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1月12日   
  
正气与骨气——东莞莞城新沙坊何氏家族对抗日的贡献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2月25 09:02
正气与骨气
 
——东莞莞城新沙坊何氏家族对抗日的贡献
 
何国燡
 
    东莞莞城新沙坊何氏家族在祖训、家风的影响和教育下,有着强烈的爱国意识。1937年七七事变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这场伟大的抗日战争中,何氏家族(当时共有27户103人)掀起了抗日救国的热潮,,除一部分人北上国统区抗日外,其余大部分留在家乡参加抗日斗争,其中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的就有16人,占留在家乡的家族适龄青年80%,成为东莞的抗日家族之一。

参加抗日模范壮丁队

    1938年10月,日本军舰在大亚湾附近结集。日本飞机频繁在广州、东莞上空盘旋、侦察和轰炸。形势严峻,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10月12日,日军在大亚湾登陆。13日夜,有人惊呼“日本鬼子已打到樟木头了”(实是澳头的误传),莞城顿时一片慌乱。快跑!人们拖儿带女、雇船雇车向水乡、山村逃难。
    就在这慌乱时刻,中共东莞中心县委号召共产党员、爱国青年:集中!集中!明天某时到东莞公园集中!上山打游击去。于是,他们一个一个地开展串连活动,按时集中了100多人。10月15日,由中共东莞中心县委直接领导的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后被群众昵称“老模”)成立了。何氏家族的何佳(即何巧图,共产党员)、何韶美、何小士、何家璟、何淑丽共5人参加了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
    这支队伍迅速开到大岭山编队,强化军训,随时准备与日寇战斗。
    1938年10月19日,石龙沦陷,莞城危在旦夕。中共东莞中心县委决定,由东莞社训总队政训员何与成和副总队长颜奇率领县常备队第一、第二中队以及抗日模范壮丁队一小队共200人枪,开往石龙附近的东江南岸峡口、西湖、京山一带布防,阻止日军渡河向莞城进攻。第二天,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分乘两艘木船,企图攻占西湖,京山一带。即时被常备队第二中队和壮丁队扼守在京山高地上的猛烈炮火迎头痛击。几个日本鬼子被击落水。战斗从上午9时一直打到下午4时,将敌击退。以后,日军一连九天连续进犯,除遭受重大杀伤外,什么也捞不到。
    这是有名的榴花阻击战,打得很英勇,既阻止了日军的进犯,也燃起了东莞人民的希望。
    何小士和何家璟也参加这场阻击战。

暗中支持共产党抗日

    以后,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一部以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东宝队的名义,在东莞、宝安一带开展抗日救国活动,何佳和何小士也在内。恰巧国民党第四战区第四游击纵队也在这一带驻防,第四游击纵队参谋长何家瑞(上校)正是何佳和何小士的胞兄。
    何家瑞一向在军旅中工作,思想开朗,同情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曾支持其子何城(承颜)、女儿何智(淑仪)秘密投奔中共抗日根据地中心——延安。于是,东宝队派何佳与何家瑞秘密联系,暗通消息。何家瑞表示:“抗日的事我支持”。
    1939年4月,何家瑞促成了国民党第四战区第四游击纵队司令王若周与王作尧的谈判。谈判结果,王作尧率领的东宝惠边人民抗日游击大队,在保持独立性的原则下,接受“第四战区第四游击纵队直辖第二大队”的番号,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取得了合法地位。
    1939年冬至1940年春,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东江地区的国民党顽固派加紧迫害共产党领导的抗日人民武装和华侨回乡服务团。何家瑞出于正义感,向胞妹何佳透露了顽固派侦查王作尧、王启光、王木芬是否共产党员以及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东宝队的活动的情况。后来,顽固派要动手了。何家瑞即派勤务兵带信给东宝队队长王启光,说“家中有急事,要求即带何小士和刘清走”。这实是告警,东宝队领导领会来信的意图,说服何小士和刘清两人离队隐藏,并及时将全部队员疏散到偏僻的乡村,保存了这支抗日力量。
    在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逆流冲击下,王启光疏散了东宝队队员。为取得与组织的联系,他带领陈杰文、黎锡如从谢岗队部出发,经龙岗、沙头角往香港。他们途经龙岗附近时,被国民党第四战区第四游击纵队警卫队拦截拘捕,并押解驻平湖的纵队司令部。何家瑞认识王启光和陈杰文,因此叫警卫人员为他们松绑,归还行李。这样,王启光3人才得以释放,安全到达香港。
    王若周离任后,由翟某升任第四战区第四游击纵队代司令。何家瑞知翟某是顽固派,难于合作,便于1941年上半年辞职回家,隐居大朗乡。

宁愿饿死也不当汉奸

    东莞沦陷后,律师何福鋆要供养一家10口人,积蓄用光,经济拮据,要变卖衣物维持生活,正思量如何解决这困境。此时,有个“好心人”上门找何福鋆说:“驻东莞的日军头头了解你到过日本留学,又当过上校军法处长,有能力和号召力,正符合物色的条件,拟委派你当东莞县长。”
    此人知道何的生活窘境,又故作感慨地说:“当今世界饱死好过饿死啊!”告辞时还说:“明天听你的好消息。”
    何福鋆想:这不是要我当汉奸吗?充当“以华治华”的傀儡吗?在沦陷区当亡国奴已够屈辱了,还要当日寇的走狗,这不是丧失气节辱没祖先贻害子孙吗?这个伪县长我宁可饿死也不干!
    于是,他决意离开沦陷区。为避免日本侵略者的纠缠和监控,他连夜出走,跑到游击区,在流亡的国民党宝安县政府当个小职员。
    四年后,何福鋆支持已成长的四个儿子何文、何仲文、何静文、何克文参加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走上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场。

在正面战场奋勇杀敌

    到国统区参加国民党军队的何氏家族青年,在正面战场上与日本侵略军展开英勇战斗,也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到国统区参加抗战的何家琚,1937年在燕塘军校尉官班毕业后,即随部队开赴前线抗日。由于他作战勇敢,屡立军功,不几年便从尉官升到上尉、少校,到抗战胜利前,已擢升为上校团长。1949年1月随傅作义将军起义,参加到人民解放的行列中。
    何家鎏在高中时就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暑假,他参加学生军事训练,广州沦陷后,随训练班到粤北参加省政府开办的广东行政干部训练班通讯系,学无线电报务,后被派到惠阳县电台工作。惠州失陷后,电台转移,他又考入军需学校。此时战争形势紧张,日军步步进逼,不少城市相继失陷。他深深地叹息:如此抗日,被日军象赶鸭子一样赶得四处乱跑,真够窝囊!我是一个热血青年,到战争第一线拼搏才痛快。于是,他自愿参加中国远征军,到缅甸抗击日寇,保卫边疆。日本投降后,他曾随部队到越南受降。1946年5月参加起义,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名正营级干部。
 
(作者是原抗日民主政权东宝行政督导处政工队员)
编辑:方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