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2月12日   
  
阮啸仙与东莞革命运动
http://dgds.sun0769.com  2019年01月03 16:01

蔡建勋  刘  露

    内容提要:1923年至1926年期间,阮啸仙在担任国共两党和团广东区委的领导岗位上,非常关心支持东莞革命活动,通过推动东莞党团组织的建立,点燃了东莞的革命火种;通过指导东莞团组织开展青年工作,点燃起东莞广大青年的革命热情;通过培养东莞农民运动骨干,掀起了东莞农民运动热潮。阮啸仙领导了东莞的革命活动,推动了东莞国民革命的发展,为东莞革命运动做出了卓越贡献。

    关键词:阮啸仙  东莞  革命运动 

 

    阮啸仙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党员,广东青年运动的先驱,农民运动著名的领袖。在大革命时期,阮啸仙先后9次到东莞开展革命活动,在他直接指导和帮助下,东莞革命运动得以蓬勃发展,成为广东工农革命的先进地区之一。阮啸仙推动东莞党团组织的建立,点燃东莞的革命火种;指导东莞团组织开展青年工作,点燃东莞广大青年的革命热情;培养东莞农民运动骨干,掀起东莞农民运动热潮,为东莞革命运动做出了卓越贡献。

    一、推动东莞党团组织的建立,点燃东莞的革命火种

    五四运动后,马克思主义开始在东莞零星传播,但东莞的革命活动还处于蒙昧阶段。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尤如一个火炬,照亮了中国的大地,为黑暗中探索的东莞革命指明了道路。

    1922年春,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时,中共广东支部书记兼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执行委员会书记谭平山曾派人到东莞组建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但因时机不成熟而未获结果[1]。1923年9月底,时任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代理书记阮啸仙分别致信陈独秀和青年团中央,请示组建青年团广东区委的办法,提到:“现在在广东已成立海丰、香港、广州三个地方团,梧州、佛山、东莞三处也将次第成立。”[2]随后,阮啸仙在社会主义青年团广东区委第一次代表大会前夕,派东莞藉青年团员莫萃华[3]回东莞组建青年团组织。莫萃华回到家乡洪屋涡,联系了6个青年农民,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并把他们发展成为青年团员。同年10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广东区委直辖东莞支部[4](以下简称“团东莞支部”)在东莞洪屋涡正式成立。这是东莞县第一个社会主义青年团支部。

    团东莞支部成立后,团广东区委多次对团东莞支部作出工作指示,并多次派人到东莞进行具体工作指导。1924年2月中旬,时任团广东区执行委员会委员长的阮啸仙就亲自到洪屋涡视察团东莞支部的工作[5]。5月,莫萃华作为团东莞支部的代表,在团广东区第二次代表大会上作关于团东莞支部工作的汇报。大会听取了汇报,并通过《东莞报告的决议案》,对今后团东莞支部工作作出决议。团东莞支部“经区委加以几次训练,比前进步得多”[6],在团广东区委直接指导下,相继发展了一批团员,为东莞党组织的建立作了组织上、干部上的准备。

    1924年10月,中共广东区委决定,将从事工农运动的团员和积极分子尽量接收为党员。同年11月,根据中共广东区委、团广东区委联席会议的有关决定,东莞青年团员莫萃华、蔡如平[7]、蔡日新[8],相继被团广东区委介绍加入共产党,由于莫萃华、蔡日新未超过团员的法定年龄,仍保留团员身份。同年12月,中共东莞支部正式成立,莫萃华任中共东莞支部书记兼任团东莞特支书记,机关设在东莞中学,东莞的党团组织整合在一起进行活动。从此,东莞人民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有了坚强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综上所述,东莞团组织的建立是在阮啸仙直接领导下进行的,团组织的建立点燃了东莞革命的火种,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活动。东莞党组织在团组织的基础上建立,为东莞的革命事业奠定了坚实有力的组织领导。

    二、指导东莞团组织开展青年工作,点燃东莞广大青年的革命热情

    中国共产党一贯重视青年运动,强调“青年运动为本党重要工作之一”[9]。阮啸仙认为,社会主义青年团是团结革命青年的“革命团体,是为青年无产阶级的团体”,是“青年奋斗的团体”,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核心工作是青年运动。东莞青年运动的开展,得力于阮啸仙的指导与团东莞组织的组织和领导。

