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2月13日   
  
彭湃与东莞农民运动
http://dgds.sun0769.com  2018年07月10 10:07

刘  露

    在大革命时期,东莞农民运动取得显著成绩,成为广东省“农民运动最有成绩”[①]的县份之一。东莞农民运动取得的成绩是在中共东莞地方组织的领导下,在彭湃、阮啸仙等共产党人关心和支持下取得的。本文着重论述彭湃在东莞农民运动中起到的作用及其贡献。

    在大革命时期,彭湃多次亲自到东莞指导开展农民运动,为东莞农民运动兴起和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一、开展东莞农民运动的引领者

    1、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点燃了东莞农民革命的星星之火。

    大革命时期的东莞农村,农民深受地主、军阀迫害,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对帝国主义列强、封建地主、军阀官僚的不满情绪和仇恨心理与日俱增。

    1922年,彭湃在他的家乡广东海陆丰组织农民协会,领导农民对地方豪绅展开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点燃了广东农民运动的星星之火。彭湃提出:“我们农民,是世界生产的主要阶级。人类生命的存在,完全是靠着我们辛苦造出来的米粒。我们的伟大和神圣,谁敢否!”[②]并公开声明总农会的成立,就是为了“集合全县农民,组织农会,协力团结,反抗社会一切不合理的制度,争回我们生存的权利”[③]。“农民如能有了团体,把自己的力量团结起来,就可实行减租,那时地主一定是敌不过我们的,只有束手待毙。”[④]随后,农民运动从海陆丰发展到惠阳、紫金、普宁等县。农民运动的兴起对东莞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彭湃的农民运动思想使东莞农民看到了希望。1923年,东莞青年莫萃华、蔡如平等先后在广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率先接触学习了彭湃关于农村、农民运动的言论及革命思想,引发他们对东莞的农村社会情况深层次思考。他们把彭湃关于农民运动的思想及海陆丰农民运动的消息带回东莞,在农民群众中传播,进一步促进了东莞农民的觉醒和思考,让农民有着强烈的革命愿望,为东莞农民运动的兴起奠定了思想基础。

    2、彭湃在团广东区委制定的农民运动政策,为东莞农民运动指明了方向。

    1923年10月,社会主义青年团广东区直属东莞支部成立,明确提出开展农民运动:“(1)组织农会;(2)组织农民俱乐部;(3)调查各乡村农民经济状况。”[⑤]团东莞支部的成立,为东莞农民运动的兴起奠定了组织基础。1924年5月,彭湃参加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广东区第二次代表大会,讨论通过了《广东农民运动决议案》、《区直辖支部及各重要地方发展组织决议案》等决议案,其中《区直辖支部及各重要地方发展组织决议案》规定了顺德、东莞等地不同的发展组织的方法,议决团东莞支部应注意:“(1)由支部同志组织国民党区分部。用国民党名义发起组织东莞农会。(2)以后在该地多找些青年农民同志,为将来组织农会之基础,从组织青年农民俱乐部入手。(3)东莞农会成立后,即移至东莞城,为各种运动的中心(如学生、工人等运动)。(4)扩充范围到东莞城去,即尽力与学生、工人接近,并多介绍同志,为组织地方团之准备。”[⑥]彭湃等团广东区执行委员会领导制定东莞农民运动发展具体、详细的措施,为东莞农民运动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3、彭湃倡议设立的农讲所为东莞培养了大批农运干部。

    1924年6月,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根据彭湃(以农民部名义)的提议,决定开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培养农运干部。从1924年7月开始,中共东莞组织陆续选送莫萃华、蔡日新、陈均权、李成章等28名优秀青年参加第一至第四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习。这些学员在农讲所学习关于农民运动的理论,并接受军事训练,毕业后大部分回到东莞,分赴各区、乡从事农民运动,成为东莞农民运动的骨干,推动了东莞农民运动的发展。在彭湃担任第一届农讲所主任时,东莞的莫萃华、际振铭、钟觉参加学习。其中,莫萃华毕业后返回东莞努力开展农民运动,在家乡洪屋涡建立了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成立东莞县最早的农会组织,并积极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忠心耿耿为农民谋利益。这个时期,彭湃倡议成立的农民运动讲习所,为东莞培养了大批的农民运动干部,为深入开展农民运动提供了人才基础。

