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2月23日   
  
参加十九路军淞沪抗战 被迫投伪率领部下起义
http://dgds.sun0769.com  2015年10月30 17:10

   

    在东江纵队的指战员中,有一个人经历丰富、身份特殊。他出身贫苦,早年接受革命思想,组织过农会。又参加过十九路军,在上海与日军打过硬仗。后来时局变化,他又被逼着加入日伪政府,做了伪警察大队长。但他不忘初心,忠于革命,最终在我党的帮助下率部下起义,加入由我党领导的抗日队伍,完成了历史交给他的使命,陷污泥而终不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麦定唐。 

大革命时期参加农民运动 

    在儿子麦继光的记忆里,他的父亲麦定唐从来没有主动回忆过自己的革命生涯。麦继光对父亲历史的了解大都来自史料和其他革命老前辈的讲述。  

    麦继光说,自己的祖父家境贫苦,父亲麦定唐给别人家看管鸭子帮补家用。不过,尽管贫穷,祖父还是把父亲送到太平读小学。“我父亲很聪明,考试都排前列。大革命以前,他住在鸭棚里,有两位姓蔡的先生,也就是蔡如平和蔡日新,经常在鸭棚里宣传共产主义,他那时候就有了革命思想。” 麦继光说的蔡如平、蔡日新是东莞第一个中共地方组织——中共东莞支部的党员。 

    1925年4月,这两位姓蔡的先生在厦岗组织成立农会,并实行公平选举,十几岁的麦定唐和父亲带头加入农民协会。农民协会成立,开始打土豪,结果土豪先是逃跑,随即又组织民团反攻,农会力量薄弱,受到很大打击,牺牲了3名农会干部。“还有六七十个人被抓去太平坐牢,我祖父和叔祖也被抓走。家里有钱的就出几十块大洋捞人,我祖父和叔祖无钱赎身,后来在国民党中央农民部部长廖仲恺出面交涉才被放回。”同年冬天,厦岗农民协会恢复活动,麦定唐任执行委员长,继续带领本乡农民反抗地主恶霸的压迫剥削。 

    1926年7月,厦岗乡恶霸制造了广东农民运动史上的“厦岗惨案”。11月,麦定唐率领厦岗农民100多人到广州,向广东农民协会请愿。请愿农民返乡途中遭到反动民团拦截,农民无法返乡,只好四处流浪。 

入伍参加十九路军淞沪抗战 

    在广州流浪的麦定唐,一度徘徊在六榕寺附近以讨饭为生,经常衣衫褴褛。麦继光形容道,“他们几个朋友如果要外出,必须互相借衣服穿。”有一天,一个朋友看到军校有招生的告示,要求初中毕业生可应考,便来劝麦定唐参加。麦定唐说:“我小学毕业怎么去?”不过他还是去试了试,结果考上了国民党十一军的教导队。在这个培养军官的教导队里学习一年后,麦定唐成为了一名实习军人。紧接着他就碰上了粤桂战争,在战斗中麦定唐立了功,从排长升为连长。 

    1930年,麦定唐所在的部队改番号为国民政府军第十九路军,蒋光鼐任总指挥,蔡廷锴任军长。九一八事变后,十九路军调防上海。1932年1月28日,日本入侵上海。第十九路军在蒋光鼐、蔡廷锴率领下奋起抵抗。时任十九路军营长的麦定唐,表现英猛。“十九路军打得很英勇,日军再嚣张也不得不4次换帅。”麦继光说。 

被迫投伪任警察大队长 

    1941年,被日军收编的虎门土匪头目陈泰、麦浩假装要向第四游击纵队投降。第四游击纵队派麦定唐出面,向他们劝降。麦浩与麦定唐是死对头,这二人见麦定唐只带了一个警卫,立即将麦定唐抓住。土匪们商量着要把麦定唐抛进珠江淹死,但转念一想,若是将麦定唐交给对他恨之入骨的日本人或许会更解气,于是麦定唐便被五花大绑地送到了日本人手中。 

