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0月21日   
  
【抗战风云】你知道当年日军登陆华南后,在广东遭遇的最大一次惨败是哪场战斗吗?
http://dgds.sun0769.com  2015年09月10 10:09

    他是一名老抗日游击队员,18岁参军,打过5年游击,历经战斗20多场。这就是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的英雄队员——如今92岁高龄的叶黄稳老人。

 
    大朗镇大井头社区叶黄稳老人虽然年事已高,精神不如从前,但一提到当年战斗“打鬼子”的峥嵘岁月,老人仍劲头十足。在他朴素的白衬衫上挂着两枚纪念勋章,分别为“抗日战争胜利1945-2005”、“东江纵队50周年纪念1943-1993”,勋章虽旧犹新,记录着当年抗战老兵们那段“抗战救亡、拼死杀敌”激情燃烧的艰苦战斗岁月。

 
抗击侵略者 热血青年成为游击队员 

    1938年10月11日,日军炮轰虎门、大亚湾,轰炸广九铁路沿线及石龙、莞城等地,配合其陆军于12日凌晨从大亚湾登陆,日军抵达东莞后烧杀掠抢。敌人来势汹汹,国破家亡,为了给同胞们报仇,叶黄稳和村里的一些小伙子们下定决心要与敌人战斗。

   1941年1月,经过地下党员叶佛同志的介绍,18岁的叶黄稳参了军,拿起了枪,光荣地成为了游击队队员。“当年东江纵队可谓是白手起家,是在曾生、林平、王作尧、杨康华等带领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叶黄稳老人回忆道。
 
    叶黄稳老人说,当年东江纵队的革命战士,不仅有20岁左右的本地青年,还有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的华侨青年,他们在一起训练、一起吃大锅饭,睡山头住祠堂,睡觉时枪不离身。游击队员们穿的是平民百姓的土布、棉布衣服和布鞋,有些物资还是香港、新加坡等地爱国华侨捐赠的。
 
    “抗战的生活比较艰苦,一天只吃两顿,印象中吃的都是一些梅菜、米饭,从来没有早餐吃,还经常吃不饱。”叶黄稳老人说,当年在训练之余,战士们在曾生司令员的带领下,还经常帮助老百姓耕田、种粮食,军民感情深厚。“虽然每年只回家一两次,有时连父母都不知道我在哪里参加战斗,但只要部队有困难,老百姓总是鼎力相助,让人感动。” 
1941年1月,经过地下党员叶佛同志的介绍,18岁的叶黄稳参了军,拿起了枪,光荣地成为了游击队队员。“当年东江纵队可谓是白手起家,是在曾生、林平、王作尧、杨康华等带领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叶黄稳老人回忆道。
 
1941年1月,经过地下党员叶佛同志的介绍,18岁的叶黄稳参了军,拿起了枪,光荣地成为了游击队队员。“当年东江纵队可谓是白手起家,是在曾生、林平、王作尧、杨康华等带领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叶黄稳老人回忆道。
 
1941年1月,经过地下党员叶佛同志的介绍,18岁的叶黄稳参了军,拿起了枪,光荣地成为了游击队队员。“当年东江纵队可谓是白手起家,是在曾生、林平、王作尧、杨康华等带领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叶黄稳老人回忆道。
 
1941年1月,经过地下党员叶佛同志的介绍,18岁的叶黄稳参了军,拿起了枪,光荣地成为了游击队队员。“当年东江纵队可谓是白手起家,是在曾生、林平、王作尧、杨康华等带领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叶黄稳老人回忆道。
 
1941年1月,经过地下党员叶佛同志的介绍,18岁的叶黄稳参了军,拿起了枪,光荣地成为了游击队队员。“当年东江纵队可谓是白手起家,是在曾生、林平、王作尧、杨康华等带领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叶黄稳老人回忆道。
 
1941年1月,经过地下党员叶佛同志的介绍,18岁的叶黄稳参了军,拿起了枪,光荣地成为了游击队队员。“当年东江纵队可谓是白手起家,是在曾生、林平、王作尧、杨康华等带领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叶黄稳老人回忆道。
 
1941年1月,经过地下党员叶佛同志的介绍,18岁的叶黄稳参了军,拿起了枪,光荣地成为了游击队队员。“当年东江纵队可谓是白手起家,是在曾生、林平、王作尧、杨康华等带领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叶黄稳老人回忆道。
 
1941年1月,经过地下党员叶佛同志的介绍,18岁的叶黄稳参了军,拿起了枪,光荣地成为了游击队队员。“当年东江纵队可谓是白手起家,是在曾生、林平、王作尧、杨康华等带领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叶黄稳老人回忆道。

参加百花洞战斗 一场战斗打了50发子弹 

   1941年6月10日夜间,日军集结了驻莞城、厚街、桥头的兵力,采取分两路隐蔽突袭的战术合击大岭山抗日游击队。11日拂晓,日军突到百花洞时,司令员曾生一声令下,抗日自卫队以猛烈火力向日军射击。日军遭到突然打击,顿时阵脚大乱。由于敌众我寡,司令员曾生、政委林平早已定下了疑兵之计,发动各村群众自卫队在百花洞周围的山上,摇旗呐喊。“有枪的开枪,没枪的放鞭炮,日军以为被大部队包围了,吓坏了。”叶黄稳老人笑着说道。 

