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0月21日   
  
挺进大别山大家都耳熟能详 那挺进大岭山你听过吗?
http://dgds.sun0769.com  2015年09月14 14:09

    在大岭山镇,至今保存着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大队部、会议室、大家团结报社、交通站、粮食加工场、操场、医务所、中山书院,以及大岭山抗日民主政权连平联乡办事处九处文物旧址。1940年,东江人民抗日武装遭到国民党顽军围攻,被迫转移中受到严重损失。10月,东江人民抗日武装改编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70多人在曾生率领下,带着两挺轻机枪挺进东莞大岭山,创建大岭山抗日根据地。这是华南地区最早建立的抗日根据地之一,也是全国著名的东江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1940年全国抗日战场上,日本狂妄地提出所谓“大东亚共荣圈”,汪精卫叛国投敌成立汪伪政权。1939年冬至1940年春,国民党顽固派在全国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抗日战争形势严峻,抗日根据地军民坚决进行反“扫荡”与反“蚕食”斗争,敌后战场逐渐成为抗日战争的主战场。
    日军在东莞沦陷区胡作非为,烧杀抢掠。百姓苦不堪言,对其恨之入骨。面对日军扫荡、国民党顽固派“围剿”,东莞儿女不畏艰险,在挫折中重新站起,始终坚持浴血奋战,民兵队多次打跑进犯日军,游击队积极开展敌后游击斗争,救亡图存。
    1940年3月。曾生、王作尧领导的两支东江人民抗日武装遭遇国民党顽军3000余人的围攻,被迫东移海陆丰,途中几遭挫折,损失惨重,队伍由出发时的800多人减至108人,处境十分困难。而后,部队秘密返回宝安县布吉乡。同年9月,存留的东江人民抗日武装改编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辖第三大队和第五大队,在惠、东、宝敌后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并决议将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敌后抗战重点放在东莞。
    1940年10月,曾生率领第三大队70多人,带着两挺轻机枪,挺进东莞大岭山区,创建大岭山抗日根据地,开展敌后游击斗争。在大王岭设大队部,作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的领导机关。
    第三大队挺进东莞大岭山初期,活动地区面积约130多平方公里,部队只有70多人。他们面对的敌人有日伪军共约3000余人,分驻在莞城、石龙、厚街、太平等地。在大岭山东南面的樟木头、塘厦、平湖等地,有徐东来支队、保安第八团等国民党顽军,控制着广九铁路中段,还深入到大岭山的金桔岭,设立据点。

    曾生回忆文章记载,第三大队到达大岭山时,中共东莞县委发动群众支援部队。大岭山区广大群众腾出房子欢迎部队,并拿出粮食支援部队,部队很快就站稳脚跟了。经过半年多的努力,第三大队在此建立起了一支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相结合的人民抗日武装队伍。这时,从延安派来的梁鸿钧也来了,部队有了油印室、干部训练班、电台、医院等。

    大岭山抗日根据地建立之初,其面积达900多平方公里,人口10余万。这是华南地区最早建立的抗日根据地之一,也是全国著名的东江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岭山抗日根据地是东江纵队发祥地和重要活动地之一,是东江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华南敌后抗战的重要战场。大岭山抗日根据地成为东莞乃至东江地区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的重要依托。抗日武装陆续取得黄潭战斗、百花洞战斗胜利,粉碎日伪军“万人大扫荡”,沉重地打击了日伪军,有力地支援了华南地区及全国的抗日战争。

    今天,当地九处文物旧址复原陈列分别依照抗战时期各旧址的历史原貌,采用当地的革命和民俗文物复原场景。
著名战事

 
著名战事

黄潭战斗打响抗日武装

重返东宝第一枪
 
著名战事

黄潭战斗打响抗日武装

重返东宝第一枪
 
 

著名战事:黄潭战斗打响抗日武装,重返东宝第一枪 

 
 

     1940年9月,返回东宝抗日前线的曾生、王作尧两部改番号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第五大队。这支仅剩108人的队伍,鼓起士气,重新出发,分别挺进大岭山、阳台山,开辟东江敌后抗日根据地。11月的黄潭战斗歼灭敌军60余人。东莞全县人民无不欢欣鼓舞,相互走告:“打日本鬼子的‘老模’又回来了!”日本《读卖新闻》称,黄潭战斗是日军进军华南以来“首次遭遇真正对手”的一场战斗。

