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08月20日   
  
东莞沦陷记
http://dgds.sun0769.com  2015年09月07 16:09

陈立平

    全国抗战爆发后,日本封锁了中国东海岸,以广州为中心的华南地区,便成为中国政府与海外联络,从海外输入抗战物资的主要地区。华南地区广九、粤汉两铁路的香港——广州——内陆之间这一路线,是中国政府的主要对外交通线,大量的战略物资经由这一路线运抵中国的抗日战场,其补给量占总量的80%。①因此,早在1937年11月间,日军大本营就有入侵华南攻占广州,切断中国南方物质补给线的意图。东莞地处珠江出海口,靠近广州,广九铁路横贯其中。日军一旦发动对华南的进攻,东莞必然成为其重要攻击目标。

一、石龙的沦陷

    1938年9月7日,日军大本营御前会议正式作出攻占广州的决定,并于当天下令编组第二十一军,担任广州作战任务。9月19日,日军大本营下达攻占广州的命令和指示:由第二十一军在海军第五舰队配合下进攻广州附近要地,切断中国主要对外联络补给线,攻占广州后的占据地域,预定限于以广州、虎门为中心,在切断广九、粤汉铁路及珠江水路所必需的范围内。

    当时,中国国民政府对敌情判断错误,认为日军短期内不会大举入侵华南,因而不重视华南防务,一再抽调驻广东的部队到外省作战。1938年10月日军入侵华南前夕,驻防广东地区的军队为第四战区第四路军,下辖三个军,实际上总共只有8个师,兵力空虚,防务松懈。

    10月11日夜,日军第二十一军第五、第十八、第一○四师团乘军舰从台湾海峡澎湖地区进入广东大亚湾海面。12日凌晨,日军陆军在海军第五舰队数十艘军舰和100余架飞机掩护下,乘坐300艘登陆舰分三路突然在大亚湾登陆。中国守军未作多少抵抗即撤退。日军登陆后,分左、中、右三路向广州推进,15日攻占惠州,随即渡过东江北岸,16日占领博罗,然后继续西进。

    东莞石龙为广九铁路要塞和东江水运要冲,为日军进犯广州途中必然占领的一个战略要地。当时,驻防石龙铁路大桥的中国守军为第四路军独立炮兵第一连和高射炮机关枪营一个连。17日上午,中国守军炸毁石龙铁桥后撤退。17日,日机共24架在石龙市区上空投弹,炸死石龙居民163人、炸伤261人,炸毁和震塌市区内店铺327间。

    19日上午9时半,日军占领石龙。②石龙成为东莞首先沦陷的城镇。日军占领石龙后,把市区的中山路设为军事禁区,并封锁石龙一带的东江航道。同日,日军攻占增城。20日傍晚,日军进至广州城郊。21日凌晨4时,中国守军第四路军总司令余汉谋命令部队撤出广州。21日下午3时,日军轻而易举地占领了广州。广州的失陷,使中国失去了重要的国际物资输入线,给持久抗战造成了新的困难。

二、虎门的沦陷

    为配合主力部队进占广州,日军第二十一军司令部决心提前实施珠江方面作战。10月21日,命令第五师团即日出发珠江湾,首先攻占虎门要塞,然后从珠江及其以西水流地带向广州方向突进。

    虎门是广州的门户,其时驻防虎门的中国军队有虎门要塞一个守备团、各炮台守军、负责警戒沿海一带的第六十三军一五三师四五七旅两个团,还有守卫珠江口的海军20多艘小型舰艇。

    21日夜间,日军第五师团在海军第五舰队护卫下,从大亚湾出发,于第二天早晨7时进入伶仃洋和内伶仃岛附近之锚地,随即在海、空军机群的护航和导引下,对珠江两岸的炮台发动进攻。从22日早晨6时25分至下午5时25分,日机盘旋虎门要塞上空,4架组成一队,轮番轰炸,共投弹1000余枚。同时,日舰共16艘,环向沙角炮台攻击达11个小时,发炮100发。沙角炮台的中国守军开炮还击。

    22日凌晨,日军500余人在南沙鹿颈村登陆,进攻大角炮台。大角炮台守军一个连与日军展开激战,连长唐林秋以下全连官兵壮烈牺牲,炮台台长冯绍甫自杀殉国。③日军占领大角炮台后,即向虎门推进,并包围威远炮台。

    22日上午,虎门要塞司令部在南栅西畔村召集各炮台台长及守备团团长开会,商议防守对策。与会者均同意要塞司令郭思演提出的弃守虎门方案,遂决定于23日凌晨2时在太平东校场集中退却。但22日中午退却令发出后,虎门各炮台及守备队官兵纷纷逃亡,其中守备团撤至怀德、大迳一带。一五三师的两个团看见虎门要塞守军撤退,也跟着后退莞(城)太(平)线的白沙、厚街一带。

    23日,日军陆、海军协力向虎门要塞发起猛烈炮火进攻,并分别在亚娘鞋岛炮台和川鼻角炮台强行登陆。中国海军鱼雷舰开出虎门袭击日舰,在与日舰遭遇并被大批日本武装渔船包围的情况下,勇猛击沉敌数艘武装渔船。日机10余架参与作战,一艘中国海军鱼雷舰被日机射中沉没,舰上中国官兵全部壮烈牺牲。23日下午5时,日军占领虎门要塞所有炮台。至此,虎门失陷。

