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8月21日   
  
永远的怀念
http://dgds.sun0769.com  2013年12月06 15:12
 
永远的怀念
 
王群先 王国新 王小民 王勇前 王勇劲
 
     父亲王作尧1913年出生于广东东莞市厚街镇,1934年毕业于广东军事政治学校第7期(黄埔军校第11期),1935年参加革命, 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父亲在抗日战争时期是华南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抗日武装——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创始人之一,从此在华南抗日武装战争中,父亲始终是党领导的东江地区人民抗日武装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在缺乏武器弹药、粮食供应的艰苦环境中,依靠群众、英勇奋斗,经历了无数艰辛险阻。父亲曾“三进大岭山、四辟根据地”,出生入死与其他东江纵队领导人带领部队出色完成党交给的各项战斗任务,特别是东江纵队齐心协力执行中央指示,抢救在港的文化界知名人士和营救英、美盟军飞行员的光辉事迹,受到党中央及国际友人的赞誉。尤其使我们对父亲极为感动和敬重的是:当年曾生、王作尧率领各自部队东移海陆丰,途中700多指战员只剩下100多人。在后有追兵、前有堵截的险恶时刻,父亲咳嗽厉害,双脚溃烂寸步难行,有人劝他先到香港治疗,他却疾声而说:“现在部队正处在最困难时刻,大家和我一样忍饥捱饿,我能离开同甘共苦的战友吗?”他还是坚持撑着树棍一步步忍痛前进,带领部队避开敌人,机智转移,后来根据中央的“五・八”指示,曾、王部队重返惠东宝抗日前线。父亲的部队挺进宝安阳台山一带,开辟阳台山抗日根据地,很快发展到三个中队200多人。
     1945年日本投降后,父亲又奉命与林锵云、杨康华率领1000多人挺进粤北开辟五岭根据地,遭受国民党反动派围剿追击,生活也非常艰苦,全军一度只靠吃南瓜汤、豆角叶、山菠萝及野生蕨粉糊度日,雨淋地滑日夜行军,全体指战员坚持前进,父亲在抗日战争中没有离开过部队一天,始终坚守战斗岗位,象父亲一样的许多革命前辈艰苦奋斗不怕牺牲的经历,是教育我们后代的最宝贵的财富。
     在解放战争中,父亲与战友南征北战, 1946年6月带领粤北部队南下及时赶上北撤。到山东后不久即派往华东野战军宋时伦将军领导的第十纵队当副参谋长参加豫东战役,在此期间他始创“洞穴工事”对付敌人炮火攻击,大大减少我军伤亡,并把“洞穴工事”推广到有关纵队。
     1948年叶剑英创办华北军政大学,点名要父亲从十纵队调任该校副教育长。根据叶剑英指示,要运用“团结、动员、争取、利用”的方针来培训学员。父亲深入到一个 “特殊班”(由国民党各兵种军、师以上的起义投诚将领组成),共同商讨终于编出一套可用的教材。
     1949年父亲参与带领两广纵队南下解放广东,广州解放初期社会秩序混乱、人心浮动,父亲在叶帅领导下为了稳定广州社会治安,他亲自与何宝松拜访有关民主人士及召开黄埔军校校友座谈会,动员各界协助政府搞好社会治安,并请林平政委派王彪一个团到广州协同维持。为此,父亲日夜奔忙,完成各项任务,有力整治广州社会混乱局面。
     1950年我军准备组织解放万山群岛,叶剑英报请中央决定成立广东军区江防司令部,洪学智兼任司令员,王作尧任副司令员。父亲到任后主持江防日常工作,司令部设在广州黄埔,他经常来往于中山石岐与广州黄埔之间巡查,我们全家住在石岐也难得见上父亲一面,特别是为了解放万山群岛战役,他负责在黄埔作战室作动员报告,提出合理正确的作战方案,得到广东军区批准。
     1950年8月叶剑英又下令调父亲到广州防空司令部任司令员(后又任广东军区防空司令部第一副司令员)。那时蒋介石日夜频繁派飞机侵扰广州,防空司令部指挥所设在广州越秀山脚下,我家就近住在越秀北路,而父亲日夜坚守岗位,经常难以回家吃饭。他心中总是以广州人民的安危为重。他说过: “人民交给的任务,就要对人民负责,不能马虎。”1976年再次回广东定居后,他被选为第五届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也是如此认真负责,深入越秀区等地调查落实阶层政策,不遗余力……
     父亲一生屡立战功,忠于党忠于人民,解放后成为东莞籍的第一位共和国将军,被授予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特别是在1988年8月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副政治委员高兴民中将、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空军司令员刘鹤翘中将及广州军区空军副政委李源少将组成近10人授勋团,代表中央军委从北京到广州为父亲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父亲住院不能赴京参加授勋大会)。父亲一生无愧家乡人民的厚爱与 期望以及党对他培养信任。
     父亲一生光明磊落,刚正不阿,从不向迫害他的邪恶势力低头,1953年初开始父亲被人诬陷,蒙受不白之冤近30载。在汉口武空时被控制使用,有职无权,把他分管的部队调令出国作战他也不知道。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爆发前夕,父亲年仅51岁被迫离开工作单位,使他壮年不能继续为党、为人民服务。父亲多次分别写信给毛主席、叶剑英等中央领导控诉“四人帮”的迫害,信均被扣压或退回,1968年9月父亲突然无理被关押坐牢485天,丧失一切自由,被强迫劳动(打扫卫生),糖尿病也得不到正规治疗。武空执法队(执法队是关押犯人的所在)还逼迫他承认是“策反对象”、“叛徒”,逼他揭发××是日本间谍,父亲坚强不屈驳斥否认,坚持原则实事求是,不说假话,不作伪证,表现出一个共产党员的威武不屈的崇高品质。
     1970年1月1日(元旦),父亲又被迫孤身一人流放湖北当阳三年之久,被实行“三不政策”:“不准家人探望”,“不能与家人通信”,“不得与外界人接触”。临别时一家7口正分散各地劳动,只有三弟勇前在等候下乡当知青前抽空送别父亲到当阳,依依不舍留下父亲一人。在小山坡两间泥屋的 “家”,勇前曾写了一首诗:
 
