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6月20日   
  
一个旧军人的新生
http://dgds.sun0769.com  2016年03月22 11:03

——麦定唐传略

陈立平

    麦定唐从一名旧军人、伪军官转变为对民族和人民解放事业有贡献的人民解放军团长、中国共产党党员,走过了曲折复杂的道路,一生历经坎坷,充满传奇色彩。

 厦岗农民协会委员长

    麦定唐,1907年12月23日生,东莞虎门厦岗乡(现属长安镇)人。少时家庭贫困,4岁丧母,常受族中土豪欺压,12岁离乡到虎门读小学,六年级第二个学期辍学回家。

    1925年春,中共党员蔡如平到厦岗乡组织农会。同年4月22日,厦岗乡农民协会成立,麦定唐父子带头加入农民协会。农民协会的成立,触动了地主豪绅的利益。当天夜晚,厦岗乡地主恶霸麦廷阶与其子麦平,勾结虎门驻军谭启秀部,带领其控制的民团,围攻厦岗乡农民协会办公处,杀害农民协会干部3人,抓走麦定唐的父亲与叔父等六七十人,拘留于太平镇。麦定唐的父亲和叔父无钱赎身,后在国民党中央农民部部长廖仲恺出面交涉下才被放回。

    同年冬,厦岗农民协会恢复活动,麦定唐任执行委员长,继续带领本乡农民反抗地主恶霸的压迫剥削。

    麦廷阶父子十分仇视农民协会,1926年7月中旬至下旬,纠集民团、土匪数百人,几次攻打厦岗乡农民协会,打死打伤农民10余名,焚毁民房数十间,致使近千名农民无家可归。这一事件,在广东农民运动史上称为“厦岗惨案”。同年11月,广东省农民协会候补执行委员邓一舟与麦定唐等,率领厦岗农民100多人前往广州,向广东农民协会请愿。经国民党广东省党部和广东省农民协会协调,虎门要塞驻军奉命护送请愿农民返乡,但途中遭到反动民团拦截,军队丢下农民自行撤退。农民无法返乡,只好四处流浪,悲愤交加。麦定唐与几名农会会员密商,决定刺杀麦廷阶之子麦平。一天晚上,他们潜入太平镇,趁麦平落艇嫖妓时突然将其刺死。[1]为避免麦廷阶报复,他们迅速逃离东莞。麦定唐流亡广州,其父和继母则逃到越南,以卖芽菜谋生。过了年余,其父在越南去世,继母回国迁居虎门南栅。

第十九路军团附

    1928年初,麦定唐考入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军官教导队学生队。次年7月毕业,派到蒋光鼐任师长的第六十一师任见习生。其时第二次粤桂战争发生,麦定唐立下战功,入伍不到一个月就升为排长,不久又升任连长。1930年8月,第六十师、六十一师扩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蒋光鼐为总指挥、蔡廷锴为军长。麦定唐由此成为十九路军一名基层军官。

    麦定唐随十九路军北上中原,参加了军阀大混战。1931年1月至9月,又随十九路军到江西,参加第二、三次对中央苏区的“围剿”。十九路军在兴国遭到红军的猛烈反击,损失惨重。不久,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发生。十九路军将士终于在反共内战的挫折和中华民族的危机中觉醒过来,蒋光鼐、蔡廷锴率领全体官兵,在赣州宣誓反对内战,团结抗日。

    1932年1月28日,日本侵略军进攻上海。十九路军拒不执行蒋介石关于不抵抗的命令,奋起抗日,与日军血战33天,毙伤日军1万余人。这就是闻名中外的“一·二八”淞沪抗战。时任十九路军营附兼连长的麦定唐,参加了淞沪抗战,表现英勇,升为营长。

