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08月20日   
  
黄潭战斗打响“老模”回莞第一仗
http://dgds.sun0769.com  2016年11月21 10:11

    位于厚街镇大迳汪潭村旁,一座高约10米的大迳革命烈士纪念碑,矗立在青山绿树之中,显得分外庄严肃穆。

    时光回溯至75年前,英勇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在这里与日军展开激烈战斗,取得毙伤日军30多人的战果。抗日战争时期,我党领导的抗日人民武装,在东莞地区与日寇大小战斗数百次,影响最大之一的就包括这次黄潭战斗。

    这次战斗,为我党在华南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开创了一个新局面,在政治上产生了重大影响。

   

为纪念烈士而建的大迳革命烈士纪念碑

我党抗日武装秘密挺进大岭山

    1938年10月12日,日军在大亚湾登陆,国民党守军一触即溃,很快占领了华南广大地区。1939年春,广东党组织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把在惠(阳)、东(莞)、宝(安)地区活动的东宝惠边人民抗日游击大队和惠宝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取得国民党军地方部队的番号,先后改编为以王作尧为大队长的第四战区第四游击纵队直辖第二大队和以曾生为大队长的第四战区第三游击纵队新编大队,简称曾王部队。

    1940年春,曾王部队遭到国民党顽固派围攻,被迫东移海陆丰途中受到严重损失。根据《东莞抗日实录》中邬强、彭沃、鲁锋撰写的《黄潭战斗》详细记载,1940年8月,曾生、王作尧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带领东移部队从海陆丰秘密返回惠、东、宝抗日前线。9月,在宝安布吉的上下坪村,由尹林平主持召开了中队长以上干部会议,确定了在惠、东、宝敌后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的方针。

    那时,部队只剩下100多人,番号改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第五大队,中共东江前线特委书记林平兼两个大队政委,梁鸿钧负责军事指挥,第三大队到东莞县大岭山地区活动,第五大队在宝安县阳台山活动。

    第三大队70多人,带着两挺轻机枪,于10月初秘密来到东莞大岭山地区,与当地党组织取得联系,创建大岭山抗日游击根据地。

    经过一个多月的活动,部队发展到100多人左右,下编两个中队,翟信任手枪队长,彭沃、陈其禄分别任两个中队的中队长,黄潭战斗是第三大队挺进东莞后与日军交战的第一仗。

黄潭战斗毙伤日军30多人

    11月初,莞太线厚街、桥头的日军出动一个加强中队和一个炮兵分队约200多人进犯大岭山地区。敌人以10多人先行,于拂晓时窜入大迳村。

    当时第三大队从大环村转移来到黄潭村,部队才吃完早饭,就有两个农民跑来报告,说有10名日本鬼子在大迳村抢东西,请求我们派人去将他们消灭。

    自曾、王两部东移后,日军在东莞地区为所欲为,经常10多人外出抢掠,百姓不胜其扰。为保群众利益,打击敌人嚣张气焰,部队决心把这小股日军吃掉。当时大队领导立即下令翟信手枪队向大迳村出击,令彭沃中队和陈其禄中队在黄潭村掩蔽待命。

    大迳村位于黄潭的西南部,相距约700米,中间有一片稻田开阔地。

    手枪队接受出击命令后,分段接敌运动,通过开阔地段,进入大迳村头时,被敌人发觉即向我队开枪射击,我手枪队与敌人在村边展开了激烈战斗,在战斗中发现敌人兵力较大,并向我手枪队压缩,此时手枪队长翟信受重伤。

    在此情况下,部队为了狠狠地打击敌人,掩护手枪队撤出大迳,大队遂命彭沃中队抢占大迳右侧的独立松树高地,以猛烈火力射击大迳右侧日军,掩护手枪队后撤,并命陈其禄中队从黄潭村的右侧出击,迂回大迳村,打击从大迳村左侧向黄潭出击的日军。

    当陈其禄中队刚到黄潭右侧高地时,日军在大迳村发炮向我军轰击,此时敌人左翼部队继续向我军黄潭村进逼。副中队长鲁风带领陈定安小队两个班向敌人右侧迂回,二班轻机射手何光头部中弹倒下,副射手接过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掩护部队向敌人冲击。

    战斗全面展开后,从各方面观察判断,这次敌人不是来小股,而是约200多人兵力。于是大队决定,部队要利用有利地形,给敌人重大杀伤后,即交替掩护撤退。这次战斗从上午8时许一直战斗到中午12 时许,我部队即撤至黄潭后面高山,掩护群众安全转移。敌人闯进黄潭村后,无力再向我部队追击,在黄潭村内大肆烧杀抢掠,当时黄潭村火光冲天,群众大量财物、牲畜被抢。日军抢劫一阵后,便抬着伤亡人员,匆匆忙忙地撤走。

    在这次激烈战斗中,我军毙伤日军30多人,我军伤亡10多人。小队长陈定安和5名战士英勇牺牲。中队长翟信、陈其禄、鲁风负伤。这是我军东移后回到东宝敌后抗击日军的第一仗,狠狠打击日军的疯狂嚣张气焰,扩大了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显示了我军的军威。

黄潭战斗遗址

邬波回忆:黄潭战斗第一次给日军迎头痛击

    邬强是东江纵队赫赫有名的战将,他沉着机智、英勇善战,曾先后担任东江纵队参谋处长、粤北先遣队队长、北江支队支队长等职。他儿子邬波认为,父亲邬强戎马生涯中具代表性的两次战斗中,就包括黄潭战斗。

    邬波说,黄潭战斗之前,日军十分嚣张,经常10来个人就大胆外出烧杀抢夺。

    “部队秘密挺进东莞大岭山时,配备的是2挺轻机枪、50余支长短枪和少量弹药,可以说,在装备和人数上跟日军相比是处于明显劣势。”邬波说,当时第三大队住在黄潭村,日军收到汉奸消息,前来偷袭。有一天日军来了一个中队和一个炮兵分队,因为是拂晓,我军以为是小股日军,就鸣枪示警,后来发现不是,就赶紧组织力量正面迎击。

    邬波说,当时日军主要是想趁我方部队立足未稳来偷袭,但是谁知道第三大队这么能打。“虽然第三大队装备差,但还是能保证每个人都有枪,我父亲当时负责军事指挥,他看到敌人有炮,把整个部队都压上去了,于是指挥部队,根据地形强力迎击。”

    黄潭战斗毙伤30多个鬼子,给日军造成很大震动,“我们的部队撤退后,日军烧毁了黄潭村。”

    如何评价黄潭战斗的意义?邬波说,当时以这样一支小小的队伍,竟然与强大的日寇激战一场,竟敢公开打出抗日的旗号,第一次给强大敌人迎头痛击,保护广大人民群众利益,这就大大鼓舞和提高人民群众坚持抗战必胜的信心。经过黄潭战斗后,全县人民莫不欢欣鼓舞,互相走告,争相传说“打日本鬼子的‘老模’(当地群众对共产党抗日武装的称呼)又回来了!”此后,小股的日伪军再也不敢轻易外出抢掠骚扰。

    “应该说黄潭战斗是第三大队回莞后,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的番号,打响与日军的第一仗,公开打出了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抗日武装的旗帜,是正面作战,对敌打击也很大。”邬波说。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