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7月17日   
  
抗日爱国的区长 共产党人的挚友——莫世俊革命事迹略述
http://dgds.sun0769.com  2013年01月24 11:01
抗日爱国的区长  共产党人的挚友
——莫世俊革命事迹略述
 
陈铣鹏  邓罗苏  莫婉玲
 
(一)
 
    莫世俊,生于1914年,别名莫槐,桥头镇大洲村人。
    1938年秋,莫世俊就读于广东国民大学法学院。当时正值日寇大举南侵,面临国破家亡,他义愤填膺,誓为抗日救亡效命。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号召下,他于1938年10月参加广东省大中学校学生军事集训队,北上连县星子接受军事训练,以期学好杀敌本领,从事抗战工作。其时,中共地下党员莫福生、卢炽辉、吴鹏、王泽棠、罗湘林、古道等东莞同乡也在一起受训,彼此经常联系。期间,莫世俊加入了由共产党领导下的集训总队抗日先锋队,在莫福生的带领下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1939年2月,集训结束,莫世俊等人转入乳源广东省地方行政人员训练所。经过四个月的业务学习,于同年9月结业,10月由广东省民政厅派出工作。莫福生派到韶关联络站,莫世俊、卢炽辉、王泽棠、罗湘林、古道、吴鹏派回东莞工作,卢炽辉当县自治协助员驻县政府,莫世俊和其余同学是区自治协助员被分派到各区工作。莫世俊、卢炽辉、王泽棠、罗湘林、古道、吴鹏等人回到东莞后,积极开展革命活动,每逢中和圩圩日(逢一、四、七日)集中聚会,地点设在莫世俊的家乡桥头大洲村。莫世俊家的“笑花书室”成为他们的情报掩护站,他们在此秘密开会,商谈国家大事,分析抗战形势,会后大家常在莫世俊家食宿。
    自治协助员属临时编制,规定服务期限一年,服务期满后可以自由复学、自谋出路或申请就业。1940年冬,卢炽辉、吴鹏、罗湘林回到中山大学复学;王泽棠、古道秘密参加革命;莫世俊限于生活原因申请就业。当时适逢东莞县政府第一区区长空缺,战地县长李鹤龄于1941年1月派莫世俊前往接任,就职区署,先是在金桔岭,后在大朗新圩,同年8月调任塘厦第四区任区长至1943年11月。莫世俊虽然在国民党基层政权任职,但不是国民党党员。1943年11月,日军发动打通广九铁路的战役,很快就占领了广九铁路沿线,东莞全面沦陷,国民党县府撤退惠州,区署奉令裁撤。此时莫世俊已对国民党当局的腐败无能深痛恶绝,决意急流勇退,离职返乡,不再踏进政途。
 
(二)
 
