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03月26日   
  
老虎山五少年英雄
http://dgds.sun0769.com  2015年09月28 11:09

——东江纵队的一个抗日英雄群体

陈立平

    八路军有一个抗日英雄群体“狼牙山五壮士”,东江纵队有一个抗日英雄群体“老虎山五少年英雄”,他们面对百倍之敌,浴血奋战,谱写了伟大的民族精神赞歌。老虎山五少年英雄的事迹,发生于东江敌后抗日战场,在全国也有一定的影响。本文根据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原则,对老虎山战斗经过以及五烈士的英雄事迹作进一步的疏理。

    一、老虎山战斗经过

    日军为支援其太平洋战场的作战,急需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于1943年冬占领了广(州)九(龙)铁路,并重兵驻守铁路沿线据点,以确保广九铁路畅通。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派出两个大队和一个独立中队,挺进广九铁路樟木头至平湖段两侧,频频出击日军,展开通车与反通车的斗争。

    1944年7月22日凌晨4时,东江纵队独立第三中队(代号飞鹰队)150余人,带同民兵50余人,袭击驻广九铁路平湖车站东侧谭屋村的伪警察中队。飞鹰队第一小队第一班(班长黄友,又称黄友班)和手枪队作为突击队,从伪警察所后门发起攻击。此战称为平湖战斗,飞鹰队毙伤俘敌中队长以下官兵80余人,缴获长短枪70余支,黄友班副班长李查理牺牲。

    战斗结束后,飞鹰队押着俘虏,冒着暴风雨撤离,目的地是东莞凤岗官井头。队伍来到凤岗雁田时停下休息,包扎完伤员后继续前进。他们转过老虎山腰,来到老虎山西北的沙岭。老虎山位于凤岗油甘埔村南面,海拔132米,呈东南、西北走向,因山形酷似卧虎而得名。老虎山下的沙岭有一个废弃的小村落,杂树丛生,周围是一大片稻田,水稻还未收割,地形开阔。

    突然,走在前面的尖兵黄友班遭到预先埋伏在沙岭的日军猛烈射击,3名战士牺牲。原来,驻守广九铁路平湖至林村段的日军大队长藤本闻讯平湖伪警察中队被歼,亲率日军400余人分三路向飞鹰队追击。飞鹰队被日军火力压在这片开阔地带里。此时,被押送的伪军俘虏趁乱逃走,另一路日军已向老虎山迂回过来,若不及时突围,将有全队覆没的危险。在这危急关头,黄友率领本班战士冒着日军密集火力,抢占一条较高的田基路,掩护部队主力撤离。这条田基路高约0.4米、宽约0.7米,成了黄友班的阻击阵地。在黄友班的掩护下,飞鹰队队长何通、政委黄克组织主力部队交替撤出开阔地并争夺老虎山。但日军早已占据老虎山制高点,用重机枪向飞鹰队射击;另一路日军100余人,又从飞鹰队后面扑来。飞鹰队奋勇冲杀,终于突出重围。可是,坚守阵地的黄友班6名战士已被日军团团围住,无法突围。飞鹰队主力撤到黄果坑村后,何通立即率领几名手枪队员绕到老虎山东北,准备策应和营救黄友班,但被日军包围于官井头村内,一时难以脱身。

    黄友班在阵地上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打退日军多次冲锋,傅天聪、尹林、赖志强、李明4名战士先后牺牲。傅天聪牺牲时,双手还紧握着枪,呈瞄准敌人射击姿势。另有一名新战士身受重伤,打光子弹后奉命撤退,艰难地爬到阵地后面约40米远一条河沟的簕篷里得以脱险。

    日军发起新的冲锋。阻击阵地只剩下黄友一人仍在战斗。他身上多处负伤,大腿被子弹打断,趴在地上继续战斗。子弹打完了,他撕碎随身带的文件,又把驳壳枪和一本《党员须知》塞进稻田泥浆里,作好牺牲最后准备。这时,日军端着枪冲过来了,黄友用尽全身力气扔出最后一颗手榴弹。“轰”的一声,前面的日军倒下了几个,后面的日军端着刺刀蜂拥而上。黄友身中十几刀,壮烈牺牲。

    老虎山战斗,毙伤日军40余人,飞鹰队牺牲8人(全为黄友班战士),负伤10余人。战斗结束后,手枪队队长冼粦奉命率队回到阻击阵地收集黄友等5名烈士的遗体,抬到沙岭野地埋葬,并找回黄友埋藏的手枪和《党员须知》读本。另外3名战士遗体也由当地群众寻回埋葬在其它地方。

