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9月22日   
  
弘扬红色精神 传承红色基因
http://dgds.sun0769.com  2018年07月10 16:07

——东莞市加强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的调研报告

    根据省委宣传部《关于印发<广东省宣传思想文化战线大调研工作方案>的通知》,按照市委宣传部统一部署,结合工作实际,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成立专题调研组于3月底至4月初开展了“弘扬红色精神,传承红色基因”的专题调研。

    本次调研以实地调研和开展座谈相结合的形式进行。2018年3月26日至4月4日,调研组由蔡建勋主任带队,深入到城区、水乡、山区、沿海、丘陵、埔田等6个片区的莞城、石龙、虎门、望牛墩、高埗、洪梅、厚街、清溪、凤岗、塘厦、大岭山、企石、常平等13个镇(街道)开展调研,召开了10场座谈会。各镇(街道)分管党史工作的党委委员、宣传办主任以及熟悉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的同志参加了调研活动。同时,结合我市今年春季开展的第二次革命遗址普查结果,综合整理分析,形成本调研报告。

    一、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的基本情况

    东莞的红色遗址和纪念设施十分丰富,是全省红色革命遗址较集中的8个地级市之一。据东莞市第二次革命遗址普查结果,共确认与中共党史有关的革命遗址159处,其他遗址24处。东莞红色革命遗址分布广泛、类别较多。在全市绝大部分镇(街道)均有分布,其中大岭山镇、莞城街道、大朗镇、厚街镇、东城街道、清溪镇、高埗镇、长安镇等数量较多,分布较为集中。从类别上看,我市红色革命遗址以党的重要机关机构遗址、重要历史事件遗址、战斗遗址遗存、党史人物故居等较为突出。其中,重要机关机构遗址有66处,重要历史事件遗址有8处,战斗遗址遗存有16处,党史人物故居有29处。东莞红色革命遗址历史时段性较为集中。其中大革命时期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革命遗址33处,抗日战争时期革命遗址89处,解放战争时期革命遗址21处,还有日军侵略东莞罪证8处。其中,以抗日战争时期的革命遗址资源最为丰富和齐全,解放后修建的纪念设施比例也较高。这与东莞是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开展工农运动的先进地区、华南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及华南解放战争的重要战场的历史地位相契合。

    (一)管理力度不断加强

    近年来,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在全市党史、文物、宣传等多个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全市对红色革命遗址保护更加重视,一批重点红色革命遗址被确定为各级中共党史教育基地、文物保护单位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见下表)。目前已建成的各级专题性或综合性党史纪念场馆共有6处。一批红色革命遗址被纳入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名录,同时树立了明显的标志和文字说明,被纳入保护或利用体系的红色革命遗址管理较为规范。

被纳入市级以上保护或利用体系的红色革命遗址情况

 

级别

中共党史教育基地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文物保护单位

国家级

/

/

2个(内含红色革命遗址10处)

省级

2个

1个

4个

市级

14个

24个

22个

 

    (二)立碑挂牌成效初步显现

    为了避免革命遗址在经济建设过程中,遭到损毁破坏,从2016年开始,市委党史研究室分两批对17处革命遗址(遗存)进行立碑挂牌保护,相关镇(街道)积极配合实施并进行日常维护管理。调研发现,这些已立碑的遗址(遗存)较以前得到了更多关注。如莞城街道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成立遗址、企石镇击毙日军大佐战场遗址、虎门镇远丰战斗遗址等,在立碑保护之后,经常有群众瞻仰参观和敬献花篮,丰富了当地的党史内涵,发挥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三)保护利用意识有所提升

    党的十八大以来,基层对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的意识有所提升。镇(街道)分管党史工作的委员、宣传办主任对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有所认识,开始重视起来。在红色革命遗址保护中,部分镇(街道)制定了计划、明细了措施、投入了资金,特别是高埗、大岭山、常平和清溪等镇做得较好;大部分镇(街道)对一些红色革命遗址安排专兼职人员进行维护;部分镇(街道)将红色革命遗址或辟为公园、或增建陈列馆对外开放;部分镇(街道)注重红色革命遗址的优化整合,他们把散落在各处的革命遗址化零为整,打包进行保护利用,如石龙镇在这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四)红色旅游开发做了有益尝试

