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0月21日   
  
【抗战风云】厚街王国华战士的故事
http://dgds.sun0769.com  2015年09月09 17:09

    “我只是想留点东西给后代看看,我经历过的那些事!”

 
    已年近九旬的王国华老人,从去年开始,写起了回忆录——把自己当年如何参加游击队,如何抗日救国的那段日子,记录下来。
 
    他经历过战争,知道战争的残酷,曾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同志死在敌人的枪下。至今,他仍会想起,那名牺牲的同志曾经唱过的 《石榴花之歌》
 
    石榴花呀石榴花!
    石榴花顶上开着石榴花,

    它红过珊瑚,

    红过琥珀,

    红过血也红过朱砂……

 

    王国华 ,东莞厚街人,出生于1926年。在年少时,进过学堂读过书,参加了少年救亡团。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王国华参加了抗日游击队。  

回忆战友

        1943年冬天,日军对东莞大岭山游击根据地进行万人扫荡,一旦发现游击队的行踪,就会采取突击。
 
     “那时我也是游击队员,经常需要转移。”王国华说,收到突击的消息后,不管是黑夜不见五指,还是电闪雷鸣,都要迅速转移,而且不能打电筒。“如果咳嗽了,要用毛巾捂住嘴巴,不能出声。”
 
     经常转移到不同的村庄、山林、甚至墓地。“我还曾在袁屋边村外的一个墓地睡过一夜。”王国华说,那晚望着微弱的星光,疲劳了,睡着了,未到天亮,又要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去了。在那些艰苦的日子里,王国华没有想过放弃,他坚信,只要大家合力,一定会打败日军。有一次,部队驻扎在莞太线的一个村子。“在村口的一个屋子里,有七八个同志在聊天,并唱起歌来,我也在那屋子里静静地听着。”王国华清楚记得,当中有一位同志,他唱了一首《石榴花之歌》:“石榴花呀石榴花!石榴花顶上开着石榴花,它红过珊瑚,红过琥珀,红过血也红过朱砂……”

 
有一次,部队驻扎在莞太线的一个村子。“在村口的一个屋子里,有七八个同志在聊天,并唱起歌来,我也在那屋子里静静地听着。”王国华清楚记得,当中有一位同志,他唱了一首《石榴花之歌》:“石榴花呀石榴花!石榴花顶上开着石榴花,它红过珊瑚,红过琥珀,红过血也红过朱砂……”

 
 

    有一次,部队驻扎在莞太线的一个村子。“在村口的一个屋子里,有七八个同志在聊天,并唱起歌来,我也在那屋子里静静地听着。”王国华清楚记得,当中有一位同志,他唱了一首《石榴花之歌》:“石榴花呀石榴花!石榴花顶上开着石榴花,它红过珊瑚,红过琥珀,红过血也红过朱砂……”

    “他唱得非常动听,大家都轻声地附和着,也唱了起来。”王国华老人说,直到现在,他还记得这些歌词。
但是不久,这位唱歌的同志就牺牲了——有一次夜里行军,他被日军发现了,不幸中弹身亡。“知道他牺牲时,我非常伤心,战争就是这样,我们要消灭敌人,但随时都要付出代价。” 但是不久,这位唱歌的同志就牺牲了——有一次夜里行军,他被日军发现了,不幸中弹身亡。“知道他牺牲时,我非常伤心,战争就是这样,我们要消灭敌人,但随时都要付出代价。” 但是不久,这位唱歌的同志就牺牲了——有一次夜里行军,他被日军发现了,不幸中弹身亡。“知道他牺牲时,我非常伤心,战争就是这样,我们要消灭敌人,但随时都要付出代价。” 但是不久,这位唱歌的同志就牺牲了——有一次夜里行军,他被日军发现了,不幸中弹身亡。“知道他牺牲时,我非常伤心,战争就是这样,我们要消灭敌人,但随时都要付出代价。”  
     但是不久,这位唱歌的同志就牺牲了——有一次夜里行军,他被日军发现了,不幸中弹身亡。“知道他牺牲时,我非常伤心,战争就是这样,我们要消灭敌人,但随时都要付出代价。” 

    “在反扫荡时,我们曾被日军追打,也曾经追着日军打。”王国华说,有一次,日军和日伪100多人,从篁村出来向莞太线扫荡,我们部队就和他们展开了战斗,经过战斗,我们把日军追着打,把他们赶回篁村,我们一路追,一直到了周溪才罢休。

 
     王国华说,在这次战斗中,我们打死了一个日本兵,但也牺牲了一位同志。当时,一个日本兵被我们打伤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厚街的林同志以为日本兵死了,急着过去想缴对方的枪,没想到,就在距离5米左右的时候,这名日本兵忽然转身就是一枪,林同志就这样牺牲了。之后,我们赶到把这个日本兵打死了。策反伪军
深入敌营全身而退
 策反伪军 策反伪军  

策反伪军——深入敌营全身而退

 

         抗战时期,厚街是日伪控制莞太线的重要据点,厚街中心的梅庄祖祠堂长期驻有日军。而在日军驻地对面不远的菊塘坊,驻有日伪的一个团部。
 
     “在这个据点里,曾发生了一件大事。”说到这里,王国华老人露出自豪的神情,仿佛回到了那个烽火连天、惊心动魄的年代。 

    1944年春的一天,王国华跟随东江纵队东莞大队的李明同志,在大白天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位于厚街的日军大本营里。“冒险去敌窝,主要是做一个伪军的思想工作,争取他共同对抗日军。”

 
     王国华还记得,李明当时身着黑绸衫,头戴白礼帽。“我做他的随从,一起进去的。”王国华老人说,我们都将左轮手枪藏在怀里,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到厚街中心区的“八角亭”,之后沿着大街,经街口向菊塘坊方向走去,那时沿街、沿路都有日军、伪军。 

(现代厚街八角亭) 

    “我们是要到敌伪联防一名大队长王柏林家里执行任务。”王国华说,进入王家院子前的一条巷子时发现了两名岗哨。“当时不能有丝毫的犹豫,我们就径直地往前走。”王国华松了一口气说,好在哨兵没有盘查。

 
     走了一段路后,就到了王柏林家大门口,门口两边坐着两个卫兵,看到王国华两人就瞪眼问:“什么人?哪里来的?”我们回答说:“东江纵队!”
 
    那两人一听脸色大变,之后一人留在门口看着我们,另一个连忙跑进去报告。不一会,就听到楼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七八个卫兵端着枪。之后,看到我们只有两个人,王柏林就示意我们上楼,在二楼厅堂,这些卫兵仍拿着枪,扣着扳机,如临大敌的样子。

    王国华回忆说,做他的思想工作很艰苦,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使他明白日寇终归要失败,当汉奸是没有出路的。最后,一直谈到中午12点,紧张的气氛逐渐缓和了。王柏林还叫人做好了饭,叫我们一起吃。“我怕是鸿门宴,一直小心提防着。”王国华说,不过,吃完饭,王柏林亲自将我们送走。

 
    “后来我听说,王柏林给东江纵队送过物资。”王国华说,因此,组织上认为,这次冒险去闯王家还是有成效的。 

 

“他唱得非常动听,大家都轻声地附和着,也唱了起来。”王国华老人说,直到现在,他还记得这些歌词。

 
“他唱得非常动听,大家都轻声地附和着,也唱了起来。”王国华老人说,直到现在,他还记得这些歌词。

 
“他唱得非常动听,大家都轻声地附和着,也唱了起来。”王国华老人说,直到现在,他还记得这些歌词。

 
 策反伪军 策反伪军
深入敌营全身而退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