    团东莞支部成立之初,在团广东区委的领导下积极开展活动。他们在团东莞支部所在地洪屋涡恢复乡自治公所,改组民团,创办阅书报社,组织演讲会、农会和农民俱乐部,设立各类补习学校,扩充或改良学校,调查各乡村农民经济状况[10]。由于洪屋涡地处偏僻,方圆几十里绝大多数人口都是农民,团东莞支部早期的工作主要是教育、启发农民的革命意识。1924年5月,团广东区第二次代表大会议决团东莞支部应注意:“以后在该地多找些青年农民同志,为将来组织农会之基础,从组织青年农民俱乐部等入手”,“扩充范围到东莞城去,即尽力与学生、工人接近,并多介绍同志,为组织地方团之准备”[11]。根据团广东区委的指示精神,团东莞支部积极开展青年农民工作,重点是“组织青年农民俱乐部”,“多介绍青年农民入团”。

    为了实现团广东区委“把范围扩充到东莞城去”的指示,1924年11月,东莞团组织进行了整顿,成立了东莞特别支部,并将工作活动中心从洪屋涡转移到县城。此后,东莞青年运动的重心也从青年农民转移到青年学生和青年工人上来。

    作为广东新学生社的倡导者、创建者和领导者,在阮啸仙的影响和帮助下,1924年秋,东莞中学学生李本立[12]等人组织成立新学生社东莞分社,成为东莞团组织公开领导学生运动的机关。新学生社东莞分社以东莞中学为中心,积极开展一系列青年学生运动。一是组织学生社员学习《响导》、《共产主义ABC》、《少年先锋》等进步书刊,发展了一批青年团员,其中有李本立、周棠、黄国器、刘伯刚等。同时加强对学生社员的学习训练。1925年7月,团广东区委派出阮啸仙、李耀先[13]来到东莞,在节孝祠举办新学生社训练班,李鹤年等一批东莞青年学生参加学习。二是发动青年学生积极支持工农运动,支持国民革命军东征和北伐,并请来国民革命军的指挥员,对学生进行军事训练和革命生死观教育,使东莞青年运动成为当时东莞国民革命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三是开展驱逐反动校长伦学圃的活动,发起罢课斗争,迫使伦学圃离开学校,为东莞青年运动的发展和国民党县党部顺利改组清除了绊脚石。四是组织青年学生开展革命宣传活动,参加示威巡行,举行五卅惨案一周年纪念大会等。期间,阮啸仙关心关注东莞青年运动情况,多次亲自到莞助威鼓劲。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北伐捷报频传,东莞各界群众尤其是青年学生举行盛大的祝捷大会和军民联欢大会,其中石龙、虎门两地的军民联欢大会参加者各一万人,阮啸仙也前来石龙参加大会。东莞青年学生通过参加这些革命运动,在斗争中经受了锻炼,提高了觉悟,革命热情越发高涨。新学生社东莞分社在组织东莞青年学生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促进了东莞青年学生运动的蓬勃发展,得到社会各界的一致认可。国民党广东省党部甚至认为,东莞党务及民众运动的发展,得力于广大青年学生[14]

    阮啸仙在向团中央的报告指出:青年工作面向青年学生外,更应“注重青年工人(产业中的工人)和农民”[15]。东莞团组织在开展青年学生运动的同时,注重加强青年工人运动。1925年12月,团东莞组织在工作总结中提到,“工人应占团员人数的半数,要努力在东莞工人阶级中扩大共青团的力量”、“在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中注意保障青年工人、农民的利益”。1926年4月,团东莞地委扩大会议提出“加强共青团在工人运动、农民运动中的作用。要求团员多与青年工人、农民接近,宣传共青团的主张,发展共青团组织;成立青年工农俱乐部,在工潮发生时,注意保护青年工人、农民和儿童的利益,使他们信赖和接受共青团的主张。”为调动青年工人的积极性、保障青年工人的合法权益,1926年12月,东莞县总工会成立莞城青年工人协作社,吸收各行业青年工人200多人加入。1927年2月,莞城青年工人协作社改称东莞青年工人协会,并由东莞团组织的团员杜炯、陈级升担任主要负责人。从此,青年工人协会成为东莞工人运动和青年运动中的一支有生力量。

    综上所述,阮啸仙在担任团广东区委主要领导岗位上,具体指导东莞团组织开展青年工作,推动了东莞青年运动从青年农民运动、青年学生运动、青年工人运动的得以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东莞青年运动由此也成为广东比较活跃的地区之一。