    那一场战斗,东江纵队把进犯大岭山根据地的日军长濑大队和伪军600余人,围困在百花洞村后、大公岭西南一带达两天两夜。战斗期间,日军还放飞鸽传信求救兵,然而飞鸽早被大沙民兵打下来,最后日军放烟幕撤退,在1000多人的救援部队的掩护下才免于被全歼。这场战斗,毙伤日军50多人,日军大队长长濑被击毙。

    就在百花洞战斗前夕,上级给叶黄稳发了50发子弹。“那场战斗打得很痛快,每颗子弹都充满了对敌人的仇恨,打得鬼子落花流水,真是解恨啊!”叶黄稳老人说,百花洞战斗,是他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战斗经历。正是这场战斗,让日军尝到了自华南登陆以来在广东最大的一次惨败。而且那场战斗对老百姓影响很大,大大鼓舞了士气,振奋了民心。“群众知道我们是抗日武装,人人拥护,纷纷送来茶水及慰劳品,祝贺我军取得战斗胜利。” 
就在百花洞战斗前夕,上级给叶黄稳发了50发子弹。“那场战斗打得很痛快,每颗子弹都充满了对敌人的仇恨,打得鬼子落花流水,真是解恨啊!”叶黄稳老人说,百花洞战斗,是他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战斗经历。正是这场战斗,让日军尝到了自华南登陆以来在广东最大的一次惨败。而且那场战斗对老百姓影响很大,大大鼓舞了士气,振奋了民心。“群众知道我们是抗日武装,人人拥护,纷纷送来茶水及慰劳品,祝贺我军取得战斗胜利。” 就在百花洞战斗前夕,上级给叶黄稳发了50发子弹。“那场战斗打得很痛快,每颗子弹都充满了对敌人的仇恨,打得鬼子落花流水,真是解恨啊!”叶黄稳老人说,百花洞战斗,是他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战斗经历。正是这场战斗,让日军尝到了自华南登陆以来在广东最大的一次惨败。而且那场战斗对老百姓影响很大,大大鼓舞了士气,振奋了民心。“群众知道我们是抗日武装,人人拥护,纷纷送来茶水及慰劳品,祝贺我军取得战斗胜利。” 就在百花洞战斗前夕,上级给叶黄稳发了50发子弹。“那场战斗打得很痛快,每颗子弹都充满了对敌人的仇恨,打得鬼子落花流水,真是解恨啊!”叶黄稳老人说,百花洞战斗,是他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战斗经历。正是这场战斗,让日军尝到了自华南登陆以来在广东最大的一次惨败。而且那场战斗对老百姓影响很大,大大鼓舞了士气,振奋了民心。“群众知道我们是抗日武装,人人拥护,纷纷送来茶水及慰劳品,祝贺我军取得战斗胜利。” 就在百花洞战斗前夕,上级给叶黄稳发了50发子弹。“那场战斗打得很痛快,每颗子弹都充满了对敌人的仇恨,打得鬼子落花流水,真是解恨啊!”叶黄稳老人说,百花洞战斗,是他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战斗经历。正是这场战斗,让日军尝到了自华南登陆以来在广东最大的一次惨败。而且那场战斗对老百姓影响很大,大大鼓舞了士气,振奋了民心。“群众知道我们是抗日武装,人人拥护,纷纷送来茶水及慰劳品,祝贺我军取得战斗胜利。”  

历经最艰苦时期 5年参加战斗20多场 

    叶黄稳老人告诉记者,1943年初到1944年底,是大岭山斗争最艰苦的时期,日军占据大径、石马,日伪军经常配合日军向东江纵队根据地发起进攻,并且烧杀掳抢,无恶不作。 

    1943年11月,日寇集中兵力搞了个万人大“扫荡”,他和战友们纷纷突围而出,与当地群众一起钻进山洞里,躲了两天两夜。在艰苦的战斗中,游击队员们依靠群众的支援,顽强地坚持下来,在主要的联系点指定个别同志和部队秘密联系,提供情报,供应物资。

    在这样艰苦的斗争环境中,在5年的抗战革命生涯中,叶黄稳先后参加了20多场战斗。正是有着许多像叶黄稳这样英勇的战士,抛头颅、撒热血,东江纵队得以不断地发展壮大,并成为拥有11000多人的抗日武装力量,其开辟的华南敌后战场成为“敌后三大战场”之一,而东江纵队与琼崖纵队、八路军、新四军,并称为“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

    直到1945年8月,日本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叶黄稳才解甲归田回到大朗,抗战革命生涯成为他人生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这样艰苦的斗争环境中,在5年的抗战革命生涯中,叶黄稳先后参加了20多场战斗。正是有着许多像叶黄稳这样英勇的战士,抛头颅、撒热血,东江纵队得以不断地发展壮大,并成为拥有11000多人的抗日武装力量,其开辟的华南敌后战场成为“敌后三大战场”之一,而东江纵队与琼崖纵队、八路军、新四军,并称为“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

 
在这样艰苦的斗争环境中,在5年的抗战革命生涯中,叶黄稳先后参加了20多场战斗。正是有着许多像叶黄稳这样英勇的战士,抛头颅、撒热血,东江纵队得以不断地发展壮大,并成为拥有11000多人的抗日武装力量,其开辟的华南敌后战场成为“敌后三大战场”之一,而东江纵队与琼崖纵队、八路军、新四军,并称为“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