    二、组建东莞农民协会的指导者

    1、彭湃亲自指导建立东莞第一个农民协会——洪屋涡乡农民协会。

    1924年夏秋间,彭湃多次到洪屋涡村和长安霄边给予具体的指导和帮助,推动全县各乡的农民协会组建工作。

    彭湃在洪屋涡帮助指导农民协会组建工作时,每次都找一些青年农民座谈,宣传革命道理,并通过青年再串联发动,扩大宣传教育面。当年参加过大革命斗争的陈昶在回忆洪屋涡农民运动时谈到:“……农会未成立之前,彭湃首先召集几位青年积极分子,召开一个秘密会议,教育我们,叫我们要参加共产党工作,才能领导农民革命,也要组织一支武装队伍,要立即成立农民自卫军,实行二五减租,与地主作斗争,才能得到分田分地。”[⑦]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发动工作,洪屋涡乡农民协会于1924年10月1日成立。农会成立当天,时任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秘书彭湃特地从广州赶来参加开幕典礼,发表演讲《农民的痛苦及救济方法》及组织农民协会事宜。彭湃在大会上说:“你们农民受尽地主的高租剥削,受尽土豪恶霸的压迫,加上苛捐杂税,父母妻儿背在你们身上,你们农民早出晚归,日夜辛勤劳动,还不得一饱,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大家要起来革命,团结一致,打倒恶霸,才是你的前途出路。”[⑧]他还代表国民党中央农民部授予洪屋涡农民协会犁头旗。当晚,举行执行委员会会议,彭湃被公推为主席并解释执行委员职权。[⑨]

    洪屋涡农民协会成立以后,带领农民胜利地开展二五减租,影响遍及邻近水乡。同年冬,成立了以洪屋涡为中心的“十八乡联乡办事处”,指导开展农民运动工作,包括洪屋涡、新庄、梅沙等村乡。接着,又成立了“十八乡农民自卫军”,有武装力量200余人,水乡的农民运动发展呈现令人鼓舞的大好局面。

    2、彭湃积极支持东莞建立农民协会,推动东莞农民运动的发展。

    1924年8月,东莞县农会筹备处在霄边乡举行东莞农民联欢大会,彭湃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秘书身份参加,受到霄边农民的热烈欢迎。广州民国日报报道:“(在宵边乡)行抵停埔,即遇农民之欢迎队约五百余人,旗帜数十翻,步枪三百余杆,马数匹,队伍异常齐整,农民精神亦异常活泼,已在该处等候。由农民代表蔡如平致欢迎词毕,众大呼国民党万岁、农民万岁。代表即劝客上马列队向宵边乡而进,沿途炮声与呼声不绝,所过诸乡耆老,皆衣冠集在道旁,备满茶点款待。”[⑩]彭湃在大会上作演说,并在会后参与各乡农民代表会议,讨论组织农民协会、成立农民自卫军的方法。

    在洪屋涡农会成立后,彭湃带着吴连陞、陈欢、陈昶、张法(张运发)等人,先后到莞城、常平、大朗、大岭山等地,继续向农民宣传成立农民协会的重要意义,继续推动农民协会的建立,推动农民运动向前发展。同时,在蔡如平、蔡日新、邓一舟等宣传发动和组织领导下,东莞虎门、长安一带的第一区(包括霄边、锦厦)、第三区(包括怀德、南沙)于1924年9月和10月先后建立了农民协会。在东莞霄边乡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成立那天,彭湃又专程从广州赶来,参加大会并发表演说,热情赞扬了霄边农会,并向农友们提出殷切的期望。会后,国民党中央农民派出特派员韦启瑞和黄学增到霄边,协助蔡如平、蔡日新等继续深入开展东莞的农民运动。因此,霄边成为虎门、长安和山乡一带农运的中心,对推动全县农民运动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至此,东莞已成立三个区级农民协会,成立广东农民运动发展较快的县份之一。[11]