    麦定唐在监狱被关了几天后被押送去了东莞,日军翻译问他当初在上海时为何要反抗。当时麦定唐觉得自己已是死路一条,索性豁出去了,对他说:“孙中山先生曾经说过,中日两国是兄弟。你们日本作为弟弟,为什么如今却来欺负哥哥呢?”日军听后非但没有杀了他,反而帮他解绑,让军医为他上药。 

    原来是当初一个农会队员陈志强,投靠日军做了团长,见到麦定唐被抓,就来保释他,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成为警察大队长,要么做日军的护沙大队长。麦定唐迫于无奈,就接受了陈志强的条件,成为了伪警察大队长。 

暗中与我党接触赠送物资 

    麦定唐做了伪警察大队长后,我党先后派出了两队人马与他接触,希望能说服他起义。麦继光回忆说:“蔡如平先生后来去香港办学,我姑姑是他学生。1943年,他通过我姑姑写信联系我父亲,希望他把手下的警察大队拉去游击队。不过我父亲说,还没到时机。”

    当时共产党员张英被派到大岭山开展地下活动。巧合的是,麦定唐所在大队的原副大队长王柱良是张英小学很好的同学,曾一起在学校的宣传队里。张英从老同学那里得知,麦定唐曾经是著名的抗日军队十九路军的副团长,虽然任伪警察大队长,却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是抗日的。于是,张英断定他不是真心为鬼子做事的,计划动员他揭竿而起,参加抗日。 

    张英知道麦定唐与土匪麦浩是死敌,派游击队伏击麦浩,缴了对方的枪,并写信告知麦定唐。麦定唐回信说,如果可以,希望张英到县城当面谈。 

    麦继光回忆道:“张英后来跟我讲过,1944年夏天他去县城里见我父亲的情形。他那天穿着长衫,戴着帽子,腰间放了两支手枪,扮成商人。我父亲的警卫去城外接他,进了城楼,有卫兵看到他有警卫员保护,还向他敬礼。张英跟我说的时候还觉得很滑稽。” 

     张英到了麦定唐家里,与麦定唐谈了很久,还在他家里留宿了一晚。麦定唐当时认为,自己虽然是大队长,但手下都不是自己人,最重要的是警察队的武器自己还不能掌握,起义时机未到。不过,游击队需要的毛毯、药品甚至钱,麦定唐都派人送了过去。 

老兵麦定唐(右) 

借铲烟苗宣布起义 

    与我党进行过接触后,麦定唐开始着手训练警察队,加强对警队的控制。1944年1月,日军进驻东莞,向大岭山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在此之前,麦定唐就派人送来了情报。经过一番苦战及巧妙周旋,终于粉碎了敌人的扫荡。 

    1945年2月,他借铲除烟苗的名义把队伍带了出来前往起义地点。到了榴花塔边,当时有人提议说,天黑了,要在河边生火做饭。麦定唐担心日军赶到,坚持把部队带到了河对岸,300多人把所有的船都给开走了。随后,日军追来,无船过河。麦定唐下令部队做好警戒,日军没敢贸然渡河,双方僵持了一夜,日军就退了。第二天,麦定唐就带着队伍与游击队在寮步会合了。 

    麦定唐所带的部队共留下了200人左右参加了革命,同时还带来了6挺机关枪,还有一批其他枪支。起义队伍来到霄边,受到时任东莞县新五区抗日民主政府区长蔡如平的热烈欢迎。部队在那里进行整编,编为东江纵队第一支队新生大队,麦定唐任大队长。 

    麦继光说,“张英后来告诉我,我父亲起义其实不是因为他,而是通过蔡如平。张英问我父亲,为什么不告诉他。我父亲说,蔡如平在他小的时候就影响过他,是他熟悉的人。起义这么重要,当时只敢告诉蔡先生。”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