   战斗结束后,飞鹰队转移到清溪三峰活动。8月上旬,举行隆重的追悼会,悼念黄友等烈士。会上,飞鹰队号召全队人员向黄友和黄友班学习。全体战士失声痛哭,决心为黄友等烈士报仇。

    二、对黄友班以及五少年英雄的表彰和宣传

    黄友班原有10名战士,平湖战斗牺牲1人,老虎山战斗牺牲8人,只有1人重伤生还。黄友班英勇抗击日军的事迹,惊天地,泣鬼神,充分体现了中国抗日战士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飞鹰队把黄友及黄友班的英雄事迹写成书面材料,报告东江纵队政治部。同时,在各小队中抽调骨干,重组“黄友班”,暂由冼粦兼任班长,一个月后,由陈伟清接任。重组的“黄友班”,仍然把黄友作为活着的战士,每次点名首先从黄友点起,当点到黄友时,全班战士大声应到。

    东江纵队机关报《前进报》发表了何通撰写的通讯《老虎山下的英雄》。东江纵队新闻电台将此文发送延安新华社,新华社转发各个解放区的部队。1944年8月29日,在延安出版的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以《东江纵队连战皆捷,攻入平湖车站等地》为题,报道了平湖和老虎山这两场战斗经过。

    1944年11月,东江纵队政治部发出关于《黄友等五抗日英雄牺牲》的通报,对黄友以及黄友班进行表彰:公布黄友为“抗日英雄”,将黄友事迹作为全军教材,并把黄友所在的班永远定名为“黄友班”。同时,向中共中央军委报告。中央军委从延安电复东江纵队:“追认黄友同志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战斗英雄”、“中共模范党员”。

    1944年12月23日,《解放日报》发表《东江纵队五少年英雄以一当百光荣殉国》的通讯,报道黄友等五烈士的英雄事迹。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广播了此稿。东江纵队黄友班及其五少年英雄的事迹,从而流传于华南乃至全国解放区。

    30年后的1974年,已是解放军陆军第19军副参谋长的何通,抽空从工作地甘肃回到东莞,于老虎山下寻找到黄友等五烈士的骸骨。在中共东莞县委的关心和支持下,凤岗公社革委会把烈士黄友、傅天聪、尹林、赖志强、李明的骨骸迁葬于凤岗花果山上。1994年8月,凤岗镇人民政府在花果山举行纪念抗日英雄黄友殉国50周年暨烈士陵园及烈士纪念碑、黄友亭奠基典礼。原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题写革命烈士纪念碑碑名,广东省原省长刘田夫为黄友亭题名,何通撰写《黄友亭志》。1995年7月22日,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凤岗镇人民政府举行烈士陵园暨纪念碑、黄友亭落成典礼,东莞市和凤岗镇党政领导、有关老同志、群众共200余人出席。如今,这座以纪念碑和黄友亭为主体的烈士陵园,已成为东莞市爱国主义教育的一个重要场所。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到来之际,为永远铭记抗日英烈的不朽功勋,弘扬伟大的民族精神和抗战精神,经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批准,2015年8月24日,国家民政部公布第二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黄友名列其中。

    三、对“老虎山五少年英雄”一些史料的辨析

围绕“老虎山五少年英雄”的一些史料,历年来报刊文章有不同版本。因此,在现有研究的基础上,根据战斗亲历者何通、黄克、冼粦等人对老虎山战斗的回忆,结合历史文献的记载,对有关几个问题作一点辨析。

    (一)关于这一抗日英雄群体的名称

    关于老虎山阻击战英雄群体的称谓,最早见诸于历史文献的有三种:一是1944年11月东江纵队政治部的通报材料《黄友等五抗日英雄牺牲》,文中虽然没有明确的称谓,但根据其题目我们可以理解为“黄友等五抗日英雄”。二是1944年何通发表在《前进报》的《老虎山下的英雄》,可惜这份历史文献至今未找到,其称谓显示于文章标题内。三是1944年12月23日《解放日报》的通讯《东江纵队五少年英雄以一当百光荣殉国》,其称谓就是标题的前半部分“东江纵队五少年英雄”。全国解放后,在一些老同志的回忆录和学者文章中,其称谓基本上只有一种,如傅泽铭撰写的黄友传记称之为“老虎山下的小英雄”(见《东莞英烈》1986年第一辑),何通的回忆录称之为“老虎山下小英雄”(见1993年11月28日《广州日报》),解放军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东江纵队志》称之为“老虎山下英雄五少年”。

