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5月25日   
  
【袁方】遇袭抱必死之心 追敌治好打摆子
http://dgds.sun0769.com  2015年12月04 15:12

    还差2个月就满90岁的老人袁方,虽然听力严重下降,记忆力也被疾病夺去一大半,但是他仍然记得自己曾参军抗日,还做过让人羡慕的东江纵队机枪手。现在,袁方已经很难回忆出一场完整的战斗,但他还是找到了自己寄托青春的方式——作画。无论是画布、印章,还是瓷片,袁方都能拿来作画,在勾勒曾经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面孔时,他就能想起自己是一名老兵。

年轻时的袁方

追击日军出大汗治好了病

    参军那天,是大年初三,所以袁方记得很清楚。那年是1945年,袁方19岁,风华正茂。“那时候日军已经打到东莞了,在黄旗山能看到日本飞机飞过。”袁方记得,没参军前自己给地主和富农做工,但是由于日军四处作恶,很多农民都不敢下田干活了。

    “日军经常打人,有一次我去买米,别人看我小让我靠前站,被日军看到了,打了我几巴掌。”袁方说,日军无恶不作,强奸妇女,杀人放火,经常进村抢劫。“我是万江水蛇涌人,家里很穷,下无寸土,上无片瓦,日军让我们没有活路,只好参军了。”

    不过,参军之后生活也没有变得很好,部队的条件同样艰苦,“我们驻扎在富竹山附近时,因为长时间营养不良,身体虚了,吃什么吐什么,就是俗话说的打摆子。”就这样拖着虚弱的身体,袁方跟着部队不断转移,有一天在一间祠堂里休息时,日本鬼子却偷偷摸上来了。“我当时是机关枪手,连队里的三把机枪中最好的那一把就在我手里,我想,要么被打死,要么就打死鬼子,跟他们拼了。”

    怀着必死的决心,部队不仅没有被日军打散,反而追着日军打,“我们追呀追,不停跑,等到停下来时,我才发现我流了一身的汗,回到部队一口气吃了三碗饭,病就好了。”

瓷砖上刻领导人画像

    退休在家后,袁方闲不住,开始把一腔热情投注到自己的兴趣“美术”上来。在袁方家的客厅里,墙上挂满了他自己绘制的作品,有关公骑马图、钟馗画像,当然,最多的还是历代领导人的画像。“我画得最多的就是毛主席,你看,我戴着的这枚毛主席胸章,就是我自己做的,已经45年了。”袁方说完,就把这枚胸章取下来,用手抚摩着,爱若至宝。

    除了在画布上作画,袁方更喜爱另一样载体——瓷片。每个瓷片都是白色的,如同白纸,大小与一张A4纸相近,袁方用小锤和铁锥在瓷片上凿出图案的轮廓,然后再用颜料填涂在小孔和空白处,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瓷片画就诞生了。

    退休至今几十年,袁方的瓷片画也攒了满满一柜子,他一片一片地拿出来向记者展示,讲解每幅图的故事。最好的两幅瓷片画像分别是毛主席和邓小平同志,他精心设计,将两幅瓷片分别贴在了客厅的大镜子两侧,供人瞻仰。

年近90的抗日英雄袁方老人

    除了这些自己制作的画像外,袁方还有一件宝贝,平时也不轻易示人,那就是挂满了徽章和纪念章的马褂。这件黄色的马褂上佩戴了一共14枚各色徽章,以至于马褂拿在手上沉甸甸的,袁方说,这些都是他的荣誉,他的历史。穿着沉甸甸的马褂,袁方挺直了弯曲的腰杆,缓缓抬起右手,对着他刻出的毛主席像,敬了一个军礼。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