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0月18日   
  
高中加入军工队 投身根据地建设
http://dgds.sun0769.com  2016年03月16 16:03

    今年90岁的袁卫民老人,是东莞解放的见证人。

    日寇侵华期间,他就参加中国共产党,投身抗日根据地建设。 

    日本投降后,他旅居香港,后舍弃香港稳定生活,返回东莞,投身枪林弹雨的解放战争之中。他不畏艰险,白天潜伏山坑树林,深夜联络武装力量,他和他的战友一起,屡次虎口拔牙。

     解放后,他先后担任过中共东莞县委常委、副县长、中共东莞县委副书记、县长、政协主席。

    在那段峥嵘岁月,他在命悬一线的惊险战斗生活中奋勇直前,为自己的青春打上了铁血丹心的烙印。时至今日,追忆烽火岁月,他仍然会显露出那一股铁血豪情。

年青时的袁卫民

一、抗战末期: 积极投身根据地建设 

    袁卫民1925年出生于东莞桑园,少年时在东莞中学读书。“日军占领东莞后,东莞中学搬到了常平。”袁卫民回忆说,1944年东莞中学开始在梨村办学,“那时候日军在打惠州,我正读高三,当时同乡袁鉴文是党组织领导,他动员我参加革命。”袁卫民记得,当时袁鉴文的弟弟在东宝路西行政督导处工作,自己被他领到这个督导处就算参加了革命。“当时督导处的主任是谭天度,副主任是何鼎华,我还记得。”
    袁卫民被分配到了督导处的军工队,1945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东宝路西已经是解放区了,我们军工队主要的工作就是宣传抗战,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组织民兵,简单地说就是进行根据地建设。”

二、抗战结束:因“围剿”奉命到香港隐蔽

    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党部队回到东莞,同年11月就开始组织“围剿”。“当时国民党新一军和新六军准备经海运到东北,去之前他们在广东停留了一段时间,广东的国民党当局就想利用部队来‘围剿’我们。”
    在反“围剿”的过程中,双方也交过火。袁卫民记得,军工队跟着部队转移到松木山时,与新一军打过一仗。“当时非武装人员太多了,部队不好打,上级决定把我们也疏散复员。有些人回了家,有些人无家可归,我就去了香港的亲戚家。”
    1946年春,袁卫民奉命撤到香港隐蔽。到了香港后,袁卫民在西贡的一间小学里教书。“我们当时的党组织关系不属于香港,没有转过去,因为江南地委也转移到香港,所以我们属于江南地委管。当时的任务就是隐蔽,不公开活动。”
    1947年初,袁卫民辞去在香港的教书工作,秘密潜回东莞大岭山,同行的还有他的亲密战友何财、祁展、邝池寿3人。那一年袁卫民21岁。
    临行前,袁卫民接受了此行的任务:联络当地党员、群众,恢复当地的武装斗争。
    此外,党组织还郑重地将一张大岭山地下党员的名单交给袁卫民,上面记录了东纵撤退时掩藏在大岭山、莞太线、虎门一带的枪支清单,党组织再三叮嘱袁卫民要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切不可冒进。
    安全抵达大环村后,袁卫民一行没有立即进村,在路上他们搜集情报时了解到,大环村刚刚被国民党大肆搜捕了不少共产党员、群众,形势非常紧张。为保险起见,袁卫民决定先找个山坑、果树林藏身,派人探听清楚情况再作打算。
    袁卫民回忆说,在白色恐怖的高压下,战士们一方面做好随时为革命献身的思想准备,另一方面也非常小心谨慎,白天在大环、梅林一带的茅草屋、山坑、果林掩蔽,晚上才出来活动,根据名单上提供的线索,动员复员战士重新归队。
    就在国民党士兵的眼皮底下,革命队伍悄悄地日渐壮大起来。

袁卫民

三、补充装备: 入虎门取短枪端炮楼得机

    枪渐渐地,袁卫民身边聚集了10多名战士,那就是大岭山武工队。袁卫民回忆说,人多了容易暴露目标,赤手空拳怎么跟国民党斗争?
    为此,“寻枪”的任务迫在眉睫。根据党组织提供的枪支清单,袁卫民决定先近后远,用了几个晚上,从大环村及周边几条村的地下党员家,找到了一批短枪、步枪。
    但是还有几支枪在虎门,而当时国民党的虎门要塞司令部戒备森严,去虎门提枪,无异于“虎口拔牙”。因此这次行动他只让与在虎门的同志谭刚相熟的邝池寿同往。
    在谭刚哥哥开的店里,谭刚取出了几把短枪交给袁卫民贴身收好。袁卫民回忆说,当时虎门入城严、出城松,最终他和邝池寿就在国民党眼皮底下把这批枪运出了虎门。
    后来袁卫民还挑了其中一支左轮,“里面就5颗子弹,不敢试枪,打一粒少一粒,一直没舍得打。后来打连平联防队就是拿短枪去的。”
    1947年冬,大岭山连平乡墟日,驻扎在炮楼的20多名国民党士兵,就像往常一样出门“趁墟”,收保护费的,勒索的,强买的。当他们做尽各种欺压老百姓的事,回到炮楼后,却“傻了眼”。只见留守“家门”的几个“弟兄”被人绑在一边,炮楼内的一挺机枪、十多支步枪不翼而飞。
    原来,这是袁卫民等人发动的一次突袭。通过大环村“白皮红心”的保长吴容生提供的消息,袁卫民抓住国民党大部分士兵外出的机会,率领武工队突然冲进炮楼,里面四五个国民党士兵面对枪口,完全失去抵抗的意志,全部举手投降。结果,袁卫民等人一枪不发就取得了武工队首次行动的大胜利。
    据袁卫民的回忆,1948年6月至9月,游击队与国民党士兵前后打了七八场战斗,共俘敌200多人,歼敌100多人,缴获7挺机枪、200多支步枪。从而牵制了国民党的兵力,对在路东地区作战的主力部队作出了贡献,受到上级嘉奖。
    1949年后,大岭山建立了红色政权,袁卫民调任中共大岭山区委书记兼区长。粤赣湘边纵队东一支三团在大岭区展开春季攻势,国民党的“清剿”阴谋最终被粉碎。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