    在红色旅游开发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是广东东江纵队纪念馆,2017年全年参观人数达40万左右,其他镇(街道)对红色旅游开发也做了尝试,如大岭山、石龙、高埗和常平等,特别是大岭山镇与专业旅游公司合作拟开发红色旅游。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也做了红色旅游推介,2015年出版了《东莞红色之旅》,全面推介东莞红色旅游资源,图文并茂地介绍了东莞各镇(街道)的红色革命遗址、风土人情,并推出包括大岭山抗日根据地—广东东江纵队纪念馆线路、中共东莞县委机关旧址陈列馆—李任之革命史迹陈列馆线路等12条精品红色旅游线路,进一步推动了红色旅游的发展。

    二、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所面临的问题

    革命遗址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东莞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重要印记,是革命先烈和先辈留下的宝贵革命历史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保护和利用好这些红色革命遗址,有助于东莞人民深切感受中国共产党艰苦卓绝、波澜壮阔的奋斗历程,对弘扬红色文化、发扬红色传统、传承红色基因,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激励东莞人民奋勇前进、推动东莞在更高起点上实现更高水平发展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几年来,全市各镇(街道)更加重视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也取得一定成效,但整体而言还存在不少问题。

    (一)思想认识有待提高

    此次调研发现,虽然大部分的镇(街道)能够注意保护现有红色革命遗址,但是仍普遍存在对红色革命遗址的重要意义和保护工作重要性,认识不到位的问题。不少镇(街道)的领导对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的重视大多还停留在口头上,对其辖区内的革命遗址数量、类型、保存现状及保护利用工作情况不甚了了,没有针对性的保护利用工作举措,对革命遗址的红色历史、重要性和历史意义一无所知,革命遗址保护还未列入镇(街道)工作议事议程。对红色革命遗址利用工作,大部分镇(街道)更多考虑的是经济效益,而没有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还没有树立起保护好、宣传好红色文化就是最好的利用的观念。大多数的镇(街道)对红色革命遗址的开发保护利用缺乏整体规划,基本上处于零敲碎打、各自为战和低层次的开发建设状态,没有将镇村一级的革命遗址进行有效整合、合理利用并申报市级以上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没有形成具有本镇(街道)特色的、有较高展示水平的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基地。

    实地走访调研的十几个镇(街道),普遍反映的经费缺乏是制约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的重要因素之一。有的镇(街道)将红色革命遗址得不到及时的维护、部分地处偏远的红色革命遗址周边杂草丛生、甚至出现垃圾成堆等现象,都归因为经费的缺乏。除个别镇(街道)红色革命遗址较多外,大部分镇(街道)红色革命遗址只有几个,维护费用对一个镇(街道)来说并不多。红色革命遗址的保护工作的人员经费问题,归根结底还是领导不够重视的问题。

    (二)宣传教育手段有待提升

    各镇(街道)对红色革命遗址的宣传利用方面,依然存在一些问题:一方面是对红色革命遗址的宣传力度不足。从类别来看,用于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载体多是纪念场馆及烈士陵园,尚有许多重要革命机构旧址和革命领导人故居未曾对外开放,不少旧址门前没有显著标识;一些革命遗址虽然被列入文物保护单位,但长期处于闲置状态,没有发挥应有作用;一些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展览内容单一,展陈手段落后,讲解水平不高,对参观者缺乏吸引力和感染力;有些革命遗址地处宗祠,存在只见祖宗祭祀、不见开展革命传统宣传教育的问题,没有体现其兼为革命遗址的历史价值。由于宣传力度不足,一些革命遗址的影响力较低,与革命遗址本身所蕴含的历史价值不相匹配。另一方面是宣传的方式和面向的群体比较单一。大部分镇(街道)对红色革命遗址的宣传方式较为单一,宣传的对象主要是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党员干部,面向社会和青少年群体开展的宣传教育力度不足,缺乏较为系统的宣传计划;结合本地实际,讲清讲好东莞本土红色故事能力不够,很多革命遗址缺少精彩生动故事,对青少年吸引力不足,效果也较差。以某镇的红色革命遗址场馆为例,2017年度总参观人数为2980人,其中机关企事业单位参观人数为2597人,占比87.1%;一般群众参观人数为357人,占比12.0%;青少年参观人数为26人,占比不足1%。调研发现,我市大部分红色革命遗址都存在青少年参观者相对较少的问题。由此可见,缺乏系统有效的宣传和组织,缺少生动的故事和创新形式,青少年群体参观红色革命遗址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积极性未得到充分的释放,还存在进一步改进的工作空间。

