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6月20日   
  
红旗插在大岭山
http://dgds.sun0769.com  2016年03月22 09:03

邬  强 

    1940年10月初, 根据上下坪会议的部署,第五大队留在宝安阳台山地区活动。部队领导机关率第三大队开往东莞大岭山区,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

    大岭山位于东莞县的西南部, 由大岭山、莲花山、水濂山、马鞍山、红山等大山组成,山脉纵横数百里。内有8个行政乡,人口10余万。大岭山区的北面是石龙、莞城、篁村、厚街,南面是东莞的太平、长安和宝安的公明等地。莞城至太平的公路环绕着大岭山区的西面和西南面,东至东北面是樟木头、黄江、常平、寮步等地。莞城至樟木头的公路,以及斜贯东莞境内的广九铁路,均沿大岭山区的东部而过。

    显然,大岭山区的地理位置是非常重要的,部队一旦占领大岭山区,北面可出东莞县城,南面直达虎门及出海口,西扼莞太和宝太公路,东逼莞樟公路和广九铁路。同时,可与东南面宝安阳台山地区的第五大队遥相呼应,形成犄角状。这两支部队犹如插在东江敌后的两把尖刀,搅得敌人魂飞胆丧。

    东莞人民具有反抗外国侵略和反封建的光荣传统。

    虎门销烟的烈焰,使东莞地区首先成为鸦片战争的主战场。大革命时期,东莞各地普遍成立了农会和革命武装。抗日战争爆发前,中国共产党发动的抗日救亡运动波及了大岭山区。1936年秋,东莞恢复了党组织。“七• 七”事变后, 我东莞地下党组建了常备壮丁队和模范壮丁队等抗日武装。1939年10月19日,在峡口英勇打击了进犯的日军。大岭山的青壮年纷纷参加党领导的人民自卫武装,走上了抗日战场。此后,地下党组织一直在大岭山地区坚持活动,发动和组织群众,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部队一进入大岭山区, 就受到当地群众的热烈欢迎。大岭山地区的党组织为迎接部队的到来,事先做了周密的安排,为部队提供了驻地、给养、向导、情报等方面的便利。广大群众听说自己的子弟兵回来了,个个奔走相告,笑逐颜开,纷纷腾出房子给部队宿营,并且拿出茶水食品来招待指战员们。

    部队驻扎在大环村,为了扩大我军的政治影响,又到治平乡一带开展群众工作。大岭山,这个曾经英勇抗击日军侵略的土地,又飘扬起鲜艳的抗日红旗!

    部队行进中,沿途群众不断出来迎接,端茶送水,就象见到自己的亲人一样。

    看到这一盛况, 曾生同志感慨地说:“老邬啊,乡亲们这么热情地支持我们,不管今后有多么大的困难,我们一定能在这里坚持下去!”

    经过周密的侦察, 我们很快了解了敌情,制定了相应的行动方针。

    在东莞,日伪顽势力是比较强大的。莞城、石龙、厚街、太平、霄边等地驻有日军长濑大队和伪军约3000多人,道滘、寮步等水乡地区有刘发如、李潮两股伪军约2000多人,控制着莞太、宝太两条公路。樟木头、塘厦、平湖等地则驻有国民党保安第八团和徐东来支队,在铁路以西的大朗、观澜等地设有据点,控制着广九铁路的中段和莞樟公路的东段。

    对比之下, 我们第三大队是一支70 多人、以轻武器为主的小队伍,在人数和武器装备上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根据敌强我弱的力量对比,以及群众基础和地理条件较好的特点。我们决定扬己之所长,避己之所短。遵循党中央的指示和上下坪会议的精神,充分依靠地方党组织,大力发动群众,扩大人民抗日武装力量。从保存和发展部队战斗力的着远点出发,避免与敌人打硬仗和大仗,采取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打击敌人,以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在地方工作方面,协助大岭山区委发展我们的组织,壮大党的力量,大力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逐步建立抗日民主政权。

    10月下旬, 部队扩编至百余人。大队下设两个中队(代号分别是“虎门”和“大华”),以及一个短枪队。不久又增设了第三中队(代号“西征”)。

    很快,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来到大岭山的消息就传开了。驻守在大岭山西北面的厚街、桥头一带的日伪军便屡屡进犯大岭山区,搜寻我军的行踪。

    11月初,部队移至黄潭驻扎。

    黄潭村位于大岭山区西南部的丘陵地带,有几十户人家。村前是一片稻田,一直连到西边的小河。河对岸是大迳村,两村最近的距离约500米。

    一天清晨,乳白色的轻雾弥漫在山野。四周静悄悄的,除了偶尔传来的几声鸡鸣以外,没有其他声音。整个村子似乎在沉睡,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

