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8月18日   
  
开辟大岭山抗日根据地 合力策反伪警察大队长
http://dgds.sun0769.com  2016年01月26 11:01

    如今在广州生活的东江纵队研究会会长张保成,平时主要的工作就是通过举办展览、宣讲活动等宣传东江纵队的革命精神,并为此不遗余力。他的父亲张英,曾担任东江纵队东莞大队大队长等职务,是大岭山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

    张保成说,他的父亲一生有两件大的功绩。一是在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前往大岭山做抗日宣传,在当地发展党员,建立群众基础和武装基础,为日后开辟大岭山抗日根据地做好了重要准备。其二就是成功策反麦定唐伪警察大队,为东江纵队抵抗日军侵略作出了杰出贡献。

老兵张英 

开辟大岭山敌后抗日根据地

    张英是东莞南城新基村人,1919年出生。1934年,他考入东莞县立中学,紧接着就遇到1935年一二九运动。张保成说,“那年头抗日救亡是大形势,广州很多的大专院校都组织了游行,声援北平学生,东莞的学校也跟着组织游行,做抗日宣传,我的父亲就受到了影响。”
    中学毕业后,张英以学生身份来到高埗上江城村,担任抗日自卫中队长兼军事教官,参加东莞青年抗日下乡宣传队。“1938年1月,他加入中国共产党,王河、张如是他的介绍人。”
    入党后,张英被组织安排去做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深入大岭山,到大沙乡任抗日自卫队中队长兼军事教官。“本来大岭山是有党员的,但是党组织遭到破坏后,党员活动就停止了,我父亲被派去大岭山做抗日宣传,他主要做了三件事。”
    张保成自豪地说:“第一,他把脱离组织的党员们都找回来了,并且发展新的农民党员,这是打下了党建基础;第二,他做群众工作也很厉害;第三,打好了武装基础。”
    怎么打好武装基础呢?“当时全国都在做国防教育战略动员,他以国民政府军事教官的身份去跟当地的绅士、地主们讲,现在我们北平沦陷了,上海沦陷了,南京沦陷了,大片的国土都沦陷了,那么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打到我们广东,打到广东,我们要保卫我们的家园,我们要武装起来,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应该去购买一些枪支,然后去招一些壮丁,组织训练,成立壮丁队。很多地主就听从了,他们因为有钱,就到香港或者内地一些地方去购买武器,他们的枪比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的枪还要好。”
    就这样,村里的几个地主都组织人员参加了军事训练,并且自发去其他乡宣传组织武装,“我父亲跟他们讲,等日本鬼子来了,大家就一起打鬼子。”于是,在张英的组织下,大岭山形成了较好的抗日基础。1938年10月12日,日军从大亚湾登陆,并迅速占领惠州、石龙、广州等地。而此时,由于大岭山地处莞太线以东,属于交通要塞。加上张英在大岭山所打下的基础,让共产党有可以控制的武装力量,大岭山因此成为了东江纵队最早的抗日根据地之一。
    1938年11月,张英在大岭山参加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1939年1月,他被任命为中共大岭山区委书记,领导大岭山自卫队抗击日军,他也成了大岭山最早的党支部书记。 

成功策反伪警察大队长

    1941年,国民党的军队占领了大岭山,张英跟大部队失散。1943年,张英了解到东莞伪警察大队队长麦定唐,并不是诚心为日本人做事,于是写信,希望跟麦定唐做朋友。1944年夏,根据中共广东省临委书记、东江纵队政治委员林平的指示,张英乔装成商人,冒险到莞城麦定唐的家里,代表东江纵队与其会谈。之后,麦定唐时常为我军提供情报,并在1944年提供重要情报,粉碎了敌人对大岭山的“万人大扫荡”。麦定唐也于1945年2月起义,带领两百多人加入东江纵队,成为东江纵队新生大队大队长。
    在枪林弹雨中一路走过,受伤也是难免的。张保成说,“有一次他们被日军追击,父亲与杨康华的夫人一起翻越一个山头,日军拿机枪在后面扫射,杨康华的夫人不小心滑倒了,我父亲去扶她,身体一侧,结果被一枪打中右眼眼角,当时如果他不去扶,就会被击中后脑。当时他流血过多,昏迷了,手臂也中了枪。”张保成回忆说,“我记得他后来胳膊一直有点弯,无法完全伸直,不过对生活也没有太大影响。” 

张英后代宣传东纵革命精神 

    新中国成立后,张英担任过中国驻越南大使馆办公室主任、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副司长等职,2009年10月在广州病逝。
    张保成说:“他们那个时候对信念特别坚定,其实战争谁都知道非常惨烈,但是他们居然可以前仆后继,这令我们非常佩服。那种革命精神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影响深远。”
    谈起父亲对自己的影响,张保成说,自己16岁在海岛上当兵,条件困难,生活艰苦,却也坚持了8年。张保成认为,这都是因为有父亲在前面做榜样,自己才能受得了苦,并且终生受益。
    如今,张保成供职东江纵队研究会,这个组织主要通过举办展览、宣讲活动等宣传东江纵队的革命精神。“东江纵队有厚重的文化,区别于其他抗日武装,例如,人员中归国华侨多、港澳同胞多、知识分子多,其中中山大学1944年就有200人加入了东纵。我们希望向更多人展示东江纵队的历史。”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