    1、200敌人妄图奔袭第三大队 

    9月底,第三大队在大队长曾生、副大队长邬强、政训员卢伟良的带领下,秘密来到大岭山地区,与当地党组织取得联系。

    据史料记载,当时,第三大队实际人数只70余人,2挺轻机枪,50余支长短枪和少量弹药。而所要面对的强敌是分驻在莞太公路沿线的日军长濑大队和伪军共约3000余人,以及水乡地区的刘发如和李潮两股伪军2000余人。针对敌强我弱形势,第三大队制定出一套打小仗、打巧仗、打伏击战、打袭击战、不打硬仗的灵活战术。经过一个多月的活动,部队发展到100多人,下编两个中队,翟信任手枪队长,彭沃、陈其禄分别任两个中队的中队长。
    11月初,驻莞日军为了巩固其占领区,调集兵力,企图趁第三大队立足未稳前来偷袭,一举消灭。日军出动一个加强中队和一个炮兵分队,共约200多人,奔袭大岭山区第三大队。
    战斗发生的具体日期已难以考证,战斗时间是当天拂晓。
    敌人以10多人为先行“征发队”闯入厚街大迳村。而刚从大环村转移过来的三大队就驻扎在大迳村对面的汪潭村。 

    2、小队长陈定安壮烈牺牲   

    邬强、彭沃、鲁锋等人回忆,部队刚吃完早饭,就有两个农民跑来报告,说有10名日本鬼子在大迳村抢东西。大队领导根据以上情报判断,这是小股敌人出来骚扰,为了保护群众的利益,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决心把这10多名日本鬼子兵吃掉。大队领导当即下令翟信手枪队向大迳村出击,并令彭沃中队和陈其禄中队在黄潭村隐蔽待命。

 
    大迳村位于黄潭村的西南部,相距约700米,中间有一片稻田开阔地。手枪队接到出击命令后,分段迎敌运动,通过开阔地段,在进入大迳村头时,被敌人发觉。日军立即向手枪队开枪射击,双方展开激战。
    战斗中,第三大队发现,敌人兵力较多并向手枪队步步紧逼。此时,手枪队长翟信已经身受重伤。为掩护手枪队撤退,大队领导遂命彭沃中队抢占大迳村右侧的独立松树高地,以猛烈火力射击大迳右侧日寇,掩护手枪队后撤。同时,命令陈其禄中队从黄潭村的右侧出击,迂回大迳村,打击从大迳村左侧向黄潭村出击的日寇。陈其禄中队刚到黄潭右侧高地,日寇就在大迳村发炮向我军轰击。另一边,日寇左翼部队继续向黄潭村进逼。
    副中队长鲁锋带领陈定安小队两个班向敌人右侧迂回,二班轻机枪手何光头部中弹倒下,副射手接过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掩护部队向敌人冲击。小队长陈定安冲在最前头,他高喊着:“同志们!为了中华民族,为了广大人民,冲啊!”当他跃进到小溪边时,敌人从左侧射来一阵密集的子弹,陈定安胸部中弹,壮烈牺牲。

    战斗全面展开后,从各方面观察判断,这次敌人不是小股进犯,而是约200多人兵力。于是,大队决定,部队要利用有利地形,在给敌人重大杀伤后,即交替掩护撤退。 

    3、小股日伪军再不敢轻易抢掠 

    这次战斗从上午8时许一直持续到中午12时许,经过4个小时的反复争夺,第三大队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终撤至黄潭后面高山,掩护群众安全转移至大岭山。敌人闯进黄潭村后,无力再向我军追击,便在黄潭村内大肆烧、杀、抢。一时间,黄潭村火光冲天,群众大量财物、牲畜被抢。其后,敌人不敢久留,抬着阵亡者尸体携伤员匆忙撤走。

    在这次激烈战斗中,我军伤亡10多人,毙伤敌军60多人。小队长陈定安英勇牺牲,中队长翟信、陈其禄、鲁锋负伤。
    黄潭战斗打响了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重返东宝敌后抗击日寇的第一枪。这一仗一打响,整个东莞为之轰动。第三大队以劣势装备英勇抗击日军的进攻,狠狠地打击了日寇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日本《读卖新闻》称,黄潭战斗是日军进军华南以来“首次遭遇真正对手”的一场战斗。

