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6月20日   
  
陈兆魁传略
http://dgds.sun0769.com  2014年01月13 15:01
陈兆魁传略
谭志恒
 
         人物简介:陈兆魁,广东东莞人,出生日期不详。1924年8月加入中国国民党, 1925年夏在国立广东大学毕业后在东莞中学任教。192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12月任改组后的国民党东莞县党部执委、工人部长。1926年6月任中共东莞地委工运委员。1927年1月任东莞县总工会执行委员会委员长。同年11月,任东宝工农革命军总指挥部军令处负责人。同年12月到新加坡谋生。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回国。1945年9月至1946年6月,在广州爱群通讯社任编辑。1950年1月至1968年在广州当教师。1968年被“清理”回家乡东莞东城堑头村务农。1974年冬病逝。
     陈兆魁,又名陈林,出生年月不详,东莞市东城街道堑头社区新围坊人,出生于一个家境殷实的农民家庭。青少年时期先后在本村堑头小学、东莞中学和广东大学(中山大学前身)读书,学习成绩优异。他是大革命时期和土地革命战争初期东莞的中共地方组织以及工人运动领导人之一。
        跨党党员
     青年时期的陈兆魁,思想进步,关心时事。读大学期间,他回家乡度寒暑假时,每天从城郊的堑头村步行到县城的国民党东莞县党部看报纸,并与县党部工作人员谈论时事。由此认识了县党部书记长谢星南。1924年8月,谢星南介绍他加入了国民党。尔后,他被编入国民党东莞县第二区党部。
    1924年12月,中共东莞支部成立,成员有莫萃华、蔡如平、蔡日新,莫萃华任支部书记。他们3人利用其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身份,在东莞开展工运、农运、学运,并在运动中发展党员和扩大党组织。    
     1925年夏天,从国立广东大学毕业的陈兆魁应聘回莞在东莞中学教书。当时,东莞工农革命运动一天天高涨,陈兆魁受此影响,也积极要求进步,投身革命运动。他每天上午在东莞中学教书,下午从事工人运动,发动县城各行业工人成立工会,并领导他们进行改善生活的经济斗争。
     1925年11月,中共东莞支部改组为中共东莞特别支部,正需要发展党员,因此物色了陈兆魁。于是,他由蔡如平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样,陈兆魁成为一名同时具有国民党党员身份的共产党员。
      工运领袖
     陈兆魁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更加积极投身到大革命的洪流中去。
     1925年8月8日,国民党东莞县筹备员伦学圃主持召开国民党东莞县代表大会,选举国民党东莞县党部执行委员和监察委员。由于大会代表并非由各区党员选举,而是由伦学圃等人私自指派,因此引起广大国民党员强烈不满。陈兆魁、张乾楚、吴金诺三人为首的440名国民党员连续6天在《广州民国日报》刊登启事,发表声明,否认这次县党部选举,揭露国民党右派企图控制国民党东莞县党部的阴谋。
     1925年12月15日,在中共东莞特别支部的全力参与下,东莞国民党党部实行改组,重新召开国民党东莞县代表大会。大会选举产生县党部第一届执行委员7人和监察委员3人。在7个执行委员中,有5人是共产党,其中陈兆魁被选为县党部执行委员、工人部长。国民党东莞县党部的成功改组,标志着东莞国共合作局面的形成和革命统一战线的建立,从而推动了东莞工农革命运动的发展。
     1926年1月5日,莞城首饰行业工人罢工,要求加薪,陈兆魁以国民党东莞县党部工人部长身份出面调处,召集首饰行业资本家代表与工人代表谈判,最后资本家被迫答应工人提出的条件。1月14日,莞城全城罢市抗议商人罗长发承包金鳌厘厂后苛收厘费。陈兆魁、黄华东以国民党东莞县党部代表身份,率莞城各界代表到省城请愿。迫于舆论压力,东莞县长勒令罗长发照旧例收费。
     1926年3月,经陈兆魁积极发动后,县城又有驳载、烧腊、屠猪3个基层工会成立。到1926年12月,全县有镇级工会联合会3个,基层工会93个,会员15117人。为了维持社会秩序和保障工人的合法权益,许多工会建立工人纠察队,形成一支由共产党领导的有组织的工人武装队伍。
     1926年6月,中共东莞地方委员会成立,李本立任书记,陈兆魁当选为工运委员。年底,地委成员调整,陈兆魁仍任工运委员。根据工人运动发展,中共东莞地委决定把全县工人统一组织起来,形成更加强大的工人力量。1927年1月18日,东莞县总工会在莞城东门正街袁督师祠举行成立典礼,选出11人的领导机构——执行委员会,陈兆魁被推选为东莞县总工会执行委员会委员长。总工会成立后,开办工人夜校,陈兆魁、李鹤年等任教,培养一批工人运动骨干,推动了全县工人运动的深入发展。
     1926年12月11日,国民党东莞县党部召开第三次全县人民大会筹备会议,陈兆魁担任筹备会议主席。经各界代表讨论议决,第三次全县人民大会的内容是解决东莞人民要求的一切重大问题,并庆祝北伐胜利。在陈兆魁等人的积极筹备下,同月20日,全县人民大会如期举行。
     1927年春,陈兆魁等人发起成立东莞县青年工人协会,充分发挥青年工人的力量同国民党右派作针锋相对的斗争。这年春节,国民党东莞县党部右派罗是在一次军民联欢会上发难,公开宣传取消共产党的言论,陈兆魁立即发动青工协会会员把他赶下台,并把他追打到国民党县党部。中共莞城工人支部书记赖成基带领工人包围县党部,同时具有国民党员身份的共产党员陈兆魁、袁昌善、杜无我3人率青工协会代表进入国民党县党部质问罗是等右派分子。罗是等人事后向省党部检举“共产党分子包围县党部,殴伤委员”,要求省党部惩办“凶徒陈兆魁”。
     1927年5月28日,陈兆魁、袁昌善、杜无我3人被国民党广东省党部正式宣布开除出国民党。
