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2月19日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又一佳话
http://dgds.sun0769.com  2015年09月08 09:09

——东莞人民救援美军飞行员追记

陈立平  傅志新  李建明

 

    【题记】 抗日战争时期,东莞县龙和乡田心村(今称东莞市黄江镇梅塘社区田心村)救援了一名失事美军飞行员。为弄清这一史实,我们于2015年7月24日上午驱车来到田心村,访问了89岁的陈东福、82岁的任和成两位见证者;并在陈东福老人的引领下,实地考察事件发生的具体地点。根据调研史料,再参考《东莞市常平镇桥梓村志》有关记载,写下了这篇追记。

(一)

    1942年11月下旬的一天,毗邻香港的东莞县东部地区,秋高气爽,阳光明媚。

    当天下午三时左右,在东莞县龙和乡长岭皮(地名,今属深圳市光明新区)至龙和乡大冚村之间的上空,突然闪现3架军用飞机。其中1架涂上橄榄绿色,机头画成鲨鱼头,龇着凶猛的鲨鱼牙——这是美军飞虎队的P-40战机。另外2架显出圆圆的红膏药旗标志,在银灰色机身的映衬下分外刺眼——这是日军零式战机。

    双方战机就像盘旋在高空的秃鹰,时而追逐,时而俯冲,连串的子弹闪着红色火花射向对方。

    瞬间,美军战机被击中,拖着冒烟的黑尾巴向龙和乡田心村方向坠落。

    在这万分危急之际,美军飞行员跳伞逃生。

    随后,“嘭”的一声巨响,飞机坠落田心村一个名叫塘头角的山岗,然后冲下山岗附近的一块番薯地,飞机腹部的油箱撞倒几棵荔枝树,立即爆炸着火,飞机头摔到对面一个叫乌石岭鼓的山岗上。机舱内的子弹噼噼啪啪地被大火燃爆,飞机残骸的碎片溅向四周。

(二)

    飞机坠毁不久,美军飞行员降落在田心村外约两里路远的花公山上。

    “飞行员降落了,赶快去看看!”眼明脚快的田心村抗日自卫队队长温才,边说边带上几名队员直奔花公山。

    他们来到半山腰一个名叫石坑沥的地方,看见那名飞行员长着一头金发,年纪20岁左右,身上穿着飞行服,皮制头盔放在一边,疲惫地坐在地上。

    “你是什么人?”温才问。

    飞行员听不懂中国话,神情茫然。他解开夹克衫,指了指缝在里面的一个约巴掌大褐色的皮袋。

    温才近前观看,只见皮袋上半截印着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中华民国国旗,下半截写着4行竖排文字:“来华助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并盖有中华民国政府航空委员会的印章。原来,这个皮袋是中国政府专门发给每一位援华美国飞行员的“救命血符”(也称“血幅”),飞行员若作战失事,有助于中国民众的营救。看过这一“血幅”,温才知道了大致情况。

    石坑沥地势陡峭,杂树丛生,不利于飞行员休息。温才几个人架起惊魂未定的飞行员,转到一处比较平缓的地方继续询问。两人边说边用手势比划,但仍然无法领会对方的意思。大家为彼此语言不通而发愁。

    “有办法啦!”温才拍了一下大腿,“我们村的陈就不是刚从香港逃难回来吗?他识英语,快找他来问问。”一名队员回村找来了陈就。

    陈就与飞行员叽哩咕噜地用英语交谈了一会。飞行员为证实自己的身份,再次解决开夹克衫,翻出“血幅”给陈就看。经陈就的问话,乡亲们终于清楚了眼前的洋人是美国第十四航空队(飞虎队)的飞行员,那天他奉命从驻地广西桂林驾机起飞,空袭香港的日军军事设施,飞机返航时在东莞上空被两架日军战机击落。

   龙和乡国民党乡长陈锐平赶来了。飞行员请求他跟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联络,使他早日归队,并拆开“血幅”,取出装在里面的4000元法币,又把随身带的压缩饼干全部递上,请乡长分给大家,以表谢意。他伸出戴着金戒指的手指,对大家说:“我还未结婚,这枚金戒指就留下了,将来要送未婚妻的。”

    乡亲们经过商量,决定在联系到县政府和军队之前,由陈就和乡村医生陈茂生两人送飞行员到离田心村5里路远的大坑暂时藏匿起来。

   “这个洋人的容貌和穿着容易被人认出,怎么办呢?”一名细心的村民提醒大家。

   “这好办,我们帮他打扮一下。”温才脑子反应快,马上派一名自卫队员回村取来一把剪子和一套农民衣服,剪掉飞行员的满头金发,再让他换上一身本地农民的服装。

   陈就和陈茂生带着飞行员穿山过岭来到大坑。出于军人的习惯,飞行员对这里的环境仔细观察了一番。只见周围树木葱茏,鸟儿鸣唱,流水潺潺,山谷清幽,想不到这荒山僻壤竟有如此之美景。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顿觉心旷神怡,忘记了刚才的惊恐。

    飞行员在大坑的一座废弃炭窑里暂时隐藏下来,每天由陈就和陈茂生两人负责送饭和陪伴。

(三)

    美军飞行员失事的消息,很快被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设在东莞、宝安一带的情报站侦悉了。总队部迅速派出一个“小鬼班”搜寻营救。

    “小鬼班”的几个小战士从宝安县龙华驻地出发,沿着美军飞行员跳伞降落的方向,一路找寻到田心村。

    “你知道跳伞飞行员藏在哪里?”小战士们进村后,见人就问。

    对这些背着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村民们满腹狐疑,都说“不知道”。

    “我们是抗日游击队,奉命前来营救美军飞行员的。”小战士们表明了身份。

    那时,田心村村民对这支抗日游击队还不了解,出于保护美军飞行员的目的,仍然坚持说“不知道”。

    小战士们问不出结果,情急之下带走了一男一女村民回驻地交给首长问话。第二天晚上,正碰上日军袭击龙华游击队驻地,两名村民趁乱逃回了田心村。

    在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四处搜寻美军飞行员的同时,龙和乡乡长也亲自出马,到处寻找本乡的国民党少将翟荣基的部队,联系营救美军飞行员事宜。十几天后,乡长终于在宝安县平湖一带找到他们。长官知道了原委,立即派出两名士兵,命令他们随同乡长去田心村,把美军飞行员护送到樟木头石马的县国民政府临时驻地,临行还特地吩咐:黄江山高路险,要绕开那里先往常平再到樟木头。

    到了大坑,乡长指派陈就带领美军飞行员和两名士兵出发。走到一个叫“鲤鱼”的地方,陈就被士兵喝退,只好与飞行员就此道别。飞行员紧紧握住陈就的手,深情地说:“这十几天受到你们很好的帮助和招待,请允许我对你们表示真诚的感谢。”

    两名士兵带着飞行员来到常平圩,见天色已晚,便入住金城酒店。这间酒店的老板叫周环,是常平桥梓村人,也略懂英语。经过交谈,周环知道了事情经过。

    “从常平到樟木头这段路比较艰险,我来为你们带路吧。”周环自告奋勇地说。

    “好呀!有了你这个会说英语的,路上方便多了。”士兵欣然同意。

    第二天吃过早饭,周环领着他们,沿途避开日、伪军岗哨,安全到达樟木头石马的县国民政府临时驻地。

    后来,这名美军飞行员在东莞县国民政府的帮助下,辗转回到了桂林部队驻地。

    这是流传于东江地区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又一佳话。然而,这位获救美军飞行员的姓名至今仍未能查清楚,对此我们深感遗憾。

 

(作者单位: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