    三、争取东莞农民权益的推动者

    1、彭湃为东莞农民的斗争指明了方向。

    彭湃在开展农民运动中很重视争取农民政治权益和经济利益。1922冬,彭湃在《农会利益传单》中,就写明了农会要为17个方面的农民利益而奋斗。[12]1924年2月彭湃给李春涛的信中,明确提出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的思想:农会“所采取的政策:(一)对付田主,(二)对付官厅。即经济的斗争与政治的斗争并进,使农民有经济斗争的训练及夺取政权的准备”[13]。他提出必须“要联合全体农民,以多数人应享得幸福之原则,争回劣绅土豪所垄断把持之乡村政权”[14],号召广大农民进行斗争。

    在彭湃关于农民政治、经济斗争思想指导下,在中共东莞组织领导下,东莞农民争取政治、经济权益的斗争轰轰烈烈开展起来。东莞农民协会成立以后,就利用多种形式,大力宣传农民协会的主张和政策,团结、发动农民群众,废除苛捐杂税,实行减租减息,打击土豪劣绅,争取政治、经济权益,维护农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影响较大的有1924年11月,霄边、锦厦等地农民协会,发动农民进行反抗苛捐杂税并取得胜利的斗争。1925年12月,东莞县农民协会与各界群众组织开展的“驱毛(秉礼)之运动”。

    2、彭湃为东莞农民的斗争提供政治决策的支持。

    正如彭湃和阮啸仙在国民党广东省第一次代表大会上提案所指:有的民团联局,“搜括农民脂膏,一年至十万元”,“完全是与宝安、东莞、顺德一样,剥削农民。他们不保护农民,反而用武装来压迫农民”。农民“起来组织协会,脱离他们,反抗他们苛抽,他们即感觉不安,利用民团原有热血,或勾结驻防军队,或勾结地方官吏,以屠杀农民,进攻农会。”[15]东莞农民运动开展之初,土豪劣绅受到农民协会规章约束和限制,千方百计捣毁农民协会,捕捉农民协会会员,残杀农民协会领导人,破坏农民运动。1924年11月,东莞第三区农民协会会所遭怀德乡民团捣毁。同年冬,第一区农民协会副执行委员长李海东被反动民团买凶杀害,第一区农民协会办公场所也遭民团暴徒捣毁。

    为了维护农民协会和农民利益,中共东莞组织一方面继续积极发展农民协会,组织农民自卫军,壮大农民协会的力量;另一方面利用合法地位和形式,争取国民政府支持农民反抗土豪劣绅的斗争,惩处罪恶昭著的土豪劣绅。东莞农民反抗地主劣绅、反动民团的斗争中,得到了彭湃在政治决策给予的支持和指导。在“厦岗惨案”发生后,广东省农民协会召开扩大会议,为东莞厦岗惨案发出通电,表示“誓以全力援救”[16],并呼吁社会各界主持公道,给予声援和支持。会议期间,彭湃等人带领全体代表向国民党中央、国民政府和广东省政府请愿,要求惩办摧残农民运动的贪官污吏、不法军人、地主豪绅和反对民团。

    四、开展东莞农民武装斗争的奠基者                             

    1、彭湃的武装思想为组建东莞农民自卫军奠定了基础。

    彭湃很早就认识到农民武装的重要性,他在1922年撰写的《农民利益传单》中写到:“中国政争战澜,到处波及,农村鲜有不被其祸者。”“既有农会,可用团体正当防卫。我小民庶克安居乐业而无事也”。[17]1924年5月,彭湃参加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广东区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广东农民运动决议案规定:“农民协会在国民政府治下,宜从速组织农民自卫团,姑无论目前有无枪支亦须组织,其分子以十人团中的分子选择之。”[18]在武装农民的思想指导下,中共东莞组织积极开展组建农民自卫军的工作。