    (三)展示利用平台有待拓展

    我市大部分的红色革命遗址都较为孤立,规模也较小。有少部分较成规模的红色革命遗址和重要遗址多数都辟为纪念场馆,但都只反映一个革命时期的历史,如广东东江纵队纪念馆只集中反映了抗日战争时期东江纵队的历史,中共东莞县委机关旧址陈列馆只展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史,莫萃华故居陈列馆只展示大革命时期历史。目前,我市尚缺少一个能全面反映我市党组织九十多年来团结带领东莞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以及改革开放的综合展示利用平台,这也导致我市红色革命遗址未能最大化地发挥其在爱国主义教育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的作用。

    (四)管理保护机制有待健全

    一是产权归属问题影响保护效果。我市红色革命遗址、产权主体主要有三种类型,一部分属市管,一部分属镇(街道)管,还有一部分属个人所有,红色革命遗址的保护利用与经济社会发展以及所有者利益之间的矛盾比较突出。尤其是,近年来随着东莞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东莞的整体区位价值也在不断提升,这也使得很多革命遗址附属的地产和房产价值在急剧升值。与革命遗址有关的村民和村集体更多地为经济利益所动,不愿配合和支持革命遗址的保护利用工作。如,有的镇(街道)村民建房需求越来越大,地价也在不断增加,村民认为得不到补偿或者补偿非常有限,纷纷要求收回部分利用率较低的文物保护单位用地用于私人建房,或希望政府加大政策倾斜,增加一些建设用地指标。部分产权属公有的革命遗址,也存在产权归属难题,缺乏统一规划调度,保护利用工作难以推进。如某镇抗战时期的铁路桥日军碉堡旧址,是日军侵略东莞的历史见证,其本身产权属于公有,但却不归属该镇,真正要保护利用需要更高层次来统筹协调。许多革命遗址属于私人所有,由于缺乏政策,谁出钱修、怎么修、修完如何处置,成为保护利用的最大阻碍。二是管理维护责任不明确。除市属遗址的管理维护较好,其他遗址的管理保护的责任主体不明确,管理保护到什么程度,缺乏相应的文件及制度规定,更缺乏有力的督导检查。镇(街道)、村(社区)的部分遗址安排有专职人员负责,但总体而言没有明确专门安排机构和人员落实管理和保护责任。三是管理保护机制不完善。在城市中改造中,一些革命遗址相继湮没或因得不到有效保护而破败不堪;许多革命遗址的主体建筑虽能保存下来,但因年久失修,风雨侵蚀,有进一步损坏的可能;有的地处偏僻,杂草丛生;有的纪念碑文字已出现字迹残损及腐蚀现象;碑文存在歧义和错漏;一些未纳入镇级以上保护或利用体系的革命遗址长期得不到关注,存在坍塌损毁等现象;有的零散烈士墓由于缺乏管理,个别烈士墓在城市建设中被损毁。此外,评定革命文物保护单位对历史意义和历史事实有拔高和错讹现象。调研发现,我市红色革命遗址列入国家、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还不多,大部分未得到定级保护,开发利用不足,全市损毁的红色革命遗址和未得到保护的遗址比例较高,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的形势紧迫。同时各镇(街道)保护修缮经费、人力、物力投入不足,存在“无专门机构管事、无专项资金办事、无专人负责看护”等现象。