    综合以上所列举的称谓,将这一抗日英雄群体称作“老虎山五少年英雄”比较贴切,既尊重历史文献的提法,又体现地域特色、人数特点和年龄特征。但需要指出,“老虎山五少年英雄”这一抗日英雄群体,是指在老虎山下阻击阵地牺牲的5名烈士。

    (二)关于李查理的牺牲情况

    李查理,原名李查尔,凤岗镇油甘埔村人,1928年生于牙买加,20世纪30年代初回国。1944年2月参加东江纵队,任飞鹰队黄友班副班长,牺牲时16岁。

    李查理不是在老虎山阻击战中牺牲,而是在之前的平湖战斗中牺牲的。这是飞鹰队领导人、战斗亲历者何通、黄克、冼粦等人在回忆文章中一致的说法。还有一个依据是现存于中央档案馆的一份历史档案《黄友等五抗日英雄牺牲》,成文时间为1944年11月,没有署名,但根据内容和语气判断,作者应为东江纵队政治部。此文明确指出,李查理“冲到门口时,被敌人机枪击中,光荣牺牲”。也就是说,他是在平湖战斗中牺牲的。因此可以肯定,李查理不是老虎山阻击战五烈士之一,而是东江纵队通报表彰的黄友班五烈士之一。

    为何要专门提出这问题?是因为《解放日报》1944年12月23日的《东江纵队五少年英雄以一当百光荣殉国》一文,误把李查理列入老虎山阻击战的5烈士名单之内,却漏掉了李明烈士。至于为何出现这一差错,已无从考究了。

    关于李查理的牺牲,冼粦还向我讲述了一件鲜为人知的事:攻打平湖伪警察所时,李查理被敌人机枪击中倒下,当时大家没有留意到他已牺牲。老虎山战斗结束的第二天,日军大队长藤本得知在伪警察所有一个被打死的共产党游击队“小鬼”,即命令士兵把李查理的遗体绑在平湖车站旁一棵榕树的树杆上,召集辖区内几名日军军官前来观看。藤本对着李查理的遗体说:“你真是中国的英雄!”然后带领军官们向遗体鞠躬。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日本侵略者对东江纵队抗日小英雄的慑服。据冼粦说,此事是藤本的翻译官林伍宁亲口跟他讲的。林伍宁是东莞茶山人,抗战胜利前夕被东江纵队政治部敌工科和平湖中共地下党组织策反加入东江纵队,全国解放后在广州南方日报社担任编辑,已去世。当年,李查理的遗体被平湖日军处理,至今未发现其下落。

    (三)关于老虎山战斗牺牲人数和名单

    老虎山战斗牺牲8人。据何通、黄克、冼粦3位当事人回忆,其中在田基路阻击阵地上牺牲5人,他们记住了这5人的具体姓名;但对最先遭到日军伏击而牺牲的3人姓名,他们都记不清了。

    在田基路阻击阵地上牺牲的5人姓名和简历如下:黄友,原名黄丁友,又称黄友仔,1928年生,凤岗镇凤德岭村人,1941年参加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1944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东江纵队独立第三中队第一小队第一班(因队员年龄比较小,又称“小鬼”班)班长。傅天聪,1923年生,清溪镇老圩村人,1944年参加东江纵队。尹林,原名尹茂开,又名尹开,1924年生,清溪镇大埔村人,1938年11月参加东宝惠边人民抗日游击队。赖志强,又名赖志兴,1928年生,清溪镇黄麻村刘屋人,是从伪联防队逃出来参加东江纵队的。李明,出生年龄不详,清溪人,1944年5月在伪联防队起义参加东江纵队。

    以上5人,除了李明,4人是东江纵队政治部公布牺牲的“五抗日英雄”以及《解放日报》报道的“五少年英雄”名单。他们牺牲时,年龄最大的21岁,最小的只有16岁。

    遭日军伏击而牺牲的3名战士,在《凤岗镇志》以及《塘沥村志》、《凤德岭村志》、《竹尾田村志》中可查到其姓名。他们是:张官球,1926年生,凤岗镇塘沥村人,1943年参加东江纵队。张球安,1926年生,凤岗镇凤德岭村人,1942年参加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赖友来,1924年生,凤岗镇竹尾田村人,1939年参加抗日游击队。这3人没有在东江纵队政治部和《解放日报》公布的牺牲名单内,但他们作为黄友班烈士,同样是值得永远铭记的抗日英雄。

 (作者系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广东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