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0月18日   
  
我的抗战经历
http://dgds.sun0769.com  2017年09月06 16:09

邝耀水

    我是一名抗战老兵。

    刚刚过去的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70年前,中国人民打败了日本军国主义,取得了抗战的伟大胜利。今天,我非常荣幸能够参加这个座谈会,心情非常激动。回忆抗战的那段烽火岁月,至今仍记忆犹新,心潮澎湃。

    我1919年12月出生,是东莞大朗人。由于家境败落,我13岁时便独自离家,投靠亲戚。之后我开始接触进步书籍《向导》《大众哲学》,1937年,我在广州参加抗日救亡先锋团,193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8年10月12日,日军入侵华南。1938年10月15日,中共东莞中心县委立即组建一支由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其含义是坚决抗日的模范部队。我当时我在太平镇活动,接到党组织的通知后,马上跑步回莞城。下午在力行小学集中,晚上在东莞中山公园(即是现在的东莞人民公园)参加成立大会。第二天,这支队伍拉到飞鹅岭集中训练。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成立后,在东莞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1938年11月20日,日军攻占东莞县城,东莞沦陷。日军对东莞进行大“扫荡”。王作尧队长率领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部分队员撤退到大朗水口村的东山庙附近活动。王作尧组织大家学习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提高了大家的思想认识,增强了抗战信心。王作尧决定,在水口村建立东莞—宝安之间的交通站。因为我是本地人,所以交通站就设在我的家里。这是东莞地下党的第一个交通站,我也就成了这个交通站的第一任站长。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搜集东莞抗战的情报工作。当时交通站只有三个人,其中包括一名未能转移的伤员。当时搞地下情报工作,我们都没做过,什么都不懂,也没有老师教,没有学习对象,更没有设备,就是三个人自己摸索。我们从最基本做起,每天起早摸黑描绘附近的地形地貌,画成地图,平时没事就坐在村头和村民聊天,获取有用信息。站里“管辖”的地方涉及几个乡,我经常带着干粮,一走就是半个月,只为了尽快把周边的地形描绘好,发现一个山洞能躲人,躲多少人,都要记录得清清楚楚。因为打起仗来,准确的信息就是救命符。

    1939年4月,王作尧领导的部队取得国民党的合法番号,改编为第四战区第四游击纵队直辖第二游击大队(简称第二大队),王作尧任大队长。我所在的部队改编为第四游击纵队政工队,简称“四政队”。我们的主要工作是宣传发动群众抗战,搜集日伪情报。我们分成四个组,我带领一个组,负责白石洲线的情报工作。1939年8月,第二大队对日军开展“袭扰战”,主动袭击大涌、沙河、沙井等日军据点,截断日军从南头至深圳的陆路交通要道。第二大队进攻宝安县城南头,我所在的“四政队”队长黄木芬亲自带领我和队员以及山厦村游击小组承担烧毁大涌木桥的战斗任务。。

    大涌桥是宝深公路的重要桥梁。我清晰记得,大涌桥的两个桥头,日军建了固定的水泥钢筋堡垒,每个堡垒有15个日军,24小时把守着大涌桥。大涌桥下的大沙河,每当到了夏季,河水泛滥,河面可达50多米宽。8月20日,河水暴涨,我与队员10人潜入大沙河中。10名队员身上除了烧桥的煤油,携带的武器只有手枪,若一旦与日军交战必死无疑。

    深夜12点,我与队员从大沙河逆流而上,到达目标地点。趁着夜色掩护,游击队把旧棉被撕开,用麻绳将棉花死死地缠到做桥墩的杉木上,而后泼上煤油,把棉花浸透。这时,队长黄木芬一声令下:“放火”!几十个火头一起燃烧起来。没等桥头堡垒的日军反应过来,游击队已往大沙河上游撤退。

    驻扎在大涌村的日军包围了河堤,并在上游岸边设了临时机关枪阵地。前有追兵,后有堵截,黄木芬带领的小队面临极大的危险。随后,他命令所有队员掏出手榴弹,拔开安全盖,继续前进。潜到距离敌军机关枪阵地约10米左右,黄木芬把手一挥,手榴弹一齐掷向日军机关枪阵地。敌方顿时大乱,我带领小队冲了上岸,向上游小山方向撤退。日军继续追击我们。我还清楚地记得,日军在身后用机关枪扫射,子弹就在耳际嗖嗖地擦过。这次任务,小队牺牲了3个人,我也在这次任务中腿受了伤。

    1941年,腿伤痊愈,我重新投入战斗,回到大朗水口村建立交通站。此时的地下党发展日渐壮大,根据上级指示,把交通站扩建成为交通情报站。我的公开身份是流动商人,不止是水口村,哪怕在大朗乡,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做粮食、药材小买卖的老板。1942年3月,我接到一个秘密任务——收集情报,为除掉恶霸“大鸡六”作准备。“大鸡六”原名陈禄,原是替国民党顽固派卖命,专门对付中共地下党,经常破坏我方的情报收集工作,又指挥手下冒充我们的税收人员去收税,当地人民苦不堪言,党组织决定除掉这名大恶霸。于是,我以商人身份到大朗圩去做买卖,多次到乡府找乡长、中共地下党员陈淦泉,并通过陈淦泉的关系,认识了爱国区长莫世俊(当时乡府和区府在同一个地方办公)。此后,我经常到大朗“做买卖”,随同莫世俊到大朗大井头与“大鸡六”一起切磋麻将。“大鸡六”见我是莫世俊带来的朋友,没有对我起疑心。当时大井头逢三天就有一场墟,每逢墟日,我必定出现。如此频繁的接触,“大鸡六”对我消除了戒心。

    终于,我得到进入“大鸡六”营房的机会,于是趁机摸清“大鸡六”的营房架构,掌握其部队和枪支情况。我还找到在大朗潜伏的党员,充分利用当地资源,把“大鸡六”的底细查得一清二楚,并将收集来的情报画成地图,交给组织。行动当晚,我感觉特别漫长。当晚11点,我和莫世俊在“大鸡六”营房打完麻将,中途借口到附近的小铺买烟。在巷尾转弯处,我趁机与接头的同志交代营房内的情况。待我和莫世俊回到区府,刚进屋,“大鸡六”营房就传来阵阵枪声。在屋内的其他三个区员听到枪声很是惊慌,打算冲出屋外看个究竟。这时我劝他们留在屋内,“外面那么乱,不如去关紧门,留在这里最安全。”当晚中队一举歼灭“大鸡六”的部队,缴获他营房中全部武器。

    我是一名普通的抗战老战士,我的抗战经历也很平凡。在我身边牺牲的战友,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抗战英雄。东莞人民为东莞抗战胜利作出了巨大牺牲,他们同样是东莞抗战的英雄。今天的东莞和平安定、经济繁荣,到处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我当年参加革命的目的,就是要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祖国繁荣强大,如今这些目标都已实现。因此,我感到无比的欣慰。

    (邝耀水系抗战老战士,离休前任东莞县政协常委,现为塘厦镇关工委主任)

  (这是东莞抗战老战士邝耀水在东莞市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上的发言,题目为编者所拟。)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