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6月20日   
  
我们是怎样改造起义部队的
http://dgds.sun0769.com  2016年03月14 15:03

洪  钢

    粤赣湘边纵队是一支英雄的部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重要的贡献。在解放战争中,不仅战绩辉煌,而且还成功改造了国民党起义部队。

    1947年至1948年间,我们主要作战对象是广东国民党保安团,当时有十几个,其中装备最好的是第13团(简称保13团),它的武器装备是美式的,战斗力最强。1948年保13团在九连地区进行疯狂扫荡,东江第二支队进行顽强的反击,先后取得五战五胜。其中在常平消灭了保13团一个加强营,在大岭山消灭一个营,迫使保13团和我们谈判起义事宜。1949年5月保13团在老隆起义,改编为边纵第四支队,司令员由原来的保13团的团长曾天节担任,边纵东江第二支队的支队长郑群同志调去任政委,黄华同志任政治部主任。

    对于起义部队如何改造是一个新问题。当时我们的情况与北方不同,当时北方有大量的解放区,部队可拉到后方整编教育,而且军官和士兵是分开教育的。但广东情况不同,我们没有广大的解放区,周围都是国民党军队,而且战斗频繁,所以采取保留原来的建制,在战斗的空余时间再进行整编教育。如何保留原来的建制呢?就是首先将原来一个团扩编为一个支队,不但保留建制而且再升一级,团长当支队司令员、营长升团长、连长升营长、排长升连长,我们再派一些政治干部加入,而且人数不多,只派了280人,而边纵第四支队是4000多人。整编的时候,不能把军官和士兵分开。当时我调去司令部直属搜索营,连同我在内只有4个人(三个连三个指导员和我共4个人),而搜索营有300多人。所以说,只有少量的政治干部去做工作。工作比较困难,但郑群同志和我们说:“这是个新问题,我们要慢慢摸索,但原则问题一定要坚持,不能迁就妥协;但一般问题,不要搞僵,注意风范,要灵活处理,多动脑筋。”

    但国民党起义部队有很多劣习,在工作中不断暴露出来。比如吃空饷问题。国民党军队普遍存在吃空饷现象,就是以少报多。既然现在成为了人民解放军,就要解决这个问题。后来郑群同志和司令员曾天节研究,采取一个办法,就是对国民党起义军实行适当补助政策,比如补谷,按谷的价钱,大概一个人补几十斤至100多斤谷钱。还规定以后领给养时,一定要军事干部和政治干部一起签名才有效。规定政策后,发现部分连、营还存在吃空饷的情况。比如,第二团的一个营长报大数吃空饷,教导员罗明不同意,那个营长就拔出手枪问:“你到底签不签?不签就打死你!”罗明说:“我不能签,司令员下达命令不能吃空饷。”于是营长就作罢了。我所在的搜索营同样碰到这个问题,如第二营多报了20个名额,要求我签,但我说:“不能签!”营长说:“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但我坚持说:“不行,司令员签了命令,不能吃空饷。”他就说:“你为什么那么死板?我的部队不需要你管!”我说:“什么叫你的部队?现在这支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党派我来,我就要管,司令员命令不能吃空饷。国民党军队那套我不懂,但解放军这套我懂。”当时十几个战士围过来问什么情况,我故意大声说好让他们知道,营长见状就说:“你这么大声干吗,不同意就算了!”

    又比如拉夫的问题。大概1949年8月左右,我们在紫金那带打仗,部队经常转移,很辛苦,有些士兵开小差,没人背枪。枪支弹药就多了,有些同志背得多,甚至干部也要帮忙背。有次我也背了两支枪,途中,一个营长通知副官拉了五六个老百姓来背枪支,我发现后就跟营长说:“不行,解放军不允许拉夫。”他说:“你看自己都背了两支枪,我也是为了部队好。”我说:“不行,你违规就不行。”但营长还是把几个民夫锁在一个柴房里,不肯放。于是我向郑群同志报告,他向司令员汇报这个情况,司令员说这个问题他会处理。第二天,部队准备出发的时候,整理好队伍后,司令员在官兵前训话,叫那个营长出列,问他:“是不是拉了几个民夫?”,他说:“是,有几个士兵开小差没人抬枪。”然后司令员对他说:“你混蛋,立即把那个民夫放了,以后谁再拉夫我就枪毙谁!”就这样,拉夫的问题也解决了。

    另外,军官打战士的情况很严重。有个军官经常打士兵,士兵就向指导员诉苦:“现在解放了,营长不能像以前那样打我们。”指导员表示同情,说:“你们刚刚起义,这个习惯要慢慢改,我们也要教育他们。”后来营长知道士兵向指导员诉苦,就对指导员说:“你专门拆我的台,跟我作对,你小心以后打仗时,我一枪打死你!”另外,还有些士兵和军官做偷鸡摸狗的事情,损害老百姓的利益。不时有老百姓来投诉,我们只好跟他们解释:“他们刚刚起义,要慢慢改造,请你们原谅。”同时,对犯错的士兵也做思想教育工作。也有一些军官不满,经常发牢骚,如搜索营有个排长,说:“什么起义、解放,实质上是我们解放你们,如果不是我们起义,你们现在还蹲在大山吃竹笋!解放解放,连鞋都烂了都没发鞋。”我就说:“如果你们不起义,你们可能就像大岭山战斗一样,可能不能当排长,被我们打死或俘虏了。我们现在的情况可能困难些,没鞋发,但将来革命胜利了,解放后会好的。”

    像这些问题不断出现,我们既要斗争也要讲究办法。做政治干部很委屈很受气,但是没办法,只能慢慢做工作。因为军官和士兵不能分开来整训教育,所以比较困难。我们要以身作则,起带头作用,和军官士兵共同生活、共同战斗、共同冲锋陷阵,取得他们的信任支持。

    在保13团起义后一直到1950年4月,第四支队始终和我们边纵的主力部队共同战斗,纵横11个县,行程3000多里,解放和攻克了7个县城,这在当时广东起义的部队中是绝无仅有的。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首先是因为党和纵队的正确领导,其次是派去起义部队工作的干部正确执行政策,灵活处理;三是能够根据广东的特殊情况采取特殊的办法,才能把起义部队改造好。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