    经此一役,东莞全县人民无不欢欣鼓舞,相互走告:“打日本鬼子的‘老模’又回来了!”此后,小股日伪军再也不敢轻易外出抢掠骚扰。第三大队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大大提高,部队不仅在大岭山区站住了脚,而且,打开了局面,扩大了活动范围,前来参军、参战的青年大为增加。  

口述:

东纵战将邬强戎马一生,东莞作战四载杀敌无数 

   

    邬强,原名邬泉玖,广东英德人。193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8月,参加鱼湾暴动,任英德县苏维埃政府秘书。1937年,七七事变后,曾参加台儿庄战役和徐州会战。1939年8月,由中共广东省委指派到曾生部队。1940年3月,部队东移海陆丰时,任东江军事委员会副参谋长。1940年9月,任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副大队长,率领第三大队挺进东莞,开辟大岭山抗日根据地。1942年,先后任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参谋处处长、第三大队大队长。1945年,任东江纵队北江支队支队长,率部开辟北江抗日根据地。

    邬强是东江纵队赫赫有名的战将,为了革命,一生戎马,在中国救亡图存的军事斗争史上留下了一抹传奇色彩。抗日战争期间,他凭借自己的沉着机智,骁勇善战,一次次地冲锋在前,领导队伍击退敌军,立战功无数。

    1911年10月,邬强出生在英德文光乡(现鱼湾镇)牛栏铺村的一个贫苦家庭里。从小天生好动,十三四岁时便加入了山区猎人的行列,爬山地、钻莽林、打飞禽走兽,练就了他的一身好本领,枪法更是在小伙伴中小有名气。

    1927年春,农民运动在鱼湾蓬勃开展,英滃江畔打土豪、建农会的斗争风起云涌。当时,就读于文光乡小学的邬强,在中共党员教师胡瑞泉的教育启发下,阶级觉悟不断提高,视野日渐开阔。1930年4月,他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1年春,正在读初中的邬强,暑假回到家乡,参加了鱼湾暴动。

    鱼湾暴动失败后,邬强辗转到广州、番禺等地做小学教员。1933年,邬强和家乡一批中共党员参加国民革命第十九路军。抗战全面爆发后,他被编入第三十一军第一三一师任副连长兼一排长,参加了徐州会战和台儿庄保卫战。

    1940年冬,邬强回东莞后,经历的第一仗便是“黄潭战斗”。

    黄潭村本属沦陷区,敌人总是三三两两进入黄潭,捉鸡抓狗。11月初,部队刚从大环转移到黄潭,彭沃、陈其禄两个中队和翟信一个短枪队都驻扎在这里。某日早饭后部队正开会,听说敌人进入大迳,以为敌人只是像平时一样,十来个人到村里去捉鸡骚扰,部队决定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此战,邬强作为副大队长负责军事指挥。
    据相关史料记载,仗打得很激烈,他们发现敌人有钢炮,而且人数很多,出击的部队被敌人压制,要立即掩护已经出击的手枪队撤出来。“这一仗,毙伤敌人好几十,但我们也损失不少,小队长陈定安英勇牺牲,翟信被打伤了手,陈其禄被打伤了脚,鲁锋也负了伤,受伤的同志都是干部。”这一仗在政治上影响很大。“打完这仗后,地方党组织动员许多人来参军,部队发展得很快。在这基础上,我们较快地开展了民族统一战线工作。”

    邬强之子邬波说,“虽然第三大队装备差,但还是能保证每个人都有枪。父亲看到敌人有炮,把整个部队都压上去了,根据有利地形强力迎击。”邬波认为,在父亲邬强戎马生涯中,黄潭战斗是其父参与过的最具代表性的著名战斗。

    打完这仗后,地方党组织动员许多人来参军,部队发展得很快。在这基础上,第三大队较快地开展了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直到1941年9月事件以前,部队在东莞都处于大发展时期,地方政府也相继建立起来,如连平、大塘等乡政权。
    黄潭战斗被《读卖新闻》称为“首次遭遇真正对手”。而1年后邬强领导参与的百花洞战斗让日军哀叹“这是进军华南以来最丢脸的一仗”。

    此后,1943年粉碎敌军“万人大扫荡”、1944年黄猄坑追击战等战事中,都有邬强英勇抗敌的传说。

    1945年,邬强受命带队北上,组织北江支队。在东莞浴血奋战的4年中,邬强这位得力战将身经百战,数次以身犯险,为取得救亡图存的胜利奉献着自己的血与汗。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