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1月12日   
  
中共东莞中心县委开辟华南敌后抗日战场的贡献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2月25 10:02

中共东莞中心县委

开辟华南敌后抗日战场的贡献

傅泽铭
 
    七七卢沟桥事变,日本侵略军全面侵华,继东北三省之后,华北先后沦陷,京、津、沪、宁也相继失守;武汉与广州已成为中国抗战的中、日双方争夺的两大城市。1938年6月,日本侵略军用 13个师团的兵力,兵分五路,会攻武汉;国民党当局的第五战区和第九战区集中近百万大军90个师,以武汉为中心,沿长江南北两岸的外围数百里,与日军会战。日本侵略军为了策应武汉会战,切断中国海上唯一的对外联系通道。9月7日,在日本大本营御前会议上最后决定了攻占广州的计划。
    当时,华南守军为国民党第四战区余汉谋部约18个师11万军队,重点保卫着作为华南第一经济大都会和军事重镇的广州。由于国民党最高当局判断失误,认为广州靠近香港,涉及英国利益,日军对英国有所顾忌,不敢大举南犯,不仅没有作认真的防守准备,反而当武汉吃紧时,先后调用了驻广东近10个师和驻广西的几乎全部守军,使广东地区仅剩7个师2个旅。两个主力师布防在广九线上,兵力分散,粤东海防空虚。日军侦悉大亚湾一带守军仅有一个营在附近布防,又没有临战准备,乃决定在大亚湾的澳头下涌、盐灶等地强行登陆,发动了华南侵略战争。
    1938年10月12日凌晨,日军派遣第五、第十八、第一○四师团,以及第四飞行团和海军陆战队,组成了有舰艇、木船500艘,飞机 100多架的南支派遣军。在第二十一军团司令官古庄干郎中将指挥下,海空配合,强行在大亚湾澳头登陆;次日占领淡水、坪山,当晚,以一小部分兵力奔进樟木头,把侵略战火燃烧到东莞。
    在日军猖狂进攻下,国民党军队全线崩溃,广州守军弃城而逃。10月21日下午,日军仅以机械化部队3000人便冲入广州市区,广州较武汉早陷入敌手。这时候,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发动广大群众举枪抗日,开辟了华南敌后的抗日战场。中共东莞中心县委在华南敌后发动群众武装抗日,在华南敌后抗日战场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东莞中心县委在华南敌后最早组织了抗日武装,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是蜚声南疆的东江纵队最早的队伍
    1924年东莞县建立了党的组织,她是广东省最早建党的几个县之一。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莞党组织也是全省最早恢复活动、建立党的县级组织的几个县之一.1937年初,成立中共东莞临时工作委员会,谢阳光当书记(后去了延安),张广业 (张如)当副书记。9月,姚永光调来东莞任书记,把临工委改为中共东莞中心支部,领导着东莞和宝安、增城部分地区的党活动。这时,东莞的抗日救亡运动十分高涨,“青抗”、“妇抗”会员发展到1000多人。同时,积极组织抗日武装。
    在1938年1月,中共广州市委外县工委派王作尧担任东莞中心支部宣传委员,开展组建抗日武装工作。这时,张广业在高埗发动群众集资买枪,成立武装小组,为高埗党支部所掌握,这是东莞县由党掌握的最早的抗日武装;之后,由共产党员掌握的以自卫队组织形式的抗日武装,分布在东莞的霄边、塘厦、东坑、大朗、寮步、大沙、清溪、塘沥以及山厦(当时隶属东莞)等地。
    1938年5月,成立中共东莞中心县委,书记姚永光、组织部长袁鉴文、宣传部长兼武装部长王作尧。省委又派陈昶、黄高阳等军事干部回莞组织抗日武装。这时,中心县委的工作重点转移为建立民众抗日武装,做了几件事:首先,做好抗日统战工作,争取合法地位训练武装干部。中心县委以“自卫团统率委员会”的名义,举办军事训练班;派宣传部兼武装部长王作尧去领导,在训练班建立党支部,发展党组织如袁能、鲁风、罗涛等在训练班先后加入共产党。军事训练班办在县城东门的学宫,参加军事训练班的有100多人,军事训练班结束后,参加受训的党员同志下乡组织自卫队,很多同志培养成为抗日武装的骨干。在此之前的1937年10月,还与当地驻军第一五三师政治处合作,开办了两期军政训练班,党组织动员了200多名青年学生参加训练。
    其次,做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掌握国民党的进步武装力量,改造县社训总队常备壮丁队为党领导下抗日武装。这是个重要举措,当时,县社训总队副总队长颜奇是个爱国抗日的青年,他与何与成有交情;中心县委便通过何与成做好颜奇的统战工作,颜奇推荐何与成担任“社训总队”政训员,后又由共产党员李守仁担任副政训员。壮丁常备大队第一中队由何煜坤任中队长,中心县委派出共产党员李燮邦任第一中队的副中队长,并动员一批进步青年参加队伍;后又组建第二中队,中心县委派共产党员陈昶去担任中队长,并由黄树楷动员工人支部的党员和工人30多人参加第二中队,建立党支部,黄任支部书记。中队成立半个月,发展有100多人,编为4个小队。这样,中心县委基本上掌握了壮丁常备队的两个中队。中心县委还派共产党员到各区乡掌握抗日自卫团,发展抗日武装,中心县委武装干事黄高阳,在清溪一带成立抗日自卫团,共产党员张松鹤选为东莞自卫团第三十二大队大队长。
    再次,通过抗日统战工作,组成一支由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1938年8月,省委在广州召开广州外围几个县的人民武装工作会议,研究建立和掌握人民抗日武装问题;之后,东莞中心县委召开常委会议,传达省委人民武装工作会议精神,研究建立人民抗日武装工作,决定通过抗日统战工作,成立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日军在大亚湾登陆后的第二天,中心县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立即成立一支由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通过何与城和颜奇的统战关系,于是日中午,召开动员大会,“青抗”、“妇抗”成员以及莞城附近江城洲等地的爱国青年赶来参加,王作尧、何与成和颜奇都在会上讲了话,当场宣布这支抗日队伍名为“抗日模范壮丁队”,由王作尧任队长,会后向县政府要了几十支旧步枪和几百发子弹。随后,中心县委决定县委机关设在模范队里,袁鉴文担任模范队的政治指导员,并进行了编队。10月15日,由东莞青年学生、小学教师、青年农民和工人120多人,在东莞中山公园(即现在人民公园)中山纪念堂正式成立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翌晨,中心县委由王作尧、袁鉴文带领下,把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开进大岭山区;同时,中心县委通知东莞各地党员和抗日武装,集结大岭山飞鹅,仅两天飞鹅便集中了近300人。随后,部队进行整编,组成一个战斗队和民运工作队。
    建立党领导下的人民抗日武装,是在敌后坚持抗战、争取抗战胜利的根本途径。根据1940年4月23日《广东工作报告》所述:日军在大亚湾登陆后,东莞党组织立即成立模范队。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是日军入侵广东后,中共在华南敌后最早组织起来的抗日武装队伍,是东江纵队最早的前身。
 