    (五)专业人才、配套设施等支持体系有待完善

    调研发现围绕红色革命遗址和纪念场馆保护利用工作的维护专业人才、讲解员队伍、宣传推介才,以及道路停车场、宣传指示牌等支持系统尚不完善,制约了这些遗址和纪念场馆宣传教育功能的发挥。在人才方面,部分镇(街道)在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方面专业人才缺口较大,如缺乏专业的场馆设施维护和展品保养人才,缺乏专业的、水平较高的讲解人员甚至没有讲解人员。在配套设施方面,有些镇(街道)红色革命遗址相关博物馆内容详实生动,宣传力度也较为有力,但是自建馆以来参观人数变动不大,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场馆周边的道路、停车位等相关配套设施不够完善,限制了参观人数。缺乏宣传指示牌,也不方便群众参观。部分地处偏僻野外的红色革命遗址虽然已经进行了立碑保护,但受限于通行道路条件较差,导致前往瞻仰学习者寥寥无几,没能很好地发挥其宣传教育功能。

    (六)红色旅游开发有待深化

    东莞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有丰富的红色旅游资源。大力发展红色旅游,是新时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形式,是利用红色资源的好形式。广大人民群众通过红色旅游,可以更好地了解东莞的革命斗争史和东莞地方党史。在调研中我们发现,除了大岭山抗日革命根据地核心区开发利用较好外,其他镇(街道)在这方面有所尝试,但效果不明显。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我市旅游业自身发展比较滞后,缺少在全国范围内有号召力、有影响力的景区,是旅游输出地而不是输入地;另一方面是对红色旅游的发展重视不够,主要表现在对红色革命遗址了解不多、认识不足,大量的红色革命遗址没有得到开发利用;进行旅游规划时忽视对红色旅游的规划;打造旅游线路时没有考虑到红色旅游景观;对红色旅游景点的宣传不到位、投入不到位等。

    三、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的对策建议

    作为中国近代史开篇之地、广东工农革命运动的先进地区、华南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华南解放战争的重要战场、改革开放的先行地,东莞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各个历史时期,特别是抗日战争和改革开放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做出了重大贡献,所铸造的东纵精神、敢为人先的时代精神等革命精神,内涵丰富、催人奋进。为更好地弘扬红色精神,传承红色基因,我们要进一步创新工作的方式方法,积极探索新时代加强我市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的新举措,花大力气保护好、利用好我们党的历史根脉。重点在七个方面下功夫:

    (一)在加强领导、建立保护利用工作制度机制上下功夫

    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是各级党委和政府责无旁贷的义务和责任。要从对历史负责的高度、对人民负责的高度,从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高度,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高度,深刻认识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因此,要加强革命遗址保护利用的组织领导,要建立市级红色革命遗址利用联席会议制度,负责指导、协调红色革命遗址的保护、开发和利用等工作。要加强顶层设计,出台《加强东莞市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的制度规定》,明确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的责任主体、工作目标和具体举措。要按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正确处理我市红色革命遗址保护与经济建设的关系。要理顺管理体制,明确工作职责。市人民政府应当将东莞革命遗址保护和利用纳入东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组织部门要充分利用发挥红色革命遗址在党的自身建设中的作用,打造党员教育基地;党史部门要加强对地方党史的研究和整理,对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实施监督和指导;文物部门要做好红色革命遗址保护规划和文物定级保护工作;市发改、财政、文化、国土、旅游、教育等有关行政管理部门和机构,应当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配合宣传、党史、文物等部门做好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红色革命遗址的主管单位和相关镇(街道)要明确工作机构,配备专人管理,村(社区)明确专人看护。要在全市形成齐抓共管、各负其责和各尽其职的工作格局。