    淞沪抗战结束后,十九路军调入福建“剿共”。1933年11月,蒋光鼐、蒋廷锴联合国民党内反蒋(介石)势力,策动反蒋、联共、抗日的“福建事变”,在福州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简称福建人民政府)。十九路军全体将士发出通电,一律退出国民党,树起抗日反蒋大旗。此时,麦定唐升任团附。不久,福建人民政府和十九路军在蒋介石调集15个嫡系师的进攻下,被迫解体。麦定唐返粤,在大埔县担任警卫处编练员,兼任大埔中学军训教员。数月后,麦定唐回到其妻家乡虎门南栅,养蜂度日。当时,广东军阀陈济棠收容旧部营级至团级军官,送到广州燕塘的广东军事政治学校(又称燕塘军校)学习。1934年10月,麦定唐通过蒋光鼐的副官介绍,入燕塘军校任少校见习生,跟随德国教官萨克士学习战斗战术。入学之初,他被军校指定为军训队队长;不久,调任军官队队附。

    1936年夏,陈济棠反蒋(介石),麦定唐调到广东盐运使第五团任团附。3个月后,余汉谋拥蒋倒陈。陈济棠下野,命令广东盐运使各团从广州开拔到广西十万大山。麦定唐随部队出发,到达开平时,部队被余汉谋派人收编,麦定唐不从,遂离队返回广州。

东莞民众抗日自卫团大队长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全国抗战开始。为组织全省民众武装抗日,1938年1月,广东当局成立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统率委员会,在沿海地区设立14个自卫区,要求各地组织民众抗日自卫团。同年3月,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四区统率委员会在东莞袁督师祠成立,蒋光鼐为主任,徐景唐、王若周为副主任,统率东莞、增城、宝安三县的抗日自卫团,收集民间枪械,把经过训练的常备壮丁队编为普训集训队。麦定唐被委任为东莞县民众抗日自卫团集训第四大队队长,参加了抗击日军入侵东莞的一些战斗。

    1938年10月22日,日军出动飞机、战舰和陆战队进攻虎门要塞。麦定唐率领县民众抗日自卫团集训第四大队,协助虎门要塞守备部队守卫沙角炮台和捕鱼炮台。次日,虎门要塞司令郭思演发出退却令,弃守虎门。虎门炮台官兵和守备部队陆续撤离。麦定唐率本队担任后卫,退守怀德一带。11月3日,日军30余人由官涌进扰北栅、怀德。麦定唐率本队联同附近各乡普训团队追击,毙敌4人。4日上午,日军200余人再由官涌进扰赤岗、怀德。麦定唐率本队在要隘伏击;附近各乡集结团队亦从旁侧击。日军狼狈败退。此战,毙敌26人,俘敌军官1人,抗日自卫团伤亡8人。这名日军俘虏押回怀德乡时,被愤怒的村民砍下头颅,挂在村口榕树上示众。

    日军不甘心失败,于5日上午出动步兵500余人,配以骑兵一小队,由北栅分三路进犯怀德。麦定唐再率本队,与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四区统率委员会参议邓绍勋、邓绍荣率领的怀德乡集结团队,分头迎战日军。战斗十分激烈,邓绍勋、邓绍荣先后阵亡。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四区统率委员会主任干事张我东,令佛子坳的集训第三大队以及赤龙、白博、石马等乡的集结团队,火速增援。增援队伍分头向日军侧背夹击,并将日军围困于黄田附近。战至正午,日军以步骑500余人增援,并配以钢炮10余门、飞机1架助战,先以密集炮火轰击抗日队伍阵地,继以骑兵迂回奔袭。包围日军侧背的队伍腹背受敌,只好散开队形,分守怀德、黄田、佛子坳和远丰围一线。日军依仗装备优势实施强攻,抗日自卫团队凭借熟悉地形决死奋战。酣战中,大岭山杨西、连平、金桔等乡的抗日自卫团队纷纷前来增援。战至下午6时,终将日军击退。此战,毙伤日军200余人,抗日自卫团队阵亡60余人、负伤90余人。次日,日军再次出动700余人,三面围攻怀德乡。麦定唐率本队顽强抗击,终因寡不敌众,退入子坳山客家村凭山固守。虎门守备团陈国卿营闻讯,由水口绕到怀德乡后面包围日军,毙伤日军100余人。日军不支撤退。[2]1939年1月,第四战区东江游击指挥所成立,在东江各地组建游击纵队。第四游击纵队在东莞樟木头石马圩成立,王若周为司令,统领东莞、宝安、增城三县的游击队伍。麦定唐担任第四游击纵队干部训练班总队长。是年秋,麦定唐到湖南南岳衡山参加国共合作举办的游击干部训练班。1940年春,他从训练班毕业回到东宝地区,改任国民党宝安县政府南头区区长。上任不到一个月,日军占领南头,麦定唐成了流亡区长。