    突然,大迳村传来一阵急促的狗吠声。紧接着,一个农民打扮的陌生人匆匆跑来向我哨兵报告:有10余名日本鬼子闯进大迳抢东西。

    当时,部队领导机关正在开会。接到哨兵的报告后,我建议搞清情况再说。梁鸿钧同志决定马上出击,我随即命令手枪队迅速行动。

    翟信带着手枪队冲过了秋后的稻田,跃过了小河,直奔大迳村。

    谁知,手枪队还未进村, 就被村头的敌人发现了,双方展荆了激战。敌人的火力很猛,在黄潭,可以听到歪把子机枪“咯咯咯”的扫射声。大迳村的一些房屋中弹燃烧,腾起了火焰,刺鼻的硝烟充斥了秋后的田野。

    战斗打响后,领导机关向后山撤离。我连忙跑到黄潭村西头的高处观察。

    拿起望远镜一看, 敌人的火力正压制着村边河堤灌木丛里的手枪队,翟信指挥战士们与敌人对射着,但敌人占据了较高的地势,成扇形合击我军。我们的轻武器不如对方,局势比较被动。

    此时,我还看到了一股敌人正在向大迳村尾运动,看样子是想从西南方向包抄黄潭我军。从敌人暴露的火力和人数来分析,敌军兵力不少,不只是报信人所说的10余人。从日军抢占大迳村头后,迅速展开兵力的情况看,敌人是有备而来,来者不善。

    我马上意识到先前投入的部队太少,立即命令彭沃带领代号为“虎门队”的第一中队迅速抢占黄潭村东北的小高地,从侧翼攻击大迳村的敌军,掩护手枪队的同志摆脱困境。同时,命令陈其禄带领代号为“大华队”的第二中队从西南方向大迳村尾迂回,阻击向黄潭运动的敌人。

    彭沃中队的战斗力较强。他们迅速占领小高地以后,“哒哒哒”,“咯咯咯”,轻重机枪相继怒吼起来,密集的火力很快压住了敌人。

    手枪队的同志乘机撤了回来。一检查,伤亡了几个同志,翟信同志也负伤了。他后来说,幸亏彭沃中队上得及时,否则伤亡还要大。

    这时,陈其禄中队也在另一头截住了敌人。冲在前面的同志投出几排手榴弹,炸得敌人鬼哭狼嚎,倒下一大片,没死的连滚带爬退了回去。

    敌人的两路进攻受阻后,恼羞成怒的敌人不甘失败,整顿溃兵又卷土重来。在机枪小炮的掩护下,反复冲击我军阵地。我军虽然已经有了一些伤亡,但指导员们仍然沉着冷静,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表现得非常英勇。

    激战中, 第二中队长陈其禄受了伤,符东同志立即接替他指挥战斗。轻机枪射手何光头部中弹,副射手马上接过机枪猛烈射击。第二中队的陈定安小队长奋不顾身,英勇杀敌,顽强地阻击从村西南向我进攻的日军。一会儿,他冒着敌人小钢炮和轻重机枪的射击,大声提醒同志们注意隐蔽。一会儿,他指挥小队的所有武器一起开火,把端着刺刀涌来的日军打退下去。他一边打,一边高喊:“同志们,打呀,狠狠地打呀。”不幸,在战斗进行得最激烈的时候,他被一排罪恶的子弹打中,光荣殉国。

    陈定安是省委游击训练班的学员。他参加训练期间,好学上进,勤奋苦练,在同期学员中表现突出。在实战中,迅速成为一个英勇善战的初级指挥员。高潭战斗时,翟信和他指挥着干部队的重机枪压制了企图过河的敌人,使部队赢得了出示的时间,及时掩护了大队部及其直属机关的撤离。

    这样一位好同志,猝然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激起了同志们心中的怒火,他们高喊着“为小队长报仇”的口号,向敌人射出了一串串仇恨的子弹。成排成排的手榴弹飞进敌群开了花,阵地前堆满了日本鬼子的尸体。

    战斗进行了4个多小时。

    中午时分,我们掩护黄潭村的群众安全撤离。随后,部队也撤至黄潭村后的山上。

    部队撤离后, 敌人闯入了黄潭村。但是,村子里空空如也。由于不断遭到我军的冷枪骚扰,敌人不敢久留。下午,鬼子烧了几间房子,便扶的扶,搀的搀,带着一群缺胳膊断腿的伤兵,拖着一堆死尸溜回了老巢。

    经过调查,我们才知道那个报信人是附近杨旗墩村的汉奸。事先,他把我军进驻黄潭的情况报告了日军。然后,又诱使我军出击。日军总共来了一个加强中队和一个炮兵分队约200余人,企图合围黄潭我军。结果反被我打得丢盔卸甲,伤亡30多人,狼狈而逃。

