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1月21日   
  
光辉的人生 无私的奉献
http://dgds.sun0769.com  2016年07月14 23:07

——缅怀祁烽同志 

陈立平

    东莞人民的好儿子、抗日老战士祁烽于2015年9月1日与世长辞。祁烽同志是中共东莞党史重要人物。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起,我在东莞党史部门工作,有幸经常聆听他的教诲。他的逝世,我感到十分悲痛。

(一)

    祁烽祖籍东莞梨川,1920年3月26日生于莞城南门。1938年2月,他在东莞中学读书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东莞中学党支部书记,从此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党和人民。

    祁烽同志很早就投身广东抗日斗争。1938年10月,日军南侵。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东江纵队前身之一)。1939年3月初,他任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东宝队副队长、东宝队中共支部书记,在东莞山区发展党的组织,发动青年群众参加抗日活动。1941年1月至1942年8月,他先后任中共莞太区委书记、中共东莞水乡区委书记、中共东莞一线前线县委宣传部部长,在东莞敌占区艰苦坚持党的工作和抗日斗争。1942年9月至1945年8月,他由党组织安排到广东大学读书,任中共东莞县委驻广州特派员,在广州沦陷区秘密从事抗日工作,出色地完成了党组织交付的各项任务。期间,他冒着生命危险,利用伪护沙队和伪手枪队,为抗日游击队输送了一批武器弹药,为党组织提供了一些重要情报。

    解放战争时期,祁烽历任中共江南地区副特派员兼东宝县指导员、中共江南地工委副书记、中共江南地委组织部长、广东人民解放军江南支队副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一支队副政委,参与领导东江地区的党组织和游击战争,为东江地区的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

    经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考验,祁烽造就了顽强坚定的革命意志、沉稳果断的工作作风。因此,党组织总是把艰苦复杂的工作交给他去完成。1949年10月17日,东莞获得解放。其时,新旧政权正处于交替之间,社会治安十分严峻。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一支队决定成立东莞县军事管制委员会,派祁烽担任军管会主任,负责东莞的接管工作和维持社会秩序。对于城市的接管工作,祁烽早就胸有成竹。1949年6月22日,在中共江南地委举办的东宝地区干部学习班上,祁烽曾作过《关于接管县城的几个问题》的主题讲话,详细讲述城市的接管方法和注意事项。祁烽接受命令后,立即调集各路人马,组建县军管会各部门机构,然后把全县划分为县属机关、镇区机关及军队(警察)三大组织系统,有条不絮地开展军事管制和接管工作。宝安县地处沿海,与香港(九龙)接壤,其边界地区是既敏感又特殊的地方,边界冲突和国际纠纷随时都可能发生。宝安县解放后,根据复杂斗争形势的需要,中共中央华南分局于1949年10月23日决定成立中共沙头角深圳宝安边界工作委员会(简称“沙深宝边委”),管辖宝安境内的南头、深圳、沙头角三镇党的工作,委派祁烽为沙深宝边委书记,直属华南分局领导。祁烽接到命令,迅速率领东江第一支队三个连到深圳开展工作。他正确执行党中央和华南分局的方针政策,维护了边界地区的和平稳定。1950年3月,他兼任中共宝安县委书记。1953年调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统战部第四处处长,分管港澳、华侨、台湾工作。1957年调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在这个特殊岗位上干了29年,为香港的繁荣稳定作出了贡献。1985年8月,他调回广州,担任广东省第五、第六届政协副主席,直至1992年离休。

    数十年来,祁烽同志为党和人民兢兢业业地工作,行事低调,不求名,不图利,始终保持一个共产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本色。

(二)

    祁烽同志十分关心和支持党史工作。1994年至2008年这15年间,他仅是在广州、东莞参加有关东莞党史的纪念活动或审稿会,就有20多次。

    1994年7月20日,他从广州回到东莞,参加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一支队第三团团史编辑工作会议。22日前往凤岗镇,冒着酷暑徒步登上花果山凤岗烈士陵园,参加东江纵队少年英雄黄友纪念亭的奠基仪式,并挥毫为黄友烈士写下“年少功劳大,山险形象高”的题词。

    1995年7月13日,他应邀参加东莞市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座谈会,并作了发人深思的发言,其中有两个观点至今令我记忆犹新。他指出:“我认为,我们中国要吸取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经验教训,应该重视对海洋的利用、海洋的研究、海洋的开发和海防的建设,我们必须加强海洋意识,否则我们的海上力量,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国称号,极不相称”;“在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的时候,我们看看当年被我们打败的敌人,怎样振兴起来,对于我们回顾怎样被侵略、怎样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历史,既瞻前又顾后,将对我们很有好处。被我们战胜的敌人又强大起来,我们应该居安思危呀!”这番话,体现了祁烽敏锐的政治眼光和战略远见。20年后的今天,联系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我们重温这番话,仍然感到振聋发聩。

    东莞是东江纵队的发源地之一和重要活动地区。2004年,东莞市筹建广东东江纵队纪念馆,聘请祁烽同志为筹建顾问。筹建办公室曾先后几次在广州、东莞召开陈列提纲、布展方案审稿会,祁烽每次都应邀出席,并提出不少中肯的修改意见。在祁烽等老同志的关心和支持下,2005年9月3日,广东东江纵队纪念馆在大岭山抗日根据地旧址落成开馆。当天,东莞市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在广东东江纵队纪念馆举行,祁烽应邀出席开馆仪式和纪念大会。

   2005年,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纂《东莞抗日实录》一书。组稿时,我们发现缺了祁烽的回忆文章。于是,通过电话约请他写一篇回忆文章。他欣然答允。半个月后,收到他寄来的《沦陷区地下工作漫记》,我们编辑组的几个人如获至宝,十分感动。要知道,这是他在85岁高龄且身体欠佳的情况下亲笔写出来的呀!随后,他又参加在广州召开的书稿审稿会。2006年1月,《东莞抗日实录》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沦陷区地下工作漫记》成为书中一篇珍贵史料,也成为祁烽生前留下的唯一回忆文章。

(三)

    祁烽同志不但具有正确的人生观,还具有崇高的生死观。

    早在20世纪90年代,祁烽与夫人王章就共同立下遗嘱:两人去世后捐献遗体供作医学研究。2004年1月8日,王章病逝,祁烽和子女按照王章生前的意愿,将遗体捐献给暨南大学医学院。

    2008年10月14日至15日,祁烽回到东莞参加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成立70周年纪念活动。他在15日的纪念大会上发言,着重讲了关于人的生死观问题。他说:“我们要正确对待生与死,不但生前要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还要死后移风易俗,乐于奉献,提倡在自愿的原则下捐献遗体供医学研究,做到‘死而不亡’,把自己的人生完全彻底地贡献给社会。”这是多么高尚的人生境界啊!与会者无不为之感动。

    祁烽同志说到做到。在他逝世的第10天,即2015年9月10日,《南方日报》在头版左下角刊登了一条短讯《祁烽同志逝世》,全文如下:“原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广东省政协副主席祁烽同志9月1日逝世,享年96岁。按照逝者遗愿,遗体捐献给暨南大学医学院作医学教学和科学研究,不成立治丧机构,不举行任何公开悼念仪式。”祁烽同志以自己的高尚行为,实现了一个共产党人对党和人民的毕生无私奉献的愿望。

    祁烽同志就这样走了,走得那么悄然,那么安宁,没有惊动有关部门以及乡亲、战友和同事。然而,他的光辉形象、他的高尚情操、他的奉献精神,永远留存在人们心中。

 (作者系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