      组织暴动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共政变,在上海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当天,掌握两广军政实权的李济深带着“清党”密令,连夜乘军舰从上海回广州,14日到达广州后即举行紧急会议,部署“清党”。15日凌晨,反动军警在广州四处出动搜捕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白色恐怖笼罩全省各地。
      广州四一五反共政变后,中共东莞地委及时做好应变准备工作,布置党员干部转入秘密活动,其中叶铎辉带着陈兆魁、赖成基等人连夜离开县城到水乡道滘隐蔽。因此,当国民党东莞当局于4月24日出动军警进行 “清党”行动时,中共东莞组织没有受到严重损失。转入地下活动的中共东莞组织成立了广东省肃清反革命委员会东莞支会,主任为李章达,委员有陈兆魁、张乾楚等人。广东省肃清反革命委员会东莞支会成立后,积极开展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活动: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制造炸弹,暗杀反动分子等等。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汉口秘密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会议总结大革命失败的教训,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会议还把发动湘、鄂、粤、赣四省农民举行秋收暴动作为党的主要任务。同年8月20日,中共广东省委在香港召开会议,传达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制定广东各县、市暴动计划。同年夏天,原已调往北江工作的中共北江地委委员蔡如平、调往四会县工作的中共四会县特别支部书记莫萃华,奉命先后秘密返回东莞。初秋,中共东莞县委员会成立,蔡如平任县委书记,陈兆魁是负责武装工作的县委委员。蔡如平化装成猪肉贩子,率领部分县委委员谭式泉、张乾楚、陈兆魁等人转移到常平屋厦村,县委机关设在周氏宗祠里,以周达墀的那间卖绒线、骨纽的商店作为秘密联络站,外来人员的生活来源及活动经费,也多靠这间商店维持。在那里,陈兆魁除了抓全县的武装斗争外,还拿起笔杆起草文件、缮写油印,散发传单,和其他县委成员一起发动群众,组织武装斗争,破坏铁路路轨等等。有时,陈兆魁徒步往来常平和香港(省委机关)之间兼做交通员。
     1927年11月,中共广东省委派兵委负责人赵自选到东莞常平屋厦主持召开东莞、宝安两县县委领导人联席会议。会议宣布成立东宝工农革命军总指挥部,赵自选为顾问,蔡如平任总指挥,陈兆魁负责军令处,组织武装队伍,准备举行暴动。同年11月底,陈兆魁意识到反动势力日益强大,因而对革命产生了动摇,于是以“人地生疏,不懂当地方言”为由,要求离开屋厦到香港去,得到了党组织的批准。到香港不久,他生活无着,适逢有东莞同乡前往新加坡,便随同乡于同年12月前往新加坡,投奔在那里谋生的亲戚。之后,他在马来亚华人学校教书。从此,陈兆魁与党组织失去联系。
      “文革”蒙难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陈兆魁返回祖国谋生,直到去世为止。
     他从新加坡返回祖国后,在广州市文德南路厂后街的东莞同乡会里,当了四年多的文书。这份工作比较清闲,但月薪较低,每月只得3担米做薪酬。为了维持一家六口生活,他不得不做多份兼职,其中长期在同乡会内的东莞龙太公路行车公司董事会当兼职文书。1945年9月至1946年6月,他还先后在广州爱群通讯社当兼职编辑,在《希望报》当兼职经理,在《民众日报》和《民意日报》当兼职编辑。
     1950年1月,东莞同乡会因经费无着而自动结束。陈兆魁失去了在同乡会的两份文书工作后,只好改行当教师,一直干到1968年。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爆发。十年浩劫期间,他遭逢种种厄运。1968年,在 “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他被扣上“历史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儿子陈达被扣上 “坏分子”的帽子,取消了城市居民户口,一同清理回家乡堑头,由贫下中农监督“劳动改造”。一年后,儿子陈达调往外地农场劳动,剩下陈兆魁孤身一人在乡下生活。
     陈兆魁的祖屋在历史变迁中早已变为他人所有。陈兆魁被赶回家乡农村后,被安排住在堑头新围11号陈氏家祠头进左边的一个房间里。对门那个房间住着一个盲婆,生活难以自理。陈兆魁虽然身处逆境,但经常给予盲婆力能所及的帮助。
     当年生产队劳动日值低,10个工分仅值人民币0.6元。陈兆魁年纪大,只算半个劳动力,生产队安排他放牛和看管荔枝园。农活虽轻,但每天只能挣6个工分,按工分计劳酬每天只有0.36元钱,开足一个月工才得10元左右,仅够糊口。
     “文革”时期,农村生产大队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批斗一批“五类份子”(地、富、反、坏、右分子),每次批斗会陈兆魁都被叫去陪斗。
     1974年严冬的一个晚上,70多岁的陈兆魁带着半生的悔恨和孤独,静静地死在那间破屋里。生产大队派人把他的尸体用草席包裹,抬到村东红粉岭的小山岗上埋葬。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陈兆魁得到平反,恢复了名誉。
(作者系东莞市文史爱好者)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
      1.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收藏的陈兆魁档案资料。
    2.《中国共产党东莞历史》第一卷。
    3.《东莞烽火》第11册。
    4.《东城区志》。
    5.《东莞中学前十年史料编年》。
    6.堑头知情老农谭锦全等人的采访记录。
编辑:方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