    莫世俊担任国民党区长期间,正是国共合作的抗日时期。他是一个有民族气节,有正义感的热血青年,思想倾向进步,同情革命。当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正在东莞、宝安地区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成为东江地区敌后抗战的一支坚强武装,深受东宝人民的拥戴。莫世俊利用自己所处的合法身份和有利条件,暗中支持共产党人和抗日游击队的抗日救国行动,向中共地下党组织和抗日游击队提供了不少重要情报。
    1942年8月,莫世俊从大朗调任塘厦第四区区长。早已潜入国民党塘厦区署任自卫总队中尉区队副、区署警长的中共地下党员罗涛,通过罗湘林、王泽棠等人了解到莫世俊思想进步和支持共产党的情况。因此,罗涛与莫世俊一见面就谈笑甚欢,关系融洽。每当罗涛要了解国民党顽固派的活动情况,莫世俊都主动秘密地提供,甚至把国民党顽固派发来的文件也交给罗涛阅读和抄录。罗涛从而得以及时掌握国民党顽固派的通知、战报和军事动向等重要情报,为中共东莞县委和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及时粉碎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阴谋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1942年10月中旬的一天,国民党东莞县党部书记长香棣芳突然来到塘厦,查问共产党活动情况,并暗示要配合“围剿”抗日游击队,抓捕中共地下党员。莫世俊及时把这一重要情报提供给罗涛。活动在大岭山和清溪一带的人民抗日游击队得到这一情报后,立即安全撤退,使国民党顽军扑了个空。1987年6月,罗涛在莫世俊的平反座谈会上提起此事时说:“如果不是莫世俊提供了准确情报,我们在座的同志恐怕还要死几个”,并代表当年的中共地下党员对莫世俊冒险提供情报保护游击队表示感谢。
    抗日战争期间,莫世俊妻子李志英的四个亲姐妹都先后参加革命,其中有中共东莞一线后方县委书记王文魁的妻子李竹群、东江纵队大队政委何清的妻子李友伦。当时,塘厦的爱群医社是李志英的姐姐李志爱开设的。周爱莲、李琼珍、周玲、罗慧舒等中共地下党员以此作为秘密交通情报站。国民党党政军人员及游击队员,都经常到爱群医社找李志爱医生看病治伤。李志爱左右逢迎,把了解到的情报传送给中共地下党情报人员。其时,莫世俊的妻子李志英也常在诊所帮助姐姐做些医务工作。东莞解放后,李志爱回忆说:当年游击队撤出大岭山抗日根据地时,时任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副总队长兼参谋长的王作尧等人,曾把一些重要文件资料存放在李志爱的爱群医社里。
    莫世俊也经常在爱群医社出入,十分了解爱群医社的情报活动。那时,当地群众及国民党塘厦区部都知道爱群医社是莫世俊亲戚开的,因此都看在这位国民党区长的份上,没有刁难爱群医社。曾在爱群医社进行过秘密活动的中共地下党员周爱莲、罗慧舒等人,于1983年12月在东莞参加东江纵队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活动时,回忆起当年进行地下交通情报工作情况,深有感触地对莫世俊说:“七叔(指莫世俊),我们当年这个情报站有你这棵大树遮荫,确系好乘凉,我们取得革命胜利也有你一份功劳呀。”
 
(三)
 
    莫世俊利用自己担任国民党区长的合法身份和有利条件,曾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挺身而出,掩护共产党人和游击队战士,为抗日救国作出了贡献。
    莫世俊担任大朗区区长时,中共地下党员陈淦泉的公开身份是大朗区安和乡乡长。他们合址办公,朝夕相处,意气相投。对于陈淦泉的秘密活动,莫世俊不但没有说破,反而对他暗中保护。有一次,县长李鹤龄对莫世俊说:“据密报你区的安和乡乡长陈淦泉是中共地下党员,你必须注意其行动,随时具报。”为了掩护陈淦泉, 莫世俊极力辩解:“他是青年,思想进步,因而引起人家怀疑罢了。”过了不久,李鹤龄又重弹旧调。为了掩护陈淦泉,莫世俊说:“我敢作保证,假如陈淦泉是中共地下党员,查明实据,我甘受同罪!”李鹤龄见莫世俊态度如此强硬,以后再无追问此事。事后莫世俊将此事告诉陈淦泉,暗示其秘密身份可能被识破,叫他提高警惕,免遭意外。后来由于形势日渐险恶,莫世俊写信介绍陈淦泉到韶关读书“避风头”,帮助陈淦泉安全撤出大朗。不久,陈淦泉身患满身脓疮,潜回家中医治,莫世俊仍前往探望问侯,嘱其安心调理,早日康复,重返岗位。
    莫世俊通过陈淦泉与中共地下党交通情报员邝耀水认识。尽管邝耀水以商人身份作掩护,但莫世俊已知道他的真实身份。1942年春,国民党顽军疯狂向活动在东宝地区敌后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进攻。游击队展开反击,同年3月的一个晚上,邝耀水带领游击队袭击了驻大朗大井头的顽军陈禄(俗名大鸡六)中队。事后邝耀水被人告发。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香棣芳向莫世俊查询此事,准备缉拿邝耀水。莫世俊挺身而出为邝耀水辩护,说当晚邝耀水和他在一起打麻将,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其实莫世俊知道邝耀水借口到外面小铺买烟而溜开接应游击队再返回区署留宿)。由于莫世俊的冒险掩护,邝耀水得以脱险。事后,莫世俊对邝耀水说:“这一次我是保住了你,不过既然有人起疑心,你还是离开吧,再出事我就保不住你了。”邝耀水离开大朗时对莫世俊说:“我离开后,只怕连累了你。”莫世俊说:“我能撑住!”10天后,莫世俊调到塘厦任职,在塘厦任职期间也为邝耀水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
    莫世俊当第四区(塘厦)区长时,中共地下党员罗涛(罗家实)在区署当警长,他们之间保持友好往来。莫世俊也清楚罗涛的身份及活动情况,对罗涛进行暗中保护。1942年10月,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香棣芳郑重地对莫世俊说:“据报你区署的警长罗家实是游击队潜伏的,请认真查察予于追究。”莫世俊镇定自如,极力作辩:“哪来这么多游击队,请勿多疑。” 在莫世俊冒险掩护下,罗涛幸免于难。莫世俊见罗涛身份已暴露,急忙通知罗涛:“风声紧,小心点啊!”不久,罗涛见情势险恶,离职重返革命队伍去了。
    由于莫世俊多次挺身而出掩护共产党人,后来受到了国民党顽军支队长徐东来、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香棣芳等人的怀疑和暗中监视。
 
