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6月21日   
  
谢阳光 赵 学 同赴延安参军求学 齐返南粤火线抗日
http://dgds.sun0769.com  2015年11月04 17:11

    “抗日战争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只是后来啊,就经常听父母提起那时候和日本鬼子打仗的故事。”谢小模从包里拿出她大哥整理好的父母口述回忆录,一边翻看一边向我们讲述。她的父亲谢阳光,生于东莞东坑,母亲赵学,是东莞莞城人,他们当年与好友同赴延安参军学习,后来又返回广东参加抗日斗争,是那个年代难得的知识分子。

赵  学


 巾帼女将 ——射人先射马击毙日本军官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谢阳光与妻子赵学,好友李任之、陈和兴四人一同赴延安。北上路上遇到林彪率领的115师所办的随营学校招生,谢阳光成功考入随营学校,学习军事指挥知识。由于随营学校不招女学生,赵学则被介绍到延安的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成为了抗大第三期学员中的一员。 

    1938年底,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文彬将谢阳光夫妇从延安召回广东,参与东江地区的抗日武装斗争。这对战火中的夫妇,在抗日战争的战场上留下了属于他们浓墨重彩的一笔。 

    赵学被召回广东后,先在博罗县军政训练班任政治教员,讲授抗日游击战等课程;后到增城县第三区自卫团常备队,负责军事训练和政治教育工作。1940年11月调到宝安县,历任中共宝安县委妇女部长、龙华区区委书记、布吉区区委书记兼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第五大队民运队长。在宝安工作时,赵学带领村里的壮丁们拿起了手中的武器,一支支自卫队与民兵队初具规模,在抗日战争的敌后战场上大放异彩。 

    1941年4月,赵学接到情报消息说有支一百来人的日伪军队将会经过宝安县。赵学听后当机立断,马上组织手下自卫队、民兵队赶到赤岭的山头上伏击。透过望远镜,赵学发现这队日伪军的领头人竟是一名日本军官。 

    那名日本军官骑着马走在队伍的中间,高傲自大耀武扬威,像是旧王朝昏庸的皇帝一般。赵学冲民兵队员们指了指下方人群里那格外显眼的大马说:“同志们,射人先射马,我们把那日本鬼子先打下来,马儿带回村里!” 

    大伙听了都十分兴奋,队里的神枪手举枪瞄准那还沉浸在“帝王美梦”中的日本军官。射击信号一出,“砰砰”两声,那日本军官瞪大了眼睛,从马上栽了下来。其他日军也都吓了一跳,见形势不对,纷纷逃跑。 

    那天晚上,自卫队不仅缴获了一批新武器,还带回来了一匹又肥又壮的马。烤马肉的香味儿弥漫了整个村子,大伙儿吃着肉,脸上都洋溢着喜悦。 

谢阳光 

铮铮铁骨 ——击毙日军大佐安田利喜雄 

    1944年初,谢阳光参与组建了铁东大队并担任铁东大队大队长。一边与日本军队周旋,一边做好群众工作,积极发展建设铁东大队。半年时间,铁东大队已然成为拥有几百位抗日勇士的战场上的中坚力量。 

    1945年2月26日晚,一架载有9名日本军官的飞机因故障迫降在东莞桥头附近的潼湖山尾头,机上11人,3人逃回樟木头据点,其他8人沿东江往企石方向逃窜,企图在中国军民发现前逃走。这8名日本鬼子中就有大佐安田利喜雄。 

    谢阳光作为铁东大队的大队长,在接到有关情报后马上做出反应,派遣张苞小队和黄球小队前去追击。 

    在快要靠近8人所搭乘的小船时,张苞潜入水中,无声无息地游到小船周围,猛地探出头,拔枪将船上几人击毙,剩下的几人也没能逃出谢阳光预先布置好的包围圈。 

    就这样,恶名昭彰的日本大佐得到了他应有的结局。日军接到安田已死的消息后,提出要拿20挺机枪来换他的尸体。谢阳光听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他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我们中国同胞的鲜血,他身上不知背负了中国同胞多少条无辜的生命。” 

    谢阳光将安田利喜雄的尸体绑上石头沉到东江水底,让他永远地留在中国的土地上赎罪,让东江的水清洗他那充满侵略暴戮的心。 

    日军为了报复,他们跑到谢阳光的祖宅想要抓住其父亲做人质,逼迫谢阳光还回安田的尸体。党组织得到消息后马上派人通知谢阳光的父亲,其父带着其妹和谢阳光与赵学的大儿子一同举家逃往香港。 

    扑了个空的日军一把火烧了谢阳光的祖宅泄愤后,灰头土脸地离开了。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