依依父子情 
 
四十春秋日,
依依父子情。
戎马鏖战激,
马背有深情。
落难当阳道,
生生难相亲。
慈父匆匆去,
终别满泪痕。
 
 
     父亲在当阳三年的孤寂难捱生活中,二弟王小民怕他顶不住前往探望,但见父亲坚强不气馁,用拿枪的手握锄掘地种菜、养鸡积肥、自力更生改善生活。小民非常感动,深受鼓舞教育,打消了他因是电子系大学生而分配到一间偏僻民办小柴油机厂当工人的怨气。
     父亲襟怀坦荡、严于律己、清白为人,三番五次要求亲属子女不要以他的名义搞特殊化,不能占公家便宜谋私利。四弟勇劲因急于送战友搭火车,未经父亲同意动用他的专车,受到严厉批评。四弟开始不服气,后来认识到父亲教育子女不搞特殊化是对的。大弟国新原在深圳工作,受人陷害,被迫离开单位不分配工作,还停止党籍。他返回东莞居住,父亲从不向东莞领导提出要求,也教育儿子不要麻烦东莞领导,后来国新找工厂打工十多年,现在是一个东莞市的普通居民,自费住进厚街养老院。
     使大姐群先特别难忘的是,那时无家可归,她只好到当阳投靠父亲,当她生孩子时父亲亲自拉着平板车送她到山下卫生院。父亲是一个多么坚强的落难老人啊!他的教导我们永生难忘,并时刻以此激励自己、教育孩子。父亲逝世后,《羊城晚报》记者周文韶前来采访时说:“直到今天我才知王将军的儿子就是我们单位的电工,很为感动。”
     父亲虽是共和国的将军,但我们五姐弟时至今日,都是遵纪守法的公民,无一出国、无一从商、无一为官。
     父亲对家人如此严格,但他对身边的人感情非常深厚,凡与他长期相处的人,如战友、司机、孤儿,都宽厚以待,他曾为司机结婚腾出房子供其居住到孩子出生,还曾收养一个14岁孤儿教育她成长到18岁出嫁。
     父亲特别为一些蒙受不白之冤的老战友仗义执言,他日夜为被错打成“历史反革命分子”的战友写平反信作证,送给有关单位。还有一些抗战有功的国民党官员,父亲积极为他们作证使他们得到平反,有的安排工作、有的安排退休并分了房子,得到妥善安置,他们都异口同声感激父亲,感恩政府。
     我们心中的父亲,是在民族危难之时,自觉投身到抗击日本侵略者行列中的英雄。
     我们心中的父亲,在建立和保卫新中国的斗争中,是英勇无畏的人民优秀指挥员。
     我们心中的父亲,是在党的事业上不谋私利,为人民利益奋斗终身的真正共产党员。
     我们心中的父亲,是我们生活的楷模,为人的表率。
     亲爱的父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本文署名作者为王作尧的儿女,王群先执笔) 

1989年春节,王作尧(二排中)与家人合照。

                1989年春节,王作尧(二排中)与家人合照。

       
编辑:方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