    日军占领虎门后,杀害渔民100多人,烧毁渔船60艘,大肆抢掠粮食物资,强奸来不及逃走的妇女,并把具有数百年历史的广济圩烧成废圩。

三、莞城的沦陷

    日军占领广州、武汉后,中日战争开始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日本面对人力、财力、物力和军力不足的矛盾,暂时停止对中国的战略进攻,采取了以保守占领区为主的方针。华南日军为了消灭滞留在广九铁路一带的中国军队,巩固广州占领区,于1938年11月中下旬发动了“东江南方扫荡战”。东莞县莞城,距广州以东约50公里,在日军占领区虎门和石龙的中间,属广州外围地区,因而成为日军这次“扫荡”的重要目标。

    日军为了尽快攻克莞城,分别从惠阳、广州等地增兵虎门、石龙,并以虎门、石龙、增城、新塘为据点,从莞(城)太(平)公路、莞(城)(石)龙公路以及中堂一带,分三路扑攻莞城。

    驻虎门的日军于11月16日沿莞太公路向莞城进击,在赤岭被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和退守在那里的虎门要塞守团营一个营联合阻击。19日,日军出动300人改由道滘迂迴莞城,受到道滘抗日自卫团的围攻后撤退。

    驻增城新塘的日军企图从中堂斜穿莞城,于11月17日晨进至东莞斗塱、槎滘,被当时民众武装和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四区统率委员会东(莞)增(城)特务大队截击,死伤数十人。18日下午至19日,日军再度从新塘出击莞城,进至东莞潢涌时,被潢涌抗日自卫团击退。

    驻石龙的日军于11月17日至20日连续向莞城出击。17日、18日两天上午,石龙日军出动500余人,分四路进犯峡口、石碣、茶山、京山等处,企图打开通往莞城的门户。驻守在那里的壮丁常备队、模范壮丁队以及当地抗日自卫团,冒着日军大炮的轰击,顽强地击退了日军的进攻,歼敌40余人,抗日团队伤亡8人。此战结束后,壮丁常备队和模范壮丁队根据县民众抗日自卫团统率委员会的安排,移防寮步,峡口、茶山一带则由其他抗日团队接防。19日晨,石龙日军出动步兵700余人、骑兵100余人,配备大炮10余门,分四路进攻茶山、峡口、石碣,企图进犯莞城。驻守峡口的县自卫团教导大队两个中队以及县政警队等武装,在峡口桥作拉锯式激战,至下午4时,终将日军300余人击退,毙伤日军铃木少佐以下官兵100余人,抗日团队伤亡60余人。驻守石碣的抗日自卫团,也击退了进犯的日军警戒部队,并击毙日军数人。驻守茶山的县抗日自卫团集结大队和教导大队补充中队,与日军激战两个小时后,寡不敌众,撤至寮步。日军遂占领茶山,并进占温塘。⑤这一路日军迅速从温塘直插莞城,并已迫近东门。此时,莞城内的国民党军队以及县政府机关,从西门撤出,退往樟木头石马圩。

    20日上午,日军出动步兵、骑兵和炮兵共五六百人,由莞龙、莞太公路进犯莞城。石龙日军渡河攻进峡口,直扑莞城。驻守莞城的县政警队、自卫团死守城厢。同时,县壮丁常备队、模范壮丁队、虎门守备团一部以及道滘的抗日自卫团在莞城外围分路阻击日军。日军不断地用小钢炮、机关枪向城厢攻击,并出动战机一架,低飞扫射助战。激战数小时后,因日军炮火猛烈,城外抗日团队后援未至,守卫莞城的抗日团队只好于当天晚上10时撤退。⑥莞城随即被日军占领。日军入城的当天,在旨亭街附近开枪打死打伤逃难的群众200多人,并在越华路、北门大街、市桥三处地方放火烧毁100余家房屋。⑦莞城沦陷第二天,东莞县抗日自卫团统率委员会组织县抗日自卫团和邻近数十个乡的自卫团壮丁队,并联络国民党军队虎门要塞守备团一个营、第一五三师两个营,总共2000多人,联合围攻莞城日军,但因受到较大损失而撤离。

    11月23日,日军从惠州、淡水、莞城、石龙、虎门等地回师南下,沿广九铁路两侧进行疯狂“扫荡”。滞留在这一地区的国民党正规军两个旅又一个团和地方团队共1万余人,在日军进攻下纷纷遣退,一部撤向惠东山区和河源等地,一小部分撤到宝安县的观澜山区,另一部撤到深圳、沙头角边境时被英军缴械瓦解。23日,日军占领厚街、塘厦。26日,日军占领深圳。至此,广九铁路两侧成为沦陷区。

 

(作者系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副研究员)

 

注释:

①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日本海军在中国作战》(译稿),中华书局出版社1991年版,第310页。

② [日]内腾英雄:《广东攻略日志》,《广东战后报告》,パブリ社昭和十四年二月发行。

③④陈达人:《虎门失陷经过》,《广州沦陷记》,战时文摘社编,1939年1月出版。

⑤《广东自卫团抗战纪要》广东省政府秘书处编译室编印,1940年5月1日出版。

⑥《星岛日报》1938年11月23日、24日。

⑦《星岛日报》1938年11月30日。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