    三、培养东莞农民运动骨干,掀起东莞农民运动的热潮

    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时任广东区委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的阮啸仙,充分利用国共合作的有利形势,积极开展农民运动。东莞的农民运动正是在东莞党团组织的领导下,在阮啸仙、彭湃等共产党人亲自指导、帮助下开展起来的。

    骨干的培养是农民运动开展的重要前提和保障。1924年6月,借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决定开办农民运动讲习所之机,阮啸仙通过团广东区委通令各地团组织选派人员前来参加学习。从1924年7月开始,东莞党团组织陆续选送莫萃华、蔡日新、陈均权、李成章等28名优秀青年参加第一至第四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学习。他们当中有不少是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在阮啸仙担任第三届农讲所主任时,东莞有18人参加学习。培训期间,阮啸仙总结前两届农讲所创办的经验,除了组织学生学习国民革命基础理论外,尤其注重对学生进行军事训练和组织训练。在阮啸仙及其他教员的教导下,第三届东莞学生顺利完成了所有的课程,毕业后大部分回到东莞,分赴各区乡从事农民运动,成为东莞农民运动的骨干,为推动东莞农民运动的发展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1924年6月,在广州当工人的东莞藉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蔡如平、蔡日新受团广东区委委派回到东莞县开展农民运动,不久后,顺利成立东莞县农会筹备处。同年8月,东莞县农会筹备处在霄边乡举行东莞农民联欢大会,彭湃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秘书身份、阮啸仙以国民党中央组织部特派调查员身份,出席大会并发表演说。同年10月,团支部所在地洪屋涡乡成立了农民协会、农民自卫军。不久,东莞县第二区、第三区农民协会也成立。至此,东莞三个区都成立了农民协会,形成以洪屋涡、霄边乡为全县农民运动的中心点,向各乡辐射发展的大好局面,推动了全县农运的进一步向前开展,为掀起东莞农民运动的热潮奠定了组织的基础。

    经过近一年的艰苦筹备,1925年4月,东莞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召开。大会宣布成立东莞县农民协会,讨论通过了几项决议案,并选举了东莞农民协会执行委员和出席广东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的代表。[16]1926年4月,东莞县农民协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莞城召开,到会代表40余人,代表全县1万多名的农民会员进行选举,大会选举了东莞农民协会第二届执行委员和出席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的代表。[17]这两次东莞农民运动里程碑式的会议,阮啸仙分别以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主任、广东省农民协会代表的身份出席,并在会上发表演说或作政治报告,体现了他对东莞农民运动的重视和肯定。在东莞县农民协会的领导下,东莞农民运动得到了蓬勃发展,至1926年4月底,东莞已有5个区农民协会、128个乡农民协会成立,拥有会员1.27万多名。在广东省90个县中,66个县有农民协会,只有23个县已成立县农民协会,其中有100个乡农民协会以上会员上万的只有13个县。东莞县的区农民协会数和会员数,在农民运动比较发达的广东省中路13个县中,居第四位[18]。东莞农民协会遍布全县各区、乡,成为东莞国民革命运动的主要力量。

    成立后的各级农民协会,成为东莞农民利益斗争的指挥部,不断领导和发动广大农民群众进行不屈不挠的反帝反封建斗争,从而掀起了东莞农民运动的一波又一波的热潮,比较有影响的活动有:一是开展反抗土豪劣绅、反对苛捐杂税的斗争。1924年,霄边、锦厦等地农民协会,发动农民进行反抗苛捐杂税的斗争,强烈要求虎门要塞司令廖湘云及民团取消30余种不合理的苛捐。迫于农民协会的压力,廖湘云及民团只好答应农民协会这一合理要求。与此同时,农会还利用合法地位和形式,争取国民政府支持农民反抗土豪劣绅的斗争。1925年10月,东莞向国民党广东省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递交两项关于严办土豪劣绅的提案。大会最终作出决议,将这些提案提交东莞县长和省政府督查办理。这些提案后来在审议、办理过程中虽然未能完全兑现,但对当时东莞县县长和东莞县政府造成了压力,使其不得不收敛对农民运动的压制行为。二是参加支持革命军第一、第二次东征。1925 年2月和10 月,革命军先后进行了两次东征,东莞县农会不仅组织农民送茶水、担任侦探、引路,而且帮助军队运输上前线。特别是县农会执行委员蔡日新,率领霄边农会农军,赶赴石滩、石龙,随军沿途宣传东征的意义,协助部队组织当地筹粮运输,有利地配合革命军的东征。三是支援省港大罢工。1925 年六七月,东莞党组织和东莞县农民协会领导东莞虎门、南沙一带的农民协会,主动安排好香港返回广州的罢工工人的食宿,积极协助纠察队封锁东起深圳、西至潜山的海口,严禁与英国经营商务及往来香港、澳门,从经济上给英帝国主义以沉重打击,有力地支援了省港大罢工。四是与反动民团作斗争。东莞的民团被土豪劣绅所操纵,逐步变成为土豪劣绅压迫农民、剥削农民的工具。1926年7月,东莞县厦岗乡地主恶霸麦廷阶父子纠集民团土匪数百余人,三次围攻厦岗,打死打伤农民,烧毁房屋,致使近千名农民群众无家可归,制造了广东农民运动史上的“厦岗惨案”。面对反对民团的嚣张气焰,东莞县农民协会奋起反抗,于同年9月集结虎门、大岭山、大塘、南沙等地农民自卫军1000多人,围攻盘踞在厦岗的民团,但未能攻克厦岗。东莞的农民斗争,有力打击了地主豪绅和反对民团的嚣张气焰,鼓舞了东莞农民的士气和信心。

