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1月12日   
  
吴有恒关于粤东南特委工作给中共中央的报告(节选)
http://dgds.sun0769.com  2009年02月25 15:02
吴有恒关于粤东南特委工作

给中共中央的报告(节选)①

二、关于武装工作

    (一)关于惠阳曾生大队(略——编者)
    (二)关于东莞王作尧部队
    在广州失陷以后,东莞县委是曾经被省委认为是武装工作做得最好的一个单位,估计约能掌握群众武装千余人。然而这些估计是不确实的,因为(1)所谓掌握实际上是指有些同志做了小队长、中队长而已;(2)在平日的检阅、巡行等运动中是能动员来参加,能受指挥的。因此,这些所谓掌握几乎完全等于没有掌握。
    广州失守以后,东莞陷于敌后,县委动员了约五十个党员参加了县壮丁常备队,这个队伍共有一百人左右,成分都是中学生,小学教师,及约有十个工人,可以说完全是一些左倾青年。另壮丁模范队约有四百人的队伍,有约二十个党员参加其领导工作。县委书记亲自参加了壮常队,县委的武装部长亲自参加了壮模队。对这些队伍的掌握,一般是比较以前所估计的切实了的。
    壮常队驻在广九路的茶山站,隔河五里和敌人占领的石龙市对峙,曾经几次击退了敌人渡河的小部队。有一次我们派了一个小队十一个人过河帮助当地的老百姓武装(因为他们过来请求)遭受敌人大队的包围,全队十一个人苦战几个钟头全部牺牲了,里面有三个党员(小队长是党员),这个英勇的战斗使壮常队在群从中的威信很高,自敌人占了石龙后一个多月,在前线和敌人作战的只有壮常队,正规军都躲在离壮常队二十里以外的后方。
    十二月敌人大规模“扫荡”的时候,虎门炮台守兵不战而退,敌人大队从石龙渡河,壮常队在慌乱中跟着大军逃窜,直逃到香港边境,把枪都丢了,逃进香港来了。壮模队有一部队在县委武装部长黄木芬领导下的在广九路的樟木头站附近和敌人作战被敌人全部击溃了。其他所谓有同志做队长的各个队伍都溃散了。全部武装工作瓦解。这时候他们还没有和特委取得关系,只在敌人来“扫荡”以前几天特委才派人去找到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了解他们的情形,敌人就来了。
    县委书记跟壮常队溃退到了香港,找到了特委,对这种张惶失措检讨了,收拾了约二十个同志和群众,并由香港党动员了约三十个党员和十几个群众,回宝安去收拾丢了的枪械四十余支,以后这个队伍就编为叶挺的特务营,以后又编入曾生的惠宝人民抗日游击队。
    特委又派人去找到了县委的副书记、组织部长、宣传部长及武装部长等,他们还坚持在地方上工作,即以副书记冯书记组成了县委,并要他们收拾被击溃了的壮模队及动员党员组成新的武装。约一个月后他们组成了一个武装,以县委武装部长黄木芬为大队长,全部八十人,有党员六十五人。约一月后这个队伍取得了合法地位,编为广东第三游击区第一游击大队,由第三游击区纵队司令部发饷。队伍逐渐扩充到约二百五十人,枪约二百支,有轻机关枪四挺。党员一百二十人。在这个部队里,约有一半是中学生及小学教员,部队的文化程度很高,纪律很好,很刻苦。
    东莞县长张我东及游击司令王若周,因为是无兵司令,又在沦陷区(有些地方是游击区),所以不能不依靠我们,我们的部队被派为巩[拱]卫司令部的部队,因此行动很不自由,几个月来未曾实际作过战,只有时候会去做骚扰性质的夜袭吧[罢]了。近来我们队伍扩大了,就以一个中队留守,一个中队出去游击。
    大队长黄木芬同志被国民党的特务机关认为是共产党,通知了县长及游击司令,县委怕把部队弄红了,有一个县委委员王作尧同志向县委要求由他自己来做这个大队长(因为他的父亲是个和县长有感情的绅士),县委和当时特委派去的巡视员同意了,于是党要黄木芬同志辞职。现在大队长是王作尧同志。(下略——编者)
    这个部队经常在广九铁路的塘头厦站附近,和惠阳的曾生部队有经常联络,省委的武装部长梁伯[鸿]均[钧]同志在曾生部队时,由梁伯[鸿]均[钧]、曾生及这个部队的政训员何与成同志构成一个委员会领导,梁伯[鸿]均同志有整个领导与指挥的责任与权力。
    现在听说这个部队和曾生的部队一齐拖到大后方被顽固份子消灭了。两部只剩下一百多人。(?)②

