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9月21日   
  
回忆朱德同志视察东莞
http://dgds.sun0769.com  2016年09月22 15:09

洪  钢

    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与东莞市档案馆合编的《建国五十年东莞大事记》和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编纂的《中国共产党东莞历史大事记》以及一些资料记载:朱德同志于1964年2月10日由时任广东省省长陈郁、东莞县委第一书记林若等陪同,到东莞县茶山公社增步大队视察。我认为这个记载与史实有较大出入。我是当年东莞县陪同朱德同志视察的两人之一(另一人是崔洪),这段历史有必要反映清楚。

    朱德同志视察东莞,我记得是1964年九十月间。

    1964年8月,县委第一书记林若由惠阳地委抽调到惠阳县淡水公社搞“四清”运动,我留在东莞负责全面工作。有一天上午(具体日期记不清了),我们刚好在开全县公社党委书记会议,县里有关部门的领导都参加了。省委办公厅打了电话过来,指定要我听电话。我就接了电话,电话那边说:“朱德同志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最近几天要到茶山看看。现在我们这里由省公安厅一名处长带几个同志先到茶山,你马上到茶山那边去。具体情况,你过去后跟他们联系。”省委对这件事要求很急,指定要我亲自过去,还说这件事不能跟其他人说。当时会议开到一半,我就马上找县公安局安排了一个副局长(那个副局长叫什么名字现在都不记得了)跟我一起过去茶山公社,并交代县委副书记丁卓光记继续主持会议。我找到崔洪(时任茶山公社党委书记,正好参加县公社党委书记会议)讲了这件事,并强调要保密,所以县委其他领导,茶山公社的副书记、正副社长都不知道。于是我、公安局的副局长和崔洪三人一起去茶山公社。

    我们到了茶山公社,省公安厅的同志已经到了,在等我们。他们当时是坐火车过来的,到石龙火车站后直接到茶山。当年石龙到茶山是要坐船过渡的,因当时还没有公路桥。省公安厅来的人也没有穿警服,都是便装。我们跟省公安厅的处长具体研究如何接待、保卫和看哪些点,但是他也不知道朱德同志什么时候来,只有等通知。处长提出:“现在我们先来确定看那些点,再看经过那些路线,在这些点和路线上如何做安全保卫工作。”商量后,我们觉得朱德同志这么大年纪,不宜看太多的点,以免使他太疲劳。(我于1959年在顺德接待过朱德同志一次,当时县委第一书记张穷民去了佛山地委开会,我于一天晚上接到通知:“第二天早上朱德同志从中山回广州经过顺德时,想停一停看一看。”因为张穷民在地委开会赶不回来,我跟分管财经的书记商量决定,由我们向朱德同志汇报,就这样接待过一次。)当时我还想,通知是说朱德同志和中央领导同志,那还有谁呢?毛主席肯定是不可能,会不会是刘少奇同志呢?崔洪建议:“考虑看看花果山,花果山不是很大的山。茶山还有个展览室,是关于茶山怎么样治水,经过搞水利治水后现在的茶山怎么样丰收的。”我和崔洪商量,确定就看这两个地方,不要太多。省里的同志经过研究也同意了。这两个地方,由火车停靠的地方下来后,是一条路经过的。

    茶山的展览室的内容是关于茶山以前经常水浸,以后怎么治水,还有茶山前前后后的变化情况。茶山公社增步大队那里有个祠堂,里面搞了个小展览室,都是以前有的,所以想让朱德看看这里。还有花果山,山不是很大,但种了很多果树和花草。

    这条路是比较安全的,但是还存在两个问题。第一是要经过一个水塘边,有村民经常在这里摆摊卖东西,到时车到了那边可能会受阻,怎么办呢?要他们搬走,怎么搬?第二是到了花果山后怎么联系?遇到紧急情况怎么联系指挥?以前茶山那里现在这样的高楼,我们研究后决定在茶山公社办公的大院内的一个阁楼里派人联系指挥,这样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剩下的就是将路边摆摊的人移走,不要被他们挡住。