    (二)在挖掘整理、打造综合保护利用新体系上下功夫

    针对我市红色革命遗址分散于各镇(街道),相关纪念场馆和陈列馆由镇(街道)进行维护和管理现状,要加强东莞红色历史的挖掘整理工作。党史部门要继续深化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党史研究,深入挖掘红色革命遗址的史料、红色故事,提炼精神实质,收集整理红色口述历史、革命文物和烈士遗物。市各高等院校、市委党校、市社科联等机构要通过设立专项研究课题,深入研究弘扬红色革命精神。要建立红色革命遗址数据库,市委党史研究室要将第二次革命遗址普查的结果纳入“全市红色革命遗址资源综合保护利用体系”。要积极筹建东莞市党史陈列馆,全面展示东莞党组织团结带领东莞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和开放的光辉历程,并以此为龙头,构建红色革命遗址资源的市级综合保护利用平台。要编制《东莞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名录》,绘制分布地图,要用各种方式进行挂牌标识,使红色革命遗址广为知晓。

    (三)在创新方法、深入宣传红色文化上下功夫

    要重点突出红色革命遗址在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培养和实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作用,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注重面向青少年开展红色文化宣传教育活动,把红色文化纳入大中小学的思想道德教学;开展革命传统教育进校园活动,组织红色故事大赛、红色歌曲大赛和红色微记录、微动漫作品征集等活动。在《东莞日报》《东莞时报》、东莞广播电视台和东莞阳光网、东莞时间网开辟红色专栏;在市内各级政府网、官方微博、微信上建设红色教育阵地;制作一批以东莞著名红色革命遗址为背景的宣传公益广告画、挂图、短视频在车站、地铁、公交站台、市民广场等公共场所展示、播放。要把红色革命遗址纳入党校(行政学院)干部培训党性教育的现场教学基地,聚焦理想信念教育,为党员干部补“精神之钙”,铸信念之魂,强党性之基。各级团组织和教育部门要把红色革命遗址作为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要以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党史人物纪念为契机,或入党、入团、成人宣誓等具有特殊意义的重要日子,组织党员、团员、干部群众和青少年学生,到党史教育基地、主题教育阵地接受革命传统教育和党史教育并形成制度化。市各有关部门要建立祭扫、献花、宣誓等仪式的标准化流程。各镇(街道)要依托当地烈士纪念设施,建成至少一处适合烈士公祭的场所,以便于每年清明、烈士纪念日进行拜祭(公祭)活动。

    (四)在多方投入、探索解决保护经费难题上下功夫

    我市红色革命遗址属于私人财产的数量不少,损毁严重较多,保护难度不小,可以借鉴大岭山镇“一租二控三置换”的做法来解决。一是及时以租赁的方式加以固定、保护;二是及时以立碑挂牌等形式加以标识、控制;三是拿出等价值的土地或房产进行置换。通过这种办法将私人所有的红色革命遗址收回国家或集体所有,以利于对红色革命遗址的保护利用。同时,要做好与产权人的协商谈判工作,产权纠纷问题可以在法律框架下解决。

    在经费方面,市各级财政要建立常态化的红色革命遗址经费保障机制,统筹用好现有与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相关的专项经费并予以重点倾斜,重点对新发现和未列入保护范畴的红色革命遗址提供必要的投入。各级党委、政府和主管部门对红色革命遗址举办大型红色题材精品展览,要给予必要的经费支持和帮助。对开展革命传统活动较多、社会效益明显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国防教育基地、党史教育基地等给予适当的经济补贴,或者采取其他方式予以支持和奖励。各级文物主管部门要增加红色革命遗址在文物保护经费中的比例。在不改变所有权和其他属性的前提下,可以接受捐赠、资助的形式,鼓励引导公益基金、慈善基金等社会资金参与红色革命遗产保护。