    二、东莞中心县委在华南敌后党的抗日武装中最早打响了抗日的枪声
    东莞中心县委领导抗日模范壮丁队开进大岭山的同时,日军占领惠州、博罗,沿广惠公路由东往西进犯。10月17日,国民党守军以第一八六、第一五八、第一五四师等部守罗浮山增城地区;19日,日军以1.5万余人分两路进击增城,同时,派日军水上机动队占领石龙。中心县委决定:先由何与成、陈昶等带领常备队第一、二中队,开往榴花塔、峡口、西湖一带警戒石龙方面的敌人。随后,中心县委书记姚永光及颜奇,也带领模范队一个小队和常备队前去扼守东江南岸。当时,横跨东江南支流的石龙铁桥已被炸断。日军在东江北岸石龙一带蹂躏百姓,还不时炮击南岸我们驻守的小山包。战斗最初在西湖、京山打响,日军企图在京山西湖渡过南岸。何与成、李守仁、陈昶率领常备队进占西侧高地,要大家沉住气,听口令,敌人虽然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但都被我们打回去。连续9天,均未得逞。11月上旬,日军又在峡口、榴花方向进攻,常备队和模范队在姚永光、颜奇、何与成等的指挥下,不时高唱起抗日救亡歌曲,歌声和着枪声,气势壮烈异常。榴花战斗就是在这样一股爱国激情和誓死报国的决心中发生的。几十年之后,笔者在北京曾访问了中心县委书记姚永光,他说:“当时,我在这雄壮的军歌声中,也激动得热泪盈眶。”
    11月13日黎明前,颜奇、何与成带领常备队第二中队三小队和模范队王尚谦班共50多人横跨东江袭击敌人,大家分坐两条大泥船,北渡刘屋,跟日军20余骑兵遭遇,大家便迅速依托刘屋村前的竹林、基围、土堆向敌人阻击。这一仗王尚谦班被打倒了好几个,常备队的朱小队长以及王尚谦、樊炳坤、陈德威等共位战士牺牲。刘屋自卫队也牺牲了12人。何与成把烈士遗体护送回莞城,召开了数千群众参加的庄严的追悼大会,把东莞群众的抗日情绪推向高涨,在东莞人民的抗日战歌中,首次奏出了最强的音符。
    10月23日,日军占领了虎门,王作尧带领模范队一部分同志,从飞鹅插到莞太路横岗、白沙一带,会同当地的工作队,派出三个工作组,到国民党军队在白沙的一个团和驻守在佛子坳的守备团去做工作;又在白沙附近的几个村去宣传群众,组织抗日联防队,并以模范队为基础,在白沙成立指挥部,各村联防队接受模范队员指挥,在村头派出了望哨。日军占领虎门后,常到虎门周围乡村去抢粮。有一次,驻虎门的日军倾巢而出,到白沙抢粮,各村联防队擂鼓助威,模范队员带领各村联防队走上附近山头,在国民党军队支援下把日军轰跑。这次战斗,模范队动员农民和国民党部队,用“人民战争”的方法击退了日军(根据王作尧《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的回顾》、《虎门外围抗敌记》两文),王作尧在东江纵队成立四十年有感赋诗:“钵盂山上忆当年,榴花塔畔虎门边,大岭山头烽火旺……”亦可佐证。
 