三、各地区党的工作

    (一)惠阳县委(略——编者)
    (二)东莞县委
    东莞县的党的工作大约是建立于一九三七年底,到一九三八年四月已建立县委,有党员约一百人,是当时广东党仅有的两个县委(另一个是中山县)之一,而且是作为一个中心县委,管增城、宝安两县的工作。增城县有党员三人,宝安县有党员四人。到是年十一月,党员发展到约二百二十人。成份约有百分之七十是小学教师及中学生。这时候,东莞是广东(琼崖除外)最大的一个县委了,县委办过几个训练班,约有三四十个支书、小组长等都受过训练,一般的说,这些党员保有较好的组织观念。
    在广州失守后,党在群众中的威信是很高的,党办的刊物《东莞新闻》成为群众认识的中心,社会上发生什么事或有个什么消息,群众总要看《东莞新闻》有没有意见。关于动员群众参加壮丁常备队及壮丁模范队,《东莞新闻》起了很大的作用。
    十二月敌人的“扫荡”,除了跟着壮丁常备队及其他自卫团、县政府等逃到香港的六、七十个同志外,县副书记及县委的全部同志都在地方上坚持着工作,党领导的武装都和敌人作过战斗,然而都溃散了,有两个同志牺牲了,连壮常队的一共牺牲了五个同志。县委书记李士洋同志领导的壮常队被敌人追了三天三夜到了香港,这当中可见他是相当惊惶失措的,然而这实在也由于毫无游击战争的经验。一般的同志仍是坚定的。除了有三个做上层工作的同志动摇了以外,其他的同志都自愿回去工作,而且以后约有五六十个回去了,东莞的同志大部分都是学生知识分子,然而这些知识分子却有这个特点,即:(1)很能够尊重党的意见,服从党的决定,很少有自由主义的表现,在党的决定下,一般是不发现有什么讲价还价的。(2)非常刻苦,在部队工作及地方工作上都表示了他们这一点,在部队中他们绝大部分做着简单的战斗员,他们的生活比惠阳的曾大队是苦得多了。
    一九三九年一月,特委把原任县委书记李士洋同志撤调了工作,召集了县委的扩大会议,在这个会议上检讨了李士洋同志的领导工作,经过同志们提出的批评,认为:(1)李士洋同志在以前的领导工作上是有家长制度的,在他的领导下,别的同志没有什么发言的机会,特别广州沦陷后,县常委没有开过会,什么都由他一个人自己决定。(2)在敌人“扫荡”时他一个人带着壮常队跑了,没有按照以前的决定到我们的集中地点,没有和其他同志领导的武装及地方同志取得联络,特别是没有和壮模队取得联络,这实在是他的张[惊]惶失措。(3)整个县委的其他同志及一般的党员干部的精神是坚决的。(4)然而同时也表现着无计划、不沉着,因此并没有在战斗中保存了自己的武装。这个会议,李士洋同志因带队伍在曾生同志处,没有来参加,以后同他传达了。特委同志批评了县委的同志,中间在批评李士洋同志时有一些排外(外县人)的成见,他们只看到李士洋同志的坏处,没有看见他的好处,没有看见他在东莞党的建立工作上的积极作用。
    会议中特委指定了副书记张虞同志做书记,组织部仍是袁佩鸿同志,宣传部仍是王石榆同志,并给他们的任务:1.在短期间内恢复了和一切支部的联系。2.建立党领导的武装进行游击战争。约在一个多月后,这两个任务他们都完成了,没有一个同志不恢复了组织的联系,并且派了人回敌占区的东莞城及水乡区工作。部队也建立了,就是以后的王作尧大队。
    因为参加壮常队的同志以后大部分参加了曾生部队了,以后又在地方上动员了六七十人参加王作尧大队,因此地方党的党员就只剩下一百二十人左右了。到一九三九年十月发展到二百二十人,才成立了六个区委,计分:
