子参军的情景,曾拍成新闻纪录片在香港九龙大华电影院放映,引起港九同胞热烈反响。1940年4月间,曾生部队东移海陆丰时,疏散一些同志暂时到香港,党组织把四名女同志安置在我家。母亲对她们情同母女,饭不够吃就熬粥,大家一同吃,她乐呵呵地对她们说:“这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1940年底,我父亲病故,她把悲痛埋在心底。1941年春节过后,她带着我七弟郭显隆(现名郭厚智)从香港到东莞参加抗日斗争。她牺牲后,我的七弟跟随抗日游击队,成为一名小交通员。
    母亲被顽军杀害的消息传到大岭山大塘村,群众挥泪相告,学生们泣不成声。1942年游击队办的《东江民报》,在三八妇女节出专刊纪念母亲。时任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总队长的曾生号召全区军民学习母亲在敌人酷刑面前大义凛然,坚贞不屈的革命精神,并指出她的崇高革命气节永远是我们全区军民学习的榜样。
    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李淑桓同志牺牲时已年近半百。她和七个子女从香港回来参加我们抗日部队。她本人是在部队东移回来十分艰苦的时候来到东莞大岭山坚决要求参加工作的。她生前未加入中国共产党,但是在我们心目中,她是一位共产主义的女英雄。”
 
    (作者是东江纵队老战士,离休前任广东省军区梅县军分区参谋长)
编辑:方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