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0月21日   
  
历史上的今天:厦岗惨案
http://dgds.sun0769.com  2015年04月24 10:04

 

    大家好,我是星仔博士。今天是4月22日,你知道1925年的今天,东莞发生什么大事件呢?现在就为大家讲下这段历史:当年的4月22日,长安厦岗曾发生一起当地反动民团血腥屠杀农协会干部的暴行,农民协会与反动民团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斗争,历史上称“厦岗惨案”。 

建立农协会 

    1924年初,中央农民部特派员蔡如平、蔡日新在长安、虎门、南沙一带开展农民运动,首先在霄边乡建立了农民协会,随后与邓一舟等一起到了长安厦岗乡,深入宣传发动,于1925年4月22日成立了厦岗农民协会,贫苦农民麦福绍被选为农会长,农会干部有麦耀棠、麦赐南、麦咸苏等。农协会地址设在“爱兰祖”祠堂。 

 

    当天,举行庆祝大会,不但有厦岗农民和邻近各乡的农民参加,甚至隔海的南沙乡(现属番禺县)的农民代表也兴高采烈地前来参加庆祝活动。他们高举农会的犁头旗帜,佩带农会证章,从四面八方拥到会场——南坊地塘。会场搭起了讲台,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十分热闹。中央农民部特派员邓一舟和学生军排长,都在会上发表了讲话,赞扬农友们敢于起来砸烂千年枷锁的革命精神,勉励农友们要继续与土豪劣绅作斗争。晚上演出了精彩的文艺节目,一直演到深夜。 

血染爱兰祖 

    晚会后,参加庆祝活动的人们才先后离开会场。欢腾的厦岗,恢复了平日的宁静。

    农会长麦福绍处理完会场的事务,带了十岁儿子回到农会址——爱兰祖。同宿的还有农会干部麦赐南、麦咸苏、麦耀棠。下半夜一时,村外阵阵的狗吠声,把他们惊醒。麦福绍、麦赐南、麦咸苏、麦耀棠立刻起来,观察屋外的动静。四周的脚步声、隐约的人声,使他们意识到,将要发生重大事件。过了几分钟,麦廷阶带来的反动军队和民团果然包围“爱兰祖”祠堂。

 

    麦廷阶是厦岗乡的土豪劣绅、大地主,向来仇视农民运动。自从麦廷阶当上了太平莲溪局副局长,其儿子麦平(绰号老虎平)在虎门做了护沙大队长后,父子俩凭借权势,横行乡间,欺压群众,霸占民田,使厦岗乡的二百多户农民,都变成其佃户,百分之九十的人家住茅寮,做牛做马,挣扎在死亡线上。一些不甘心受迫害的青年们,曾自发组织“东宝会”,宗旨是与麦廷阶父子作斗争。但因其父子权势大,既掌握反动民团武装,又有驻虎门反动军队头目的支持;还在厦岗等地收买了一些败类充当爪牙。他们凶残地迫害那些手无寸铁的“东宝会”青年,有的被殴打、有的被巧立罪名拉去坐牢,还有许多农民受到无辜的陷害。厦岗南面,万亩滩尾围田,麦廷阶早已唾涎欲滴,欲霸为己有。这时,农民组织起来了,农会成立了,农民翻身作了主人,宣布“一切权力归农会”,使麦廷阶的利益受到损害,而且斗争矛头指向其父子头上。因此,麦廷阶迫不及待的先下手扼杀新生的农协会,所以在农协会成立的当晚,他父子俩勾结了驻虎门反动军队旅长谭启秀,派了一连逆军,又指使在北栅的反动民团配合逆军向厦岗农会发动进攻。
    逆军与反动民团包围厦岗村后,占领了村后的光头山,向农会开枪射击,杀声连天,来势甚猛。

