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05月15日   
  
重走东纵抗战路连续报道2——东江纵队在东莞的烽火记忆
https://dgds.sun0769.com  2020年09月11 09:09
       走进大岭山抗日根据地旧址,不时能听到山林中传来鸟鸣声。这片充满红色印记的土地,是东江纵队发祥地和重要活动地之一,也是华南敌后抗战的重要战场,被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称为“东江纵队抗日根据地的根据地”。
       抗战期间,东江纵队坚持在华南敌后开展抗日游击作战,历经大小战斗1400 余次,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在东江纵队经历的27场重要战斗中,发生在东莞地区的共有10场,当中包括了被日军自认为进军华南以来“最丢脸的一仗”的百花洞战斗,以及致使日军大队长败退后剖腹自杀的梅塘激战。
百花洞战斗:日军进军华南“最丢脸的一仗”
       从大岭山抗日根据地旧址沿西北方向行四五公里,就进入百花洞村的范围内。这里面貌虽然与数十年前大不相同,但红色印记和记忆不会因此而磨灭。
       1941年6月,东江纵队的前身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就在百花洞村打了一场出色的战斗,壮大了抗日游击队的声威。
       原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 1940 年建立大岭山抗日根据地后,在东莞地区持续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不时向莞(城)太(平)公路、宝(安)太(平)公路出击,袭击敌伪据点,惩办汉奸,伏击日军来往车辆,破坏日军的交通运输和通信设备,这也引起了驻莞太线日军的恐慌。
       1941年6月10日夜,日军调集兵力,围攻大岭山抗日根据地,妄图消灭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主力。
       据《东江纵队志》记载,驻莞城、厚街、太平、桥头的日军长濑大队 400 余人倾巢而出,兵分两路隐蔽地奔袭百花洞村。其中一路日军从桥头经大迳、大环扑向百花洞;另一路从莞城经上下山门、髻岭、新屋场直扑百花洞。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厚街情报站提前侦得日军的秘密行动,当夜便将情报送到了大队长曾生手中。曾生率领百花洞抗日自卫队抢占百花洞西南的小山头制高点,同时还派通信员到大王岭报告有关情况。副大队长邬强率第三中队赶往百花洞,而驻大环村的第二中队和驻大沙长圳村的第一中队也迅速抢占有利地形待机而动,大队部人员则从后山转路前来与曾生会合。在宝安羊台山的第五大队也赶来增援。
       6月11日拂晓,一队日军出现在北面通往百花洞的小路上,我军战士迅速以猛烈火力射击,日军顿时阵脚大乱,一部分日军利用田埂进行抵抗,一部分拼死抢占北面的小高地继续抵抗。
       与此同时,日军大队长长濑率领一队100多人的日军向第一中队阵地运动过来。当时长濑骑着马,挥动着指挥刀,不断地指指划划。第一中队中队长彭沃伏在机枪射手吕苏的身边,待长濑走进机枪的射程,便立即下达命令:“瞄准那马上的军官,打!”吕苏一阵点射,不歪不斜正中了目标,骑在马背上的长濑连人带马一齐应声跌落在路边。
       紧接着,藏在起伏山峦间的游击队和民兵们持续攻击,打得日军进退不得。直至第二天下午,日军从广州、莞城、石龙出动1000多人前来救援,被围困的日军才狼狈逃走。
       在这场两天一夜的战斗中,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击毙了日军大队长长濑,毙伤日军五六十人,缴获长短枪 10 余支及弹药、物资一批,还缴获战马数匹。第三大队与抗日自卫队共伤亡10多人。
       战后,日军华南方面军头目称:“这是进军华南以来最丢脸的一仗。”
梅塘激战:重创日寇迫使日军大队长败退自杀
       东莞的黄江也是东江纵队重要活动区域。如今修建在黄江的梅塘烈士公园,正是为了纪念当年梅塘战斗中牺牲的英烈们。
       梅塘战斗是东江纵队重创日寇的一次胜仗。在这场战斗中,我军牺牲26人、伤10人,共毙伤日军近百人。
       《东江纵队志》中同样记录了梅塘战斗的经过。1944 年 5 月 7日,盘踞广九铁路樟木头的日军加藤大队3个中队、1个炮兵分队和1个短枪队约 500 人,秘密奔袭驻梅塘乡龙见田村的东江纵队领导机关及第三大队。
       5月8日拂晓,东江纵队指战员王作尧、邬强首先观察到敌军正向龙见田村旁的马山高地运动,于是马上下达作战命令。随后,第三大队独立中队第一小队爬上150米高的马山头,先敌 30 米占领制高点;第二小队占领马山尾主峰。
       敌我双方在马山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独立中队第一小队先敌展开,利用居高临下的地形,用机枪、步枪、手榴弹的密集火力压向敌群,敌兵受创纷纷滚下山坡。
       7时许,日军分三路从东南、东北、正北进行反扑,第一小队严阵以待,等日军靠近阵地,立即集中火力猛烈射击,日军再次败退。
       8时至11时,日军接连发起猛烈冲锋。我军战士坚守山顶阵地,一次又一次击退敌人,毙伤敌军数十人,成功将敌压制在山谷,使敌始终无法展开和扩大攻势,也保证了纵队指挥部和群众安全转移,为主力部队集中赢得时间。
      激战至下午 1 时,日军由于先头部队在马山受重创,后续部队被压在山沟无法展开,出现了撤退迹象。纵队领导随即部署部队展开反击战。
       参与反击战的游击队和民兵共约700人。他们从东、西、南三面形成了半月形包围圈,将日军围困在马山北面。日军多次组织冲锋,企图抢占附近制高点、掩护撤退,但在游击队和民兵居高临下的火力压制下,前进不得、后退不能。
      下午 3 时许,日军两次施放烟幕,企图掩护撤退,均被游击队和民兵击退。
      直到黄昏,日军才由熟悉道路的汉奸引路,从山边小路撤走。我军战士勇猛追击,沿途又毙伤日军40多人。
       日军败回樟木头后,士气极其低落。此战之后,日军大队长加藤和他手下的十多名官兵剖腹自杀。
(资料来源:《东莞日报》2020年9月3日A04)
 
编辑:李建明