(四)
 
    全国解放后,莫世俊受到不公平的待遇,长期受到政治上的歧视和迫害,被剥夺了工作和政治的权利,连同他的妻儿也受到牵连,失去了升学、就业的机会。然而,在逆境中,莫世俊经常教育妻儿,说他所做的一切没有愧对党和人民,他坚信共产党的政策总会有一天给予他公正的评价,还他本来的历史面目。
    “文化大革命”期间,莫世俊在极左路线的打击下,虽然身陷囫囵,但仍不忘保护革命同志。广州的造反派来找莫世俊,事前已经知道罗涛的单线联系人黄万顺不在人世,只有莫世俊唯一能够证明罗涛当时的身份,因此要他证明罗涛当年在他手下当警长时“叛国投敌”,并要他在早已准备好的材料上按指模签字,威迫利诱他就范:“如果你莫世俊能签字按指模,我们可以给你将功赎罪”。莫世俊坚决拒绝:“就算你现在把枪口对准我也不能签,除非你打死了我再强行按我的手印。”来者见莫世俊态度强硬,只好悻悻而去。1983年12月,罗涛从广州回到东莞参加东江纵队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活动,找到莫世俊紧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老兄,好在你还活着,支持正义,替我作证,不然我定遭陷害,感谢你又一次救了我。”
    1983年12月东江纵队成立四十周年,当年与莫世俊一起参加革命活动以及被莫世俊营救过的同志聚会东莞,了解到莫世俊几十年来遭受迫害和不公平的政治待遇以及所处的生活窘境后,当即由罗涛召集有关人员在东莞干部招待所商议,决定向东莞县人民政府积极反映,并撰写材料为莫世俊平反昭雪,要求及时解决莫世俊的生活困难(主要是住房问题)。
    1987年6月5日,莫世俊的平反得到落实。当天,由东莞市政府落实政策办公室组织,时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贺畴、市委老干部局局长刘长毛为领队,带领曾与莫世俊共过事的2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东纵老战士,到莫世俊的家乡桥头镇大洲村和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塘厦、大朗等镇召开座谈会,宣布为莫世俊平反,讲述他在抗日战争时期任国民党区长能够做到“白皮红心”,爱国爱民,多次冒险掩护共产党人,为革命作出贡献的事迹。大家还参观了莫世俊、卢炽辉、王泽棠、罗湘林、古道、吴鹏等人当年进行革命活动的掩护站——“笑花书室”旧址,并在旧址合影留念。随后,市政府为莫世俊在莞城步步高小区安排了住房,并把他的户口从农村迁入莞城。
    历史是最公正的,莫世俊晚年终于得到了平反昭雪。
 
 
    (作者:陈铣鹏系东莞市老党史工作者;邓罗苏系东莞市科协原秘书长;莫婉玲系东莞市劳动局退休干部、莫世俊的女儿)
编辑:方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