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2月23日   
  
策反“宪兵侦缉队”队长 :在日伪心脏的虎门情报站战斗
http://dgds.sun0769.com  2016年05月04 11:05

    “铁脚板、夜猫眼、神仙肚”——这些绰号,听起来好像是在说某位武林高手,其实它是对抗日期间虎门情报站工作人员的描述。

    在黑夜、在密林、在崎岖的山岗、在泥泞的小路,翻山涉水,风雨无阻,吃不上饭,饥寒交迫……情报员在敌人的眼皮下,在敌军的心脏中,冒着生命危险,以各种职业作掩护,收集情报。

    一、深入敌军心脏

    虎门的战略位置古往今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而情报工作又是战争获胜的重要手段。

    东江纵队成立之前,根据作战需要,在部队作战活动的地区,建立有情报交通总站、分站的情报交通网络。虎门情报站是这个网络的重要部分。

    铁蹄下的虎门,日军实行“以华制华”的战略,让伪军、汉奸、散兵游勇、土匪、恶霸组成“伪政权”、“联防队”、“护沙队”,日伪顽合流,攻击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使抗日斗争的情况更为复杂,更加艰巨。

     莞太线、宝太线是东宝的交通动脉,珠江口是珠江航运的咽喉,日军为其船只通行无阻,必须重兵把守虎门。日军先后有一○四师团、五十七师团等部分兵力握守莞城、厚街、桥头、虎门、霄边等重要据点。伪军有虎门要塞司令部伪一八七师、伪三十师、伪四十五师、伪保安团等常来驻守、换防,并以此作为据点经常围剿大岭山抗日部队。例如:驻莞城、太平的日军第五十七师团于1943年10月17日在伪军三十师的配合下共9000余人,“铁壁合围”大岭山抗日根据地,实行万人大“扫荡”,还出动飞机轰炸根据地。

东江纵队虎门情报站人员欧培缴获的日军望远镜

     虎门情报站就是在这样艰苦复杂的战争环境中开展对敌斗争工作的。情报员在敌人的眼皮下,在敌军的心脏中,冒着生命危险,以各种职业作掩护,收集情报;利用各种关系打入敌伪的队伍中,获取情报,策反敌伪人员,为东纵部队提供情报。

    二、控制伪军头目

    虎门社岗地主和太平资本家叶炳荣,是太平米铺和莞太汽车行的老板,1944年叛国投敌,当上虎门日军宪兵侦缉队队长,曾被东江纵队抓获过,本该按汉奸惩处,但他表示悔改,并答应提供情况而被宽大释放。

    但此人狡猾,言而无信。1945年6月的一天,新生大队的政委张英同志通知欧培,要设法到“宪兵侦缉队”找到叶炳荣,限令其为游击队提供情报。在此之前,游击队已经派3个党员打进侦缉队。欧培接到通知后,马上开始行动。他把左轮手枪藏在雨伞中,顺利通过虎门车较场岗哨和虎门医院日军总部岗哨,到达叶炳荣的住处。

    当欧培进入叶炳荣的房间时,叶正躺着抽大烟。欧培冷冷地叫了一声“荣哥”,叶炳荣立即脸色大变,伸手向枕下取手枪。欧培压住他的手说:“你不用怕,我不杀你,上级叫我找你有事商量。”他问:“上级是谁?”欧培答:“老模(当地百姓对抗日游击队的俗称)。”

解放初期的欧培

    欧培机警地把叶炳荣的枪卸了子弹,丢在床头,然后命令他开车离开虎门到一个山头详谈,他照办了。经过详谈,叶炳荣深知当汉奸没有好下场,表示要将功赎罪,以后保证给游击队提供情报,并约定由荣丰米铺工人王培负责联系和接取情报。从此,叶炳荣不断向游击队提供日伪活动的情报。这些情报先后被送给游击队的史明、张英、李植光等领导同志,为对敌斗争提供了参考,使部队在战场上取得了主动权。

    三、漂亮的伏击战

    在东江纵队的指战员中,有一个人经历丰富、身份特殊——麦定唐出身贫苦,早年接受革命思想,组织过农会,又参加过十九路军,在上海与日军打过硬仗。后来时局变化,他又被逼加入日伪政府,做了县伪警察大队长。

麦定唐

    1943年至1944年,东江纵队派张英同志做麦定唐的思想工作,劝他弃暗投明。1945年2月25日,在共产党的教育和感召下,麦定唐率伪军四个连、一个独立排、一个手枪队共计320多人,携带6挺轻机枪和随身武器装备,开到大岭山大塘揭竿起义,被编为东江纵队新生大队,麦定唐任大队长,史明(后张英)为政治委员。给东江纵队增加了新的战斗力量,对日伪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1945年5月某日,虎门情报员、荣丰米铺工人王培从“日伪侦缉队”队长叶炳荣手中得到一份绝密情报,内容大意是:“日伪军两个大队于5月某日某时某分通过红山开往大岭山‘扫荡’东江纵队的队部。”这份情报十分重要,欧培决定立即亲自送这份情报给新生大队张英。同时送去的还有一个从击毙的日军中缴获的望远镜。

    张英接到情报后,立即与麦定唐等大队领导商议行动。麦定唐说:“恐怕情报有假”。经过讨论后,张英说:“我们先把情报当真的来看,全大队320多人的新生大队,到红山敌人必经之路的两边高地,选好地形埋伏。当日伪军经过,我们居高临下伏击日伪军,伏击必有收获。如果情报是假的,我们就作为一次伏击战的演习,但要防止日伪军反伏击。”最后,麦定唐等大队领导都同意张英政委的意见。

     情报是真的。日伪两个大队的队伍像一条长蛇在预定的时间经过我部队在红山设下的伏击区。新生大队的前头部队和主力先后开了火,一排又一排的火力把敌人打得蒙头转向,丢盔弃甲,惨叫的惨叫,逃跑的逃跑。这次伏击战,毙伤日伪军20多人,缴获武器一批,我军无一伤亡。这是新生大队首立战功。

    对此,虎门情报站也作出了贡献。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