    三、东莞县委在华南敌后战场最早开辟了抗日根据地
    1938年12月中旬,东莞中心县委改为中共东宝联合县委,张广业任县委书记,并在白花洞召开县委扩大会议,传达了中共粤东南特委的指示:要抓紧时机,建立和扩大党的抗日武装;并决定由王作尧、黄木芬领导组织抗日武装,坚持在东宝敌后打击敌人。1939年元旦,各方面的抗日武装力量集中清溪苦草洞整编整训,在县委的动员和各地党员的有力工作下,全县各地的党员和进步青年,参加抗日武装队伍,前来苦草洞集中的有200多人,成立“东宝惠边人民抗日游击大队”,由王作尧任大队长,何与成任政训员,总支书记黄高阳,下辖两个中队;还把其他同志编为政治工作队。
    苦草洞位于东莞东南角清溪的北面,背靠海拔900多米的银屏咀,周围有石下岭、走马岭、打石岭、东北面越过银屏咀,白云嶂,一直延伸到惠州附近的飞鹅岭,处于东宝惠三县的交界,背靠大山,重山环抱,地形隐蔽,是个理想的游击根据地,适合抗日根据地和抗日武装的发展。东宝惠边人民抗日游击队经过了整训和军事训练,大大提高了部队的政治觉悟和抗日决心,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部队在群众中有着崇高的威信。可是,1940年3月,国民党顽固派第一次反共高潮引入广东。东江军委命令东江两支人民抗日武装东移海陆丰老苏区,使我刚发展建立起来的抗日武装,受到很大损失。在东宝惠边初建立起来的游击根据地,由于部队东移,也被顽军占领,东莞县党组织被迫转入地下斗争。
    1940年6月,中共东江特委任命陈铭炎为中共东莞县委书记,也主要在敌后东莞水乡一带组织抗日武装斗争。部队东移回来后,经过上下坪村的干部会议,决定坚持在东宝惠敌后开展独立自主的抗日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民主根据地,部队改称“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并整编为第三大队和第五大队。林平、曾生、梁鸿钧和邬强带领第三大队挺进大岭山。在中共东莞县委会的配合下,群众热烈支持。由于王作尧带领的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在1938年10月中旬曾在这一带活动,建立党组织,发动群众抗日,所以“三大”挺进大岭山区后,很快同当地党支部取得联系,在党组织的支持下,部队很快站稳脚跟。东莞县委为了进一步发展和加强大岭山根据地党的组织和民运工作,在1941年5月重新建立大岭山区委,由祁烽任区委书记。由于加强了党的领导,建政工作也迅速发展,建立起东宝地区第一批抗日民主政权。乡级办事处有:塘朗乡办事处、连平乡办事处、杨西乡办事处、大沙乡办事处,后发展到同沙、治平、怀德、霄边等地建立了八个乡的抗日政权。最早成立的抗日民主乡府连平乡,管辖17条自然村。5月,成立区一级抗日民主政权连平联乡办事处。把根据地扩大到靠近莞樟公路,建立了大岭山敌后抗日根据地,成为全国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15个敌后抗日根据地之一。
    大岭山敌后抗日根据地建立之后,发动群众开展减租减息,实行“二五”减租;并动员群众参军,扩大部队;又组织民兵,每个乡都建立一个有100人以上的民兵中队;在民运工作上还为群众处理一些民事纠纷。当然,从部队东移回来到1941年9月的一年间,是大岭山根据地建立的第一阶段,但抗日民主政权大力支援了部队,使部队发展到1500人,控制了广九铁路以西,莞太、宝太公路以东、莞樟公路以南的大片土地,建立了后勤补给单位、修械所、税所和医院,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大岭山抗日根据地,在华南敌后战场上,像一把匕首插在敌人的胸膛。
 
    (作者曾任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退休前任东莞日报社社长)
 
编辑:方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