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0月19日   
  
东江纵队一年半(1943—1944.6)工作报告(摘要)
http://dgds.sun0769.com  2013年12月05 15:12
东江纵队一年半(1943—1944.6)工作报告(摘要)
(1944年11月1日)
 
     这一年半,是我队一个重要转折点。可分做两个时期,以十月十日敌人打通广九路为分界,以前一年是第一时期,以后半年是第二时期。
     一年半来,仍是处于敌顽夹击三角斗争的基本形势中,仍是自卫斗争为主的形势,继续着1942年的残酷内战。在第一时期(1943年)更加深了国民党对我七月的军事进攻,特务的大批潜入,经济上的封锁,都比前更深了。
     一年半中,我们担负抗击顽军总兵力为一万人,与伪军相等,比敌人多一倍。第一时期中旱灾粮荒米价上涨,部队面对严重困难。到第二时期,敌人打通广九路整个路西沦为敌区,国民党守军不战而逃,而人民抗日情绪高涨,我队力量与威信则大为提高。尤其12月2日,宣布接受中共领导成立东纵司令部后,更有飞跃发展,这半年来,屡次对日伪或反磨擦战斗胜利,无论人员、地区都巩固与扩大了。中央各项政策也都切实执行了。至今天已奠定了基础,成为华南敌后战场的一个有力根据地。由于国民党政策及军队的倒退腐败,我党我军实际成为广东人民的旗帜。
     第一时期(1943年1月至11月),由于我队1942年采取防御战略,一般理解为退避,不敢作大战,过分利用敌顽矛盾,掩蔽于接敌地区,我军处于被动的保守地位,变成了消极的躲避,因此招致了相当的损失。又因粮荒,全队厉行节约,生活艰苦,于是队内笼罩着悲观失望、恐敌、怕顽的情绪,产生了动摇、逃跑、作战不力的现象。
     我在二月会议中,即已指出了今后形势,顽、伪对我是势在必打,志在消灭。基于粮荒的严重中,我定方针为精兵简政,建立外围武装,巩固原有阵地,干部分散分区领导,以小队为战斗单位,精于活动。而精简政策的执行,又变成简单的减人,甚至有一中队减至18人的。
     1943年初,日伪出动较积极,顽军则因东莞北栅战斗、宝安的尖子山、黄田战斗、惠阳梧桐山战斗的损失,其锐气已成强弩之末,准备调防。我们则进行深入的政治动员,反对苟安、保守、消极、逃跑、恐日、恐顽的倾向,提出了随时打击敌人,即时准备战斗,积小胜为大胜的口号。同时,重建主力队,挑选全军得力干部,组成了主力中队(珠江中队),认真整训教育,成了全军的模范,屡次战斗均获胜利。一面则加紧整风,虽然环境常变动,以致影响整风计划,一年中没有好好的有效的使干部得到较大的改进。但政治方面,干部在若干程度上的转变是有的。
     东江纵队在积极整风与积极打击软弱的伪军中,连获战捷,全队战斗力提高了。随之四月初对顽两战全胜。遂积极布置较大胜利的战斗,党内动员,政治动员,军事侦察布置,用炸药攻坚,爆破使用,曾公开宣示,此战斗成为我军改变作风及军威,由此而振的一个枢纽。由于打了一个胜仗,把前时的一切颓靡不振、被动、偷懒的风气一扫而光,由防御转为出击,军威大振,战斗力大大提高。开始了使用地雷打击伪军,如摧枯拉朽。顽军亦为我打服。配合着反对国民党包围边区的第三次反共高潮,我们尽量翻印了各项文章、专讯编成小册子,普遍散发各队,进行两个月关于这些文件的中级教育,纠正了干部对国民党的错误认识,空前提高了我党政治威信,国民党“正统”观念开始从民众心目中淡下去。军事上对顽军进攻采取主动积极的打击。凡此,都为下一时期做了准备工作。
     政权已开始在东、宝较巩固地区成立了,某些乡政府及各乡办事处,奠下后期民主政权开展的基础。
然而经过这一时期,我们根据地在艰苦的关头而受到了大的锻炼。可以说,是已经站稳了脚,准备开步走了。
     第二时期(1943年11月至1944年6月)广九路敌打通后,敌人开始重视我队,曾举行了大岭山万人大“扫荡”,与宝安的十路围攻,都被我粉碎。这时候国民党军队退守路东及惠阳未沦陷区一带,在这些地带仍然加紧向我进攻,以罗懋勋(特务头子)为首的顽军,曾举行了四次大进攻,兵力每次达到空前未有的二千五百人的“围剿”。结果每遇痛击而不敢深入,完全为我粉碎。而日伪顽层层勾结配合进攻的事实,也比以前更为显著了。