    综上所述,阮啸仙等共产党人为东莞培养大批的农民运动骨干,推动了东莞农民协会的蓬勃发展,从而组织和领导东莞农民反帝反封建斗争,掀起东莞农民运动的热潮。东莞农民运动逐渐发展成为广东中路农民运动的一支中坚力量,成为“全省农民运动最有成绩”的县份之一[19]

    四、结束语

    东莞的革命运动,是在东莞党组织直接领导下进行的,同时又离不开阮啸仙等共产党人的关怀和指导。除了以上记载,阮啸仙还亲自到东莞指导改组国民党东莞县党部,多次声援和支持东莞的农民斗争,等等。阮啸仙在东莞的革命活动,帮助东莞成为广东省较早建立党、团组织的县份之一,成为工农运动和青年运动开展也比较活跃的地区之一,同时鼓舞了东莞人民的革命意志,给东莞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者单位: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

[1]《团粤区委报告(第四号)——关于各地组织和活动情况》(1924年10月5日),《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1,第486页。

[2]《阮啸仙文集》,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78页。

[3]莫萃华,1904年生,东莞洪梅人。1923年任青年团东莞支部书记。1924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于12月创立中共东莞支部,任支部书记。1925年11月,东莞党支部改称为东莞特别支部,任书记。1928年任中共东莞县委常委。1929年初牺牲。

[4]《团粤区各支部调查表》(1923年11月),《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1,第238页。

[5]《阮啸仙文集》,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377页。

[6]《团粤区委报告(第四号)——关于各地组织和活动情况》(1924年10月5日),《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1,第486页。

[7]蔡如平,1888年生,东莞长安人。1924年秋由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转为中共党员。1925年起历任东莞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长、广东省第二届农民协会常务委员、中共广东省委候补委员、中共东莞县委书记。1928年冬由中共组织安排转移到香港。1941年12月回到东莞从事抗日救国工作。1941年任抗日民主政权东宝行政督导处东莞县新五区区长。1948年秋病逝。

[8]蔡日新,1906年生,东莞长安人。1924年在广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转为中共党员。1926年4月任东莞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1927年6月2日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广州白鹅潭。

[9]《青年运动决议案》,《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年版,第153页。

[10]《团粤区委报告(第九号)——各直属支部和广州、香港地委的组织与工作情形》(1923年12月10日),《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1,第246页。

[11]《团粤区第二次代表大会决议案》(1924年6月),《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1,第439页。

[12]李本立,1905年生,东莞洪梅人。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共青团东莞地委书记、中共东莞地委书记等职。1933年病逝于莞城。

[13]李耀先,1904年生,广东揭西人。1923年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省港大罢工,任邓中夏秘书。1927年参加广州起义,先后任中共广州河南区委书记、中共芳(村)花(县)区委书记,中共广州市委代理书记等职。1928年被捕牺牲。

[14]中共东莞市委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东莞历史》第一卷(1919—1949),2011年版,第49页。

[15]《阮啸仙文集》,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02页。

[16]《东莞县农会成立盛况》,《广州民国日报》1925年4月25日。

[17]《番禺东莞两县农会代表大会情形》,《广州民国日报》1926年4月28日。

[18]《中共广东区委关于广东农民运动报告·附录》(1926年10月),《广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6,第266页。

[19]《中国国民党广东省第二次全省代表大会广东省执行委员会各部工作报告》。 

编辑:李建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