    我们抓到了那个汉奸,一枪结果了他的狗命。这个贪图小利的“鬼头仔”,死有余辜。

    黄潭之战,是我军重返惠东宝敌后的第一仗。

    在军事上,我们给了日军以重大杀伤,狠狠打击了侵略者的器张气焰,打出了我军的军威。在这场突发的遭遇战中,部队指战员面对强敌,沉着应战,成功地粉碎了敌人围歼我军的阴谋。同志们打得机智勇敢,充分体现了我们这支队伍的良好素质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同时也取得了对日军作战的重要经验。

    在政治上, 黄潭战斗也产生了重大影响。附近的老乡奔走相告:“老模”(模范壮丁队)又回来了!群情为之振奋。这场激战,大大增强了东莞人民坚持抗战的信心,为今后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奠定了基础。

    黄潭战斗后,我们乘胜向莞太、宝太公路出击,袭击日伪军据点和过往军车,惩罚汉奸,破坏敌人交通和通讯设施,进一步扩大了我军的影响。

    黄潭战斗也引起了国民党顽固派的注意,他们为虎作伥,与日伪军一道交替骚扰和袭击大岭山区。

    1941年初,驻大朗的国民党杂牌军陈禄大队窜入大岭区骚扰和抢掠。陈禄,外号“大鸡禄”。他是个土匪出身的兵痞,纠集一帮地痞无赖拉起了队伍,后被国民党当局收编。他们不打日本, 到处糟害百姓,反共也很坚决。部队来之前,陈禄经常派人到大岭山区骚扰抢掠,到处搜查我地下党和抗日组织。我们还没有和他算帐,他倒先找上门来了。同志们摩拳擦掌,准备狠狠地揍他一顿。

    我们埋伏在大环村一带,准备待其队伍流窜到此后,打他个措手不及。

    部队刚部署完毕,陈禄的人马就来了,那些士兵歪戴帽子,外衣不扣,一副流氓相。他们嘴里哼着淫荡的调子,三三两两地走在路上。我们迎头就是一顿狠揍,打得他们晕头转向。陈禄的手下都是属兔子的,前面一开火,后面的就乱作一团,慌忙退缩躲避。我们消灭其一部,余下的狼狈逃窜。

    3月初,国民党保八团一个营偷袭大岭山连平乡,企图以优势兵力消灭我军连平乡抗日自卫队。战斗打响后,连平各村及其附近几个乡的抗日自卫队迅速集结迎敌。驻大环村的第三大队也闻讯赶到,军民配合很快打退了国民党顽军的进攻。

    5月24日,杨西乡乡长、反动地主张玉衡勾结水乡地区的伪军刘发如部200余人,袭击我杨西乡的抗日组织。我军在抗日自卫队的配合下迂回包围敌人,打得伪军丢弃10余具尸体和一批枪枝弹药落荒而逃。28日,刘发如又率200余人再犯大岭山区。我们根据情报设了埋伏,半路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毙伤敌19人,还抓了一些俘虏。

    6月1日,国民党黄文光大队200余人从金桔岭方向进攻我部,被我军民击溃。6月6日,刘发如三犯大岭山,再次落得狼狈逃窜的下场。

    我们进入大岭山区以后, 经过与日伪军和顽军的多次交锋,特别是黄潭战斗重创日军和三打伪军刘发如,极大地扩大了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过去,老乡们看到装备精良的国民党军队与日军一触即溃的情形。现在,他们又耳闻目睹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奋勇杀敌的壮举,心情无比激动。大岭山一带的群众情绪高涨,慰问部队,看护伤员,补充给养,从各个方面积极支持人民的子弟兵。

    广大青壮年也踊跃参军,为部队增添了大批新生力量。队伍一下子发展到近200人。原来的手枪队加上一个长枪队和重机枪排扩编为第三中队,代号“西征队”。由谢阳光担任中队长,陈明担任指导员。

    在东江特委和东莞县委的领导下,我们建立了大岭山区委。由黄庄平同志任书记。各乡村都要发展了一批党员,在此基础上建立了连平、大沙等乡的党支部。

    各村逐渐组织或扩大了脱产的抗日自卫队和不脱产的民兵队伍,并且成立了乡的联防队。

    我们还通过农会、夜校、识字班、姐妹会、兄弟会等群众组织,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广泛发动和组织群众。随后, 我们逐步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团结各阶层人士, 建立了各乡实行“三三制”的抗日民主政权,以及地区性的政权机构——联乡办事处,由刘荫任主任。

    从此,大岭山区的抗日斗争日趋活跃,抗日根据地初步建立起来了。

    (选自邬强《烽火岁月》,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作者系原东江纵队北江支队长,广东省军区原副司令员)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