     无论形势的需要,民众的渴望,主观的力量,都要求我队成为一个更强大的队伍。在中央的批准下,我们于12月2日,公开公布接受中共领导,正式改组成为东江纵队,成立司令部,以曾生、王作尧为正副司令。
     这些公布与成立,无限地增长了我军我党威信,而更使广大群众拥护与依靠我们,也鼓舞了全军干部与战士,由此声威大振,与前期完全两样。因此,这一时期的方针,是大量发展,建立新区与根据地。在主力大队的不断提高战斗力,连打胜仗影响下,每区均有一个或二个大队,以中队为战斗单位,由于敌兵单簿、分散,故打伪军与打联防队成绩显著的战斗,几乎是开战以来的胜利。另一种,是反动地主武装(护沙队),也有挂伪军名义,也有挂国民党名义的,其中土霸势力相当大,不易消灭(如东莞之刘发如,南番顺之李辅群),这半年中打伪军占战斗总数的百分之六十。
     这一时期,比以前时期人员增多了三倍(但是在扩军中仍有拉夫现象),武装增多了二倍(即1943年底为一,1944年6月人数为三,武器为二)。
     整个路西自沦为敌后,我们的活动区域是扩大了,一直伸展东江北岸。增、龙、博、广州、香港及东宝惠根据地的规模是可以建立起来,我们在敌后的抗日民主政权到处成立,现已有东宝行政督导处一所,区政府四个(包括42乡),并在宝安、龙华乡间,民众选举了参议会……
     在部队扩大政权建立的推动下,民兵也逐渐扩大了,脱产有战斗经验者273人,后备民兵1500人,其中百分之百会单独打击日伪。
     1944年元旦,我们公布了拥爱公约,拥爱运动在全军掀起热潮,使民众认识到我们是他们的子弟兵。同时,生产运动也展开了,在惠阳普遍成立了生产救济会,均有成绩。
今年二月间,我们救了美国机师克尔上尉。五月间又救了五个美机师。把我队在国际地位空前提高,得到盟邦的重视。
     而在建军建制,我们有了新的设施。司令部下设参谋处,分作战、交通、情报及教育四科,使全军参谋工作从建立而健全起来,对于研究敌、友、我情况,掌握战术,提高战斗力,都有成效。设立了军需处,对我军经济收支,物资管理,统筹统发,预算决算都有条不紊的进行。建立了生活待遇、被服管理、工作报告等制度,此外,又建立了卫生科,计划进行全军卫生工作。所有这些,就逐渐地使游击作风肃清,部队是壮大而坚强了。
     党员(部队在内)在全军中比例(百分之二十五),由于扩军结果,较前一时期降低了(前期是百分之三十五),一般能起模范作用。
     为了干部缺乏与干部能力不强,而办了多期训练班,科队级以上干部共训练了一百二十人。
这一时期中,曾发生了一种骄气,新的军阀主义作风,干部自满自足,麻木不仁,对士兵打骂,官僚主义等恶劣倾向都有所发生,经过整风和拥爱运动,一般已开始注意克服。
领导上主要缺点:
     首先是忽视调查研究工作,各部门中都有浓厚主观主义,由于没有充分收集资料,不了解具体情况,也就不能正确掌握政策。而对中央指示决定,也没重视组织召集干部先行研讨,再作具体传达指示。如去年中央十一月指示,至到今年才被注意,开始执行,对各项政策也缺乏周密的研究了解。
     其次,不重视整风。
     三是领导方法仍是死板一套,不会灵活,对干部批评坏的多,未发扬好的,甚至没有发扬。工作只是平常,不会发现模范者,及突破一点,推动其余。群众观点未彻底建立,不善于与群众联系。
     四是从来对于各项经验,不善于怎样总结。
     ……
     在两年半中,华南我党部队所以能坚持与壮大,而且日益坚强,得到今日的成绩,恩来同志与中央的密切具体领导,是异常重要因素。有了中央的帮助指示,才使我队不致迷失方向,失去信心,或者对工作无法可施。有了中央的帮助指示才使我们日益进步,负起艰巨责任。
(东江来,电台11月1日收)                 
                   
(原载《东江纵队志》第527页)               
编辑:方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