    (五)在统筹协调、做好配套支持体系上下功夫

    要成立红色革命遗址维护和保养方面的专家顾问团,指导镇(街道)开展红色革命遗址保护利用工作,组织开展镇(街道)和村(社区)相关工作人员专业技能的学习培训。定期对全市范围内重要红色革命遗址及其陈列馆进行问题排查,提供现场和远程技术指导。同时,积极开展红色志愿服务行动。加强红色革命遗址接待服务能力,充分发挥社会教育功能。建立专门红色志愿服务队伍,开展“学革命传统、做时代新人”红色志愿服务活动,定期在红色革命遗址、纪念场馆、教育场所开展志愿服务活动,疏导观众、开展讲解等,让群众特别是青少年主动参与到教育活动中来。定期组织志愿者学习培训。聘请参加过革命战争的老同志,在职或离退休的干部、教师、史学工作者和理论工作者等兼职或担任讲解员、教育辅导员,参与群众教育工作。结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定期组织党员参加志愿服务活动,发挥党员志愿者先锋作用。

    要完善红色革命遗址及其场馆的配套基础设施,国土规划部门和有关镇(街道)要对历史价值较高、社会影响较大、有一定基础的红色革命遗址,根据实际需要来规划和整治周边环境。要充分考虑到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预期来进行配套的道路、停车位、公交车站等基础设施建设。

    (六)在打造品牌、建设红色教育基地上下功夫

    红色革命遗址蕴含革命先烈和革命先辈艰苦奋斗、不屈不挠、一往无前取得胜利的革命精神,是开展红色教育的好教材和载体。要把红色革命遗址打造成开展红色教育的基地,组织、宣传、党史、民政、教育、文化等部门要按照相关标准,命名一批红色革命遗址为市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党员(党史)教育基地、国防教育基地、中小学课外教育基地、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志愿讲解服务基地等,并选取其中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相对比较集中的遗址打造建设一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阵地,积极发挥红色革命遗址的社会教育功能。重点打造四个“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阵地。一是打造抗日战争中流砥柱主题教育阵地。利用大岭山抗日根据地遗址群,依托广东东江纵队纪念馆作为主体,整合大岭山抗日根据地等系列抗日遗址。二是打造缅怀革命先烈、传承红色基因主题教育阵地。以东莞人民公园红色革命遗址群为依托,以东莞党史陈列馆为中心,整合东莞革命烈士纪念碑、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成立遗址、东莞抗日亭碑、中青东莞分盟机关遗址、袁聘就烈士墓,以及中共东莞支部成立旧址、中共东莞地方执行委员会旧址、中共东莞县委交通情报站遗址等多处红色革命遗址,讲好东莞党组织的家史。三是打造红色祖屋主题教育阵地。以中共东莞县委机关旧址为核心,进一步丰富完善和扩展常平桥梓中共东莞县委机关旧址及其陈列内容。四是打造东莞红色之光主题教育阵地。以莫萃华故居及陈列馆为核心,整合李本立故居、李本立烈士墓、洪屋涡农民协会遗址。

    (七)在突出特色、因地制宜开发红色旅游上下功夫

    坚持“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的原则,将保护修缮红色革命遗址与发展红色旅游相结合起来。要根据东莞红色旅游资源特点,制定东莞市红色旅游规划,打造若干条经典红色旅游线路,如“缅怀革命先烈、传承红色基因”“红色祖屋”“东江纵队革命风云”等经典专题旅游线路。发展红色旅游要因地制宜不搞花架子,不上不切实际的项目。要重视红色旅游线路的包装,将其与当地自然风光、人文景观捆绑经营,结合文化游、生态游、乡村游、健康游等项目,加大投入、统筹规划、共同开发,把东莞的重要红色革命遗址和主要的文化名城(镇、村)、风景旅游区、革命老区串联起来,带动旅游经济发展。市委宣传部、市教育局、市旅游局、团市委等加强在市级“中小学生研学实践教育基地”中红色研学基地的建设,开展“读红色书,走红色路——东莞青少年红色研学之旅”活动。同时,各镇(街道)要在革命遗址(遗迹)所在地增设红色标识,加强与轨道公司、公交公司合作,打造红色旅游主题站台和主题公交车,普及党史知识,增加东莞红色旅游知名度,展示东莞深厚的红色文化底蕴。   

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

2018年4月26日 

编辑:李建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