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6月19日   
  
回忆秘密大营救
http://dgds.sun0769.com  2017年09月06 16:09

陈  英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攻陷了香港。日军一占领香港,便立即封锁香港至九龙的交通并实行宵禁,敌寇大肆搜捕爱国人士和抗日志士,并贴出布告限令在港知名文化人必须到“大日本军指挥部”报到,否则“格杀勿论”。当时,包括何香凝、柳亚子、茅盾、邹韬奋、梁漱溟等在内的数百名知名文化人士和民主人士尚在香港开展抗日救亡工作,处境危险。根据中央指示,时任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的周恩来同志,指示当时正在香港的八路军驻港办事处主任廖承志,让他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将这些人解救出来。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港九秘密大营救”,我个人有幸参加了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记得那是1942年1月份,我刚刚随部队参加完反日扫荡的战斗,跟着中队长陈力辉到游击队总部开会,开完会准备回去的时候,有位首长(后来得知是军事特派员梁鸿均)走过来问我:“小鬼!在连队负责什么?”“班长”“今年多大?”“15岁。”又了解了其他一些情况后,梁特派员对中队长说:“这个小鬼特机灵,我留下了。”同时总部又从中队临时抽调了十个与我年龄差不多的战士,组成了“小鬼班”,我被任命为班长,班里战友基本都是广东本地人,其中客家人居多。梁鸿均召集全班专门强调说:“这次调你们来,是给你们一项特殊的任务。过两天,从香港那边有批重要客人过来,这些客人都是文化界的大人物,是国家的宝贵财富,你们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他们,保证他们的安全。”

    第二天政治部主任杨康华(我后来担任他的警卫员)又详细交待任务:平时,负责警戒四周,要照顾好他们的生活,不惜一切保证安全,行军转移时,帮助背好行李,搀扶他们跋山涉水,前后联络不能掉队。那天,我们早早就到了一个叫梅林坳的山头等着,快到中午的时候,看到远处陆续出现了一些黑点,我们终于等来了这些文化名人。在交通员的带领下,茅盾、邹韬奋、戈宝权等数十人汗流浃背地爬上山顶,他们是在我们游击队港九大队的掩护下,穿越日军封锁线过来的。为了行动方便,他们都化装成难民,有的身背一袋小米,有的穿破旧衣服,把眼镜、钢笔这些容易暴露知识分子身份的东西全部都藏了起来,连日的奔波,使他们身上粘满了泥土,看上去很憔悴,人群中,有一个留着一撮小胡子的男人很醒目,那边来的战友悄悄告诉我:“那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作家茅盾”。当得知山脚下就是游击队根据地白石龙村,原来疲惫不堪的人们欣喜不已,兴奋地喊:“到家了,我们到家了!”有的人还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抗日歌曲。当看到梅林坳上岗哨发出“客人已到”的信号,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和政委林平都亲自到白石龙村口迎接这些尊贵的客人。尽管当时生活条件很差,纵队首长还是设法搞了一顿狗肉晚宴为他们接风洗尘。

    为了保护这批文化人士的安全,部队把他们安排隐蔽在山坳里的草寮里,此时正值开春,天气仍然很冷,我带着“小鬼班”,特意在睡觉的竹板上铺上厚厚的稻草,在草寮门口挂条布单,遮挡寒风。

    一天夜里,我给邹韬奋先生送去热水,邹韬奋先生连忙客气地说:“感谢,你们太辛苦了”,听到这,我连忙说:“我们这里条件太差,服务不周到,请首长批评”“你们很好,住在这象住在家里一样”。没想到,这些大文化人对我们这些小鬼这么和蔼可亲。

    茅盾的夫人经常找我们聊天,问寒问暖。一次,她遇到我正在站岗,就和蔼地问:“为啥这么小就参加游击队?”“为了打鬼子”“打仗怕不怕”“不怕”,听到这,她关切地说:“晚上多穿点,别着凉”。

    为了防止敌人的偷袭,我们白天隐蔽在山坳之中休息,晚上进行转移,基本上每天都要行军三个小时以上。由于转移路线贴近日军警戒线,必须万分小心。行军在灌木丛中,我有时要大踏步走在前头,有时跑到队伍中帮文化界人士拿包袱,搀扶他们过险要路段。有一次,我们遇到土匪袭扰,负责警卫的部队用机枪还击,一下子把他们打懵了,土匪以为遇到大部队就立即掉头逃跑了。

    每次夜里行军,在山头停下休息时,戈宝权特别活跃,他大手一挥:“小鬼们过来坐下,给你们讲故事”,他从苏联红军杀白匪,讲到希特勒发动闪电战,再讲到太平洋战场上的激战。听得大伙眼睛都直了。一路听下来,我也学到了很多知识,也了解了当时复杂的国际斗争形势。

    经过周密布置,护送脱险的文化界人士去大后方的工作开始了。那天黄昏,我们从宝安出发经过木古、平湖到惠阳的坪山,天亮时到达田心村进行了短暂的休息,路程很长也很不好走,在龙岗至淡水的路上,我们几乎遭遇了堵截的敌人,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十分危险。

    连续的夜间行军,使文化界人士的身体十分虚弱,半路上,部队首长专门从老百姓那里买了头猪,让他们及时补充营养,恢复体力。但由于夜里转移,扛猪肉的战士过河时不慎摔倒,猪肉掉进河里了,于是大伙一字排开,跳进冰冷的河水里,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找到猪肉。第二天,文化界人士吃得可香了,我们也觉得特别开心。不久,从惠州老隆到韶关的秘密交通线打通了,文化界人士离开了东江惠阳游击区踏上了到大后方的征程。临走前,文化界人士还和游击队员们一起开了小晚会,大家一起唱歌、跳舞,他们激动地说:“同志们,太感谢了,是你们把我们从虎口救出来的,希望你们握紧手中枪,这是胜利的保证呀!听了他们的话,我和战友们都感到无比的激动和鼓舞。

     (作者系东江纵队老战士,离休前任广西军区后勤部政委)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