     麦福绍他们知道冲出去是很困难,于是紧闭爱兰祖大门,利用窗口坚持抵抗,战斗从下半夜开始,一直相持到次日凌晨,敌人不能得逞。坚强无畏的农会干部,虽只有四人,却抗击几百敌人的进攻。最后敌人采取“火攻”,用火水烧毁了爱兰祖大门,但仍然不敢进去。麦福绍他们向门外射击,惊得敌人躲躲闪闪,不敢露出头来。可是农会干部的子弹将要打光,眼见敌人就要冲进来。在此紧急时刻,麦福绍要大家设法冲出去。麦咸苏立刻爬上墙头,被飞来的子弹打伤了大腿。他忍着伤痛跳下去,躲到村边的桥底,方得脱险。麦福绍为了救出儿子,发现墙边的一堆泥砖,立刻扒开,把儿子藏了进去,自己迅速爬上瓦面,不幸给敌人子弹击中,从屋顶跌下来被敌人抓去。接着,敌人冲进爱兰祖,把麦赐南、麦耀棠也抓了,把他们捆绑起来,推出爱兰祖门前。 
 

    这儿笼罩着恐怖的气氛。荷枪实弹的敌人,凶恶地对着麦福绍、麦赐南、麦耀棠。然而,他们毫无惧色,都以仇恨的目光瞪着敌人。麦廷阶父子疯狂地指使匪徒把农会长麦福绍拉出来,就地打了十八枪,后把麦赐南、麦耀棠也枪杀了。麦廷阶父子还不罢手,竟令匪徒把尸体逐个剖腹,割去耳朵和阴茎,又将阴茎塞进被害者口中,真是残忍至极,目不忍睹! 

驱敌与善后 

    枪声,惊动了厦岗村民,知道出事了,农会女会员学三等几个会员,冒着生命危险,避过敌人的岗哨,跑到霄边找蔡如平报告。

    蔡如平立刻派蔡日新率领霄边农民自卫军前往厦岗,并派人通知驻大岭山大塘村的黄埔军校学生军出来救援。蔡日新接受任务后,立刻带领霄边农军赶到厦岗村前,与逆军、民团展开战斗。战斗相持到上午九时左右,学生军一个排,从十多公里远的驻地赶来。他们三、四十人,肩负了主攻任务,猛打猛冲,把逆军、民团驱逐出厦岗。狡猾而怕死的麦廷阶父子,见势不妙,混在逆军和民团中慌忙逃往太平去了。

 


      遇难后的厦岗,一片悲惨的景象,爱兰祖已成灰烬了,冒起缕缕未熄的余烟。遇难者家属,为失去亲人在悲声痛哭;被打伤的农会干部麦咸苏、农会会员麦浮灿等,十分痛楚。蔡日新面对如此情景,心情十分沉重。他与学生军排长拖着沉重的步子,挨家逐户到遇难者家里进行慰问。麦赐南的母亲旺氏边嚎啕边诉说:“同志,要为我儿报仇啊!”蔡日新禁不住潸然泪下。这时,与麦廷阶父子有着深仇大恨的乡民们,一气之下,放火把麦廷阶的房屋烧掉了。 

    当天,厦岗乡举行了追悼会。送葬队伍浩浩荡荡。三位农会干部遗体安葬在一排,墓碑上刻着麦福绍、麦赐南、麦耀棠的名字,称“三烈士墓”。 

    1925年冬天,厦岗农民协会举行第二次民主选举,麦定唐、麦德唐被选为正副农会长。从此,厦岗农会又恢复了活动。1926年秋天,麦定唐等带领农民100多人到广州向国民党广东省政府请愿,要求惩办祸首。 

    1947年4月,麦定唐、麦咸九、麦满、祁积寿等四人,秘密组合,商议惩办麦廷阶及其儿子老虎平,为死难农会干部报仇。一天傍晚,他们四人各自别着匕首,潜入太平,侦察老虎平的行踪。翌日傍晚,他们四人在虎门河边埋伏,等到老虎平出现时,麦定唐等人几把匕首捅到他身上去了。老虎平当场毙命,得到了应有的下场。麦廷阶获悉儿子死了,一病来起。不久,也呜呼哀哉了。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