    1941年,虎门土匪头目陈泰、麦浩被日军收编,组织伪联防队,进驻沙井、劫掠新桥,被新桥留学日本的人士状告到虎门日军那里。日军表示要惩办陈、麦。为求自保,陈、麦假装要投降第四游击纵队。经王若周之弟作保证,麦定唐出面向他们劝降。麦浩与麦定唐两家素来有仇。麦定唐上门时,被陈泰、麦浩扣押,送到虎门日军那里请功。日军得知麦定唐曾在十九路军参加淞沪抗战的情况后,威逼他为日伪政权服务,并提出东莞县保安警察大队长和护沙大队长两职任由其挑选。麦定唐迫于无奈,只好就任东莞县伪保安警察大队长。这是他人生历史的最大污点。

东江纵队新生大队长

    香港沦陷后,蔡如平从香港回到家乡东莞霄边,组织“青年抗日大同盟”,配合抗日游击队打击日本侵略者。1943年初,他写信给麦定唐,劝其把队伍带回抗日阵线。麦定唐回信说早有此打算,要等到把警察大队连排长调整好,把轻机班和手枪班掌握在可靠的人手上才能行动。此后,他与蔡如平保持联系,不时通过蔡如平向抗日游击队提供一些日伪军情报,其中有日军对大岭山实施万人大“扫荡”、伪军进攻黄猄坑等重要情报。在此期间,时任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第三大队政训处干事张英,也给麦定唐写信,动员他回到抗日队伍中来。1943年底至1944年初,麦定唐先后派黄洪、李镇才与张英联系。

    根据中共广东省临委书记、东江纵队政治委员林平的指示,1944年夏,张英(时任东江纵队东莞大队长)化装成商人,由李镇才带领来到莞城麦定唐家里,代表东江纵队进行会谈。张英向他介绍抗日战争形势,表明东江纵队对他的态度,肯定他在十九路军参加抗战的光荣历史,对他被迫为日军做事可以谅解,希望他率队起义,共同抗日。麦定唐表示愿意起义,但认为时机尚未成熟,还要等待时机。为了考验麦定唐的诚意,张英向他提出三个要求:保护东江纵队来往人员;提供重要军事情报;帮助解决一些军需物品和现款。麦定唐表示答应。这次会谈取得初步成功。

    在此后的一年里,东江纵队派李南为联络员,与麦定唐保持联系,经常把东江纵队机关报《前进报》等有关抗战的资料拿给他看。麦定唐遵守承诺,派人把东江纵队人员和采购到的粮食安全护送出莞城,先后送给东江纵队一批西药、30张军毯以及4000元大洋。

    起义准备工作就绪后,麦定唐与东江纵队商定:麦定唐以下乡铲烟苗为名,把队伍拉出来举行起义;东江纵队派出一支部队在指定地点接应。1945年2月23日早上,麦定唐带领县伪保安警察大队180人,携轻执枪4挺、手提机枪1挺、长短枪100支,由莞城出发往起义指定地点集中。当晚,队伍到达寒溪水露营,麦定唐向全体官兵作动员:“从现在起,我们不当伪军了!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们要起来抗日,到大岭山去,参加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你们愿意的就跟我一起去,不愿意的,就帮我把枪送到大岭山,保证放你回家并发给路费。”[3]全体官兵一致表示,愿意参加共产党的抗日游击队。第二天,队伍到达寮步,得到张英的接应,晚上在大岭山金桔岭宿营。25日上午,队伍到达游击队驻地大塘。大岭山抗日根据地军民集中在大祠堂门前,举行隆重的欢迎大会。中共路西县委书记、东江纵队第一支队政治委员陈达明在大会上讲话,正式宣布麦定唐率队起义,并代表东江纵队欢迎麦定唐率队回到抗日阵营。张英也代表大岭山抗日根据地的中共组织以及民主政府在大会上讲话,热烈欢迎麦定唐率队起义。麦定唐在大会上表示抗日决心:“我们这次起义,就是为了打日本鬼子而来的!”在大塘住了两晚后,起义队伍来到霄边。时任东莞县新五区抗日民主政府区长蔡如平,召开群众大会表示热烈欢迎,并宴请他们饮“灯酒”。起义队伍在那里进行整编,编为东江纵队第一支队新生大队,麦定唐任大队长,史明(后张英)任政治委员。[4]