    我们确定了参观路线和参观地点后,省公安厅的处长才说:“朱德同志去了深圳,住在深圳,由深圳从火车回来经过东莞,准备下来看一看。”这次坐的是专列,现在问题是怎么样下火车呢?当时经过茶山的铁路是不设站的,没有月台(没有客运站,只有货运站场)。专列到达后没有月台是不方便下车的,因为门口距地面比较高。我们想了好多办法,找了好几种竹梯木梯来试,都不理想。我们又在公社里到处找合适用的梯子。在茶山公社的粮站,我们找到一张梯子。这张梯子长1米多一点点,跟火车月台的高度差不多。这张梯子是粮站用来挑粮食上粮仓的,比较宽(大约80公分),踏脚的地方比较舒服。我们几个研究了一下,确定把粮站上粮的梯子搬过去用。省公安厅的处长要求我们,要控制好时间,梯子不能先运过去,又不能让专列先到等我们。

    接下来就等待通知,确定朱德于哪一天来。一直等了三天。第三天的晚上我们接到通知:“朱德同志的专列明天由深圳开出,大概上午九点多到你们那边。”

    第二天一早,我们先把梯子运到附近,计算好时间在专列将到达前十分钟才将送梯子过去。接送车是由广州开来的红旗牌轿车,于当天上午由广州提早了半小时开到茶山。红旗牌轿车、梯子都计算好时间,专列一到马上将梯子移到火车旁。朱德同志的专列大概于九点多到了茶山,由一个车头带两个卡组成。我跟崔洪两人抬着梯子靠稳火车车厢门。门打开,首先下来的是广州市委书记朱光,接着是朱德和省长陈郁。我当时就觉得奇怪,通知说还有中央领导同志,但看了又看都没有。实际上就是朱德一个人,省里来的两个领导陪他。大家坐上红旗牌轿车后,立即直接开往花果山。红旗牌轿车有四排坐位,第一排是司机和省公安厅的处长;第二排的坐位背靠司机,我跟崔洪坐,方便汇报工作;第三排坐着朱德、陈郁;第四排坐着朱光一个人。朱德同志的随行警卫没有下车,都在火车上。一上轿车,陈郁省长就对我们说:“你们向朱老总汇报这里的情况。”我和崔洪向朱德同志简单作了汇报。到了花果山,几个便衣警察(省公安厅来的)已用办法把摆摊的群众请走,但还是遇到突发情况:刚到山脚,正好有个小学老师在,车门一打开,他看到朱德同志下来就惊呆了。这种情况怎么办呢?有个警察同志马上上前去要求他不能走开,要先在这里呆着。其实就是怕他一走开,就到处宣传朱德来了,群众都过来看。

    花果山不是很高,我们上去转了一小圈,坐在石头上休息,朱德同志问:“茶山茶山,以前有没有种过茶?”崔洪回答:“听说以前有种过”。其实有没有种过我们也不知道的。朱德同志笑着说:“叫你们省长陈老帮忙找点茶种子来种嘛。”(朱德同志很尊重陈郁省长,一直都叫他“陈老”。)然后他望了周围那些山头,说:“这些山头不错啊,种的是什么?”我们回答:“是荔枝树。”朱德同志:“不错,绿化不错,又好看,又有收入,以后这样的山头都种上树,多好呀。”看完花果山后,大家就去看增步大队的展览室。展览室就在路边的祠堂里。看过后,朱德同志也觉得不错:“你们治水都搞得很好,很大劲头,希望你们以后继续保持劲头,搞得更加好。”视察这两个地方后,我们陪同朱德一行回到专列。朱德同志离开茶山时大概十一点多,在东莞大概也就待了一个多小时。

    当时是没有拍相片的,朱德同志是穿便服的,天气还比较热。包括省公安厅的同志都是穿便服。当时参观的就是茶山公社增步大队的花果山。没有见增步大队的书记,陪同视察的就是我跟崔洪两个人,在展览室是由崔洪介绍情况的,没有其他人。

(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根据采访录音整理,经洪钢同志本人审定。2016年4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