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1月12日   
  
在东江地区参加抗战的回顾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2月25 10:02

在东江地区参加抗战的回顾

黄  克

(一)

    在全国抗日高潮时期,我接受一些共产党员的教育,初步认识到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只有她才能救中国。我非常希望跟着共产党走,曾积极要求参加共产党。1938年10月,本村共产党员莫九养介绍我入党。
    1938年10月11日,广州沦陷,11月20日莞城沦陷。日军为巩固广州外围,大举南下“扫荡”。这时中共东莞中心县委决定,在当地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派武装干事黄高阳负责组织石马、清溪、凤岗、塘沥等乡的抗日自卫团,到嶂阁、白花洞集结。
    11月25日晚,石马乡的抗日自卫团第四十一大队大队长蔡子培率队向清溪方向前进,晚上8时到达清溪柏朗村。那时清溪的抗日自卫团第三十二大队大队长张松鹤已率清溪北区自卫团在村边迎接他们,然后由黄高阳统率这两支队伍,浩浩荡荡向凤岗方向进发,到了厦坭与林锦华率领的清溪南区的自卫团汇合,一同前进。当时我和黄布、莫九养都在林锦华自卫团。11月26日天亮前,林锦华通知我们马上跟随自卫团上山打游击。我和黄布、莫九养等当队伍经过土桥村时,我们就跟着林锦华等往前走。26日早上到达凤岗镇排沙围村与赖锦章、房业勉、廖彪、房佐民等率领的塘沥、凤岗的抗日自卫团数十人会合。上午从排沙围村出发,经平湖乡山厦村,该村党支部叶励君、严祥、邬振祥等也率领一些自卫团加入队伍,继续向白花洞方向前进。我们到了白花洞,统一整编为一个大队,蔡子培任大队长,张松鹤、赖锦章任副大队长,下面编成两个中队,赖锦章兼任第一中队长,廖彪、房业励任副中队长,张松鹤兼任第二中队长,林锦华任指导员。我和黄布、莫九养都编在第二中队。后来队伍转移到嶂阁村,见到中共东莞中心县委委员兼东宝边区工委书记张广业(张如)和王启光、王河等。张广业给我们讲了当前抗日战争形势、方针和任务等。当时党组织利用王启光过去与国民党军第一五三师九一三团团长李纯有过合作的关系,派他与九一三团谈判,争取合法的部队番号。李纯同意给我们以“东宝惠边人民抗日游击队”的番号,组建两个大队。于是,在嶂阁成立第一大队,以黄木芬的原政治大队为基础组成,由黄木芬任大队长,所有成员在左臂都佩带布制的印有一个“木”字的臂章。第二大队由石马、清溪、凤岗、塘沥的自卫团组成,由蔡子培任大队长,所有成员左臂都佩带印有一个“子”字臂章。这时,自卫团的成员都先后回到本乡去了,由于二大队成员有的是教师要回去上课,所剩下来的就不多了,就编到黄木芬一大队去了。同年12月中下旬,党组织决定重新组织和扩大抗日武装,在清溪苦草洞进行整编集训,1939年元旦宣布成立东宝惠边人民抗日游击队。由王作尧任大队长,何与成任政训员,黄高阳任党总支部书记。下面编成两个中队,卢仲夫任第一中队长,黄高阳兼任指导员;廖彪任第二中队长,黎崇勋任指导员。大队特务长王永祥。我在一中队鲁风小队当战士。在苦草洞整编后半个月,王作尧、何与成率队到黎村、谢岗一带,后又到屏山、水口、松木山等地活动,春节后到铁场、茅輋、九乡等地进行军政训练,练习班排进攻和防御,学习《论持久战》、《论新阶段》等。
    党组织通过统战关系,将部队编入国民党军队序列。1939年4月间,部队拉到东莞天堂围整编点名。分别编为第四战区第四游击纵队直辖第二大队,简称“二大”,王作尧任大队长,何与成任政训员,下辖两个中队,第一中队中队长卢仲夫,指导员黄高阳,第二中队中队长阮海天,指导员黎崇勋。“二大”直接属中共东江特委领导。另外编一个第四战区第四游击纵队政治工作队,简称“四政队”,黄木芬任队长,李达夫(李杜)任副队长,属中共东莞县委领导。我和黎明、陈鑑泉、邝耀水、卢当等都编到“四政队”。开始只有20余人,编为三个分队,一个党支部,我曾当过分队长、支部委员。我们开始在塘沥、凤岗等地活动,主要做宣传群众,发动群众,教唱革命歌曲,演白话剧等,后来到深圳、黄贝岭、东莞横坑、良平、观澜和太公岭等地活动。日军占领深圳后,国民党军独立第九旅准备攻打深圳。“四政队”曾派出一部分人分散深入敌后去搞情报工作。我率一个组驻宝安雪竹径,负责布吉、望天湖一带搜集敌人情报,几个月后把我们调回来。
    1940年3月初,国民党顽固派企图消灭曾、王两支抗日武装。中共东江军委命令这两支抗日武装东移到海陆丰老苏区。3月9日,王作尧、何与成率领“二大”从乌石岩出发,夜行昼宿,路经塘厦大坪村,在该村宿营。当时“四政队”住在太公岭。黄木芬派我到宝安布吉执行任务,回来时经过大坪村,见到“二大”的同志在祠堂睡觉。赵督生告诉我实情。我即马不停蹄地在当天晚上10点多钟赶回太公岭,向黄木芬汇报“二大”东移的情况。他立即召开支部紧急会议,同时派人与中共东莞县委联系。下半夜三四点钟,“四政队”转移到上下山门村等候县委指示下一步行动。不久县委指示“四政队”男同志分批化装到县委所在地高埗集中,女同志大部分分散到各地以教师身份掩蔽下来。县委在高埗组建一支灰色武装(白皮红心),谢阳光任中队长。我被编入这个武装任副班长。这支武装经过一段时间军事训练后,到各地活动。有一次到中堂潢涌活动,在那住了几天,我突然发病患大叶肺炎发高烧。县委通过地下党的关系,将我送进日军占领的莞城,住入红楼医院,入院不久昏迷不醒,吐血,病情危重。当时没有青霉素、链霉素,只用一种药膏外敷来退烧。我出院后在高埗休息。中共东莞县委为我治病花了不少钱,党给我第二次生命,使我永生难忘。1940年5月中旬,组织上找我谈话,说我病后身体虚弱,不适宜回到武装队伍,要我回到家乡工作。
编辑:方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