    东江纵队第一支队新生大队奉命在莞(城)太(平)、宝(安)太(平)公路线活动。1945年4月22日,麦定唐率领新生大队白天袭击驻虎门寨东较场的伪军第四十五师一三四团某营,夜晚袭击驻冈口的伪军第四十五师一三三团。4月25日,他率新生大队在民兵常备队配合下,于虎门赤岗、北栅一带击退前来抢粮的伪军第四十五师一三三团、伪护沙大队以及土匪共800余人,毙敌2人。5月14日,驻太平日、伪军出动400余人,分两路到怀德乡抢粮。新生大队在赤岗、龙眼等地民兵50余人的配合下,展开伏击战,将敌击退,毙敌2人,伤敌4人。5月19日,驻太平日军山田中队和伪护沙大队共300余人再次进犯怀德。新生大队联同猛虎大队,将敌围困于博头村内。太平日军300余人和宝安县南头日军100余人前来解救。这两个大队经过5天激战,打退了日、伪军多次进攻,毙伤敌30余人,最后撤出战斗。6月,新生大队联同猛虎大队以及莞太线特派室常备队,对莞太线的日、伪军展开5次袭击,共毙伤敌100余人,俘敌19人,取得了莞太线夏季攻势的胜利。

    抗日战争胜利后,根据国内形势的变化和中共广东区委的部署,东江纵队进行整编,分别组建粤北、江南、江北、东进四个指挥部,实行军事上的分区指挥。新生大队从第一支队分出划归东进指挥部,整编为东江纵队东进指挥部第四团第三营,麦定唐任营长,张英任政治委员。1945年9月下旬,东进指挥部率领所属部队向惠东方向进军,担任保卫稔平半岛根据地的任务。从11月中旬开始,国民党军队向稔平半岛发动进攻。麦定唐率领第三营与兄弟部队并肩战斗,有力地打击国民党军队。12月下旬,东江纵队东进部队撤出稔平半岛,向惠(东)紫(金)进军,担任开辟新区,坚持武装斗争的任务。

    1946年6月,东江纵队主力北撤山东,留下来的人员大部分复员。麦定唐被安排到香港隐蔽,担任中国人民救国会港九支部组织委员。

粤赣湘边纵队团长

    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开展南方游击战争的指示,1946年11月,中共广东区委决定全面恢复广东武装斗争。各地党组织迅速动员东江纵队复员人员归队,重建武装队伍。

    人民解放斗争开展起来后,一些爱国民主人士也纷纷要求加入广东解放斗争行列。为此,中共中央香港分局于1947年底指示组建广东民主联军东宝支队,派麦定唐为支队长、曾劲夫为政治指导员。他们从香港回到东宝地区,组建东宝支队,在宝太线开展武装斗争。1948年,麦定唐再到香港,动员了许多老战士参加东宝支队。这支队伍从最初的几十人发展到400余人,成为东宝人民解放斗争的一支生力军。同年10月,东宝支队改编为广东人民解放军江南支队第三团平西队,麦定唐任队长。

    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成立。广东人民解放军江南支队第三团改编为粤赣湘边纵东江第一支队第三团,杨培为政治委员,麦定唐为副团长。由于团长空缺,麦定唐实际负责三团的军事指挥。

    麦定唐、杨培率领第三团在东宝地区展开春季攻势。1月下旬至3月底,第三团经历大小战斗十几次,毙伤敌100余人,俘虎门要塞司令部上校参谋以下官兵六七十人,控制了莞太、宝太公路线,解放了怀德、大迳等乡村,巩固了大岭山根据地。袭扰宝安县城南头,占领敌军宝安重要据点,将东宝根据地连成一片。香港《华商报》报道了第三团的战绩,并指出:“其中尤以长山口和怀德径截击战、怀德攻坚战,轰动了整个东莞,使敌人大为震慑,一反以前每月必出动三四次纵横扫荡的惯例,龟缩在据点里不敢露面。”[5]