    彭湃对建立农民武装的明确认识,促使东莞一开始在成立农民协会之时,就组建农民自卫军,为以后开展农民武装斗争奠定了基础。1924年7月,莫萃华在出席团广东区委召开的扩大会议,报告了团东莞支部的工作:“组织农民自卫军。该乡原有民团组织,约有新式枪百余支,全由绅士包办,枪支绅士农民各半,因同志加入宣传,颇能引起农民自觉,有改组之动机。日前报告来区,议决改组为农民自卫军,与农民明白分子诚恳合作,取得其中势力,为农民运动之基础。”[19]此后,团东莞支部“经区委加以几次训练,比前进步得多”[20]

    2、彭湃的武装思想推动了东莞农民武装力量的发展。

    1925年召开的广东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议决:“凡有农会组织之地方…应由政府命令取消民团,由农会依据章程组织农民自卫军。”[21]会后,广东省农民协会制定了《农民自卫军组织大纲》,对农民自卫军的宗旨、组织领导、编制、训练及任务作了详细的规定。根据省农民协会《农民自卫军组织大纲》,东莞农民自卫军于1925年8月成立。北伐战争初期,东莞农民运动持续高涨,广大农民继续踊跃参加农民协会。至1926年底,全县农民协会会员发展到近10万人,农民自卫军发展到5000多人。

    东莞农民自卫军成立后,积极开展反抗土豪劣绅的压迫、支援东征军、打击土匪和反动民团等斗争,这是觉醒后的东莞农民在彭湃农民武装斗争思想指导下,在中共东莞组织领导下进行的。在大革命失败后,东莞党组织仍然不遗余力发动农民组建农民自卫军,发动武装斗争,尝试武装割据。

    东莞的农民运动,是在中共东莞组织直接领导下进行的,同时又离不开彭湃等共产党人的关怀和指导。彭湃在东莞开展农民运动活动,促进了东莞农民的觉醒和思考,为开展东莞农民运动作出重要作用和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作者单位: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


[①]《中国国民党广东省第二次全省代表大会广东执行委员会各部工作报告》。

[②]《彭湃文集》,人民出版出版社1981年版,第11页。

[③]《彭湃文集》,人民出版出版社1981年版,第25页。

[④]《彭湃文集》,人民出版出版社1981年版,第115页。

[⑤]中央档案馆、广东省档案馆编:《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1,1983年4月印行,第246页。

[⑥]中央档案馆、广东省档案馆编:《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1,1983年4月印行,第439页。

[⑦]中共东莞县委党史办公室:《大革命洪屋涡村革命活动调查》,原件藏于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档案室151—G01—013。

[⑧]陈昶:《大革命时期的洪屋涡村》(未刊稿),1975年,原件存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

[⑨]1924年10月4日《广州民国日报》。

[⑩]1924年8月15日《广州民国日报》。

[11]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东莞历史》,第一卷(1919—1949),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1月第1版,第18页。

[12]《彭湃文集》,人民出版出版社1981年版,第13—15页。

[13]《彭湃文集》,人民出版出版社1981年版,第24页。

[14]人民出版社编辑:《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农民运动资料》,人民出版社1953年版,第210页。

[15]《阮啸仙文集》编辑组编:《阮啸仙文集》,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56—157页。

[16]《犁头周报》:《为电白、东莞及花县惨案通电》,1926年9月23日,第15期。

[17]郭德宏编:《彭湃研究》第二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07年版,第214页。

[18]《彭湃研究史料》编辑组编:《彭湃研究史料》,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0页。

[19]中央档案馆、广东省档案馆编:《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1,1983年4月印行,第472—473页。

[20]中央档案馆、广东省档案馆编:《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1,1983年4月印行,第486页。

[21]人民出版社编辑:《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农民运动》,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280页。  

编辑:李建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