    1.路东区——是广九路东的地方,这一地区是东莞沦陷后我们的县委及部队的所在地,部队曾经在这里集中训练了一个月,原来是没有什么工作的,几乎完全是新发展的组织,现有党员三十余人,大部分是农民,这一区是山地,在东莞是最落后的区域,我们的部队与工作人员在这里的群众中的威信很好,我们是把它作为小根据地的。
    2.东宝区,是东莞、宝安边境的一个区域,即广九路的塘头厦站及东莞的观澜圩附近。这一区是目前东莞县政府、《东莞新闻》社及我们部队的所在地,以前我们在这里有些群众武装工作,在敌人扫荡中曾经和敌人坚决作战过的,现在敌人不常来,是比较安定的一个地方。现在这一区域和路东区是国民党政府的政令还能进行的地方。这一区们约有四、五十个同志。
    3.莞太区,是东莞县城及太平圩(虎门附近)这个沦陷区,这完全是敌人统治的区域。我们在东莞城内有支部七个同志,都是店员及手工业工人,和区委的联系还好。
    4.水乡区——是东江流入珠江的一个三角洲的河汊地带,是东莞最富庶的地方,人口最密。现在是成为沦陷区了,但敌人并没有什么据点。土匪很多。我们这一区约有三四十个同志,在土匪中现开始有一些工作。现在县委书记出发到这里帮助区委的工作已经一两个月了,县委的主要企图是取得对这一区的实在[际]是握着统治权的土匪武装的领导。
    其他还有两个区委是在县的北部东江沿岸的。情形我不大清楚了。
    东莞党没有很大的支部,一般的支部是三四人到六七人。在敌人来了以后,随[除]了一般群众中暴露了的分子现在已经参加了公开的部队外,一般的党员支部都能够坚持在地方工作,支部仍有经常的会议生活,在组织生活上他们是比较健全的。
    群众工作因沦陷后,所有公开的抗敌后援会等救亡团体都瓦解了,群众也不敢参加了,负责的分子走了。而许多党员都是在合法的救亡运动中长大起来的,一时不会转变工作的方法方式,因此对群众运动曾经表示过束手无策。关于群众工作,特委曾给他们这样的指示:
    1.要组织落后的团体——宗族自治会、村自治会、兄弟会、姊妹团等。
    2.要组织秘密的救亡团体,如救国会等,在群众中秘密地准备着这些力量。
    3.组织游击小组。做土匪工作。
    现在他们组织了东江华侨服务团的东宝队,队员三十余人,内有同志十余人,帮助进行地方的群众工作。现在已经组织了的游击小组约百余人,青年会约三百人,姊妹团三百人。就只有这一点点群众组织工作了。群众的宣传工作方面,六七月间恢复了《东莞新闻》的出版,三日刊,销约二三千份。
    总结一年来东莞党的工作:
    他们在敌人的“扫荡”与统治底下,仍然能保持全部的组织,坚持了地方工作,组织了部队,而且工作上还有了一些发展,这点成绩是可贵,这足以表现了他们的坚定性,表现了党的组织已经有了相当的巩固,县委的组织上的领导是有力的。和其他的地方工作(如中山)比较起来,东莞党是经过一些考验与磨炼了的。虽然他们没有蓬蓬勃勃的气象,然而他们是有过一些经历的人。
    整个东莞党,在组织观念上,在执行党的决议上,在对上级党的信仰上都是很好的。对于他们能够在党的领导下坚持地方的工作这一点上,我们是相信他们的。
 
    注:①  标题为编者所拟。编者重点节选有关东莞的内容。作者在报告开头的“几点说明”中所署的写作时间为1941年1月13日。
    ② 原档案件如此。
(原件存广东省档案馆)
编辑:方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