    经过长期革命斗争的考验,1949年3月,麦定唐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同年5月初,他升任第三团团长,第一营营长何棠升任副团长。为配合南下大军解放广东,麦定唐、杨培、何棠率领三团向东宝地区的国民党军队展开全面进攻。7月至9月,先后占领大朗、寮步、金桔岭、大坪等地的国民党军队据点,解放了部分重要乡村,扩大了大岭山游击根据地,并积极向东江沿岸和水乡地区推进,打击国民党地方反动武装。9月,先后解放潢涌、中堂等乡镇,将水乡游击区连成一片。

    1949年10月2日,南下野战军发起解放广东战役。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一支队第三团配合南下大军,展开肃清残敌的战斗。10月16日,麦定唐率领三团从宝安回师东莞。17日中午,第三团从寮步圩经莞樟路开进莞城,接受国民党县警第三大队的留守人员投降。当天,东莞县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祁烽任主任,杨培、卢焕光、麦定唐为副主任,接管国民党县政府以及5个区、3个市镇,并张贴第一号布告,宣告东莞解放。麦定唐为东宝地区的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

广东省参事室参事

    1950年4月,麦定唐从部队转业到地方,担任南海县人民政府建设科科长,兼管佛山镇工作。

    在镇压反革命运动和“清匪反霸”斗争中,麦定唐被打成“东宝地区第一号恶霸”。1952年2月,他受到开除公职和党籍的处分,并遭到逮捕,押回东莞审讯斗争长达13个月。获得无罪释放时,东莞县公安局长陈瑞芝对他说:“上级有电报指示,说你对革命有贡献,现恢复你的工作,发给旅费到江门行署报到。”[6]事后麦定唐打听到:原来是陈均平(虎门南面村人)等人得知麦定唐落难,写信给中共中央中南局书记陶铸为其申冤。陶铸指示立即放人并安排工作。[7]麦定唐恢复了公职和党籍后,担任粤中地区食品公司副经理。

    1962年5月,广东省人民委员会任命麦定唐为广东省人民委员会参事室参事,享受厅局干部待遇,工资十四级(后升为十五级)。

    在“文化大革命”中,麦定唐因为历史问题受到监护审查,再次遭受磨难。1978年12月28日,中共广东省委统战部宣布为麦定唐平反,恢复名誉。1981年11月19日,省委统战部对麦定唐的历史问题作出复查结论,对他作了高度评价:麦定唐“起义后,作战勇敢,工作积极,表现较好,为革命做了不少工作和贡献”;并指出:“按照党对起义投诚人员‘既往不咎’的政策,其起义前的历史不应予以追究,因此,一九五二年将其逮捕扣押,交由群众斗争是错误的,现予以纠正,恢复名誉。”[8]1977年12月和1983年3月,麦定唐担任广东省政协第四届、第五届委员。1983年11月离休。1984年7月17日,麦定唐在广州逝世,终年77岁。

     (作者系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


[1]王健、陈铣鹏:《重访麦定唐同志录音整理》,1982年8月18日。

[2]广东省政府秘书处编译室:《广东自卫团抗战纪要》,1940年5月1日。

[3]岑诒立:《麦定唐谈有关麦定唐起义的情况记录》,1983年5月12日。

[4]麦定唐率队起义时间、人数和携带枪支的数目,根据《解放日报》1945年4月29日的报道:《广州附近各地东江纵队连获胜利,东莞伪警百余全部携械反正》,以及东江纵队司令部1946年编写的《东江纵队大事记》。但麦定唐本人回忆,起义时间不是1945年2月25日,而是1月7日,起义人数320人,携轻执枪6挺,手提机枪2挺、手枪20枝、长枪200多枝。

[5]《东江第一支队东莞十战十捷》,《华商报》1949年3月29日。

[6]王健、陈铣鹏:《重访麦定唐同志录音整理》,1982年8月18日。

[7]《麦定唐自述》,1981年5月26日。

[8]中共广东省委统战部:《关于麦定唐同志历史问题的复查结论》,1981年11月19日。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