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0月21日   
  
东纵英雄“小鬼班”
http://dgds.sun0769.com  2015年06月01 10:06

    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今天是“六一”国际儿童节,让我们一起追忆东纵英雄“小鬼班”的感人事迹。他们为保卫祖国,争取独立自由,与敌人浴血奋战,写下了光荣的篇章! 

    日本侵略者自1938年10月从惠阳大亚湾登陆占领广州后,重兵驻守广九铁路沿线。平湖、樟木头是广九铁路的重要车站,平湖站有日军中佐藤本末夫的一个大队及两个中队驻守,樟木头有山下中佐的大队驻守,可谓戒备森严。 

    1944年7月,东江纵队独立第三中队(代号飞鹰队)中队长何通,决定发起平湖战斗,消灭日军军藤本大队的主力。经过周密的侦察,发现距离藤本大队的碉堡400米的谭屋村,驻有守护平湖站的伪军一个中队80多人。中队长何通与指导员黄克等,拟定了夜袭歼灭平湖伪警的作战计划。这时,中队“小鬼班”班长黄友跑来,坚决要求让“小鬼班”担任这次战斗的突击队。 

  

    “小鬼班”个个都是好少年,打仗灵活勇敢。班长黄友,才17岁,长着圆圆的娃娃脸,是一名共产党员,有3年的兵龄“老兵”了。他曾两次负伤,缴获过日军一支步枪和一挺轻机枪。副班长李查理19岁,生有一头漂亮的卷发,是个打突击的能手。傅天聪,17岁,读过高小,聪明好学,是班里的“知识分子”。尹林也是17岁,是个优秀的射击手,曾经射杀过10多个敌人。赖志强,19岁,少说话多做事,每次打仗都很勇敢……多好的小战士啊! 

    中队长何通同意黄友率领“小鬼班”担任第一梯队。黄友欣然接受命令。 

夜袭敌营 大获全胜 

    7月21日晚上,飞鹰队150多人,民兵50多人,由黄洞村向平湖进发。途中遇上大雨,天黑路滑。凌晨,到达目的地。按计划布置好地雷警戒之后,一个小队向前门助攻,“小鬼班”会同主力沿后山甘蔗林向后门主攻。“小鬼班”和手枪班悄悄接近,强行通过铁丝网,击毙了敌哨兵,直向后门扑去。敌人发觉后,猛烈射击,副班长李查理中弹牺牲。在这紧急关头,黄友立即扔出手榴弹压住敌人,趁机用小包炸药打开通路,在机枪火力掩护下率领“小鬼班”冲入敌营。黄友一枪打死日本教官,伪军吓破了胆,缴械投降。战斗胜利结束,部队押着80多名俘虏,扛着缴获的战利品,迅速撤退。 

遭遇强敌 临危不乱 

    飞鹰队迎着暴风骤雨,抬着担架,押着俘虏在泥泞的小路上艰难跋涉。何通在前方指挥部队,黄克断后,警戒平湖方向的日军,黄友班则走在前头作尖兵探路。刚到老虎山下,机警的小战士透过密密的雨帘,发现公路上开来大队的日军,至少有400多人,并且正在占领山头高地。这下子遭遇到藤本的主力了!敌人轻装径直走公路抢在前面拦截,而我军的队伍正行进中。情况万分危急! 

     好个黄友,当机立断,指挥小鬼班迅速抢占公路对面稻田一条较高的堤围。敌人轻重机枪一齐扫射过来。小战士们沉着对付,等到敌人冲到步枪射程之内,就瞄准射击,一枪射倒一个敌人,打退敌人好几次冲锋。 

英勇战斗 壮烈牺牲 

    敌人进攻的火力越来越猛,被掀起的沙石和泥块四处翻飞。傅天聪在向敌人瞄准射击时,一颗炮弹在他身边炸开了,傅天聪倒在血泊中。尹林和赖志强连忙跑过去,又遭到敌重机枪的扫射,倒在田埂上。阵地上只剩下黄友一个人了。黄友强压着失去战友的满腔悲愤,抱着人枪共存亡的决心,把战友们遗留下来的枪支,一支支地捡起来,卸下子弹后,把它们砸烂折散,扔在稻田里。 

    敌人靠上来了。黄友从口袋里掏出《党员须知》,把它撕成碎片。他左手抓着手榴弹,右手握着快掣驳壳枪,匍匐在阵地上。40米,30米20米,“哒哒哒……“黄友扣动快掣驳壳枪,几名日军应声倒地。 

    敌人战战兢兢的冲到黄友10米前,黄友投出最后一颗手榴弹,敌人被炸倒一片。这时,所有的武器都用完了。日军嚎叫着:“抓活的!抓活的!”黄友拖着受伤的腿,直挺挺地站起来,犹如一棵青松屹立在烽火硝烟中。他振臂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说完,用尽全身力气,纵身一跃,扑向敌人。一排子弹扫在黄友的身上…… 

    晨风吹散了硝烟,巍巍老虎山沐浴在绚丽的朝霞中。黄友、李查理、傅天聪、尹林、赖志强静静地长眠在老虎山下。1944年11月,东江纵队司令部将黄友及其战友的事迹通报全军,授予他们“抗日英雄”称号,黄友所在班命名为“黄友班”,同时向中共中央作了报告。中央复电:追认黄友同志为广东人民游击战争战斗英雄,中国共产党模范党员。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